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人间最得意 > 第一百一十八章老槐树里有只妖

第一百一十八章老槐树里有只妖

        答应了替小姑娘救活这颗老槐树,但实际上李扶摇有些把握,但是不大,毕竟他是那种在岔路上缓慢行走的剑士,并非是儒道佛三教修士走的那般修行大路,其中好些东西,李扶摇不在行。

        毕竟剑士一脉,除去打架之外,其余事情,怎么来看都算不上擅长。

        只不过等他真好好开始打量这颗老槐树的时候,他便有了些眉目,眼前这颗大槐树原本其实距离化形也不远了,几乎都算得上已经踏上修行大路的妖修了,若是给这颗老槐树数十年光阴,说不定这颗老槐树便真能踏上那条修行大路,只不过在这之前,想来那场大火便是天地给予它的一场大考,它选择救下小姑娘,便在那场大考里留下了答案,只不过这个答案显然在天地眼中说不上如何正确,因此它便没能踏上大路,反倒是光景越来越差,李扶摇在剑山的时候,常听洗初南说起这世间修士,三教修士自有体系不必多说,剑士则是一剑即可,也不必牵扯什么天地气运之流,可在山河之中草木,若是有机缘能够踏上那条修行大路,便多多少少便会经历这样一场大考,考试内容倒也简单,无非做一选择,所做出的选择便直接影响到之后的路途,这颗本来有机会的老槐树便是在那场大考中选择救下这个小姑娘,因此丢了这份气运,无缘踏上这条大路了。

        救人本是好事,只不过这世间也多得是做好事无好报的结果。

        说不清楚。

        李扶摇一个一剑在身,天地无碍的剑士更是说不清楚。

        只不过这种丢了气运的小妖修,若是有高人愿意替它找补回来,倒也不难,只不过现如今站在它面前的李扶摇显然不算是那种高人。

        可李扶摇仍有办法。

        山河之中,对于妖修的了解,剑士一脉可称第一,毕竟当年一战,剑士才是妖修最为忌惮的修士,而且这六千年中,妖土里偶有山河修士,也多是剑士。

        他拿出的那盏老祖宗许寂送他的灯笼。

        这是剑山上为数不多的法器,也是一件能够驱退妖邪的法器。

        当然,若是李扶摇想,这盏灯笼仍旧可以照亮一些东西。

        比如现如今这颗老槐树的灵智。

        点亮灯笼之后,李扶摇将其放到老槐树下。

        灯笼里的灯火摇曳,片刻之后,有个银发老妪走出树身,对着李扶摇行大礼跪拜。

        老妪跪在地上,诚心实意说道:“多谢仙师搭救,老婆子感激不尽。只不过老婆子已经是将死之人,恳请仙师救一救温瑶。”

        李扶摇看着这位银发老妪,平静道:“说不上搭救,现如今只不过能将你的灵智唤醒,若是这盏灯笼熄灭了,你仍旧会变成之前那般,我要知道当日那场大火的始末,你一一说来,我

        才考虑搭不搭救。”

        老妪点点头,开始将当日之事娓娓道来,“当日那年轻人来到温家的第一日,其实老婆子便已经看出了他的真身并非是人,而是一只麻雀,修为境界算不上高,其实比起来仙师,要差很多,只不过化形却是有了,老婆子修为低微,虽有灵智,但依然不是那人敌手,况且未化形之前,想做些什么东西,付出的代价都要大出不少。因此那只麻雀来到温家之后,老婆子一开始便为做些什么,倒是那麻雀最开始便没有藏着掖着,从未把老婆子放在眼里,在树下将事情始末其实都说得很清楚,说是这温老爷前世是个猎户,上山打猎之时将他的父母两人都射杀了,那麻雀一直怀恨在心,偶得机缘踏上修行大路便欲下山报仇,只不过温老爷上一世已死,轮回之后,便成了现如今的温老爷,麻雀千辛万苦找到之后,便化成温言,以远房亲戚的身份进入温家,然后便有了之前那场大火。只不过在大火之前,那麻雀便说过何日放火,因此在大火之前,老婆子竭尽所能将温瑶救下,算是保住了温家最后的血脉,也算不上温家对老婆子的栽种之恩,现如今老婆子时日无多,想来最近那只麻雀便要回来将温瑶加害,斩草除根,因此恳请仙师救救温瑶,如此一家善人,老婆子实在是不忍心看着他们尽数命丧黄泉,况且这温瑶不过这般年纪,如何使得?”【…~ABC小说网    *…最快更新】

