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三国之我乃刘备 > 第四五四:诏书一道讨袁逆

第四五四:诏书一道讨袁逆

        兖州定陶,如今已是天子之都。访问下载txt小说

        天子东迁,经历了多重曲折,于建安元年抵达故都洛阳。车马未曾安顿,宗庙尚未重建,又被曹操劫持至定陶,遂定都于此,改定陶为定都。

        天子的京畿仍建在定陶原址上,曹操则在定都以北去数里造一城,名卫城,驻军于此。

        目下正是建安二年四月,春末夏初,赤地炎炎。

        曹操府大门紧闭,要求要见曹操的诸将都被典韦拦在门外,不能得见。

        曹洪借着其乃曹操从弟的身份,加上当初迎天子入定陶有其首功,骄横不已。听典韦不放他进去,就是推开诸将,上去喝斥:“恶来!你可知我是谁?竟敢拦我,不放我进去!你就不怕我么!”典韦当然认得他来,却是看也不看一眼,把眼圆瞪,道:“末将当然认得你,你不就是在东武阳做官一月,就得一外号‘要钱太岁’的曹洪曹大将军吗?你当我恶来认不出你来?不过要钱太岁你把生意都做到这里来了,未免太不讲理了吧!要钱也不看看地方,难道把我恶来真的当成木头桩子了?”曹洪在曹操任东郡太守时却也帮着曹操打理东武阳,任郡守。其家殷富,但对钱财的追求上永止境,在任一月搜刮民脂民膏算,人送‘要钱太岁’。曹操得知此事,乃罢曹洪官,另以他任。此刻典韦揭了他的旧伤疤自然恼怒不堪,红着脸难看。但碍着他是曹操近臣。又惧怕他那一身神力,不敢造次。哼哼一声,摔袖离去。诸将见曹洪都奈何典韦不得,只好准备着相继离去。

        曹洪刚刚一走。诸将就见远远的道上又来了一人。

        只见那人一身青衫磊落,边幅不修,背插一柄铁剑。他的右手似正从怀里掏出了一把吃食,左手则抓着一只酒壶,两脚正大摇大摆的向着这边跨来,姿态滑稽而不失肃穆。且走且歌,不把俗事记挂在心。

        诸将一见,都是大大嘘了一口气。都道:“有军师在,不愁见不到曹公。”

        来者正是郭嘉郭奉孝。

        典韦一见到郭嘉,不由跨前两步,伸出巴掌大手抓住郭嘉的臂膀。郭嘉乃是个文弱的书生。平时身弱多病,而典韦天生神力,武勇非常。他这一抓,虽没使出大力,却也让郭嘉痛上半天。赶紧跳脚直叫:“恶来匹夫。松开!”典韦猛然醒悟,赶紧赔礼。要在平时他定要跟他开两句玩笑,但此刻,他却是愁眉外流。没有说笑的意思。典韦道:“幸得先生从定都及时回来,不然不知如何是好。”

        郭嘉早已从典韦眉头上看到了他的满腹忧虑。典韦轻轻捉着他的手。往前不停走着,低声对他说道:“曹公自先生走后。不两日突然性情大变,整日里把自己关在书房中,不见任何人,他自己也从未踏出书房一步。也不知曹公遇到何事让他如此烦恼,莫非是颍川战局有变,故而……”声音越来越低,已离诸将远去。诸将还要跟着进去,却被一道大门拦在了外面。诸将眼望着门楣,不得进去,只能摇头踌躇,不会也就散了去。

        郭嘉听典韦一说,却是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知曹公。颍川局势虽然多变,但亦不能左右曹公。想曹公别有心事,我当劝之。”典韦也摸不清曹操因何而喜因何而怒,听郭嘉这么一说,也就眉开眼笑,道:“曹公就在里面,要不要我先去通报一声。”郭嘉摇头不用,让典韦依旧到门外守着,他却缓缓拾阶而上。到紧闭门前,听到屋子传来橐橐杂乱的步子,还有不时透入耳的叹息声,郭嘉也是怔了怔。

