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九霄天凤 > 第十五章 洗髓

第十五章 洗髓

        寒冬转眼即逝,春光点亮了整个浮山,到处弥漫着生机。

        蛰伏数月的虫儿在阳光下晒着太阳,雨生躺在竹椅上,寒蝉蹲在他头顶望着松树林另一端的崖坪上。

        每年开春都是北崖最热闹的时候,今年似乎比往年更热闹,崖坪上早早站满了刚入内门的年轻弟子。

        整个北崖,除了雨生之外都来,就连南涧甘溪宫和西峰莫虚堂都各自派了弟子前来北崖。

        东峰首阳宫尊师董?竟然也来了,此时,他正与薛央一同站在崖坪上空一朵被晚霞照得绯红的云朵上面。

        更远处,隐约可见几道剑光留下的剑影。

        刚才甚至有弟子揣测,或许掌门师叔也凭着剑气念力在注视着这里。

        这倒也不足为奇。

        过去六十年里,从没有新一代弟子入玄虚阁下面的玄铁十二宫洗髓,而今天,正正经经的,北崖有两位弟子即将洗髓成功……

        暮色中的北崖格外的静谧,百来十号人以及那远处的剑影纷纷注视着玄铁十二宫。

        十二根高低不同的立柱此时分成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靠西一侧的六根柱子无一例外通体泛着阴冷的白光,毫不弱于东侧的另外六根,发出耀眼的暖光。

        两股力量交汇处的灰色地带开始渐渐扩大,并蔓延开来。

        云朵上的董?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薛央,说道:“师兄让两个娃娃一同入那玄铁十二宫洗髓,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薛央不知道是过于专注没听到呢,还是有意不想回答,只顾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那片灰色地带。

        此时,人群中突然有人窃窃私语道:“等师姐和小可爱洗髓成功、破第二境、上更高处修行时,看那小子还有没有颜面继续待下去!”

        茅屋前的竹榻上,雨生依旧那样躺着,整个浮山或许只有他一人对今天这事儿漠不关心……自打一开始,他便已经知晓后面的结果会是什么。

        ……

        转眼已经是赵一薏和山希入玄铁十二宫内的第八日,今日寒蝉似乎多了几分躁动。

        十二根玄铁立柱沟通天地,宫内常升起股股气流,气流会在有人进入时化作薄薄的青雾。

        玄铁十二宫内的气流比起无忧门山涧里的七眼清泉稍差些,但自无忧门灭门之后那七眼清泉便被异人占据。

        无忧门七眼清泉和浮山玄铁十二宫,一直以来是修道之人所梦寐以求的。

        可世间像赵一薏和山希这样的道种,几千年里又能找到几个呢?!

        入定数日,二人身上的习气、浊气早已洗涤殆尽。

        确切地讲,“洗髓”其实已算完成,但二人都不是普通的道种,眼下,他们还差最后一关——淡六识。

        所谓淡六识,顾名思义,就是淡化六识感力,直奔最紧要的方向而去。

        数千年来,这一关只有一个人成功逾越,此人便是无忧门开山祖师无忧子。

        这样的安排以及破例让二人同时洗髓是薛央向掌门再三请愿才得以实现的。

        这么做,与其说是铤而走险,倒不如说是形势逼人。

        无忧宗被灭之后,浮山便成为天下最大宗门,在即将到来的动荡里,为修行者守住一方净土的重则自然是落在了浮山的肩上。

        老夫子和薛央都知道今日这二人若走出来,最终也只有一个人能完成“淡六识”,以达到彻底的洗髓。

        虽掌门和薛央对他二人各有期许,但是,他们清楚地知道: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赵一薏和山希的造化。

        ……

        最后一关,连续不断地清洗各个感观所带来的痛苦,所需要的仁爱,却忽的让赵一薏感受到一丝暖意。

        暖意无端从指间刺入,并很快和体内的寒意融合。

        赵一薏的身体很快从意识和体感的双重割裂之痛中渐渐转为身体麻木,转而,开始能感知到身体轻飘飘的……

        不知道不觉中,她已经淡去了“六识”的感力,她没有料到一切竟然这么快,甚至可以说这么轻松。

        不光她没有料到,就连云朵上的薛央和剑气念力背后的掌门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除了山希本人和茅屋前竹榻上的雨生,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终于,赵一薏和山希二人从玄虚阁下面走了出来。众人只知他们洗髓成功了,却不知道只有赵一薏完成了最终的“淡六识”。

        薛央望着随晚霞一同远去的那道剑光,心中很是不解,他不明白掌门的沉默离去,也不明白山希为何没能完成彻底的洗髓。

        两道剑光一前一后从崖坪上空跃起,夜色随一道微风而来。

        崖坪上开始了起来,也有人在赵一薏和山希出来的时候转身离去。

        更多的人一直留到现在。

        山希在人群中看到了分别近两年的段陵,二人久别重逢,终于,山希不再像以前那般寡言了。

        “对了,雨生他还好吗?你们俩可都是浮山最红的人,能带我去见见他吗?”段陵笑着问道。

        没等山希回答,一旁始终未说话的龙骑说道:“我也正想去见见你家少爷。”

        “他恐怕不太愿意见人……”山希支支吾吾道。

        段陵本欲开口,却被龙骑阻拦住,龙骑道:“此人的习性我早有所闻,呃,来日方长。”

        山希望着段陵和龙骑远去的背影,转身向茅屋走去,一路上,他心情有些复杂。

        他知道自己洗髓的最后一关,一定瞒不过雨生。

        ……

        “我回来了!”山希本很想告诉雨生自己洗髓成功,结果,他却是在院外站了许久,方鼓起勇气推开了院门。

        “你不用这样,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无需记挂什么啦。”雨生起身说道。

        这是他自山希离开后第一次起身。

        雨生本不想再多说什么,看到山希一脸呆滞的神色,那本不想说的话便吐了出来:“我只是有些不解,你为何要这么做?你从无忧门千里迢迢来到浮山……”

        山希沉默了半响,说道:“我只是想,赵师姐或许更适合……”

        雨生听到这话,缓缓躺下,不再言语。

        他不清楚山希为何会对自己动繁情,而且这般执拗。

        原来,在洗髓最后的一关,山希本可以完成“淡六识”,却在一念间想起了竹榻上的雨生。

        然而,雨生看到山希离去的背影,似乎有了新的认识。

        他从来没有留意过山希的背影,直到现在,他才看到。

        那是他曾在哪里看到过的画面,但,这块记忆碎片太过渺小,以至于他自己都把它给遗忘了。

        此时,雨生甚至想喊一声山希,但他很快抛开了这个念头,他必须去完成自己的事情。

        那一晚风不大,但是很冷。

        山希一夜未眠,他清楚自己在喊出“我回来了”这几个字其实是在想向雨生道别。

        洗髓之前,薛央就跟他和赵一薏说过,一旦成功,他们便可以去更高处继续修行。

  https://www.wanshuwang.cc/a/101/101479/329946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