        李扶摇沉默不语,没有急着说话。

        银发老妪仰起头,脸上的褶皱被挤在一团,看起来很有些吓人,她凄凉道:“仙师忍心见死不救?”

        李扶摇仍旧是没有说话,之前老妪的一番话说得看似是合情合理,也无什么大的纰漏,可李扶摇仍旧是不愿意这般轻易相信她,毕竟那番话之中他仍旧觉得有些疑点,比如那只麻雀既然是千辛万苦才找到温老爷的今生的,那便是殊为不易,又是知道这里有颗老槐树已经开窍,为何要将放火日期告知,难道不怕这场辛苦谋划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麻雀既然不是大摇大摆的进入温家直接杀人,而是附身于一位远房亲戚温言的身上,便是说仍旧在忌惮什么,怕被人知晓,要不然也不会在温家待这么些日子才动手,依着李扶摇的猜想,实际上这麻雀若不是怕被某些修士发现跟脚便是这温家有什么他上心的东西,需要好好谋划。

        不然事情不会这么复杂。

        可若是后者,那这颗老槐树也未必不是在打那件东西的主意。

        山间精怪,修为不够不会主动招惹世俗百姓,毕竟这世间修士,还是有那么一撮人喜欢猎杀这些修为不足的妖修,要么夺妖丹,要么积攒功德。

        可无论遇上哪一种,都不是这些小修士能够匹敌抗衡的。

        只不过大余边境向来要比许多地方要乱的多,管的人不多而已。

        老妪悲愤道:“仙师作为山上修士,难不成便一点不管山下百姓死活?”

        李扶摇神色复杂,这是他第三次闭口不言。

        这两人对峙之时,其实那小姑娘温瑶一直都看着这边,只不过李扶摇点亮灯笼之后,从树身走出的老妪温瑶一直看不见,只能见到李扶摇一个人站在树前絮絮叨叨说着些什么,但并未听清,只不过看这个仙师哥哥如此认真,小姑娘也没敢接话。

        只能任由他一个人在哪里继续说着些什么。

        树前,李扶摇提起灯笼,平静开口说道:“你若是仍旧不说清楚,我便灭了这灯笼,你放心,小姑娘我会救,可你之后我便不会保证了,我能救你,这一点你需知晓,但这一切的前提得是你坦诚,你若是还有些为自己打算的想法,从而藏着掖着,不说多的,我即刻吹灭这盏灯笼。”

        老妪仰头看向这盏灯火摇曳的灯笼,神情复杂。

        李扶摇耐心等待。

        片刻之后,老妪下定决心将事情始末完全道出,李扶摇耐着性子听完之后,这才点点头,然后并未多说,直接吹熄了灯笼。

        收起灯笼之后,李扶摇转身看向小姑娘。

        小姑娘一脸希冀的看着李扶摇。

        李扶摇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道:“没事的,它会好的。”

        小姑娘将信将疑。

        李扶摇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领着小姑娘走到屋前的台阶前,将之前的馒头递给她,又把筷子拿给她,这才轻声笑道:“我留下了几天,咱们慢慢救它好不好,但是你要好好吃饭,不然它看见也会伤心的。”

        接过来筷子的小姑娘点点头,一张小脸上完全是强行露出来的笑意。

        李扶摇没有拆穿,只是有些心疼。

        然后小姑娘在认真的吃饭,李扶摇则是托着腮帮子看着门外,神情复杂。

        他要救那颗老槐树,很简单,只不过是用一颗之前青槐送他的妖丹便可,让那老槐树吃了,不仅是起死回生,还能在修行大路上走不少距离,可即便如此,也并未解决根本的问题,若是那老槐树仍旧怀有歹意,图谋这小姑娘身上的宝物怎么办?

