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摘仙令 > 第七九七章 试探

第七九七章 试探

        幽古战场上,升了官,还暂代南部观风使的秦故正指挥着一场可以载入史册的大战。

        族里支持了两百万,再加上东、西、北三方加一起支援的三百万人马,这里围杀无相修士的大军已经达到了九百万。

        这九百万有三百万在外围,阻止其他修士队伍的救援,剩下的六百万,全被他压在了无相修士身上。

        ‘符阵’必须破!

        安画和成康要求他摸清符阵的特点,以后让族人针对性的避开符阵的长处,可是,他不甘心。

        他要做得比他们以为的好。

        秦故想把那个不时喊‘七、四、九、六……’数字的柳酒儿按杀在此。

        臭女人每喊一个数,这些无相修士都会变阵,打乱他的部署。

        僵持了十三天,他特别挑出来的突击队,每每要行刺杀之事的时候,都会被那个使弓的女子打乱。

        秦故也注意到了玩弓的阿菇娜,早前,她还冲在最前线,可是,让族人针对性的对她行了两次暗杀不成之后,她反被她的同伴保护到了中间,并且就在中间,随时支援各方。

        可恨,那弓是远距离杀伤性法宝,他们这边完全拿她没办法。

        早知道……

        秦故现在万分后悔,第一次的时候,发现她是个祸害时,没有马上下定决心,分一个突击队跟她以命换命。

        “秦故,你那边怎么样了?符阵摸清楚了吗?”

        “摸清楚了。”

        秦故在血玉板上回信,“我们在面对符阵时,并不是没有机会。它的防护一旦被攻破,而对方又变阵不及时,还是只有被我们吞噬的份。

        我们突破不了无相的修士队伍,主要因为神算子柳酒儿,她总会在我想不到的时间变阵。而无相修士也相信她,连就要赚到手的点数都不管,每在她喊变阵的数字时,迅速听令。

        其他修士队伍,想做到她这样令行禁止并不容易,任何一点时间差,都是我们的机会。

        总的来说,这符阵是有一定的防御能力,会给我们击杀修士带来很多麻烦,但,若是能在最开始时,就用绝对手段,缠住所有对手,让他们想变阵也变不了,那就是我们的机会。”

        “……你以六百万大军围杀了无相修士十三天,他们的人数不到两百,现在成果如何?”

        安画本来不想问这个问题的,因为秦故到现在没敢给自己表功,显然他在柳酒儿那里是失败的,但是,这个问题又是避不过去的,师父那里好说,世尊若是问起,她和成康答不出来,那麻烦就大了。

        “他们不能人人都是林蹊,带有极品的回复灵力灵酒,秦故,现在,他们有伤亡了吗?”

        “……没!”

        秦故非常无奈,“符阵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在有余力的时候,只要对方始终不冒进,愿意固守,不时变阵,他们就能赢得喘息时间。”

        哪怕只是一息的喘息时间呢,人家也能多喝一口灵酒。

        战场上,生死往往在十分之一息的时间里发生。

        “可能是我搬出来的大军太多,他们始终固守在原地。”

        但是,幽古战场上,族人一般都是分散开来,与修士一样,大家各寻各的机缘,要么被别人杀,要么杀别人。

        “所以,这个特点,对我现在的围杀而言,就是对方最大的长处。”

        他遇到的是让成康和无数族人,在乱星海灰头土脸的神算子柳酒儿。

        “以后,我们的人,想要击杀落单的修士队伍,一旦对方也用这种方法,原地固守,等待救援,我们想啃,会很难很难。”

        秦故接着在血玉板上写道:“我连着组了十个突击队,突然队员都是启智的族人,让他们刺杀柳酒儿,可是,对方除了有非常强的修士保护外,还有个用弓箭的女修保护,那用弓箭的女修甚为厉害……”

        他吧啦吧啦把阿菇娜几次坏他的事,都写在了血玉板上,“那弓箭绝不简单,我们的人连着四次用命,想要毁了那箭都失败了。

        是不是仙宝我不知道,但绝对在极品法宝之上。”

        “……”

        安画心中一动,“你把它的样子,画给我看一下。”

        下界的仙人中,好像就有一个用箭的人,还是非常有名的,跟圣者虚乘都有关系。

        血玉板上,很快画同了天狼弓的样子,“它是银色的,射出的箭可以随时化虚,我们在幽古战场的族人还不知道隐藏自己的死点,被她射杀了很多,突击队已经在她那里损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

        “这是……银月仙子的天狼弓?”

