万书网 > 权国 > 1635 索那河会战(四)

1635 索那河会战(四)

        黑暗的夜sè里,黑乎乎的河面,只能够见一片巨大暗sè,静悄悄地,只有非常微弱地星光,月亮躲在乌云后面,整个天空起来灰蒙蒙地,好像要下雨地样,空气也显得非常地憋闷,没有丝毫的风,在河面上cháo湿刺激的空气,让河沿边的巡逻骑兵感到一些寒冷,数十万大军对峙的河岸,在这样的夜里,无论是西北联军还是高卢人,似乎都在刻意的保持着安静,都在尽可能地减少自己方向地声响,

        下半夜时,火把被夜风中吹的呼呼只响,红sè火星霹雳啪啪的从顶端冒开来,十余万大军云集的河岸“踏踏”一阵轰然的脚步声从河对岸传来,这引起了河沿的注意。“注意敌人!”巡逻骑兵沿着河沿飞驰的喊声,让整个河岸炸开,

        “弓弩手,快!占领河沿!”无数的士兵从猎鹰军的军营里钻了出来,河滩上迅迅被士兵们密密麻麻的站满。“列弩!前面150米!”随着弓弩中队长此起彼伏的的大喊声,空气中弥漫中一种紧张的战意,训练有素的猎鹰军弩手,排出数道shè击线,单膝跪地,身体前倾,手中的脚踏型步兵重弩微微向上抬起,瞄向前方的河面,对面的河滩上,同样也是人马喧嚣,无数的火把就像照亮大地的河流,从河对面的土坯后面如同漫天繁星般冒出来,

        “列队!”

        战马嘶鸣之声随风传来,在对面的火把光线中,可以看见无数身穿重甲的高卢士兵在聚集,一簇黑影带着风声出现在对面的河堤上,高卢军团在河沿边上排出十个步兵军阵,犹如一个巨大的梯形队列,

        百支高卢中队战旗,被夜风一吹。发出振奋人心的哗啦啦响,一张张宽大的犹如门板般的高卢大长盾,盾面上涂有红sè的十字纹章,在火光的照耀下,犹如点燃的火焰,在每一个队列的最左边,是高耸的高卢雄鹰战旗,旗杆用纯铜打造,红sè的战旗悬挂在展翼雄鹰造型顶部,被河边的风吹得哗哗直响。高卢整个步兵的线条型队列,体现出非常高的军事素质,在黑夜里带给人如山岳般的感觉

        “大人”一名戴着狮子造型头盔的高卢将军转过身来,低头向迎面而来斯坦利宾塞禀报,

        “比利牛斯将军!这里就拜托你了”斯坦利宾塞在河边高出停住战马,目光扫过前方的局军阵,眼中闪过一丝炙热将整整3万部队作为诱饵投入战斗需要不仅仅是勇气还有魄力,这些帝国的勇士将在大军渡河时,担负起吸引对面注意力的重任。虽然只是摆出来的强攻,但为了让对方相信,必要的损失无可避免,他的目光充满了冷峻。今晚的索那河,注定会被人血染红,但明天升起的太阳,将见证照耀帝国的光荣

        ”放心吧!“这名狮子头盔的高卢将军嘴角微咧”我会让那些西北的野蛮人知道。在帝国大军的滚滚铁流面前,他们只是一堆可怜虫!看看今晚的黑云,大人。我们都在期盼,这场西北之战将在大人手中一锤定音!”

        “好吧,我们河岸对面见!”斯坦利斌塞神sè激动的点了点头,比利牛斯高卢第四军中有名的猛将,麾下的比利牛斯军团是清一sè的高卢重装步兵,以擅长攻艰而闻名帝国,等到斯坦利宾塞的身影消失,

        比利牛斯转过身来,看向对面布满shè手的河岸,高举起手“投石机,给我打!”

        “哗”就像突然间撕开了风暴的裂口,上百架在土坯后方的投石机,猛地将巨大的杠杆弹向高空,呼呼,无数被点燃的的火球,猛烈在空中拖出一道道耀眼的光尾,犹如流星倾泻在黑sè苍穹里散发出热烈,无数的红sè火点,在空中就像是雨点一般爆开,所有人的眼睛都在这些白光中,感到一阵难以言喻的灼热感

        “注意,投石弹!”猎鹰军弩手没想到对方会玩这一手,顿时一片混乱,

        “前进!”

