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以罪之名 > 第五十二章 大能人

第五十二章 大能人

        从逻辑上来说,何清源所讲述的一切没有明显漏洞,不仅符合城府颇深之人的行事原则,与扑朔迷离的案情也几乎完全匹配。只是白中元仍旧疑虑重重,不敢有任何的放松,连环案的核心点必须要交代清楚。

        三足洗碎片和153这组数字。

        如果幕后元凶真的是何清源,153这组数字可以不加以深究,但是三足洗碎片决不能存在任何不透明的地方,毕竟其分量一点儿都不比这起连环杀人案来的轻,甚至可以说是犹有过之的,容不得半分含糊。

        尤其是对于白中元来说,在失忆症暂时恢复无望的情况下,想要调查清楚爆炸案中所隐藏的内幕,必须要依仗三足洗碎片。

        内心不安的绝不仅是白中元,谢江有着相似的疑虑:“何清源,肉联厂三名受害人的双腿都有冻伤的现象,法医给出的结论是他们活着时造成的,我想知道那代表了什么,或者说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寓意?”

        自始至终,何清源都表现的极为淡定,此时也不例外:“我已经交代清楚了,的确是我谋划了这起连环杀人案,但真正动手的并不是我,所以这个问题我只能回答一半,更多的还需要你们自己解开。”

        “先说你知道的那一半。”谢江催促。

        “我叮嘱过丁亮和老鬼头,让他们在作案的时候尽量去模仿前一名受害者的死亡方式,这样便可以混淆警方的视线,不至于在短时间内将犯罪嫌疑人列为多个,从而可以争取到逃脱法网的机会和时间。”

        “换言之,何正杀死沈海涛的时候算是自由发挥?”

        “不错。”何清源没有否认,“当时我跟他说过,不管多么缜密的杀人计划,不管多么高明的害人手段,只要是闹出了人命,迟早都会被警方所得知。既然左右都绕不开,那不妨给警方出出难题。事实证明让做到了,你们忙忙碌碌这么多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进展,如果不是我主动自首的话……”

        “就此打住。”谢江早已经看不惯何清源那副嘴脸了,打断后继续问着,“反正话已经说到这儿了,那我不妨多问一句,你为什么要自首?”

        “累了。”何清源不假思索的回应,“当我看到你们将调查方向转移到孟家镇时,我就知道案件距离破获不远了,说是穷途末路也好,说是保护小雅也罢,总之我不想再耗下去了,一切是时候结束了。”

        “当真如此?”谢江狐疑。

        “当真。”点头的同时,何清源将身子前倾了一些,“两位队长,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注意到了,丁亮是死于昨晚的。”

        “你是说之前你之所以没有自首,是因为还没有杀害丁亮,如今强暴马雅的三人已经都被谋害,所以就自首了?”

        “是的。”

        “那为什么昨晚没有自首?”

        “因为,昨晚我在上班。”何清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我这辈子从没有耽误过工作,一天都没有,我不想留下缺憾。实际上你们也看到了,早晨八点半值班结束,收拾收拾我就来到支队自首了。”

        “时间倒是对。”谢江朝着白中元嘀咕了一句。

        “我相信你没有撒谎。”白中元点头,换了新的问题,“现在说说瓷器碎片和153这组数字吧?”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这两点并没有什么可说的。”

        “怎么讲?”

        白中元皱眉,从案件侦查开始,碎片、数字、冻伤便成了连环案不可回避的显著征象,没理由不具备特殊含义。

        “是这样的白队,我跟何正说过,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杀人案都是有因可寻的,包括激情犯罪在内,没有平白无故折腾人命玩儿的。”何清源似乎对犯罪事件了解颇多,说起话来条理性非常强。

        “激情犯罪都知道?”谢江皮笑肉不笑的回应,“看来你的确做了充足的准备,话的真实度又高了几分。”

        “谢队谬赞。”何清源笑笑,接着说道,“在沈海涛死亡之后,我问过何正具体做了些什么,当时他曾经提及过瓷器的碎片。”

        “他说了什么?”