        成康有些不确定地问向安画。

        “应该是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安画站起来,“天狼弓非同一般,给林蹊重影的准备的毒人,大概要用到此弓处了。”

        这件事,她要请示师父。

        “成康,告诉秦故,把无相修士中,最厉害的几个人全都记下来。”

        当年下界的那些仙人都陨落在无相界,如果有一灵不灭转世的话,肯定也在这群人中。

        安画急匆匆去寻师父圣尊了,成康按照安画的意思,让秦故记人,“……既然你想杀了柳酒儿,既然已经组织了突击队,既然已经不在意伤亡了,那就不惜一切,全线压上吧!”

        有林蹊一个命中克星就行了。

        若是能趁此把柳酒儿杀了,未来,成康觉得,至少他会好过一些。

        要不然,就凭柳酒儿的本事,说不得,比林蹊还会让他们头疼。

        “甚至,你可以不管其他方位,只盯柳酒儿一人。”

        ……

        柳酒儿突然觉得后背有些凉。

        她迅速掐指。

        可惜,算命的都能算到别人,正常都是算不到自己的。

        就算知道自己有危险,一时也寻不到在哪。

        因为这里就是战场啊!

        “十八!”

        再次变阵,珍惜小命的她,非常干脆的成了阵心,这一次,她干脆放弃自己搏杀佐蒙人了。

        打了这么久,她的重要性,这些佐蒙人肯定都知道了,要不然,也不会每次都往她这里扑。所以,他们是一定要杀她的。

        点数重要,但小命更重要啊!

        哪怕背了百万点数的大债,柳酒也儿因为后背发凉,先怂了。

        怂不可耻!

        有时候,怂一点,能更好的活着。

        柳酒儿见多了自己师父不服宜法师伯,回回挑战,回回都被揍得一身伤,早怕了那些同样喜欢坑人的师兄师姐。

        她才不要像师父那样挨揍呢。

        哪怕有专门套人的布袋法宝,她该怂的时候,也绝不刚着来。

        果然,刚刚变阵,她原先所立之处,就被佐蒙人强攻了。

        柳酒儿轻吐一口气。

        远远支援那边的阿菇娜也忍不住松下一口气。

        外面还有密密麻麻数不尽的佐蒙人,柳酒儿可不能出一点事。

        ……

        安画在小谷没找到师父圣尊,倒是看到了师父留下的玉简。

        “既然当了我徒弟,该担起来的,你和成康都得担起来,幽古战场的那些人族修士,就是你们的试炼对象。”

        以前的俗事,都是世尊管。

        世尊现在不能理事,圣尊早就烦不胜烦。

        他可是知道虚乘那个老鬼,早把俗事,交了出去。

        再说,他收徒弟是干嘛的?

        当然是帮忙理事的。

        “现在你们打不下他们,未来,他们还会到仙界,跟你们为难。是现在按他们下去,还是将来,被他们按下去,只看你们的谁的本事更高了。”

        圣尊在玉简中回忆往昔,“当年我与世尊把这方宇宙的最强一派,全都按下去了,如今,你们总不能还要我们这些老的出手。”

        江山代有人才出。

        任何一方势力,老的重要,小的也重要。

        可以说缺一不可。

        “想干什么,只管去干,不必事事问询。为师出门一趟,归期未定,如果世尊有事问你们,有什么说什么,不必有任何隐瞒。”

        “……”安画闷闷不乐地拿着玉简去找成康。

        师父很多很多年,都不曾出过谷了。

        现在不在,有关毒人的事,她还真不好一个人拿主意。

        此时,谁也不知道,化身小老头的圣尊,正在战幽殿对面的茶楼喝茶。

        广若在的时候,这里可不叫战幽殿。

        如今……

        看到短短半个时辰,天下堂和刑堂的巡察人员,都从这里过了一遍,圣尊举杯轻轻笑了笑。

        “听说了没?天下堂一庸给战幽殿分了好些个原本属于天下堂的产业?”