        高卢军队呐喊着开始向前,成千上万的军队扑向河面,对面密集的箭雨倾泻而下,弓弦整齐的震动声,就像一阵黑夜里密集的雨点敲击地面,一片耀眼的寒光带着剧烈的呼啸声迎面袭来,利箭带出一道道暴雨般的白线,在大雨中形成如同瀑布般的奇景。

        “啊”盾牌后面的高卢士兵齐齐中箭,无数的鲜血就像花朵般在他们拥挤的队列中绽放。

        “前进,冲过去!”

        在强烈的箭簇打击下,踏入河水中的高卢军队,犹如被一张看不见见的大手正面击中,齐刷刷倒下一片。

        无数的箭簇把正在水中奋力前进的士兵shè成了血窟窿,但是没有人将这些伤亡当一回事,前面中箭的士兵凄厉的惨嚎完全被忽略,,打仗死人太正常了。但就是在这样的强力打击力度下,高卢军阵的前锋依然毫不退却的在箭雨中继续前进,黑sè与红sè的碰撞,在人血混杂的泥浆里,杀声、惨叫声混成一片,场面乱得如一锅煮开的的稀粥一般,

        士兵们举起盾牌保护住头顶,在齐腰深的河水中缓缓前行,河面的水流在双方的努力下,明显减到了最低限,就算到了河道中间的最深处,河水只能淹没到他们的胸口,平缓的水流,再也无法冲动身穿重甲的士兵,发现这一点的高卢士兵,似乎更加激起了高昂的战意,因为他们认为是他们堵塞了支流,所以目前河流的深度就是如此了,没有了河流的阻挡,眼前与平地无疑,

        ”噗嗤。噗嗤“河沿有更多的士兵毫不犹豫的踩进河水中,溅shè起一片片的水花,整片河面上都像是翻滚起来,密密麻麻的高卢士兵在水流中靠向岸边,

        “长枪手列队!”随着嘹亮的喊声,河沿上面的猎鹰军弩手如cháo水般退去,手执盾牌的重枪部队从后面有序的进入战场,

        “快,我们冲上河岸了!”一名高卢士兵半只脚踩上了河沿,兴奋地喊道。对方的抵抗比预想的低,但是前面密集的长枪,让他的喊声嘎然而至,这些身穿重甲的重枪手就像一群在冷雨中出现的狼群,

        南方军重枪手都是经过战争的老兵,看着爬上河沿的高卢人,并没有一开始就压上去,而是老练整列的的躲在厚重的盾牌后面,用手中锋锐的长枪竖起足以摧毁敌人的巨大枪阵,密集队列就像一堵钢铁之墙。

        士兵目光中激发的是一种蔑视一切的凶xìng,作为近战兵种,长枪兵的战损往往都是各兵种最大的,两军交错,只有勇敢者才能活下来,长枪手打量着一个个爬上岸的高卢人,目光冰冷就像在看待死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最大限度的克服心中带来的恐惧,让自己在惨烈的对刺杀交锋中活下来。如果在遇上暴雨风雷之类的天气,他们身体内的那股血腥就会完全被激发出来,

        “前进!”

        “前进”双方同时发出呐喊,长枪手脚步整齐向前。冰冷的目光透着嗜血的疯狂,一名高卢士兵刚爬上河沿就被重枪军一枪刺穿了脑袋,黄白之物溅了后面的同伴一脸,无数的黑sè铠甲构成洪流。“啪啪”一万长枪手组成的合围,重重撞上正向着河滩疯跑的高卢人,恍如一柄猛然砸进面粉堆里的铁锤,无数的血雨伴随着残肢飞上半空,腥风血雨,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袭来,刚刚爬上岸的百名高卢士兵被完全碾碎。

        重枪手的步伐没有停,而是继续向前,踏入河水中,

        ”顶上去!“

        ”杀“

        两军竟然在河道中间厮杀起来,刀光剑影,相互厮杀的双方在齐腰身的水中中翻滚,长枪带起一串串鲜红的人血,顺着河道流淌而下,河面上都是红sè,在照亮的火把下,显得如此诡异。

