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九霄天凤 > 第二十三章 牛叫

第二十三章 牛叫

        嚯嚯余光瞥见老夫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老夫子这般神情——唏嘘中透着丝丝怒意,疑惑中带着丁点惋惜……

        “不就是想上个峰顶嘛,不就是赵师姐在此间修行嘛……”

        嚯嚯自觉话多了点,没等老夫子扭过头来,忙紧闭嘴巴。

        “头发都没长长,你懂啥?”

        老夫子说着一跃而起落在拿到近乎透明的白光尾端,白光撕开云层直奔峰顶而去。

        嚯嚯冲着背光吐着舌头仍站在原处。

        “还不跟上,难道要你在剑冢里长随往剑嘛?!”

        与层之上传来老夫子的声音,嚯嚯这才缓慢起身追了去。

        ……

        越往上雨生越深切地感受到“高处不胜寒”这五个字的寒意。

        倒不是云层下那些破镜洗髓成功的弟子的目光,更不是气温在这个高度被极端降低。

        其实他也说不上是什么缘故,总之这种寒意让人刻骨铭心。

        而那位天生道种就在这样的地方待了整整一年。

        隔着重重云雾,老夫子心中很是不解,他是如何知道一薏在此处休息的呢?!

        赵一薏穴居峰顶整个浮山只有老夫子和嚯嚯二人知晓,就连各峰尊师都不知道。

        雨生想知道,自然有他的办法。

        只需日日一枚珍果足以。

        黑鹤并不受制于任何剑阵的约束,当然他也不听从任何人的指令。

        那仙鹤偏偏跟雨生亲。

        雨生并没有上崖顶,不管是他没有能力还是心中有顾虑,老夫子不深究缘由,只要他不去他便放心。

        此处的剑意不比剑谷差,只十来息功夫嚯嚯便招架不住。

        老夫子见雨生此时念海尚稳,一时半会倒也不掀不起什么波澜,遂留了剑意自送嚯嚯下山。

        ……

        浮山之巅东南一侧有一个小小的山坳,山坳里奇迹般留存这一株第四纪元末期的胡杨木树根。

        经年累月,树根早已与山岩融为一体。

        赵一薏就是在树根与山岩“搭建”的洞穴里修习。

        当雨生徒手攀爬上来站在树洞前面,赵一薏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来了!”

        雨生从她的语气中听不出半点邀请他进去坐坐的含义,也就随便嗯了一声。

        “这里是很高,也冷,但是清静。”赵一薏走到崖边站在雨生跟前说道。

        “额,我只是想问,你在浮洛镇推磨一推就是两年,难道没推演出我姐的行踪吗?”

        雨生看了一眼那双寒冰一样的眸子,在想,妹妹的确比姐姐更麻烦。

        “你姐先放一边,有比她更重要的事”

        “你爬这么高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赵一薏的脸瞬间泛起了红晕,莫非与我有关

        雨生轻轻瞟了一眼她微红的脸颊,如秋风一般转向别处。

        “她修行上遇到了阻碍,不然她是绝不会离开浮山的”赵一薏很认真地说道。

        雨生付手站在那处望着下面,良久之后丢下一句话准备离去。

        “我还会再上来的!”

        “仙剑联赛前我会下山的。也没多长时间了。”赵一薏突然有点紧张。

        雨生笑了,说道:“是啊!没多长时间了。”

        赵一薏也跟着淡淡一笑。

        那一笑不多不少,恰到好处。

        显然赵一薏没有明白雨生这两句话的含意。

        但是老夫子明白,若是薛央听见了他也会明白的。

        黑鹤已经七日未出现,最近几日就连老白驼也神色不如往日那般淡然。

        南天星空诸宫星辰多有暗淡,看似温和的晨风、晚风总能嗅得出丝丝寒意。

        赵一薏下山雨生知道。

        这些变故跟她没有干系。

        起初雨生自沉醉于暖暖阳光之中,不予理会这些个庞杂。

        直到山谷里青牛的嘶鸣声再度响起。

        雨生将本以抓在手里的碎土丢下山崖,他也不去看那碎土与风化作的燕翅,双目落于虚空细细品咂这群峰间回荡的牛叫声。

        此时浮山诸峰间或习剑、或静坐、或嚼经,无论是刚入门的弟子,还是已破镜的弟子,乃至各峰尊师、长老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牛声惊。

        这声音太过熟悉,又略显陌生。

        二十年了,纵使是一个人也有可能被遗忘,何况一头牛呢!

        但,二十年前在浮山,近日尤在者不会遗忘。

        “出什么事了?你瞧,崔长老可从没有过这等神情。”

        一个刚入门的少年用下巴指了指石阶上眉头似锁非锁,一只手臂悬在半空不知是要抬起来还是要放下去。

        一旁被问及的年龄略长的南涧弟子低声回话道:

        “不清楚啊,不像是北堂师兄的青牛。”

        少年身后一个模样略微出众的少年惊叹道:

        “莫非是那儿!?”

        少年身后那位少年说着将目光落向高处。

        近旁听到他声音的弟子也纷纷将视线转向高处。

        此时,一个叫未常的少年见他们这般,笑道:

        “竖子妄言,掌门坐骑,早在二十年前就放归青山……”

        未常是南涧的首席弟子,在南涧乃至整个浮山年轻一代中具有很高的威望。

        他是南涧唯一有望在两年之内突破初境第四层——通惠境的弟子。

        “是啊既已放归青山,又怎么可能回来呢?!”

        一名女弟子附和道。

        听到弟子们的议论声,南涧某处幽谷深处的辟谷的曲一白缓缓睁开双眼。

        曲师叔嘴唇微微张开说道:

        “来了。”

        那声音之轻细,只有恰好路过其嘴唇的蚊子才能听得到。

        一道剑影飞出幽谷,落在耀莱阁前的空地上。

        “山上的景色是很好,可也得有本事上的去才行。”

        曲一白的声音突然变得犹如浑厚的钟声。

        众人还都沉浸在追问青牛声何处来,尊师站在了跟前愣是都没觉察到。

        “师父,徒儿知错。”

        看到辟谷数月的曲一白,弟子们倍感亲切,齐声认错。

        于是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一般又都卯足了劲练将起来。

        “映儿,来。”

        未常箭步穿过人群,双脚带起的风将两旁弟子的长衫掀起来。

        “非常时期,你可得替为师看好了。南涧是我浮山宗的南大门。”

        曲一白极力压低声音只让未常一人听见。

        “师父,难道真的是……”

        未常后面的话还未脱口,曲一白示意其闭嘴。

        “去吧!马上又是仙剑联赛了。”

        ……

  https://www.wanshuwang.cc/a/101/101479/329947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