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二百五五:虎奔

第二百五五:虎奔

        第二天,曹操在城外郊区射猎,邀请刘备同去。

        刘备随在曹操马后,心里只想着昨晚所闻,又念及十日之期不远,是一塌糊涂。正不知该如何脱此牢笼,哪里有心思观赏这些?追随在刘备后面的赵狗剩见曹操连射两只兔子,心痒难耐,兜马上前,也想学射。曹操也不吝啬,呵呵一笑,又教他如何扯弓如何拉箭。

        这赵狗剩毕竟是个孩童,也只拉了两弓,额头汗珠只直滚。

        曹操笑道:“这弓马都非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你还是先谙熟了马术,再慢慢学习射箭吧。”

        这赵狗剩却是个倔强性子,听曹操一说,反把弓捏在手里不放,只不停著箭,望草里乱射。

        曹操哈哈一笑,也不理他,只教小心,他却另取了一支弓箭,掌在手里,回马笑道:“先生可否来一箭?”

        刘备拱手称谢:“有曹公在此,某乡野之人何敢献丑?”

        曹操笑道:“莫不是先生身怀绝技,故尔不用弓箭亦能猎物?”

        刘备只得赶紧笑道:“若能如此,天下飞禽走兽恐怕都被我猎尽了。”

        两边跟上来的将校哈哈一阵大笑,私下互相说道:“这人是真的不会方术,还是深藏不露,故做谦虚?”

        这话被曹操听见,曹操看了刘备一眼,疑心顿起,暗道:“对啊,我倒要试试他。”立即对身后一名将校如此如此吩咐,将校点头去了。

        曹操回过头来,对刘备笑道:“也罢,先生不愿露上一手,我们就继续走吧。”

        刘备又道了两声歉意。

        再走一时,刚才那名将校去而复返,回复了曹操一句。

        曹操点头谄笑,挥手让将校下去了,自己却又兜马走到刘备身边,笑道:“我看先生累了,不如先生先在此地休息一会,等我们大伙再猎头獐子再回来找您。”也不多解释,带头走了。他身边的一干将校,自然随了主公。赵狗剩想到陪师傅坐在这一点意思也没有,也跟了去。所以,顷刻之间,在这偌大的森林之中,刘备却成了孤家寡人。

        刘备骑在马上,左右顾盼,怪道:“曹操如何撇下我就走了?难道真如他所言,是怜惜我这残体,想要我在这里休息等他?”

        刘备将马打上前两步,看到左右灭人踪,甚至马嘶声都,心里是惊疑:“四周怎么一下子突然这么安静下来?”脑子里豁然一亮,“我不正想着如何才能逃出曹操手心么?现在却不正是时候?此乃天助我也!”刘备想到这里,打量四周,寻找路径,正要扯马,脑子里突然又是一凛,“糊涂啊糊涂,曹操他故意躲开,正要让我露出破绽,我如何能中他奸计?”

        刘备尚在马背上打转,远处密丛里树木战栗,一声啸声忽起,接着只见一只白额大虎从后面跳了出来。刘备坐下马一见蹄乱掀,团团打转。

        刘备这里吓了一身冷汗,不知就在前面山坳里,曹操早已约束了人马,掩藏在草丛后面观察着刘备的一举一动。他命令将每匹马马嘴里都衔了一根树枝,又传令将士噤声,所以刘备会在刹那间听不到任何声息。曹操先前之时在北山捉了一只大虎,就关在左近。他想要试试刘备到底有方术,所以命那将校将老虎取来,先藏在了树木后面,等到他们借故走开了,这才将白虎从笼中放了出来。这虎被曹操饿了三天,突然又被放出来,一肚子闷气正不知道往哪里出,跳出来时看到眼前这一人一马,早是两只前爪一按,重抖虎威,向天再是一声咆哮。

        躲在曹操旁边的赵狗剩看到这一幕,特别兴奋,抓着曹操的袖子,激动不已,连连说道:“曹大人知道吗,当日我也是遇到这么一只大白虎,最后被我师父拐杖一戳,白虎就乖乖伏在地上,又被我师父呵斥一声,那虎也就夹着尾巴走了。”

        曹操两眼望着场上刘备,耳边听到这里,瞥了赵狗剩一眼,皱眉问他:“你确定你说的是真的?”

        赵狗剩正要说,‘当然’。没想到,白虎一出现,‘师父’捏着拐杖不是戳老虎,却是不停戳着坐下马的屁股。手一乱,还把拐杖丢在了地上,看他那一脸慌慌张张的样子,完全没有半点‘大师’风范。

        赵狗剩看到这里,闭上眼睛,心里暗道:“师父,你老人家也太丢我面子了。”也是不禁为师父的表现脸红。

        曹操看到这一幕,这下完全相信这‘左慈’绝对是没有‘妖术’的。他不像别人那样看不到接下来精彩的一幕而失望踮脚,反而如吃了一颗定心丸似的,转眼对身旁将校漫不经心的笑道:“所谓方术,不过尔耳。”

        将校失望,曹操窃喜:“从此军中再妖惑之言矣!”

