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小哭包进入噩梦循环以后 > 第75章 马赛克学校(26)

第75章 马赛克学校(26)

        昨晚郭闲死了。

        他死得非常平静,  和25号夜里202宿舍的倪蓉一样,面容安详,端端正正的躺在枕头上,  就好像陷入熟睡没醒过来。

        郭闲双手像祷告那样平放在胸前,  僵硬的手指拽着装后悔药的纸袋,仿佛紧紧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很可惜,  这根稻草并没能让他生还。

        “怎么回事?郭闲不是吃药更改了年龄吗?按照昨晚的校规禁忌提示,  他应该不会死了啊?”郭瑶瑶大惑不解的同时,也为室友童羽幸免于难感到松了口气。

        “难不成这个规则是…外貌看上去年纪最大?”舒雁凡发出疑问

        童羽:“倒是有可能,之前女装也是从视觉上规避禁忌蒙混过关…”

        唐昱看着宿舍床上面容安详的中年大叔,  眉头拧了拧:“可郭闲的死法应该和倪蓉一样,属于「平安夜」献祭,  并非触发昨晚的校规。”

        根据前几次触犯校规的梦游人死亡状态推断,如果是因为「年纪最大」而死,  郭闲的尸体很可能会在一夜之间变成身形佝偻的老人,或则死于各种老年病,  而非这么平静的离去。

        唐昱继续说:“而且学校的系统界面并没有标明我们的性别,  只写了年龄,  还有我本身是比较特殊的例子…也被归为女生…所以我感觉性别是可以视觉上进行判断,而年龄必须是系统认定的,不大可能是因为郭闲看上去很老所以触犯校规。”

        “迟南,  你认为呢?”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唐昱已经非常信任迟南的人品和能力。

        迟南:“和你想的一样,  郭闲昨晚死于随机献祭。”

        童羽一脸懵:“可是为什么?就算他擅自更改了年龄,  轮下来年纪最大的是我,  不应该是平安夜才对啊?”

        迟南再次确认了自己的系统信息:“大概因为,  系统在识别我年龄的时候出了故障,  这条校规从一开始就没办法推进了吧。”

        所有的推断都只是猜测,早课成了验证他们推断的最好机会。

        “昨晚205的郭闲同学用最体面平静的方式,结束了他在寄宿学校为期6天的学习生活,对于他的离去,我代表学校所有生灵献上最虔诚的祝福…”

        女老师站在讲台上,用一种虔诚又哀伤的语气宣布郭闲的死亡,这套说辞和倪蓉当时几乎一模一样。

        “但死亡从来不是结束,他们的灵魂会永远留在这所寄宿学校,为生活在这里的同学送上好运和庇护,希望你们也不要沉溺于离别的哀伤,从他们的离去中获得有用的信息,这对你们今后的学习生活非常有价值。”

        女老师照例把试卷分发到各人手上,“昨晚的情况稍有不同,今天的测试是三道题,两道必做题和一道附加题,请同学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判断认真作答。”

        试卷上的题目分别是——

        [请问昨天新增的校规是什么?]

        [请问郭闲的死亡原因是什么?]

        [附加题:郭闲的死亡和新增的校规之间有什么关系?]

        迟南毫不犹豫的在答题卡写上「年纪最大的学生会被校规清除」「郭闲死于平安夜献祭」「因为系统无法读出所有学生的年龄,校规无法推进导致当晚成为平安夜,郭闲被随机选定成为死亡对象」。

        不到半小时,女老师阅卷完毕:“今天各位的表现也很令老师满意,其中有五位同学回答全部正确,这五位同学将拿到三道题的学分,恭喜。”

        虽然迟南在早课前已经说出了自己的推断,但有接近半数的梦游人对他荒唐的理论感到怀疑,毕竟谁也没办法看到对方的寄宿学校系统界面,迟南说系统无法读取他的准确年龄,听起来很不靠谱。

        他们更信奉「眼见为实」。

        “昨天表演课已经有同学通过精彩的演绎,拿到了27日校规的线索提示,可非常遗憾,因为我们这届学生里有一位同学的年龄无法读取,导致年龄校规推进受到阻碍,昨晚所有同学又都很完美的遵守了其他校规,所以27日夜晚按平安夜论。”

        “平安夜的规则昨天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学校将随机选取一位同学进行死亡献祭,昨晚205的郭闲同学很荣幸成为第二位被献祭的人,我为他感到骄傲。”

        女老师话音刚落,整间103教室陷入诡异的安静。

        众人神色复杂的看向郭闲以往的固定座位,心里唏嘘不已…其实昨天郭闲换不换后悔药结果都是一样的,不换的话,他死亡时至少还能保持少年清清爽爽的模样,用不着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变成油腻发福的大叔…

        “郭闲自己肯定也没料到,他千算万算,最后还是死在了随机献祭的规则上,”舒雁凡的语气里已不见昨天的嘲讽,取而代之的是淡淡感慨,“大概是208的两个男生灵魂找他复仇了吧,刚才女老师不是说,他们的灵魂会永远留在寄宿学校看着我们吗?”

        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但舒雁凡的说法让本来就不安的众人毛骨悚然。

        迟南想了想,这样一来,昨天229把后悔药给郭闲的举动也能解释得通了,因为本来就无济于事,229不过是欣赏将死之人最后自以为是的可笑姿态罢了。

        童羽看向迟南:“为什么你的年龄系统无法读取?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们吗?”