        曹操低眉思索着,步子在房间里混乱转着,踱来踱去,浑不知有人在外面。就在这时,门咿呀一声,被人一手推开,强烈的光线一下子涌了进来。曹操把自己闭在里面已经数日了,许多天没见过阳光。此刻突然被这光线一刺,眼睛流泪,大怒不已,开口就骂:“我不是让任何人不得进来吗,如何……”待看清眼前之人,不由住口,似带欣喜:“咦,奉孝你从定都回来啦?”

        郭嘉走上前去,拱手作揖,见过曹操,道:“我刚回来。”“哦。”曹操点了点头,道:“回来就好。”心里又是想到那件烦恼的事,不由声音也冷淡了点。郭嘉不以为意,看了曹操一眼,才道:“我在路上听人说,这南边袁术称天降祥瑞于豫章,突然称了帝来,不知曹公可听说此事?”曹操眉毛凝成一团,道:“原来奉孝你也知道了。”曹操将一封书给郭嘉,让郭嘉自己拆开。原来是袁术告各诸侯文,言其称帝一事。只是,他在文中将大汉天子说成已故于东迁途中,言天下不可一日主,他既得天降祥瑞,又有玉玺在身,故称帝豫章,昭示天下。有顺从者当封官续爵,委以大任;若不从者,则天下共诛之。俨然以天子自居。

        郭嘉拿着诏书看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道:“狗屁不通,狗屁不通!我看袁术小儿的口气比他脚气倒是大得很呢!”曹操见他半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滑稽不堪的话来,不由是微微一愣,继而捧腹大笑:“奉孝你说得倒是精确得紧!我却没想袁术小儿居然有这本事。”郭嘉放下诏书,继而正色道:“袁术突然称帝,天下最不喜的当是曹公。曹公既已奉天子于定都,岂可再有第二个天子出来?若不立即兴兵讨伐,任其作逆,则天下还有谁知定都之天子?然则,袁术偏隅南面,与我兖州相去千里,中间又隔着刘备。是以,若兴兵则要考虑到刘备,要兼顾后方袁绍;但若不出兵讨伐,则天下不复再知有定都之天子。不会把曹公你放在眼里。曹公近日所虑,是不是这些?”

        曹操听郭嘉一说,眉头微微一松,点头道:“奉孝真乃吾心!袁术小儿不除。我心难安!但袁术终不过是个跳梁小丑,比起刘备,他算得了什么!我原本还想着让他继续在南面苟延残喘下去,只是,他敢冒天下之大不讳,居然南面称帝,向我叫战,我曹操岂容他在我头上拉屎!可恨的是。袁术与我相去千里,中间又隔着强敌刘备,我若想讨伐他,则必从刘备防区经过。如此一来就要冒着大的风险。但若不灭了袁术小儿,则天下诸侯岂不要在我背后戳我脊梁骨?我曹操既然奉天子于定都,岂容他人再拉出一个假天子与我争锋。我誓灭袁术!”

        曹操憋了几天的话终于在郭嘉面前滔滔不绝,且一下子说完了,心里自然痛了不少。

        郭嘉莞尔一笑。道:“曹公只想着刘备与我等乃大敌,但却没想到刘备跟袁术之间也同样存在着大的矛盾呢。何况,袁术隔江称帝,最是刘备看不得。刘备岂能饶过他?只是,刘备恐怕也跟曹公所顾虑一样。他也怕等他出兵袁术之时曹公你从他背后杀来呢!”曹操一愣,道:“如此说来。我却如何让刘备放心我而去一心对付袁术?”郭嘉道:“立即罢兵,与刘备讲和,再借助刘备联合攻击袁术,则袁术必败。”

