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权国 > 1846 帝国的第一次冬季攻势(四)

1846 帝国的第一次冬季攻势(四)

        高卢名将亚尔德的这个冬季并不平静,当寒霜冷雪覆盖了高卢中北部四分之三的地区,将远山近河变成一片雪岭冰封的世界,来得及在帝都好好洗刷一把征尘,刚刚卸任北方军统领和即将上任的京都战线总指挥的亚尔德,开始利用这短暂的停战期全力扩展高卢人的力量,

        在刚刚结束的御前会议上,四大东部执政在皇帝陛下答应让其享受独立王国政策的承诺下,终于选择了与高卢帝国站在了一条船上,尽管这条船看起来千疮百孔,随时都有被水翻覆的危险,但是能够成为一个独立王国的诱惑力对于在两个大陆间颠沛流离的东部诸侯们而言是无法抗拒的,

        随和协议的达成,第一批向高卢京都方向开进的东军部队有八万人,其中东军第五骑兵团长希拉德就在其中,他奉命押解辎重,从东部领地到高卢京都,路途漫长而悠远,他并非孤身一人上路,随行的有两个骑兵中队,押送着五千多辆满载各种补给物资的大车。高卢军队在西线因为物资缺乏而焦头烂额,东线的物资还是很充足的,特别是中比亚帝国大肆从东部行省购买各种物资,东部诸侯们一个个也算是赚的盆满钵满,

        这一次为了展现东军的力量,五万东军在同一条大道上行军,周边还有大批的马车朝着高卢京都行进,身穿红蓝相间铠甲的正规军、穿着蓝底灰白色外挂的地方预备队、高举着“共赴国难“旗帜的所谓义勇军,、辎重队。无数的部队汇成了一支阵容庞大的部队,队伍踏起的灰尘遮天蔽日。正如胖子所预料的。西线一系列的失利并没有拖垮高卢人,因为平静东线的存在,兵员,物资,依然在源源不断的供应着高卢京都

        瑟瑟寒冷雨季,靴底踩在被雨浸得发软的泥泞道路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大衣下摆扑打在裹着绑腿又瘦又小的腿上,的傍晚朦朦的寒雨下。蓝色的军铠甲覆盖了整个平原,成千上万的士兵如同蚁群般在辽阔的平原上簇拥,从战马上里注视着前进的军队,负责押送物资的希拉德感慨万千,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一向与京都不对付的东军会参战,虽然没有和传闻中的猎鹰帝国交过手。但听到的传闻并不少,一路摧枯拉朽打到了高卢的京都,在这种已经逼到京都的惨烈大战中,上战场的军队很少能活着下来的,也就是说,现在所所看到的都是即将死去的灵魂。东部的那些大人们正在让无数的东部子弟去送死,

        战争的气氛,在越过东部行省安库就开始骤然剧烈,统一行军的部队开始按照军务部命令分流,并入正在西线作战的部队。押解辎重的希拉德速度慢一些,这座与京都地区出口相邻的行省。大白天的城市里,街道上居然空荡荡的,来来往往的只见到军人,不见一个平民。戴着蓝色头盔,手持锋锐长枪的士兵们严密盘查各路口。希拉德让下面的卫队长打听了下,得知前两天猎鹰帝国已经发动了几次骚扰性进攻,规模并不大,被驻守部队击退了,环境已经非常紧张,有一些迹象在表明,猎鹰帝国的军队正在寻找一条绕过高卢京都就能够打击到东部的道路,

        高卢京都防线虽然坚固,但却没法办法同时挡住来自西边和北边的双面进攻,而北边的形式不容乐观,以撒隆为首的猎鹰帝国军团正在北方推进,经过数次会战,虽然有所遏制,但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异常惨重的,

        ”从北部绕过京都进入东部地区?“希拉德听到这样的话,内心微微触动了一下,从地理上来说,如果猎鹰军真的能够占领北部,确实有可能完成这种近似于U形的战略包围,从东西两侧同时切断高卢京都的生存空间,那时的高卢京都将不战尔破,但是在实际中,这种可能性太低了,打通北部需要花费巨大的军力和人力不说,反而会让一向习惯重点打击的猎鹰军陷入战线过长的尴尬,

        在寒冷的冬季,将十余万部队的攻击线拉到数百里长,这就是"chi luo"裸的自杀!就算侥幸能够得手,突入的部队也会比切断,只有在冰冷中等死的份

        “大人,我知道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于猎鹰军队来说,不可思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那名提供消息的步兵队长耸了耸肩,告诫希拉德“我们已经接到报告了,猎鹰军的斥候越来越频繁出现在附近,前天早上,我们发现了几个哨兵的尸体,城卫大人发出戒严的命令,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有为数不小的猎鹰帝国的斥候先遣部队已渗透进我军防线后方内。”

        “你确定是猎鹰军所为?”