        迟南怔愣半秒:“系统故障吧。”

        “那你的真实年龄到底是…?”童羽试探性的问。

        迟南:“十九,过了今晚就二十了。”他是代替这副身体说的。

        唐昱淡淡看了迟南一眼,什么都没说,他感觉得出对方肯定隐藏了什么信息,但他直觉这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事。

        他尊重每个人的秘密。

        “同学们请安静,”女老师敲了敲身后的黑板,教室里很快安静了下来,“我先提前给各位预告一下,因为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晚上学校会组织一场盛大的宴会,而下午的课程和晚上宴会的流程、规则、难度息息相关,请同学们务必要认真上课。”

        看到女老师居高临下满脸严肃的样子,教室里众人也跟着紧张起来。

        今晚0点之后就是29号了,按照之前迟南推测,29号是破梦最关键的时间点。

        “请问,下午的课程安排是什么?”迟南举手问。

        女老师僵硬的望过来:“占卜课。”

        午休时候,迟南照例去了校医室,医生已经准备好新鲜的甜品等他了。

        “你和郭闲关系很好吗?”医生双手撑在桌上,似笑非笑的问。

        迟南抬起眼皮看他:“我们的一举一动你不是都能看到吗?”

        医生微眯了眼睛:“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希望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迟南如实说:“不熟。”

        b

        r

        医生终于笑了开去:“这样啊,可惜了。”

        顿了顿他又问,“你知道昨天我为什么答应给郭闲后悔药?”

        迟南回视医生的眼神:“你知道给了也没用,想用他取乐?”

        医生撇了撇嘴:“不会,我不是对什么人都在意的,他的存在本身就没法让我感兴趣。”

        迟南:“哦,那为什么?”

        医生:“你猜猜?”

        迟南认真说:“你的后悔药准备过期了?”

        医生:“……”他差点笑了出来。

        “因为是你介绍来的,我没理由不欢迎。”医生半真半假的看着迟南说。

        迟南:“…哦,谢谢。”

        接着迟南又说:“昨晚我梦到你了。”

        医生声音懒洋洋把兴趣写在脸上:“是吗?梦到我干什么了?”

        迟南看着他的眼睛:“梦到你又变成游遇的样子,就像表演课时那样。”

        医生的表情凝固了一瞬,片刻又笑着扬起脸:“所以呢?”

        迟南摇了摇头,半晌突然说:“就感觉,挺适合你的。”

        医生脸色终于有些变了,迟南捕捉到他神情的变化,不动声色的吃完手里的布丁。

        他擦了擦眼角的泪痕:“谢谢款待,我先去午睡了。”

        迟南已经想好自己的生日愿望了。

        下午的占卜课在103进行,女老师像生理课那样,把桌椅都移到了教室两旁,教室中间铺了块黑色真丝地毯,地毯中央放了副塔罗牌。

        而教室周围的窗户都被厚厚的遮光帘子遮住,教室四角点了蜡烛,光线晦暗。

        “相信各位同学已经猜到了,今天的占卜形式是塔罗。”

        女老师也换了副妆容,指甲和嘴唇涂得像刚喝了血一样鲜红得让人毛骨悚然,“今天早课我已经提示过,下午的占卜结果关系到今晚舞会的形式、难度以及流程,请各位务必遵从内心的指引,完成课上占卜学习。”

        舒雁凡低低吐槽了声:“糟糕,我只知道星座…塔罗占卜什么的一窍不通…”

        唐昱:“玄学方面数术我了解得多一些,关于塔罗只知道基础牌意,对占卜技巧什么的也摸不着头脑。”

        他们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女老师听到了,她视线僵硬的扫过来:“同学们无需担心,本次占卜课十分简单,知道基础的塔罗牌意就能完成,我们只用到二十二张大阿卡纳。”

        顿了顿她突然裂开红艳艳的嘴唇,“比起占卜技巧和常识,你们的运气更重要。”

        听到运气两个字,教室里的梦游人莫名有些不安,空气一下子变得稀薄,就好像教室四周的蜡烛把氧气耗尽了似的,众人都有些呼吸困难。

        女老师把二十二塔罗牌抽出,端端正正的放在黑色真丝地毯上,她血红的指甲划过地毯,给人一种能留下深刻血痕的错觉。

        “我们现在还剩下十位同学,为了保证本次占卜公平公正,请十位同学以这二十二张塔罗为圆心围成一个圈进行开牌仪式,请注意,开牌过程中每位同学必须保证摸到每一张牌,否则可能会影响你们的占卜结果。”

        “那么,我们开始吧。”

        女老师退向一边,把牌的位置让给十位梦游人。

        众人依照女老师的要求,围成一圈跪在地毯上洗牌,他们生怕出什么差错,反反复复摸了不下十遍才完成开牌仪式。

        女老师看他们准备好了,过来将散在地上的二十二张塔罗收拢,开始按照流程洗牌、切牌,整个过程中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整个教室笼罩在紧张的死寂里。

        女老师从左到右、把二十二张牌摊成扇形:“下面,我将选三位同学进行抽牌。”

        她抬起头,眼睛依旧保持闭着的姿态对着众人,“迟南、唐昱、童羽,你们三位将作为今天的抽牌者。”

        唐昱和童羽都愣了愣,只有迟南面不改色的走到塔罗牌前。

        女老师这才睁开眼睛定定的看向他:“抽牌的过程,请保持内心平和,千万不要有杂念。”

        迟南点了点头,凭直觉将一张牌抽了出来压在地毯上。

        女老师提醒他:“因为塔罗是有正逆位的,请用翻书的方式打开你的牌。”

        迟南依言把牌翻了过来,众人静默无声的围过来见证他们的第一张牌,当看清牌面后,脸上不约而同都有些疑惑…

        这是一张正位的「恋人」牌。  w  ,请牢记:,

  https://www.wanshuwang.cc/a/10/10244/80632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