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五十章 自白书

第五十章 自白书

        支队,会议室。

        这不是一场简单的案情分析会,因为涉及到了何清源自首,原本是期待已久的重大进展,然而在座的每个人脸上都看不到丝毫振奋之色。除却费解和疑惑之外,更多的还是纷纷持以了谨慎的态度。

        “老谢,你先说说当时的情况。”人已经到齐,方言开了口。

        “情况其实并不复杂,整体分为四个部分。”谢江列举。

        首先,调查了当晚在提货单上面签字的主管,据他说完全符合正常程序,生产车间忙的时候会根据消耗量来备货。

        其次,当天晚上对货物数量进行过核实,与提货单上面的完全一致。

        再次,那晚加班结束之后,何清源并没有去过车间。

        最后,准备接触何清源展开正式调查的时候,他主动提出了自首的诉求。

        “也就是说,仓库提货的事情跟何清源没有关系对吗?”白中元总觉得有些说不过去,何清源留宿办公室,凌晨四点半离开了,而后五点仓库出了一批货,刚刚从孟超嘴里得知当年发生的种种,何清源便毫无征兆的自首了。这已经不是巧合了,而是在把警方当傻子糊弄,绝不会这么简单。

        当中,一定存在着隐情。

        显然,谢江也存在这方面的顾虑,否则不会认同的点头:“我也觉得有些说不通,自首说明何清源已经深思熟虑过了,如果这起连环杀人案真是他策划实施的,那为什么不在谋杀最后一名受害人丁亮后自首,而是选择了现在?”

        “的确是个疑点。”方言有着同样的担心,“可如果不是何清源做的,幕后主使的人又会是谁呢?”

        “没错,这点必须重视起来。”宋春波进一步强调着,“何清源是杰出企业家,又是省人大代表,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把他推出来?退一步讲,真到了这种程度,肉联厂的案子就不仅仅是一起连环杀人案那么简单了。”

        “我先把最新的情况做个通报吧。”无奈之下,白中元只能将孟超所说的进行复述,以求群策群力做出细致分析,看看能不能建立起个完整的逻辑链。毕竟仓促进行审讯的话,警方的局面还是较为被动的。

        听完之后,与会人员纷纷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总结起来一句话,不管何清源是主谋还是帮凶,都一定涉案了。具体严重程度还要通过审讯以及证据采集来衡量,最好能从他嘴里撬出其他嫌疑人的名单。

        在会议进行到这里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开了,小王急匆匆走进来,随后将一份笔录放到了桌子上。

        “各位领导,这是走访马雅后采集的口供,请过目。”

        整理如下:

        如果不养我,为什么要生我?

        别人的童年都是五彩缤纷的,为什么我的世界是黑暗的?

        童话书里说,父母是孩子的太阳,而我看到的只有月亮。

        一轮清冷的弯月。

        弯月是妈妈,因为她的爱是残缺的。

        我很满足,至少她在我的生活中。

        当然,也仅仅是“在”生活中。

        从我记事起,就是一个人见人嫌的坏孩子,小朋友不跟我玩儿,还总是骂我是野种,可我有爸爸妈妈啊?

        随着慢慢长大,我懂事了。

        如果有如果,我希望自己永远都不会懂事,有些东西我真的承受不了,远不如做个弱智甚至是白痴来的快乐。

        隔壁王奶奶说:妈妈是个不知廉耻的婊子,结婚之前不知道跟多少人睡过,打胎更是不知几次,淫骚且放浪。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打胎是什么意思。

        巷口王大爷说:爸爸是个流氓加无赖,从小就招猫逗狗,活这么大没有出去上过一天班,只知道喝酒、赌博,一条狗都比他有出息的多。

        那个时候,我不理解人怎么会不如狗。

        我的记忆中,这个家里从没有过欢声笑语,妈妈不是哑巴却胜似哑巴。

        心情好的时候她会对我说:“多吃点儿,只有吃的跟猪一样才能健健康康的活着。”

