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九霄天凤 > 第三十四章 陵峰

第三十四章 陵峰

        晨曦刚刚洒向云居诸峰,肉眼并不能看清它的模样,即使他们已经很接近陵峰的边缘。

        山希和小蒽跟在赵元?的身后,一步步向陵峰而去,越走越觉得踏实,他能感受到那道自太一宫而来的目光有了变化……

        眼前没有路,除了一年前紫芸只身一人来到此间,过去很多年里从来没有人来过这里。

        山希望着那道因山体塌陷地底,而被称为陵峰的峡谷,沉默了许久。

        他回首看了一眼来时的路,眼前一样,一片死寂。

        平静,除了平静还是平静,他以为谷中能见到雨生,抿了抿嘴继续往前走。

        赵元?突然停了下来。

        小蒽手腕的镯子发出刺耳的声音,瞬间一道极强的剑光从小蒽腕间迸出,照亮整个云居诸峰。

        秋海站在太一宫前声音颤抖着喊道:

        “是……是辛丑剑,难道她就是……”

        ?好的话音还没落完,整个险些跌倒。

        并非因为她看到消失已久的神剑有些惊慌。

        整个云居都在颤抖,仿佛地震一般。

        那些刚入内门,境界还很低的四代弟子中已有人就近寻找岩壁扶着……

        片刻功夫,三道神剑齐聚陵峰上空。

        云居山诸峰响起阵阵惊呼声,三道神剑中也传出三山掌门惊叹的声响。

        这些声音很快被另一种声音淹没,岩石摩擦产生的巨响自地底传出。

        山中修行者的反应尚是如此,不知道山外徽州镇上是怎样的局面。

        巨响一直持续着,三道神剑终究没能等到申子剑出现……

        此时,辛丑剑的剑光似乎变得暗淡了许多,众人发现小蒽和赵元?脸上平静如初,两只手仍握在一起。

        离的最近的小蒽已经能看到那道峡谷之间有东西缓缓升起……

        三道神剑此时飞至峡谷上空,然后又迅速向后退开。

        很快各峰长老,两代弟子看清了山谷之间升起的是一座山峰。

        俱意瞬息间被欣喜代替。

        不知过了多久,消失多年的陵峰出现在众人视野里。

        它就像一个睡了许久的老人。

        一朝大梦初醒,一切仿佛又回到从前。

        年轻的弟子脸上满是敬意,对于此峰曾经的主人,那个颇具传奇的师叔祖,他们有无限的遐想。

        那些见过它原来面貌的诸峰强者,发现它和以前一样,唯一的变化是山峰被一层薄薄的青雾笼罩着,无法看清那个山洞里的变化。

        小蒽注视着辛丑剑,剑首向陵峰微微俯身,然后悄然离去。

        她第一次见到虞山掌门这般恭敬。

        诸峰归于平静,众人的视线落在那条笔直的通向山顶的山道。

        “原来这是这样的!除了一眼望到头的山道……”

        一个洗剑后在律峰上修行的弟子看到眼前这座笔直的山峰难掩一脸的惊讶。

        “师妹有所不知,有这条山道就足够别于云居山诸峰了。”

        陵峰上的山道一共七百八十四级石阶,数百年间踏上这条道的强者五根手指便可数清。

        石阶上充满了强大的禁制,纵使真人亲自拜山也不敢大意,何况三人境界参差不齐。

        众人都以为三人或许会知难而退,不想山希却是这样说的:

        “修行古来一条道,别无二门,生灭也不外乎这般。”

        ?好暗自叫好道:“不愧是无忧门的弟子……”

        山希词语一出,峰间陷入一片寂静。

        这个无忧门唯一的血脉,第一次在人前说话,一开口便道出修行真谛。

        一时不知道有多少道目光汇集在这个瘦小的山希身上。

        他像一株深涧里的兰草,静谧而从容。

        将他和一直未被公开的天子遗孤放到一起倒是极般配,有人这样想,也有人想着此前早已入了陵峰的小紫芸。

        “姬氏和赵氏两族从来都是享受先辈烙在血液里的神迹,何时看到他们修行过?!”

        柳鸥的话引起很多人的认同,崖坪上一阵私语。

        就太一宫前也传出?好师叔一声颇具深意的嗯声。

        ?好想起了师叔祖飞升前曾去离开过一次陵峰,眼前这两个孩子或许仅仅是他老人家留给世间的两个惊喜。

        可是谁又能确定师叔祖当年没有入宫呢?!

        谁又能阻止天子遗孤选择踏上修行这一条路呢?!

        群峰之间各种猜想肆意酝酿着。

        ……

        林鸥望着陵峰山道前三个背影,感到有些无聊,打着哈欠问道:

        “他们还在等什么?”

