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遁甲师 > 第2章 流离失所

第2章 流离失所

        一家商铺意味着什么?

        在洛城沿街一家十几平方的铺面,房价起码百万以上。就算房子是租的,房租每年不低于三万。抛开这一项不说,无论经营什么项目,年营业额达不到一二十万,连房租水电工商税都承担不起。

        所以说,在洛城拥有一家旺铺,理论上相当于一个高企小资的收入,这个李乘云年纪轻轻,本事不小啊,怪不得看不上徐芳这区区十几万的捐助。

        徐芳一脸见鬼的表情,“老院长,李乘云还拥有一家商铺?这怎么可能?”

        老约翰苦笑,干咳两声,“咳咳!这个,他的商铺没什么好说的,不过这孩子视金钱如粪土,想法跟现代人有点不一样,实在太倔强了。”

        郭良被李乘云气出一肚子火,一听什么‘视金钱如粪土’话更反感,这帮穷鬼死要面子活受罪,不值得同情,“徐芳,既然人家不需要捐助,咱们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我们去敬老院看看,市民政局的老赵跟我很熟,请他关照一下,给上个节目。”

        “好吧。”徐芳无奈,说实在的,她对敬老院那帮老头老太太不怎么感冒,不过洛城就圣约翰这一家孤儿院,有点遗憾的跟老约翰起身道别,一行人出了孤儿院上车而去。

        一辆别克,一辆本田商务,车上的人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行驶在洛城繁华的街道上。

        徐芳靠在后座上闭眼假寐,忽听坐在副驾驶上的郭良惊奇的叫了一声,“那不是李乘云吗?慢慢跟上他,看他去哪儿?”

        司机减缓车速,徐芳一下坐直,向车窗外看去,人行道上,那大男孩大步流星的走着,浑身洋溢着青春的朝气。

        “跟着他干什么?快点走吧,晚上还要彩排,先回去休息一会儿。”被李乘云拒绝的徐芳对这个小鲜肉已经没什么兴趣了。

        “你不想看看他的商铺吗?我总觉得这小子在吹牛。”郭良回头神秘笑道。

        听他这么一说,徐芳也有点好奇,孤儿创业有这样的成就也算奇事了,这个李乘云真有那么大本事开一家商铺吗?好奇害死猫,明星被别人八卦的同时也喜欢八卦别人,徐芳的兴趣被提上来了。

        车窗有贴膜,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徐芳他们却能清晰的看着李乘云的一举一动,缓缓跟着他走了大半条街。李乘云来到妇幼保健院对面的一排沿街商铺,走进了一家手机超市。

        “我靠,不可能吧?他是这家超市的老板?”郭良一拍额头,看着‘富通手机超市’的霓虹灯大招牌惊叹不已。

        看这家手机超市的规模,没有近百万资金根本支撑不起来,透过玻璃窗看见里面年轻美貌的导购小姐就有七八个,李乘云年龄不到二十岁,事业竟然做这么大了,不简单啊。

        徐芳也吃惊的张大了嘴,看来这孩子确实不需要别人的赞助,倒不是人家吹牛。

        等等,他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看着李乘云进去不久就出来了,一手拎一张方凳,一手拎着一个木箱,放在了大门一侧,紧接着又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他又出来了,这次拎着一个马扎和一个牌子,然后坐在马扎上,打开木箱,在木凳上摆了一些东西,紧接着把牌子竖立起来。

        牌子白底红字,上写四个仿宋字,大气凛然,昭然醒目,“手机贴膜!”

        司机小黄‘噗’地笑喷了。

        郭良一看这四个字,气得好悬没背过气去,“这就是那小子说的商铺?艹!”

        徐芳一肚子火立马上来了,感觉自己被一个大男孩给欺骗了,有种想把人给撕了的冲动,推开车门就下去了。

        李乘云整理着一摞手机膜,将工具摆好,正准备开张,听到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哒哒走近,抬头说道:“强化膜十块,钢化膜三十,啊?原来是徐小姐……”

        “李乘云,你这商铺够大的啊?”徐芳讥讽的看着吃惊的李乘云,感觉揭穿这小子的谎言有种莫名的快意。

        李乘云的脸色很快就平静下来,“本商铺目前经营规模确实有点小,还在创业阶段,徐小姐,您贴膜吗?”

        “我贴你个大头鬼!你竟然欺骗我!这也能叫商铺?”徐芳被气得不轻,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停。

        李乘云双手一摊,“我怎么欺骗你了?这不是一家商铺吗?虽然规模小点,但日均收入百元以上,一个月下来三四千总是有的,我既不耽误学业也不靠别人,自食其力有什么不对?”

        “凭你这点收入也叫自食其力?”

        徐芳脑子极为灵活,经济账算的贼快,在洛城生活,吃喝拉撒睡哪一样不要钱?一个大活人一个月三千来块够花吗?别说李乘云还要缴纳学费杂费等开支,月收入近万块的平常人家,父母供应一个学生都捉襟见肘,你李乘云每月三四千有个屁用?

        “那你怎么还在孤儿院住着?吃的住的都是别人捐助的,你还不是靠别人活着?”徐芳嘴角翘得更高了。

        郭良下车,笑呵呵走过来看徐芳损李乘云。

        “我在孤儿院住关你什么事?”李乘云漠然道,还是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

        “关我什么事?我正打算给孤儿院捐款,没想到你这号称自食其力的人还赖在那里不走,我凭什么还捐款?我的钱可不养那些不知羞耻的人!”徐芳气呼呼道,她总算找到一个不捐款的坚强理由。

        “我就是不在孤儿院住,你也不可能捐款,你们想要什么我还不清楚吗?”李乘云冷笑,“假惺惺的装什么慈善家?”