        曹操想了想,点了点头:“目下颍川正在处于胶着状态,徐晃、庞德虽然偶有胜利,但亦败多胜少,再加上刘备那边陈到等后军已到,要想占到便宜只怕没那么容易。此时若能跟他讲话,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只是,纵然他在此时退兵,只怕也未必肯听从于我。”郭嘉道:“听说刘备在人前常言他是大汉宗亲,乃中山靖王后裔,最是看重忠义二字。曹公若以天子的名义下一道诏书,加封他官职爵位,令他借道,与曹公你同时起兵,则刘备不敢不从。”

        曹操被郭嘉这么一说,顿时醒悟,尽扫先前阴霾,乃伸手捋须,笑道:“刘备乃仁义之君,天下人都是这么称赞于他。哈哈,兵法言将者五危,其一曰:廉洁,可辱也!若刘备不接此诏,则他在世人面前的‘仁义’幌子也就被我揭穿于众。如此,他焉有立足之地?奉孝此计胜十万之兵,我忧矣!”郭嘉却是嘿嘿一笑:“袁术小儿本不值一提,难道曹公就满足于灭一个袁术吗?”曹操听他一说,看着他眼眸里闪烁的精光,不由紧了紧身子,嘿然道:“奉孝的意思是?”郭嘉嘴巴微微张阖,笑道:“有句话叫‘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们能收拾了袁术固然是好,若能顺道收拾了枭雄刘备,那才是此行最大的收获呢!”

        曹操一听,如醍醐灌顶,当即精神振奋再三,突然哈哈笑道:“当初初见奉孝,我就说,使吾成霸王之业者必奉孝也。如今看来,我是一点也没看走眼,奉孝真乃我之心也!”顿了顿,乃问:“讨袁术,灭刘备,若两者同时进行,却不知军师有何妙计教我?”

        ※※※

        昆阳之战刘备用贾诩计诱敌深入,使得曹军大败一场,徐晃退军十里下寨。

        刘备喜握贾诩双手,笑道:“昆阳城有了先生的妙计才能得以保全,先生真乃昆阳再造之父母!”

        昆阳一战贾诩出谋最多。他先是激怒民众,使民众之心恶曹向刘,使得他们再二心,如此方能为刘备所用。战前,他召集全城民夫在城门入口抢造了一座瓮城,又在战时抢修了北门坍塌的城墙。待徐晃明白过来,贾诩的目的也已达到,所以徐晃只能是大败而去。虽然胜利不小,使得曹军一时不敢再行进攻,但贾诩却高兴之意。比之初见,反而显得谨慎起来。

        他心里所想的,恐怕刘备也知道。

        贾诩为了激怒昆阳民心,不惜做出掘人祖坟有损阴鸷的事,先前刘备虽然没有当面批评他,但亦从他的言语中知道他对此事的厌憎了。贾诩不敢居功,只把这件功劳全推给了刘备。刘备此时故知贾诩的心思,不使尴尬,只得转过此话不谈。

        这一战虽然夹击歼灭了不少曹军,也使昆阳的局势稍稍缓了缓。只是,本来曹将庞德已落入瓮城,眼看是走不了,最后却又逃出升天。没有将他活捉来,使得刘备惋惜再三。但不论如何,曹军是暂退了。如此数日,后续的陈到、太史慈主力部队得闻刘备被围昆阳之事,乃大起兵马,前来解围。徐晃所部曹军士气正是低落,与战,大败。又退营十数里。刘备乃命陈到督军解救同样被围的李通部,击退曹军于定陵。只是,曹军刚去,又复攻来。而且人马胜过先前。一战才知,乃是曹军那边又增兵颍川,派夏侯渊亲自督战。

        曹、刘两边互有胜负,只相持不小。平静没有半年的颍川争夺战再次拉开。然而,处于曹、刘两方势力之外的刘表。此时虽然仍让大将蔡瑁督军十万屯扎于鲁阳,却没有任何出兵的迹象,任着曹、刘两边打得不可开交。

        曹、刘双方只不停的派人劝蔡瑁,希望蔡瑁帮助己方。放出鲁阳之兵。但蔡瑁听从刘表的命令,愣是谁也不帮。希望保持中立状态。如此,曹操恨着刘表。刘备也是恨着刘表。刘表只坐镇荆州,瞧着双边在自己的地皮边打擦边球,也不知他们是何目的,是不把我刘表放在眼里咋的,故却不知心恨谁呢!