        希拉德听的眉毛微蹙了一下,觉得太匪夷所思了,对方渗透这些小部队的作用并不大,反而更容易引起这些地方的警惕,最大的问题是,现在高卢北方已经出现了风雪,一些地方被冰封所阻,完全不适合大军团的移动作战,要想绕过高卢京都,最少需要向北方三百里,再转向东部,而在那段防线上,有着不少于十万的高卢部队,除非对方能够将自己变成一把飞快的梭镖,否则决不能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穿越这样的距离

        看见希拉德有些不相信,步兵队长脸色阴沉下来“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很有可能有些无耻的败类投靠了他们,或者是一些盗匪所为也说不定!”那名步兵队长很诚挚地说“大人,您这样满载物资的补给车队,正是敌人偷袭的最好目标,一路上千万要小心!”

        “放心,我们可是有五千名骑兵随行呢!”

        希拉德嘴角微咧了一下,谢后与其握手告别。当天黄昏,车队缓缓进入天地一片白色的高卢京都地区。随着最后一道太阳的亮光提前落入地平线,世界开始寂静起来,行进的车队在一处峡谷不得不停下来,几匹发狂的马在进入峡谷隘口的时候,将装满辎重的马车暴躁的拉翻到了沟里,车体将道路堵住了,士兵们手忙脚乱的奋力拉扯着战马,将上面的货物歇下来。在暗淡的火把光线下,没人注意到一些尖刺般的三角刺在道路中,一个个尖锐的金属尖刺隐入地面上如同水一样流动的冰雾中,

        “大家再加把力,把马车上货物先卸下来!”

        希拉德站在那里亲自指挥,当夜是大风雪,白色的雪花夹杂着寒风滚疼的打在脸上。骑兵们骑在马上一个个冷的打哆嗦,他们渴望能够进入峡谷区避一避,渴望能够喝上一口热滚滚的土豆汤,没有人注意到,在峡谷的另外一段,突然发出一阵微微颤抖的轰鸣声。那是一种类似与海水涨潮一般的声音,先是很微小。但很快就变得大了起来,距离也由远及近,北面起伏的丘陵地,地势上隆的山丘在黑色的夜幕里就像一个巨大的嗜血猛兽。在弥漫风雪的苍穹间,投射出一个摄人心魄的高大弧线。

        贝苏族王女贝苏卡雅站在一辆装饰有纯白色熊皮的驯鹿战车上,就像是一个天地间静静的观赏者,目光冰冷毒辣的打量着峡谷山口那密如火星一般的火把,这里是整个峡谷地区的制高点,站在这里,即使在一千米以外,也能够看见举着火把进入峡谷的高卢人

        北方寒地冰封的寒冰海域在这个季节几乎已经与欧巴罗大陆连接到了一起,之间的间隔只有一段不到50里的海域,在北方舰队的全力协助下,整整五千人的北方寒地战士和三百部驯鹿战车构成的北地联军,在胖子最感到郁闷的时候给了一个大惊喜,

        这次的北地联军数量虽然不多,但是确实真正寒冷地带作战的行家,

        名义上的领军者是贝苏族的王女贝苏卡雅,实际上领军的是贝苏族的大将,纳格里,这是一个年纪在三十许间,身材极高,身形高瘦。神色冷漠的寒地将军,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屹立在漫天风雪中身影,曾经令无数贝苏族的敌人感到战栗,从京都传来的消息,东部四大执政与高卢京都达成了妥协,一批对于高卢人极为重要的物资将从东部运往高卢京都,路线图已经通过京都方面传过来,五千人不到的北方寒地联军,如果放在正面十余万人的大战场上,这把单薄而锐利的快刀很快就会变钝,甚至被敌人的集群轻松折断,但是如果用到穿插敌人的防御薄弱区,这就是一把在冰天雪地里杀人不见血的快刀,一刀下去,必然是断筋折骨,

        “纳格里叔叔,这些人真的都需要死吗?”

        贝苏卡雅俏丽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在她的身后,数百架能够在雪地里迅速飞驰的驯鹿战车,就像一道蓄势待发的黑色弓弦,顺着巨峡谷微微内凹的山势,向一字排开,只要一声令下,这些战车就会顷刻间变成最强大的冲击利器,在这片雪域上飞驰,这种北方寒地的驯鹿战车,每一辆车长约三米,下方本应该是轮子的位置,只有四道坚固的钢制滑板所代替,还有两道延伸出去的踏板,除了中间的车手,两翼分别可以搭载两名手执钝器的北地战士,中间还可以站立一名射手,就连最前面的高大驯鹿角都打磨的光滑尖锐,一旦捅入敌人的身体,必然是肠穿肚烂的悲催结局,

        在雪地里,这些驯鹿战车就像一个个攻守兼备并且可以高速移动的作战平台,山体的正前面斜坡,近乎光滑的倾斜断面,就像是拉开这道巨大弓弦的超级滑坡,而由驯鹿战组成的箭簇,对应的方向正是还没有察觉的,不足一里之地的高卢人辎重队,