        即便她不图谋,那只麻雀去而复返,这颗老槐树一样拦不下,拦不下怎么办,还不是只能让小姑娘白白丧命,他李扶摇自然能带小姑娘走,可带走小姑娘,实际上又有什么意义?

        小姑娘心在此处,带走人完全没有作用。

        因此李扶摇现如今唯一能做的便是等那只麻雀,等到他觉得这颗老槐树已经没有半点可能能够护住小姑娘了,来取那件宝贝的时候。

        便是李扶摇出剑斩妖的时候。

        只不过到底还要多久,就连李扶摇

        都说不清楚。

        因此等到小姑娘吃完饭之后,李扶摇去还空碗的时候,顺便便对刘远路说了一声他要留下来替小姑娘修一修她家宅子的事情,这几日的饭食倒是麻烦刘远路一家了,刘远路连连答应,光是之前的那个银老虎便已经值不少银钱。

        别说一段日子,就是李扶摇铁了心要在这村子里待上一年半载,都绰绰有余。

        李扶摇告谢之后,便离开刘远路家,前往温家宅子。

        站在院子里的刘远路感叹道:“李公子是好人,真是好人。”

        抱着孩子的妇人笑着点头。

        回到温家宅子的时候,李扶摇手里提着一把才扎的扫帚,来到院子里之后,先认真的替这小姑娘将院子里扫的干干净净,然后便将扫帚丢给小姑娘,自己离开小院,半个时辰之后,在小姑娘诧异的眼神中,扛着两根木头的李扶摇回到小院,随手丢在地下,随意拍了拍手。

        柳依白上剑山之前,是名剑客,可做剑客之前却是一名木匠,因此精通木匠活,之前李扶摇的好几柄木剑,和剑鞘以及背后的这方剑匣都是出自柳依白之手,李扶摇之前无事的时候也和这位柳师叔讨教了几天,手艺说不上精巧,但怎么还算是过得去,因此做些东西也不太难。

        他带回来的这两根木头,就是要替小姑娘做一道木门,至于那间屋子,则是需要去想刘远路找村里的瓦窑要些灰瓦了。

        只不过预料之中的半日光景就能够做好一道木门,却是让李扶摇失望了,整个下午都在忙于这道木门的李扶摇仍旧未能完工,直到晚上,月明星稀的时候也才草草成形,尚未抛光。

        李扶摇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屁股坐在台阶上,身旁的小姑娘原本眼神朦胧,看到李扶摇过来之后,便来了精神,一下午之后,她早已经对李扶摇没有了任何敌意。

        看见李扶摇坐过来之后,小姑娘主动开口问道:“神仙哥哥,你们这些神仙是不是什么都会做的啊?”

        李扶摇皱了皱眉头,挥手道:“怎么会?”

        小姑娘天真笑道:“那神仙哥哥怎么连门都会做的,之前我听娘说,什么都会的。”

        李扶摇摇摇头,“哪里这么容易,我会做木门也是因为有人教的,没人教的就不会啊,比如我不会你们姑娘家的梳妆打扮,不会耕田种地。反正有很多东西不会的。”

        小姑娘这时候有些惆怅的小声道:“我也不会梳妆打扮啊,娘之前说等我长大了就教我,可还没等我长大,娘就先死了。”

        说到后面,小姑娘有些哽咽。

        李扶摇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指了指天上,柔声道:“神仙哥哥我啊,很久之前就喜欢看星星了,知不知道为什么啊,就是因为一些原本陪伴着你的

        人当有一天离开你之后,便是到了天上变成了星星了,你的爹娘就是这样啊,以后要是想他们了,就抬头望一望星星好了。”

        李扶摇喜欢看星辰的原因肯定不是这个,只不过对小姑娘说,他便只好这样说了。

        小姑娘抬起头看着天空繁星,很快便苦恼的问道:“神仙哥哥,天上这么些星星,到底哪一个是我爹娘啊?”