        “他说沈海涛临死之前,曾经提出过用一样极为贵重的东西来换取活下来的机会。”

        “那块碎片?”

        “是的。”何清源点头,“沈海涛信誓旦旦的保证过,只要再给他些时间,碎片将带来一笔巨大的财富,并且还说会给何正介绍些能量很大的人认识。”

        “何正当时什么反应?”白中元问。

        “不屑一顾。”何清源回忆着说道,“何正是个贪财的人,但并不傻,莫说是一块碎片,就算是完整的瓷器也不会当真。至于那些能量很大的人,如果沈海涛真的认识,还会蜷缩在肉联厂里面打工?”

        “有点儿道理。”谢江轻轻点头。

        “如此说来,碎片再次出现在何正的死亡现场,依旧是在模仿设局了?”白中元有点儿吃不准话的真假了。

        “白队正解,一切都是为了做局。”

        “那么数字呢?”

        “没有什么数字。”何清源摇头,“在我布局中,从来都没有什么数字存在,可能是你们多想了。”

        “真是这样?”白中元抬头凝视。

        “是的,我想说的就是孕妇效应。”何清源毫不回避的点头,“偶然因素随着自己的关注而让你觉得是个普遍现象,怀孕了就更容易发现孕妇,开拖拉机就更容易看到拖拉机,相由心生,境由心造。尤其是连环杀人案迟迟没有进展时,必然会逼迫你们寻找案件的相同点,说到底还是先入为主了。”

        白中元没有说话,而是在细细思索着。必须承认,何清源说的有一定道理,然而真的会是这样吗?

        不说其他的,就单说丁亮的153号更衣柜,如果不是在那里面发现了白花和遗像,怎么能够锁定西山墓地?

        有这样的疑虑没错,却也不能固执的将其认定为铁律,这个世界上的巧合很多,刑事案件中也不例外。

        当然,巧合往往都是多疑的!

        为了辨别真假,接下来的很长时间白中元都在做着求证。或是直截了当、或是旁敲侧击,总之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最后实在问无可问了,这才示意外面的警员将何清源带走,随后与谢江一起离开了审讯室。

        ……

        办公室。

        方言和宋春波正在看笔录,谢江一声不吭的喝着茶水,而白中元则是站到了窗前望着外面阴沉的天空发呆。

        良久之后,方言抬起头后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从口供来看,无论是犯罪动机还是逻辑链条都没有问题,甚至可以说何清源就是我们苦苦寻找的幕后真凶,可为什么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呢?”

        “这很正常。”宋春波取下眼镜,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体,“从案发的最初开始,我们都处于被动的局面中,无法锁定犯罪嫌疑人,没有获取到有价值的线索,导致对这起连环案有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重视。在这样的情况下,会本能的做出心理建设,暗示自己幕后真凶具有十分强大的犯罪天赋,继而会下意识的认为案件背后隐藏着更多错综复杂的隐情,其实说白了就是和预期的落差感太大。”

        “政委就是政委,说话果然不一样。”谢江插话。

        “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可就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揉揉太阳穴,方言将目光望向了窗前,“外面有什么好盯着的,说说你的看法。”

        目光游离于窗外但白中元的耳朵却注意着屋子里任何轻微的动静,回过头时眼睛里也透着思索的光芒。

        “之所以不对劲儿,是因为这起案子太合理了。”

        “太合理了,这有什么不好吗?”宋春波问。

        “我还有半句话没说完。”目光环视三张脸后,白中元长呼口气道,“或者说,太过于不合理了。”

        “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吗?”方言瞪眼。

        “中元,详细说说。”谢江催促。

        见此,白中元只能摊牌式的解释:“之所以说太合理,是因为何清源给出了清晰的犯罪动机和完整无缺的逻辑链条,从中找不出任何突兀或者残缺的地方,将其拼接起来完全可以对整起案件作出近乎完美的解析。”

        “没错。”宋春波点头,又问,“那不合理呢?”

        “不合理的根本原因就是太合理了。”看到方言沉下了脸,白中元这才收起了这副模棱两可的态度,直言做起了阐述,“单看口供的确没有问题,可你们就没发现当中存在着致命的漏洞吗?”

