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引郎入室:隐婚老公太撩人 > 第四百七十章不能看轻她

第四百七十章不能看轻她

        这个老男人,这么包容她,宠着她。

        从开始到现在,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她的好真的是没话说的。

        顾随意抿了抿唇,心里已经软了,小嘴儿还嘴硬着呢:

        “你以为我想这么对你,我请你进来我家了吗?我让你走了,你要是不喜欢,你可以马上走啊,我都不想看到你。”

        “真的不想看到我?撄”

        老男人眉眼沉了下来,靠近了她一点,声线低沉悦耳带着寒意。

        顾随意咬唇,就这样咬着嫩嫩粉唇,看哪儿都不看他偿。

        跟他犟着的脾气就这样上来了:“不看不看。你很帅吗?三十出头的老男人,哪儿有小鲜肉帅。”

        “小鲜肉?那些毛头小子有什么好?”

        傅长夜被她讲的话气笑,小猫儿比自己小了九岁,年龄是老男人偶尔想起来的痛:“小金主,你就是非得挑我不喜欢听的话说吗?非得气着我才开心?”

        顾随意抿唇冷哼:“你以为你是谁,我要故意气你。”

        混账,明明是他自己腆着脸要凑上来,怎么都推她身上。

        这锅她不背。

        傅长夜的额头青筋一跳,男人本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对着这个小小女孩儿是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线让着步。

        这么矜傲别扭的小猫儿让人怜爱,老男人要对着她发火还舍不得。

        他也没忘记,今天是来找小猫儿求和的。

        小猫儿脾气爆着呢,容易炸毛。

        吃软不吃硬,别扭又口是非,得顺她的毛。

        上门的男人没有发言权。

        客厅里几秒的沉默。

        气氛一时有些冷淡。

        来求和的男人还是得先让步,傅长夜似是叹了一口气,下一秒,他的大手把她一扯,把人扯到怀里来。

        顾随意被拉的这一下猝不及防,在沙发上跌入男人的怀里,小脑袋撞在男人的胸口。

        跌疼了,她要挣扎,要起来。

        离着男人这么近的距离。

        他的气息全方位地萦绕着她,小鼻尖轻轻一嗅都是男人成熟性感混着寡洌烟草味的独特味道。

        这味道像是会迷醉了人,一下子让她小脑袋有些晕眩,心跳也开始不规律起来。

        “傅……傅长夜,你放开我。”

        顾随意要从他的怀里逃开,她不要现在这样在他怀里被他蛊惑。

        挣扎两下,没有挣脱开,开始不安分地扭动着。

        男人却是不听,骨节分明的两只大手从她肩胛骨下方抄过去。

        “不管什么小鲜肉了。”他把人牢牢搂在怀里,略微一低头,看着小女孩的乌黑头发,低声道:

        “小金主,别乱动,我们好好谈谈。”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冷静和威严。

        不像刚从逗她时的语气,真的要开始和她谈话。

        顾随意不再挣扎了,小脑袋被迫贴靠在他线条坚硬的胸膛上,半响,她闷闷地问:“谈什么?”

        傅长夜说:“谈我们的以后。”

        顾随意抿了抿唇,没说话。

        傅长夜吻了吻她柔软的发丝,低声说:

        “小金主,你继母继姐对顾老爷子做的事情,唐卿宁跟我说了,老爷子的事情我不能说我没有错,毕竟我骗你在先,责任我也要付,现在这样情况,你能原谅我吗?”

        男人说完,等着小女孩儿的回答。

        等了许久,小女孩儿的脑袋一直埋在他的怀里,迟迟没有说话。

        男人感受胸口处衬衫传来的湿意,还有小女孩儿细细的呜咽声,她呜呜地哭了。

        小小声啜泣着,隐忍的让人听了会心碎的声音。

        “小金主……”傅长夜眉心一皱,低声爱怜地叫她,“别哭了。”

        小混蛋一哭,老男人这心一处就软了,想着赶紧儿哄人。

        刚刚那一股子威严都没有了,什么谈话都进行不下去。

        傅长夜的两只大手摁住她纤细的肩膀,要抬起她的小脸儿,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听着她哭,男人舍不得。

        刚才死命地要挣扎离开老男人的禁锢,顾随意这时却是把脑袋抵在他的胸口上,埋着不肯起来。

        她呜咽着,语气不是很好:“傅长夜,你别管我。”