        曹操正要命人去救‘左慈”不想,只见场上‘左慈’拐杖一丢,他坐下马吃痛了,突然仰天一吁噜,居然在白虎扑到前,已然撒起蹄子向旁边狂乱奔了去。赵狗剩这时也似是想到‘师父’遇到了危险,赶紧奔了出来,想去追‘师父”‘师父’却被白虎撵得跑入密林深处去了。

        曹操也恍然间觉得玩笑开大了,虽然这‘左慈’一向隐居天柱山中,但天下间却是少有人不知其名的,也算得上是一个‘名士’了。要是因为自己一时失手,让这位‘名士’死在自己手里,那可就又要受人非议了。他甫来兖州时,屠杀了‘名士’边让等辈,这才闹得沸沸扬扬,以致让陈宫等兖州士族对他切齿痛恨,这才酿成了吕布之祸。他到现在仍是对名士边让之死隐隐感到不安,经过此事后,他对名士的态度也就变得暖昧了许多,不像原来那样明目张胆的杀害这些‘名士’了。曹操此刻眼见‘左慈’身‘驭虎’之术,而只有狼狈逃窜的本事,也怕老虎伤了他,赶紧招呼左右来追。

        幸得刘备狠狠刺了一下马屁股,虽然因此丢了竹仗,但却使得这匹已经手机看吓得瘫软在地的马一下子奋蹄跑开了。虽然刘备一时走脱,但这只大虎早已饿得昏昏撞撞,眼见到口的美食跑了,哪里不恼?一扑落空,仰天狂啸。四蹄抬起,就是乱扑。比起刚才,加狂躁,加不安,也加凶猛!

        刘备耳边只闻风声,脑后传来虎啸,额头上汗珠乱滚。慌乱间缰绳早已脱手,也不及去拽,只任由胯下马向前冲去。没想到胯下马也是闷头乱撞,居然一蹄子踏进了癞子洞,马腿折得咯嘣一响。接着,马屁股撅起,直将刘备从马背上掀飞了出去。

        刘备身子凌空,看到下面地势徒然往下倾斜,知道是个大滚坡,而下面又是一簇又一簇的乱树荒石,心里不禁发毛,一阵乱叫:“死了死了!”

        身子一落地,刘备如死一般的躺下。

        也不知道做了多少噩梦,终于,一梦惊醒。刘备醒后才知道自己从斜坡上滚下,幸好被一个过路的马车车夫救了去,刘备问他:“老人家,这是哪里?”

        老人家尴尬一笑:“这位仁兄大哥不要开玩笑了,这声‘老人家”我实在当不起。”

        刘备忘了自己是‘左慈’之身,捋了捋自己这部白雪的胡须,的确要比他那黑须要光华灿烂得多,也就跟着尴尬的笑了笑。

        只听老者说道:“这里啊,是梁国睢阳城啊。哎,大哥你命真硬啊!从那么高的上面滚下来,除了着了点皮外伤,昏迷了两天,居然并伤筋动骨。”

        刘备捏了捏自己骨头,一点也不痛,心里暗笑:“换了‘左慈’这个身躯,除了邋遢了点,脏了点,其实也没什么不好,起码命就比一般人硬!”

        他也不及细想,掐指一算,十日之期只剩下两天了,也不及卧榻,赶紧起身拜谢老人家。

        老人家吃惊的问:“大哥就这么走了?”

        的确不能这么走,刘备想要取来包裹,给他金钱,以谢救命之恩。但触手处,突然心里一惊:“糟了,我把包裹还落在昌邑城的酒肆里了!”他一想到要是没有那身衣服就不能换回原身,心里是急得冒了一阵冷汗。转眼看到老者,连连作揖,说道:“老人家,请您留下姓名住址,我去之后必当使人上门重谢,以报今日搭救之恩。”这声‘老人家’却是情理之中,自然叫得认真。

        老者慌忙摇手:“举手之劳,大哥何要言谢?只是我担心,大哥你刚刚醒来,只怕不宜乱动。”

        刘备拱手作揖:“多谢老人家的好意,只是我现在有急事要去办,不能耽误了,就此告辞。”老者奈,只得送出门。刘备从老者这里出来,一径去见刘晔。来到府外,忽然想到身非己有,就这么去见他们,恐怕会惹出事端。只是叵耐事情太急,不能耽搁。刘备在府外踟蹰良久,计上心来,借了一张纸,写了两个字,交给了府吏,让他送呈刘晔知道。

  https://www.wanshuwang.cc/a/1/1209/801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