        “什么叫原本属于天下堂的产业?”

        反驳的修士指了指战幽殿,“看到那边的告示没?那些产业是当年那些除魔仙人的,他们去了天渊七界,在那里打得天昏地暗,连天渊七界的天道都受到了影响。

        据说他们去那里的时候,就已经猜到可能会同归于尽,所以,早就与天下堂约定,天渊七界回归的时候,他们曾经的产业,就属于所有天渊七界的飞升修士。”

        “你是说,他们会一灵不灭,在那里转世?”

        “应该会吧?要不然,怎么会做那样的约定?”

        “哎呀!怪不得在乱星海和幽古战场做任务的天渊七界修士都比其他界域的修士厉害呢。”

        这样一看,就没毛病了。

        “那你们说,战幽殿那个小鬼修,与曾经下界的仙人有没有关系啊?”

        “……那谁知道?”

        茶楼时,大家的目光,都非常复杂地看向战幽殿。

        “还有杀神陆望……,他也好厉害的。”

        哪怕这些年都没出来了,可人家是真的厉害啊!

        轰~~~~

        一阵地动山摇,各方强者纷纷把神识透过来的时候,圣尊只见他试探的傀儡根本没炸开战幽殿的院墙。

        那里的灵光,一闪又一闪,所有的墙砖、瓦片都在一闪一闪中,重新凝结到了一起。

        果然!

        跟仙盟坊市的禁制有异曲同工之妙。

        是陆望?

        还是惜时……

        还是他们二人在所有人的眼皮子底下,已经会过面了?

        知道自家在坊市的人手,已经朝战幽殿暗中试过几次后,圣尊非常干脆地在战幽殿弄了个明攻。

        他拎着差点掉下桌的茶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怎么回事?”

        “谁这么大的胆子?”

        “这不应该是佐蒙人干的吧?”

        “如果他们要干,肯定早就干过了。”

        “兄弟,有些话,不可说,不可说啊!”

        听到大家果然把怀疑的对象,转到某些要交产业的人上,圣尊跟着大家一起叹口气。

        他其实很佩服当年的那些人,现在就当助他们一把吧!

        “不用感谢!”

        圣尊在心里笑着说了这四个字,才随大家一起下楼,看刑堂和天下堂的巡察怎么查这件事。

        战幽殿里,宁知意没让两边的巡察进殿。

        没攻进来,进什么殿?

        她站在阴影处,望向街对面,那群看热闹的。

        战幽殿自建成以来,暗里可是被攻过好多次。

        最近虽然被攻的次数稍多了些,可是,青天白日之下,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干……

        宁知意觉得,那些人不会那么蠢!

        已经交到她手上的东西,不会因为她死了,就转回去。

        他们想保住他们手上的东西,只会暗里威胁、利诱,绝不会摆到明面上。

        那么……

        肯定是佐蒙人。

        他们要混水摸鱼,顺便激化矛盾。

        宁知意抬手就放出了一枚留影玉。

        反正换成她弄这么大的阵仗,肯定要看看后续的。

        圣尊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

        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这叫惜时的鬼修与他原来想的,不太一样。

        宋玉那些人,按世尊所说,就算有一灵不灭的转世身,肯定也被万生魔神祸害得差不多了。

        这惜时连进阶化神,都不去凝出人身,反而还当她的鬼修……

        “阿弥陀佛!各位道友,为防误会,还请站在原地不要乱动。”

        鲁善和一庸还没到,法如寺的元泰大师倒是先来了。

        他没管那些巡察,反而转向看热闹的人群,“惜时,佐蒙人没有三生,把你的三生途借出来,让老衲一试如何?”

        什么?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久不管世事的大师会这样干。

        就是圣尊的脸上都微微变色。

        “……”

        宁知意看着街道对面的那些人,虽然很想借出法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里隐隐的有些发寒。

        “多谢大师,三生途在此!”

        她从阴影中走出,站在殿门前,举着一个好像平凡无奇的水晶。

  https://www.wanshuwang.cc/a/0/50/8063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