        “这是战场,尊敬的王女殿下,而且也是我们寒地联军的第一战,适当的果断是必要的!”纳格里冰冷声音透过寒冷传来。身的阵雪地传来一阵被压紧的沙沙声,那是驯鹿刨动雪地的声音,随着命令的下达。隐藏了大半夜的驯鹿战车部队开始按照顺序从斜坡顶部开始往下滑。就像一道迅闪而过的闪电,随着滑坡而迅速加速。数百架的驯鹿战车构成的小黑点,在辽阔的冰原上电闪飞驰,如同一个巨大的箭簇向着刚刚搬开了阻碍,正被峡谷隘口划分为里外两部份的高卢辎重部队冲去,刷刷”风驰电掣,距离在迅速接近,一千米的距离,在驯鹿雪橇的高速移动下。不过就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天空飘落的雪花太大了,黝黑的夜晚遮挡了高卢人的视线距离,飞驰的雪橇从雪地上划过,发出如同雪花落地的沙沙声,

        “杀!”铺天盖地的蹄声踩踏着风雪而来,北地战士特有的锯齿长刀在雪花中闪光耀眼。突然如同一道巨大的滚龙,撞入希拉德所指挥的骑兵正面,金属战车与肉体的碰撞,黑夜里,只见一排犹如怪物一样的东西重来,高卢骑兵还在愣神的时候。就听见“啪啪“一阵骨裂的撞击声,猝不及防的前锋被直接撞翻开,体型堪比小马的大型驯鹿,用鹿角上绑缚的尖刀轻易撕开高卢战马的腹部,痛苦的战马将上面的骑兵甩落下来。整个队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完全被驯鹿战车群给淹没了。“注意,敌袭”一名骑兵队长临死前的凄厉惨叫声,尸体变成的碎肉被冲击到了空中

        “敌人,有敌人!”毫无防备的辎重对一片混乱,在驯鹿雪橇的强力冲击下,已经深深的切入队列的中线,迅猛势头就像烧红的刀子深深插进去,雪橇战场上的北寒战士猛力的挥刀,从错愕的高卢骑兵侧面砍过去,,高卢骑兵栽倒在被热血滚烫泥泞的荒野上。旁边的高卢骑兵满脸骇异,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眼前只见一片白光闪烁,只来得叫一声“哎呀!”血花喷涌,脑袋就已经飞上了天空

        。刀、长矛和利刃剑纷纷砍戳在飞奔战车的侧面单板上,但是从高处冲下来的驯鹿战车悍得有如鬼魅,沉重锋利的刀剑斧戳砍茬车身上只留下了一道浅伤,飞箭射不穿战车侧翼的皮革硬甲,所有的攻击都被弹了回来。

        “这是猎鹰军?‘

        拉希德气急败坏,连他自己也不敢确定自己遭遇的是什么,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做出判断力,双眼血红的紧握拳头,脸色难看的大声下令“立即拦住他们!”整队的高卢骑兵从后面的队伍中抽调了出来,

        这些高卢骑兵勇敢迎战。骑兵们呐喊作势,挥舞着无数雪亮的武器与激进突击的北地驯鹿战场撞在一起“啪啪“两军人马交错而过,风驰电掣间,整个峡谷都是刀光闪灼,犹如天上闪电,双方凶狠的刀锋砍劈,砍在胸甲上、砍在头盔上,叮叮当当地响彻整个战场。

        北地驯鹿战车骑兵的冲击力力十分惊人!他们穿着经过帝国加厚的铠甲,手中是一击就能令敌人伤筋动骨的重武器,在冰冷的寒夜,他们表现出以不可思议的敏捷,猛砍、猛劈。攻击快的得简直不可思议,只见刀光闪过,接着就是血花和"shen yin",被攻击的驯鹿战车满不在乎的迅猛冲过去,带出一道血色的长影,站在战车侧翼的北地士兵飞舞着沉重的钝器砸在高卢兵的脑袋上,脑浆、鲜血和头颅骨的碎片横飞,整个脑袋都没了。

        “大人,敌人正在迅速靠近辎重,传令兵策马奔到拉希德面前,燃烧的红光照在他脸上,敌人的推进起来简直是排山倒海般迅猛。拉希德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又一个在骑兵鲜血白白的滚成了河,驯鹿战车的冲击势头也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挡在前面的骑兵纷纷落马,虽然前仆后继,悍不畏死,依然难以住挡住敌人快速推进的速度。

        骑兵们不敢靠近,只能三开对着中间的战车不断拉弓射击,可是在高速移动的战车集群面前,他们的每一支箭簇不是被当场弹开,就是轻飘飘的被风吹走,普通的弓箭根本无法击穿战车高速移动带起的风,反而被四下的弹开,

        乱战中,突然一支锋锐的箭簇袭来,拉希德喊话的声音嘎然而至,他茫然痛苦的低下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胸口单薄的锁甲。就像一层纸般被一支带着花斑羽毛的箭簇刺穿,

        用手艰难的抹了一把从自己身体内溅溅出的鲜血,拉希德看着染满了手掌的鲜血,内心充满困惑,眼中的生命之火越来越薄弱,最后整个身体彻底瘫软了下来,

        旁边的卫士连忙把他抬拉到另外一边,大声的喊他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阿库达拉希德,高卢东军第五骑兵团长,作为死于这场战争的第一个东部军将领而载入猎鹰帝国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https://www.wanshuwang.cc/a/0/235/37496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