        男人两只大手摁住她纤细肩膀,动作温柔轻轻地把她从怀里剥离。

        她还不肯动,呜呜的哭得很惨,现在眼角面庞都是泪,不想让他看到。

        离了老男人的怀里,她躲也没地儿躲了,只能低垂着脸不让他看到她哭。

        他却笑:“小金主,哭什么,抬起来让我瞧瞧。”

        她听着脑袋上方传来男人温柔磁性的声音,想哭得更厉害。

        她忍了很久。

        真的,从爷爷去世,逼自己和老男人分开到现在,忍了很久。

        明明知道你爱一个人,可是他又是导致爷爷去世的“凶手”,你该恨他,应该一直狠他,恨不下去又得逼着自己恨。

        看到了装作陌路人,一遍一遍告诉自己不能爱他,一遍又一遍的抗拒他会***蚀骨的好。

        是活生生的煎熬。

        现在,知道了真相,老男人主动上门来求和,这道坎能够迈过去,像是雨后天晴。

        顾随意真的想哭。

        她低垂着小脑袋,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哭得不能自己,发泄释放一般的哭。

        但是因为蔓蔓在房间里,不敢哭得大声让女儿听见了笑话。

        拼命压抑着的隐忍哭声听起来分外的可怜。

        ..................红..........袖...........添.............香..............独.............家.............首.................发.............................

        傅长夜沉默着,小女孩儿哭得他快要心碎,但这个时候他没有再让她不要哭。

        难受得太久的情绪要发泄出来,他没有让她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顾随意细细呜咽隐忍的哭泣声渐渐听了下来。

        她吸了吸鼻子,没有抬头,说:“餐巾纸。”

        傅长夜抽了一旁茶几上放着的餐巾纸递给她。

        顾随意接过餐巾纸,胡乱擦了擦脸上的眼泪,手背揉了揉眼睛。

        哭了这么一会儿,眼睛有些发酸发痛。

        “傅长夜。”她抬起脸儿,喊他一句。

        “小金主。”男人黑眸深邃瞧着小女孩儿刚刚哭过的小脸,一双杏眸被眼泪浸泡得红肿。

        红彤彤的双眸像小兔子一样。

        男人大掌捧着她的小脸儿,温柔动作掌控有度,他的唇吻上她的眼睛,干燥唇纹在上面摩挲两下,低声问:“你的答案是什么?”

        长长眼睫颤了颤,顾小金主声音发酸发涩:

        “傅长夜,爷爷去世的时候,他……他希望我……要幸福,要……快乐!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很开心。”

        刚才哭得太惨,顾随意现在讲话直打嗝,一句话断断续续地讲。

        顿了顿,她微微拉开和他的距离,漂亮杏眸眼底亮晶晶。

        老男人也看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顾随意小鼻尖通红,可怜可爱得紧,却又要表现得矜傲的样子,给了他回答:

        “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是我包养你,我……不知道你恢复总裁身份,是不是还会对我好。你现在跟我就是普通朋友关系,我给你机会,看你表现,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考虑跟你交往,把你转为男朋友。”

        最后这话,她的小语气像恩赐一般。

        如果老男人表现得好,她会考虑跟他交往。

        如果表现不好,对不起,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我不认识你!

        老男人之前是未婚夫,一下子被打落两级,掉到普通朋友级别了。

        傅长夜听完她的话,湛黑眼眸又深又暗睨着她娇气精致的小脸儿,停顿考虑半响,他问:“小金主,你这里做普通朋友的定义是什么?”

        “什么普通朋友的定义是什么?”顾随意一愣。

        “就是……”

        男人这个时候起了极坏的心思,往前一靠,薄唇落在她的软软香甜樱唇上。

        舌尖有力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池迷恋的深吻下去。

        题外话【谢谢订阅】

        【谢谢winnie07377亲的大大荷包和票票,谢谢13343493637的花花,谢谢bo136114、hellokitty98、a_24bs4ghl的票票,么么哒】

        诺二:傅总,我来采访一下,请问从未婚夫到普通朋友,连掉两级的感觉怎么样?

        傅老男人淡淡斜睨一眼:你说呢?

        诺二(浑身打了个哆嗦):哈哈,……哈哈,我也不知道啊,……我知道了,赶紧给傅总升级(谄媚样儿。)()                        /div

  https://www.wanshuwang.cc/a/102/102280/33434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