        李扶摇笑着说道:“最亮的那两颗就是。”

        然后小姑娘哦了一声,就很快闭着眼睛不去看那两颗星星了。

        李扶摇低声问道:“怎么不去看他们?”

        小姑娘带着哭腔说道:“神仙哥哥,我不想让爹娘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啊。”

        李扶摇沉默不语,真的找不到什么话来安慰这个小姑娘。

        他只是想起了之前一个人在白鱼镇的那些光景。

        一样的苦难,只不过李扶摇觉着自己怎么也要比小姑娘的处境好太多了。

        他想了想,却是发现小姑娘靠在他的肩膀上已经睡着了,月光下,小姑娘的一双眼睫毛微微颤动,显然是没有睡熟。

        李扶摇握住她的小手,将一股气机缓缓汇入她的体内,帮助她睡眠。

        很快,便响起了小姑娘的悠长的呼吸声。

        她真是累太久了。

        小姑娘睡熟之后,李扶摇这才将背后的剑匣解下,将两柄剑取出,放在膝上温养,这种养剑法子,李扶摇一直坚持,从未想过半途而废。

        只不过想了想,李扶摇又将那盏灯笼点亮。

        银发老妪今日第二次走出树身。

        她借助月光,看着膝上放了两柄剑的李扶摇。

        这一次却是直接把腿吓软,直接跪倒在李扶摇身前,颤抖着说道:“小妖不知道仙师用剑,之前多有冒犯,望仙师赎罪。”

        在山河之中,剑士一脉对于山精野怪的震慑能力远远要比三教修士来的更为简单直接。

        李扶摇平静笑道:“我忽然改了主意,想给你一份机缘,你若是想着接下咱们便继续往下谈,若是不愿,那便算了。”

        话音未落,李扶摇便将之前青槐送出来的那枚妖丹拿出,一下子便让老妪激动万分。

        她跪倒在地上,诚恳道:“仙师请讲。”

        李扶摇轻声道:“你和那小姑娘订一个契约,也不用太麻烦,就是那种她死你便死的契约,顺便再将你的一缕魂魄给我,由我保管,我便将这枚妖丹给你,让你在修行大路上往前走上几步。当然,我有你的一缕魂魄在手,日后也好寻你,你若是起了歹意虐待小姑娘,我找到你之后,便将你杀了,你看如何?”

        老妪神色复杂,为难道:“世俗百姓寿数不过百年,百年之后温瑶死小妖便死,小妖如何能做到?”

        李扶摇皱了眉头,“那就

        订一个百年契约,百年之内你奉她为主,仍旧是她生你便生,她死你便死,好生照料,百年之后她身死之后你便恢复自由,但那缕魂魄你仍旧要给我,我百年之内会来见你一次,若是她还好好的,我便将魂魄还你,要不然仍旧是之前那般,将你斩杀。”

        老妪有些犹豫,没有急着应下。

        李扶摇冷笑道:“我另外再给你吃一颗定心丸,我留在此处等那只麻雀来了之后再离去!”

        老妪下定决心答应下来,“小妖定当在百年之内悉心照料温瑶,不然她受苦受难。”

        李扶摇点点头,摊开手,示意这老妪将那一缕魂魄交出来。

        之后制定契约倒也简单,只需要将小姑娘的一滴血滴在老妪心上便可,契约生效之后,自有异像产生。

        老妪看了看李扶摇,最终还是剥下自己的一缕魂魄交到李扶摇手上。

        李扶摇接过之后,神情自若的将小姑娘的手指用剑气割开一个小口子。

        放出一滴血。

        滴在老妪心上。

        眼见契约成了之后。

        最后李扶摇才将那枚妖丹丢给老妪。

        (本章完)

  https://www.wanshuwang.cc/a/1/1376/16101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