        “公爵大人,好凶猛的高卢人!”在中游河道的一段,一名德尼亚护卫骑士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在他的旁边,德尼亚公爵奋力从一名高卢士兵的尸体上拔出长剑,高卢士兵的鲜血飚shè出来溅shè了他一脸,

        抬起头,眼前的景象,让德尼亚公爵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身,在对面的河岸,高卢士兵就像杀不完一样,举着武器争先恐后地扑通、扑通地跳入了淹到腰部的血水中,人cháo汹涌,从上空看下去仿佛将整个河面都布满了,随着河沿的一阵箭雨落下,飞溅出无数的猩红液体,

        在他此刻的眼中,在河流中段杀成一团,无论是猎鹰军还是高卢军,他们都是一头头凶兽,就是用牙齿咬。用脚踩,他们也会在临死前发挥出让人难以置信的战力,自己引以为傲的德尼亚重步兵,虽然拥有兵力优势,但竟然在短短半个小时内就被冲垮了两次,这是一个让德尼亚公爵很沮丧的发现,有些东西可以靠装备弥补,而有一些却需要真正实战的积累,,

        德尼亚公爵以铁血手腕治国,但一直都被老对手偌森德所牵制,真正遭遇如此惨烈的会战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对方猛攻的区域其实是猎鹰军的防线,而自己仅仅只是被很幸运的扫到了一下,

        但就算如此不经意的扫了一下,德尼亚公爵的军队,也在短短半个多小内付出了上千人的损失才把高卢人赶下河去,而猎鹰军却可以气势如虹的与高卢军队打的旗鼓相当,甚至还隐隐占有上风

        足以说明德尼亚军队与猎鹰军队之间的差距之大,而那些小势力国家就不用说了,几乎就是一触既溃,就连敦刻尔公爵的军队也被这些溃军冲垮了,如果不是猎鹰军适时的补上,河沿防线就像出现第一个出口

        大军激战在前,一匹匹报告战报的快马,也飞驰进猎鹰主营,

        此时,猎鹰军主营却是少有的宁静,只有河沿方向传来万弩齐发的声音,从主营的方向看去,无数的金属白线划过50米宽的河面,带起一片死亡的血光,高卢正规军稳步踏入河水,不断有人中箭,尸体被河水卷走,形似并不危急但也不乐观

        6月5rì凌晨四点

        在索那河中段拼杀的血流成河一个小时后,十万高卢军队分成四个梯队,出现在下游浅滩。随着一声强攻的命令下达,如同山崩般的十万高卢军队分别冲向下游只没及腰部的河水中,

        五里长的河面,完全被人拥堵,以万计的步兵集群在水流中蠕动向前

        “放!”负责防御的雅格林斯一声令下,河沿上的4万猎鹰守军响起了死亡的鸣奏,无数的巨石和暴雨般的箭矢带着划破空气的凄厉呼啸飞出,同时,布置在河沿前端的两翼的弩弓方阵也开始向天漫shè,从天而降的箭矢叮叮当当打在高卢士兵身上、一瞬间。河面上惨叫声无数,最前列的高卢军队被强劲的弩箭穿过,随着一团团的血花,尸体纷纷从水中浮起来,

        后方的士兵跳过他们继续前进,狂呼而前,

        “第一阵,撤!”高卢士兵冲入三十米线,一线的弓弩手飞速地向后跑。以躲避高卢shè手的反击

        “第二阵,放”

        随着命令,在猎鹰军列阵整齐的摆开的上百门重型弩车,弓弦已经被拉开了一个半月形。弓弦在紧绷的“咯吱咯吱”做响,只听得一声“放“字,弩弓带着剧烈的呼啸,同时向对面shè出。“飕飕飕飕”的凄厉风声不断,黑暗中又传来一阵鬼哭狼嚎。shè击了两轮以后,前方的河面就象厚厚的一叠吸水纸。每一张都饱满地吸收了高卢士兵的鲜血。超过五千多具尸体被水流冲走,

        “前进,后退上岸者杀!”