        当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则会阴着脸丢下一句话:“哪天我死了,你也自杀吧,没人会要你这个贱种。”

        每每这个时候,爸爸都会说:“你妈说的对。”

        我问过爸爸,为什么他总是说这句话,他都会半醉半醒的喷出一口酒气:“你是不是傻,我要靠你妈养着啊。”

        可惜,没能养他多久。

        我有一个舅舅,绝情的舅舅,基本上从不来往,自打记事儿起我只去过他家一趟,当时给他磕了三个头。

        “我妈快死了,借钱。”

        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也很自私,我的世界里从没出现过太阳,如果弯月也消失了,就要变成瞎子了。

        除此之外,我还怕一件事情,如果妈妈真的死了,我到底要不要自杀?

        ——我想活着。

        哪怕这个世界是黑暗的。

        舅舅当时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只是面现爱意的抚摸着一个女人的肚子,并温柔的说:“放心吧,咱们的婚事最重要。”

        那晚我淋了大雨,高烧反复几天后终于清醒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枕头边儿摆着一张黑白色的照片。

        弯月,终于还是消失了……

        “你舅舅害死了她,今后我们就赖上他了。”爸爸又喝多了,但话是清醒的,我很清楚,占便宜耍无赖的时候他不会醉。

        往后的日子,我跟爸爸就成了乞丐,准时准点儿的去舅舅家蹭饭,临走前爸爸还会顺走些舅妈的营养品。

        他说是给我吃的,要补充营养,实际上都变卖后去赌博了。

        对了,他一次都没赢过。

        说是不堪其扰也好,说是动了恻隐之心也罢,舅舅开始主动供给我们生活费,一直到我大学毕业。

        难听的话我听得太多了,但始终没自认过是野种,但爸爸说我是,他那么优良的基因尿不出我这样的下贱货。

        既然是野种,也就只能去野鸡大学混了,尽管当时我的成绩不错,但谁让我是个人人唾弃的野种呢?

        工作亦是如此。

        太阳从来没有存在过,如勾的弯月也消失了,终日生活在寒冷的长夜中,我的心也渐渐没有了温度。

        这大概就是行尸走肉吧?

        可为什么我会有仇恨的快感呢?

        每每做出逆反举动的时候,那种畅快的欢愉感让我上瘾、沉醉、无法自拔,于是便一步步沉沦了下去。

        尤其是给予舅舅的那致命一击,足足让我兴奋颤栗了半年之久。

        我不喜欢何正,一丁点儿都不喜欢。

        厌恶到新婚之夜他刚刚趴到我的身体上,就毫不犹豫的从枕头下面拿出了锋利的剪刀,差点儿就阉了他。

        他气急败坏、惊恐畏惧的样子让我很享受,特别的享受。

        我不是没想过做个合格的妻子,可一旦那样我就要生儿育女,我不想那样。

        世界上已经有一个我了,就不要再复制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了。

        因为,我连弯月的光辉都无法挥洒出来。

        我从不去管何正做什么,也不管他跟什么人鬼混,两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实则话都很难说上一句。

        或许是跟我相处久了,他也变了。

        ——成了变态。

        从最初的偷腥,到之后的光明正大,从遮遮掩掩,到口无遮拦,他沉迷于男女之事中无法自拔。

        我知道,他不光是在满足自身的欲望,还在打着刺激我的主意。

        但是,他永远都无法得到我。

        下一次,我绝对会阉了他。

        何正开始了变本加厉,就像是中了邪一样,KTV公主、洗浴城技师、外围的模特、一夜情的x友,换着花样的折腾。到了最后甚至开始往家里面带,每晚我都能听到他野兽般的咆哮,像是要吃人一样。

        但我从不在意,因为他每次都是喊得我的名字。

        每每那时,我都会带着满足的笑容入睡。

        可是,我没想到他会找上男人。

        那一次,我真的吐了。

        望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听着隔壁房间传来的属于两个男人的喘息声,我知道是时候选择结束了。

        家产怎么分配我从不在意,因为我知道何正不会亏待我,一个是他会继续想方设法的得到我,另一个则是我知道他太多的隐私。

        但是,婆婆出来阻挠了。

        那次的争吵是空前的,怕是以后也不会有了,就是在那次争吵中,我知道了自己真正的身世。

        也是那一次,我真正明白了为什么人会不如一条狗?