        刘备的后续军队一到,兵力上自然有了强有力的保障,也就着手于修葺昆阳城墙,并不断加高加固,为的自然是与曹军长久的僵持。只有打赢颍川战,才有可能做进一步的打算。曹军若失颍川,则关中暴露于刘备之前;刘备若得颍川,则进可窥视关中,退可威胁兖州。是以,曹刘双方都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此地!

        战争继续。忽一日,天子使者来到刘备大营,奉天子之命,拜刘备为太尉,封楚侯,董都徐、扬、豫、青四州军事,假节,开府,仪同三司。

        刘备谢恩完毕,但又似是没有听懂,接过诏书,悄悄问使者:“曹操封我为太尉、楚侯,那他又是什么官职?”

        明白人都知道,定都虽然有个天子,但是被曹操控制起来的,他那里有什么实权?要说封官拜爵,那也只不过是曹操的意思罢了。

        使者听刘备这么一说,尴尬不堪,只好回答:“曹大人仍旧担任司空,行车骑将军,封魏侯。”

        刘备咯咯一声冷笑,尚未言语,使者又出示另一封诏书,却是说到袁术豫章称帝一事,让刘备等诸侯配合曹操共同讨伐之。袁术称帝的事刘备也是早两天前从彭城马得来的急报,他当时亦是震怒,恨不能马上回师杀回去,将袁术抓了来以谢天下。但他一来因为颍川战局牵一发而动全身,不敢大意;二来,他想到袁术称帝一事只怕有的人比他加着急,他倒不必马上回军,所以暂时纳住性子,只让庐江郡甘宁部,以及沿江徐盛、吕岱等加紧巡视,增派兵力侦查袁术动静,防止袁术北窜。

        使者读完诏书,又出示曹操私信。刘备展开一看,却是曹操欲要借道讨伐袁术,希望刘备答应云云。刘备也不好当即回答,只得款留使者,自己却是紧急召集众文武商议应付之策,询问可否行得通。众文武一听要放曹操大军进来,自然担心曹操的诡计,一人不是反对。说到讨伐袁术一事,道是天子诏上只让天下诸侯共讨之,并没一定说要联合曹操,所以刘备完全可以撇开曹操于不顾,独自发兵袁术,以刘备目前势力来说,擒术那是手到擒来。如此一来,讨术之功独刘备一人尔。

        刘备听他们说的也是有道理,只是想到此事恐怕并非这么简单,曹操既然提到要亲自督军与天下诸侯共讨之,他又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我独揽其功?再说,就算袁术易伐,要是曹操趁我伐术之机袭扰我之背后,则又当何论?何况,就算我伐术成功,那也将是元气大伤,曹操这时若来,如何抵挡?刘备一时不决,只得马送书于彭城。蒋济、陈群等人,皆劝刘备同意曹操联合伐术之事。刘备再他虑,又好酒好菜款待使者数日,这才将自己的亲笔书交与他,让他交给曹操,打发他回去了。

        不十数日,曹操一封书去,让夏侯渊、徐晃等撤兵,刘备也按照约定,只能留李通等少数人马继续呆在颍川,余者皆跟刘备一道回了彭城。只是,张绣毕竟是客将,他虽投靠刘备,但亦没有正式受刘备节制,所以不跟刘备回去。刘备乃将昆阳城交与他掌管,并借给他三千人马数粮草军械。刘备临别与贾诩把手,言道:“恨不能每晚与君促膝长谈。”乃与别。未完待续。。)

  https://www.wanshuwang.cc/a/1/1209/801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