        “旁证?”谢江似有所悟。

        “没错。”这是白中元始终忧虑的一点,“这起连环案的所有重要取证环节,其实都跟何清源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就拿何正来说,杀害前一名受害人之后又被后一名受害人取走了性命,这要如何证实?死无对证的情况下,我们无法还原完整的作案过程,甚至没有办法去指认案发现场,这太不正常了。”

        “可何清源交代的很清楚,他策划了连环杀人案,只是没有亲手实施,从这个角度来看是说的通的。”谢江表示着不同的意见,“况且在何清源自首之后对相关人员进行过走访调查,无论是马雅还是陈玉燕,都能够证实他所言非虚,从而间接佐证了他口供的真实性,完全符合结案标准和程序的。”

        “我赞成老谢的话。”宋春波点头。

        “……”

        方言沉默不语。

        “那只黑猫怎么解释?”不得已,白中元只能抛出最后一个疑点,“付龙左的口供可以证实,那天下午他遇到了一只黑猫,遭遇袭击后手机拨出了何正的电话号码,后来又看到黑猫叼着属于丁亮的黑白照片。当晚何正被杀害,而后何正又死于西山墓地,这绝对不是巧合能够解释的吧?”

        “何清源怎么说?”方言问。

        “他说不知道什么黑猫。”谢江回答,“至于丁亮的照片,他给出的解释是曾经给过老鬼头一张,方便他辨认进行后续的犯罪行动。至于怎么到了黑猫嘴里,有可能是老鬼头随手丢弃了,被流浪猫随意叼走了。”

        “那里也有流浪猫?”

        “有的。”谢江点头,“因为墓园常年有人扫墓祭拜贡品很多,所以很多小动物都喜欢去寻觅食物,很常见的。”

        “那或许真的是巧合了。”宋春波说着坐了下来。

        “你怎么看?”方言歪头。

        “我还是坚持之前的看法,这不是巧合,更不像是流浪猫所为。”此时此刻,白中元脑海中全部都是那只诡异的黑猫。尽管没有真凭实据,他依旧坚信应该是同一只,事情应该远比呈现在眼前的要复杂。

        “我也不相信是巧合,但没有证据不是吗?”谢江劝说着,“中元,我知道这起连环杀人案把你折腾的不轻,可现在犯罪动机、逻辑链条、自首的供词、支撑的旁证都已经近乎于完美无缺了,就不要再……”

        “不要再什么?”白中元目光凌厉。

        “没什么。”谢江摊手,随后坐到了宋春波的身边,“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过于偏执,那样对于案子或者你本身而言都不是好事儿。”

        “……”

        这次,白中元没有反击。

        这般反应在方言看来几乎等同于默认,于是直接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再做一遍证据的固定和补充,尽可能的做出完善。如果切实没有问题,那就准备移交到检察院,到时候再看看能不能审出问题来。”

        “我认为这样最妥当。”宋春波点头,“如果检察院那边有疑义,我们再做后续的侦查补充。而如果没有的话,也就意味着这起案件彻底结束了,到时候也算是卸下肩上的担子,暂时这样办吧。”

        队长政委都拍了板,白中元也只能接受,倒不是他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而是着实拿不出确凿的证据来。正如谢江所言,千疑万疑都不如一样证据来的实在,这是刑侦办案的根本准则,不容有任何动摇。

        ……

        何清源的自首,意味着肉联厂的案子真正进入了结案的阶段,更多的证据采集和补充由谢江负责,因此白中元也就落了个轻松。左右都是闲着,于是他便走出了支队,前往医院去看看许琳恢复的怎么样。

        想到许琳,白中元便有了几分愧疚,这些天因为肉联厂的案子忙的焦头烂额,倒是没有尽到应尽的责任。

        外面阴着天,屋子里洒满了炽白的灯光。许琳坐在床上手捧着一本书,极其的专注。

        果然,女人认真的时候才是最美的!