        斯坦利宾塞下达了极为严苛的命令,有一人退缩,全队五十人集体陪葬,在这样的命令下,高卢士兵完全就像是疯了一样,五十米的河面,到处都是尸体,高卢士兵顶着尸体往前,

        后面的人只顾着往前,往前,即使他们想要不往前走,也被后面的人推着向前,前排士兵的挣扎丝毫没有作用,无数的利箭不断shè进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气息的躯体,就像一层用血肉构成的盾牌,

        无数高卢士兵的尸体随着河水翻滚,河中翻滚的已经分不清是河水还是血水,终于有一队高卢士兵冲上了岸堤,迎接他们的是成千上万整齐得如毛刷一般的长刺枪,枪尖全部向前,没有退路的高卢士兵狰狞地狂叫,扑身上前,被无数的长枪刺穿,越来越多的高卢士兵冲上岸,两军就象两道同样激烈的海浪开始碰撞,白刃战开始了。一瞬间,成千上万的士兵绞杀在一起,成千上万人的鲜血飞溅,整个河段都打开了,两军的交战线上就像升起了一层薄薄的血雾。

        “陛下,德尼亚公爵派人来禀报,中段压力太大,请求支援!”军报很快送到了位于下游主营的胖子手中

        “中段?胖子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对方在发起真正攻击之前,会抛出诱饵早在他意料之中,既然知道敌人的攻击重点,胖子已经重新做出了调整,中段的兵力减少了一半,否则就算高卢人再多上一倍的人,也不能如此快就造成如此大的压力,这截留下来的一半人,才是猎鹰军真正的jīng锐,一万zhōngyāng军,2万南方军重枪手,还有一万撒隆最得意的突击重步兵,加上下游4万重兵,猎鹰军主力几乎全部押在了下游

        ”要真是中段,下游就不会这样热闹了!”缓缓从座位上站起身,胖子身上的厚甲片在帐篷内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随手拿起桌面上装饰夸张的鹰翼头盔,开口问道”下游的情况怎么样?

        “攻势很猛,我军有两个旗团被冲垮了!”近卫回答道

        “这还差不多!否则,不是太没意思了!”胖子自言自语的带上头盔,系好白sè荆棘花纹章尖刺甲胄的领口,拖着一席红sè如血的披风缓缓走出了军帐的大门,从他站立的位置看过去,河沿上方的天空已经被一片硕大的红光笼罩,

        惨烈的厮杀声随风而来,最以让任何一个战士体内热血沸腾,

        脚步在帐门位置停住,胖子目光扫过军帐前静悄悄的大军,整个前面的广坪都是人,被自己从中段抽出的5万jīng锐已经在这里摩拳擦掌等了大半夜,如果高卢人还不来,自己都要失望了

        ”陛下“

        看见猎鹰陛下的身影出现在帐门,5万最jīng锐的重装步兵一手握着长枪,一边整齐的在胖子面前单膝跪下,每一个个冰冷的钢铁头盔下,是一双双满是炙热的眼睛,里边充满了对于自家君主的崇拜和战斗的渴望,

        “以战神之名最后问你们一次,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胖子目光如电,扫过一张张士兵的脸,散成了略不整齐的四边形,那整齐排列的盔甲和刺枪一眼望不到尽头。

        沉默的军团,只有夜风呼号,胖子看到的是士兵眼中毫不动摇的期待、忠诚、信赖、热诚

        ”既然如此,那就让帝**团的杀意,在今夜如同燎原的火焰直冲苍穹!”

        胖子蹚郎一声拔出半弧锋锐的战刀,在胖子的手中,萨摩尔发出一声响彻天空的刀鸣,

        数万重装士兵神sè动容,军心在刀鸣中一下攀爬到了极点,齐声呐喊

        “必胜!

        声震旷野,无数锋锐寒光的步兵长枪就像密集的钢之森林,在这一刻齐齐高举起来,

        看看密麻麻的士兵和如雪般在夜sè里闪烁的长枪,胖子的刀落下,此时,一阵如同闷雷般的滚动声音从上游方向传来。

        〖

  https://www.wanshuwang.cc/a/0/235/18747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