        事后,生父何清源跟我说,他从没有忘记过那个女人,那个倔强了一辈子的女人,那个他惦记了一辈子的女人。

        我说,你怎么还他妈的有脸活着?

        他说,我要活着,要好好活着,尽全力去弥补以前的遗憾,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

        我的婆婆叫陈玉燕,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这类人很容易染上“公主病”,她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自私、刻薄、妒忌心重、控制欲强,属实为当代泼妇的典范,尤其是在分割家产未达她意之后,开始了接连的报复和算计。

        何清源身份特殊她不敢彻底撕破脸,于是便把气撒到了我的头上,警告、恐吓、辱骂、骚扰等等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但我不怕,谁还不是个女人了?

        那段时间,何家表面上看起来一如往常、平静如昨,暗地里却是鸡飞狗跳、地动山摇。

        陈玉燕善于心计,突袭战、拉锯战、强攻战、防御战都打过,只是从没有过效果,我根本就不搭理她。

        倒不是我自命清高,而是我知道何清源会冲锋在前。事实也的确如此,因为那段时间他连小三都冷落了。

        照实而言,我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知。

        ——冷血动物。

        我没有正常人该有的感情,唯一能让心潮涌动起来一丝的根本在妈妈身上,她毕竟用冷漠的“爱”照亮过我的世界。

        以前居住的老房子我早就从新做了规划和翻盖,既然跟何正的关系结束了,也就没有了再寄居篱下的必要。

        于是,我搬了回来。

        我有很严重的狐臭,咨询医生的结论是做手术可以治愈。可我不想,别人越是在意什么我偏要反其道而行。

        同为女人,她们喜欢浓妆艳抹,我偏要清淡别致;她们喜欢享受富庶,我偏要执于清苦;她们喜欢游世远足,我偏要深居简出;总之就是要做别人所不喜欢的,毕竟黑暗和光明本来就是对立的。

        妈妈说过,跟何清源的相识起于书店,再具体点儿是一部《荷马史诗》,还说以后有了孩子,名字就叫何马(玛),何代表着父亲的姓氏,马(玛)代表着母亲的称谓,相加到一起寓意着他们的爱。

        何这个姓氏我是不会要的,马(玛)这个字却不能舍弃,不管怎么说,我对妈妈还是有着如同尘埃般微弱的感情的。

        但是,我不要属于女孩儿的玛,而是选择了男孩儿的马。

        一来,我是贱种。

        二来,如果有的选,我不想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非要来,我不想做个女孩儿。

        可惜,没有如果。

        日子渐渐平静了下来,何清源就像一条狗,整天在我家附近转悠,但我从没开过门。

        抛弃过家的狗,不配。

        不过既然是狗,终究会有履行看家护院职责的那天。

        那天陈玉燕带着人来了我家,采用暴力打开了门后对我连打带骂。最后,他们将我拖入了无尽的深渊中。

        当我醒过来时,感觉像是散架了一般,浑身遍布着触目惊心的伤痕。

        这些我不怕,真正让我感觉到浸入骨髓的恐惧是——失身了。

        何清源当时坐在床边,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他跟我说了很多很多,绝大多数我都不记得,脑海中反复回响着一句话:“家丑不可外扬,否则将会身败名裂。只要能把这件事儿捂住,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我记得,当时我笑了:“什么都可以吗?”

        “什么都可以。”他保证着。

        “那就去杀了他们。”

        脑海中画面是残缺的,可我认得那三张脸。没离婚之前,我亲眼见过他们三人在一张床上yinluan过。

  https://www.wanshuwang.cc/a/100/100831/476621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