        脑海中莫名浮现一句话后,白中元轻轻推门走了进去,许琳抬起头对视,少许两人都露出了浅浅的笑容。

        “风尘仆仆的,最近很累吧?”许琳的伤已无大碍,说着的时候下了床,走到一侧泡了杯菊花茶,“降火的。”

        “好些了吗?”白中元接了过去。

        “其实今天就可以出院了,小渔死活不同意,只能后天了。”许琳轻轻拍了拍小腹,“她每天变着法带好吃的,胖了好多。”

        “放心吧,归队后用不了一星期就瘦下来了。”说完,白中元意识到了不妥,赶忙往回找补着,“其实我真没看出来你胖了,白了好多倒是真的。”

        “你总念叨小雨不会撒谎,你这个做师傅的也没强到哪儿去。”调侃后,许琳这才转移了话题,“肉联厂的案子怎么样了?”

        “马上结案。”

        呼……

        长呼口气,许琳仿佛也轻松了许多:“我人虽然在医院,但时时刻刻都关注着案子的进展情况,当真感觉到了这起连环杀人案的棘手。不过现在好了,总算是告破了,付出再多的辛苦也都值了。”

        “你也觉得结案没有问题吗?”白中元轻轻吹着热气。

        “不是你说的结案吗?”许琳反问,“怎么,你觉得不妥?”

        “如果让我说实话,是的。”

        “能不能跟我说说?”许琳的声音很轻,“我只知道大致的案情,具体的细节并不了解,或许可以从局外人的角度帮你分析分析。”

        “不会累到你吧?”白中元倒是很有倾诉欲。

        “我有那么娇气吗?”

        “那你仔细听。”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左右,白中元对整起案件进行了讲述,尤其是有关三足洗碎片、双腿冻伤、153这组数字以及何清源的供述,一丁点儿都没有忽略。因为这是他疑虑最重的部分,直接关系到结案的问题。

        听完之后,许琳沉思了好一会儿才做了回应:“我跟你的看法一致,这起连环杀人案不能就这么结案。”

        “说说原因。”白中元总算找到了意见相合的人。

        “避重就轻。”

        这四个字,让白中元的眼睛亮了起来:“你也认为何清源在打太极?”

        “没错。”许琳毫不犹豫的点头,“三足洗碎片、双腿冻伤以及那组数字是连环杀人案的显性征象,可以说这是案件最重要的部分,偏偏被何清源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了,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不管犯罪动机多么的无可挑剔,也不管他布局多么的缜密,这三道坎儿过不去都是行不通的。”

        “是这个理。”白中元点头,而后又摇头,“同样这也是最头疼的地方,完全找不到相关的证据,哪怕一样也好。”

        “你不是经常说凡有接触必留痕迹吗?”许琳在不着痕迹的激将,“怎么,泄气了?”

        “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白中元确实是无计可施了。

        “我倒是有条线索。”许琳突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你有线索?”白中元猛然一怔,而后追问,“什么线索,从什么渠道获取的?”

        “渠道保密。”许琳没开玩笑。

        “理解,那就说说线索吧。”

        “马雅怀孕了。”

        “什么?”白中元又是一愣,“你怎么知道她怀孕了?跟案子有什么关系?这条消息准确吗?”

        “你一下子问这么多,我怎么回答?”许琳微嗔。

        “是我着急了,你慢慢说。”

        “我还是快点说吧,否则非得急死你不可。”调侃后,许琳严肃的说道,“首先,这条消息准确无误;其次,她切切实实是怀孕了;最后,这跟案子有没有关系需要你结合实际案情去仔细解读。”

        许琳这番话,果然起到了作用,至少白中元想到了一个细节。在马雅家的时候,他闻到了狐臭的味道,随后在桌子上看到了治疗狐臭的方子,当时只当是治疗效果不大,如今看来并不是这样的。

        根本原因,是怀孕之后不能用药!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引出了另外一个疑点,走访马雅的笔录中清晰记载着,她之所以不去做手术除掉狐臭,是希望做个特立独行的人。可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又要开治疗狐臭的方子,岂不是自相矛盾了?

        马雅在撒谎?

        念头闪过,白中元开始往更深的地方做着联想,马雅怀孕难道是被强暴多导致的?