        她若是细心留意陵峰上的变化,或许不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山峰上那道薄雾此时变得更厚重,山道大半隐于浓雾之下,纵使像姜余、柳鸥这样的碎海境也无法通过剑识穿透浓雾。

        云居山内除了那些正在闭关的二代、三代弟子以及掌教真人,所有人的视线都被重现的陵峰所吸引。

        数千里外的天空,不知道又有多少目光被山前的三个身影吸引着。

        正如赵元?所说,一条道别无选择。

        三人谁也没有退缩,但也没有前进一步,他们还在等。

        各锋络绎不绝地响起断断续续的哈欠声。

        一道寒风自东海那边吹过来,抵达云居山寒意减去大半,但足够提神,足够吹散陵峰上的浓雾。

        寒风携带着片片竹叶。

        竹叶遇雾而落,像细雨。

        雾散只在瞬息之间。

        山希扭头看了一眼夜幕下东方那片神秘的海域。

        是一抹淡淡的剑意,那么熟悉。

        他的脸上生出一丝笑意。

        关注此间的修行者无一能读懂,那一抹剑意恐怕也不能。

        再次出发,他还是和以前一样冷静,冷静中透着自信。

        山道上已经足够清晰,即使境界很低的四代弟子也能看清这条大道上落满的竹叶。

        山前气氛越发安静。

        空气中充斥着诡异的气息,风没有停,竹叶还在飞舞,落下,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夜幕降临,山道上的竹叶被冷风卷起,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怎么回事?!

        小蒽感到费解。

        陵峰本来就像是一把剑,山道如同这把巨剑的脊梁,任何力量行至此处都会被它一分为二,并足以淡化。

        藏于地底太久,这把剑需要时间适应周围的环境。

        山希有耐心去等,就像东海之上那抹淡淡的剑意。

        对山希来讲,重新站在这条通天大道比自己重生更重要。

        他看了一眼赵元?,微微点了点头。

        三人终于向着那条山道迈开了步子……

        石阶与岩石间有一条细细的黑线,黑线另一边便是陵峰陵峰。

        山希缓缓提起右脚,脚尖触及石阶上竹叶,竹叶兀自而起在石阶上形成一道道长短不一的剑阵。

        随之发出一声丝锦被割裂的声音。

        山希和小蒽跟在赵元?身后,时而缓步前行,时而驻足深思,很快山希那件长袍上出现数道剑痕,偶尔还会有几缕青丝落下……

        峰顶,小紫芸眉头微蹙,小拳头攥的紧紧地,视线始终没离开过山希。

        山希脚踝被竹叶割破,小紫芸一下子咬住了下嘴唇,样子很是可爱。

        赵元?望着山希青衫上的斑斑血迹,心想雨生的衣衫也不过如此。

        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复杂呢?!

        这条道远比她最初想象的更为凶险,赵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小蒽。

        这个与自己年龄相当的鹿山少主脸色有些苍白,手腕上的银铃不时铮铮作响。

        “要不停下来歇一歇?”

        小蒽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头的石阶,咬着牙摇了摇头。

        越往上走,石阶上的剑阵愈加诡异,三人驻足的时间也越长。

        此时,小蒽和山希的位置作了一个互换。

        密集的剑阵被小蒽化整为零,然后被她用手指一个个击破。

        赵元?此时突然明白当初在竹海第一次见到小蒽时她为何将枯叶聚集然后击破。

        石阶上的竹叶也渐渐变的更加破碎,寒风不在那么凌冽,黝黑的崖壁被浅浅的绿意覆盖。

        绿意中剑意更加可怖,竟无丝毫生机可言。

        剑阵凭借竹叶将陵峰彻底从天地间彻底割离,却很好地保存了陷落前天地间纯度最恰当的灵气。

        不知过了多久,山希突然停下脚步说了一个字——“歇”。

        小蒽闻声而定,就地盘膝而坐。

        凭借天地间最恰当的灵气,小蒽苍白的脸色很快恢复正常。

        即便如此,他们的速度依然极其缓慢。

        各锋间已有四代弟子离开。

        山道上三人每迈出一步意念的耗损都不可估量,四代弟子意海尚未充盈,即便是这样缓慢的速度,他们的目力也无法跟上。

        夜空中也仅剩下一一道剑光,更多人并不是十分关注过程,他们只希望看到陵峰重新屹立在云居山群峰中。

        ……

        律阁一旁的洞室一如律峰他处,处处彰显云居山剑律森严,洞外的林鸥一脸焦急地问道:

        “师姐,他们仨不会有事吧?”

        姜渝看了一眼山脚监狱里那两根断裂的铁链,长长叹了一口气。

        她没有回答梓砚师妹的话,姜多那件事就像卡在她咽喉里的一根鱼刺。

        如果推论和这些年断念峰的传言不虚,今日那根鱼刺眼便是要化掉,想到这里姜渝突然感到有些不适。

        那两个孩子和师叔祖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当年陵峰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两个问题或许会彻底改变她和妹妹的命运。

        峰顶已近在咫尺,三人却停下再没往前迈出一步。

        此时东海那边已开始泛起淡淡白晕……

  https://www.wanshuwang.cc/a/101/101479/32994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