        徐芳一下就火了,指着他怒道:“你要是搬出孤儿院,我立马给老约翰捐三十万,全程不拍照不录像!”

        “徐芳,气头上别乱说话。”郭良连忙劝阻,三十万可不能这么打了水漂。

        “我没说气话,今天就跟他较真了!李乘云,你有种就从孤儿院搬出来,我看你是怎么独立的!不用多久,你不流浪街头沿街乞讨我徐字倒着写给你看!”

        李乘云站了起来,“好,只要你说话算数,捐款给孤儿院,我现在就搬出来!”

        “你搬出来,我立马给老约翰开支票!”徐芳被李乘云这不温不火的态度简直给气疯了。

        李乘云将马扎往摊子上一压,回头冲超市里喊,“马玲姐,帮我看一下摊子,我去去就来。”

        “好嘞,小李子,你去忙吧,姐帮你看着。”

        李乘云大步向圣约翰孤儿院走去。

        徐芳一摆头,“上车,跟上他。”

        “徐芳,你疯了?跟一个不识好歹的熊孩子较什么真?我看还是算了,赶紧联系民政局老赵去敬老院……”郭良跟在身后苦口婆心的劝解。

        “不去!我要让这不诚实的熊孩子知道什么叫现实生活!”徐芳坐进车里,对司机说道,“开车,回孤儿院。”

        司机小黄看刚上车的郭导,用眼神征求他的意见。

        “不用看了,回去吧?没看见咱们的徐大小姐正在气头上吗?”郭良一脸的无奈。徐芳是他制导新剧的女一号,不得不迁就她的大小姐脾气。

        老约翰站在回廊里,看着去而复返了徐芳一行又回来了,正在纳闷,李乘云从外面走了进来,“院长,我来收拾东西,不在这儿住了。”

        “李,这是为什么?你要搬去哪儿?”

        李乘云不搭话,径直走入住处收拾东西去了。

        徐芳等人抱着膀子冷笑。

        老约翰如坠五里云雾,“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不一会儿,李乘云拎着一个藤编的行李箱出来,估计是他的换洗衣物和学习所用的杂物,一个孤儿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李乘云站在徐芳面前,“该你履行诺言了。”

        徐芳二话不说,冲身后的姚雪萍一伸手,“支票本。”

        姚雪萍神色犹豫,“徐姐,您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少废话,拿来!”徐芳正在气头上,谁的话也听不进去。李乘云说她是假慈善,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从心不甘情不愿的姚雪萍手里夺过支票本,刷刷填好,一把扯下,递给老约翰。

        老约翰不接,疑惑的看着李乘云,“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乘云微微一笑,“徐小姐答应我,只要我离开这里,她无偿捐助三十万,我搬个家就能为院里赚这么多钱,比我贴膜赚钱快多了。”

        徐芳怒道:“这不是你赚的,是我捐的!”

        可一帮人谁也看不出这是在捐钱啊,徐芳的表情就像在报仇解恨一样好吗。

        李乘云一笑,“你怎么说都可以。”两指一下从她手里夹过支票,塞在老约翰手里,“院长,能为院里做点事是我应尽的本分,小北的假肢可以安装了,可欣的助听器也该买了,梁仔他们几个也该看医生了……院长,感谢您一直以来的照顾,我走了。”

        他拎起藤箱,转身向外走去。

        孤儿院的孩子们不知什么时候全出来了,十几双眼睛望着李乘云,一个个神色悲戚。

        “这是干什么?我只是搬出去,又不是见不到了,怎么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啊?”李乘云杵了那独臂少年一拳,“苏小北,打起精神来!以后我不在,你就是老大!”

        独臂少年挺起了胸脯,“是!云哥!”

        “这才像样子嘛。”李乘云满意的一笑,迈步要走,哑巴女孩唐可欣一下抱紧了他的双腿。

        “可欣乖,哥哥会回来看你的。”李乘云揉揉她的脑袋,知道她听不到自己说话,伸手去拉开她的手臂,但小女孩死死抱住他就是不松手。

        好不容易将唐可欣拉开,小姑娘眼泪汪汪,看着李乘云毅然往外走去,稍显瘦弱的背影孤独而又坚强。

        ……

        别克车上,徐芳越想越不对劲,“郭导,你说我这样做值不值?”

        “值,太值了!你让一个青年深刻体会生活的艰难,让他从依赖别人的生存环境中解脱出来,坚强的面对现实,流落街头睡桥洞子,磨练了他的意志,锻炼了他的体魄,才花了区区三十万,一点都不贵。”

        “郭导,你把我说的好像坏人耶,人家这是在做慈善好不好。”徐芳娇嗔道。

        一车人干笑起来。

        “隔三差五派个人过来暗访一下,李乘云要是偷着回孤儿院住,咱们再把钱要回来。”说归说,白花三十万啥事没办成,郭良还是有点肉疼。

        徐芳一笑,“不用,支票我做了手脚,那笔钱他们提不了现,还得来求咱们,到时候我让他们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少了一个李乘云,咱们的节目照样搞。”

        “徐姐,您实在是高!”司机小黄一翘大拇指。

  https://www.wanshuwang.cc/a/101/101022/344813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