        如果是,她为什么还留着孩子,仅仅是因为行事原则与常人相悖,连施暴人的遗种也甘愿孕育抚养?

        如果不是,那孩子的父亲又是谁?

        她那么憎恶何正,结婚多年都没有同床过,根本不可能怀上他的孩子。

        如此一来,这当中就大有文章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白中元忽然冒出了一个荒唐的念头,难道说孩子是何清源的?

        不不不,这绝对不可能。

        先不说何清源本就是马雅的生父,就算没有这层关系,他们也是公公和儿媳妇,那岂不是乱了人伦纲常?

        再说,何正与陈玉燕都不是省油的灯,绝对忍受不了这等耻辱。

        “究竟是哪里不对劲儿呢?”白中元百思不得其解,只能苦笑两声,“毫无头绪,能不能再吐露点儿有价值的东西?”

        “心有余而力不足。”许琳示意喝茶。

        “不喝了,心里有事儿喝不下。”白中元起身,“好好养伤,出院的时候我来接你,现在我得先回去。”

        “去吧。”许琳十分的理解。

        “随时联系。”

        “路上注意安全。”

        当病房的门再次合上之后,许琳拿起手机拨出了一个电话。

        “马雅怀孕的消息到底是不是真的?”

        咯咯……

        耳朵的笑声仿佛银铃;“除了聊臭男人,我给过你错误的信息吗?”

        许琳稍稍沉默,又问:“你怎么会认识马雅?”

        “保密。”

        “非要我现在杀过去当面质问你吗?”许琳的语气冷了几分,“还是说非要让他亲自给你打电话?”

        “无聊,就知道欺负人。”耳朵抱怨一句,接着说道,“好了,实话跟你说吧,我见过马雅两次。”

        “在哪儿?”

        “保密。”

        “跟谁?”

        这次,耳朵没有直接拒绝,无声少许轻轻吐出了三个字:“唐知秋。”

        “唐知秋跟马雅是什么关系?”许琳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许多。

        “据我判断,像是初识,需要挖一挖吗?”说起这个,耳朵也正经了起来。

        “不。”

        许琳毫不犹豫的摇头:“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你必须隐藏好自己的身份,大鱼没有上钩之前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这样的话,这起案子我帮不上忙了。”

        “不需要你帮。”稍稍失神,许琳继续道,“我相信中元能查清真相的。”

        “中元?”

        电话里的耳朵轻呼,而后又咯咯的笑了起来:“进展的挺快嘛,下次是不是要喊小元元了,好肉麻啊。”

        “这个仇我记下了,等你回来后,我天天给你安排相亲。”许琳咬牙切齿,奈何对方触不可及。

        “好呀好呀,说话算数哦,最好都是帅气的小哥哥。”耳朵雀跃。

        “你……”

        许琳扶额气结,怎么就拿她没辙呢?

        “她来了。”

        “挂了吧,保护好自己。”

        郑重的叮嘱一句,许琳挂断了电话。一步步走道窗前,她将目光投向了阴沉沉的省城,渐渐生出了担忧之色。

        ……

        告别许琳之后,白中元路过江边的时候下了车,一边欣赏着单调的景色,一边思索着相关的案情。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切入,都无法做出完美的整合,已经装满了石子的瓶子,怎么可能还容得下其他东西呢?

        ——除了水!

        灵光乍现,白中元的身躯猛然一震,脸色有些苍白的刹那呼吸也急促了起来。

        水,家里的那瓶水有问题。

        急匆匆的回到家,白中元仔仔细细的检查了那个矿泉水瓶,当他愈发坚定内心所想之后,拨通了袁永超的电话。

        “帮我查条信息。”说话时,白中元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桌子上几乎风干的面条。

        此时,他看到的不是6,而是9。

        “白队,叶止白档案中记载的出生年月是……”

        “1953年?”白中元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是的。”

        “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白中元握拳狠狠砸在了桌子上:“叶止白,你说的没错,你的的确确是个能人啊。”

        153、153……

        加起来,不正好是9吗?

  https://www.wanshuwang.cc/a/100/100831/477822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