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第五十二章 赵土匪的恐吓

第五十二章 赵土匪的恐吓

        在场人无不讶然,军功何等重要,    如果是别的部队斩获军刀,    岂有让给他们的道理

        冯将军道“我可以为她证明,    第15集团军的罗、蔡、彭、叶和数万将士可以证明。赵女士的枪法、刀法大家都佩服得很。”

        陈将军也说“冯将军之言确实不假,    他们与中央军配合打的仗,我多少知道。”

        唐将军不禁脸色涨红,    赵清漪也不去理会他,向诸位大佬说

        “诸位将军,    你们都是精忠报国善于用兵的名将,    小女子之浅见并不足以说服大家,那么蒋b将军的高见,    诸位也应该听说过。

        我们要打一场持久战,    在我国国土第一阶梯的疆土上并不能把日军驱逐,那么我们所有战役战术的组织都该为这个抗战胜利的大战略服务。

        让金陵百姓非战之民留守金陵不出,只不过是给日军多送人头。反不如让百姓迁往湘、鄂一带,青壮可请委员长挑出资质出众者进黄埔军校,其他再可编出几万,    女子可种粮制衣供应前线。

        而清空金陵后,    我军在金陵外围层层阻击消耗敌军,最后引敌军进入金陵空城这天然堡垒进行巷战。加紧在各个要道布雷,敌人便是不想花时间排雷,进行轰炸,也要耗它的航空汽油与炮弹。日本不过措尔小国,有多少钱这么耗

        此时留着百姓在此空喊口号,    我军战术上反而怕伤到自己百姓投鼠忌器,自爆其短,却让敌军士气大涨。敌军一进城,烧杀抢掠百姓获得补给,不是变相资敌吗如果我们种花每一个城都化作堡垒消耗敌军,日本得有几千万的精锐才能真正问鼎中原。”

        在场大佬不禁深思,这个时间还早,他们这些实力派还没有散在各地,如果他们也向老江这样提议,比赵清漪的能量大。毕竟要老江听她这个女人的,脸面拉不下来,之前她对日军可能包抄果军的判断,老江不听,现在他怎么想还不知道呢。

        其实在场有经验的将领都知道守不住,后面才没有将领有把握指挥金陵保卫战,却是不得志的唐将军出来,将要进行一场猪头将领指挥的用失败二字描写都是污辱了“成功的妈妈”的战役。

        现在江海部队撤退还有序,这场保卫战还有点希望,但是要提前扫除现在果府那些投机分子口号喊得震天响拉着百姓去死的作风。

        投机分子正是尽说漂亮话不解决实际问题,说得天下无敌一副不怕死的样子,其实最后是自己有门路跑,让别人死,反正在领导面前刷好感和在不知真相的百姓中也赢得了声望,这也是果府的毛病所在。

        刘将军本就和赵、司徒及兴民党关系极好,说实在的,兴民党入蜀,而全国精英都往蜀中去,连他在学界的声望都高起来。暂时是有些麻烦,但是这些人才却给蜀中带来了生机。

        刘将军说“诸位,鄙人觉得赵女士所言在理。打仗是军人的事,把百姓困在这里,反而让我们军人施展不开。把金陵变成一个堡垒大量消耗敌军,日军后期进攻疲软,它灭亡种花的妄图就流产了。”

        冯将军说“正是这个道理。”

        赵清漪抱拳向他们致敬,又说“军人不畏死是一种气节,军人去送死则是蠢猪。我参加会战,每每希望达到目标再保得性命。与金陵共存亡这种话听着好听,却经不起推敲。

        咱们不要事先算着自己死,而是要算计着让敌人死,让他们惨死、多死。打仗就像做生意,赔本的买卖少做,咱们种花军人能活时决不轻易言死,为了战术目标的成功需要必死时不惧死、不畏死,这才是真正的军人。

        并且我们得发挥死前多拉鬼子下去侍候的优良作风。多杀一个鬼子,种花土地上站着的鬼子就少一个,接替我们的兄弟们肩上的担子就轻一点,我们的父母亲人就多一分安全。

        自己与金陵一起死能达成什么战术目标和战果,能为蒋将军的持久战、在我国战略纵深第二阶梯耗尽日军的大战略发挥什么作用屁都没有

        若真有谁坚决的不思怎么杀多鬼子,只悲观地想拉着百姓与金陵共存亡变相资敌,当日军攻进来时,请学日军军官切腹自杀,我将为其介错我会诚恳地向委员长毛遂自荐的为这样的人效劳。我刀法很利落干净的,大家要是有兴致观模求证,我也可以向大家献献丑。”

        说着她将手中那把日军少将军刀豪侠爽利地从右手扔到了左手,目光冷冷看了唐将军一眼,唐将军只觉背脊一寒。但是他却再也说不出誓与金陵共存亡的漂亮话来了。

        介错是指日本切腹仪式中为切腹自杀者斩首,让切腹者更快死亡,免除痛苦。一般切腹者会请最亲密的亲人、朋友、战友或者剑道高手来为自己介错,而对于被托负为其介错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光荣的事情,是被信任或者被认可剑道高超。

        果府许多大佬将领早年都有留日经历,哪里会不明白介错是什么意思的

        也实在是没有一个人有赵清漪这股锐气,而司徒维有这能力,但是他性子反而沉稳许多。

        像赵清漪这样有底气的无赖也是绝无仅有的。

        她是表示谁想高喊与金陵共存亡,她就留他身边监督的,要是不言行一致,她就来为他介错。这是谋杀呀,什么介错,这真是女土匪无疑了。

        唐将军心中憋屈不已,而在场的一众能将一边觉得这女子好生大胆,一边觉得好笑。他们这种官场老油条当然也明白这样的人性。

        正在这时听到门外终于传来一个声音,说“谁想向我毛遂自荐”

        只见身穿军装的老江在何、顾二位将军的陪伴下进了大厅,所有将领都立正敬礼。

        司徒维和赵清漪却朝他行了揖手礼。

        老江走至首位席,却没有马上坐下,看到司徒维和赵清漪二人,说“你们二位怎么到了军事委员会会议大厅来了”

        冯将军道“委员长恕罪,是我带他们来的。”

        赵清漪忙收敛了吓唬唐将军的脸,此时也只好拿出戏精本事,双手托着军刀,说“当时在庐山,小女子与夫得以亲聆委员长的教诲。人无老幼,地无南北,皆有守土抗战之责。我们的力量有限,但是在兄弟们团结一心的努力下也小有所得。今得一把日军少将军刀献于委员长,还望委员长不置嫌弃。”

        老江哪里会嫌弃,军刀是日军军官荣誉,他们要是不是战死了绝不可能自己丢掉的,这相当于部下向他献敌的首级。

        老江道“你们自愿在中央军里支援抗战,奋勇杀敌的事,我也略有耳闻,也是我种花抗日青年的典范了。”

        司徒维道“多谢委员长的认可,我们将继续为抗日事业尽一分力。”其实他心中谁也不服,对老江也没有多少敬意,但是面上装装无妨。

        还是陈将军过来接了赵清漪手中的军刀,上前交给老江,老江接过一看,道“是把好刀。你们军功不低,正是用人之际,不如在中效力,如何”

        司徒维看向赵清漪,赵清漪其实一点都不想效力老江,但是此时还有八年抗战,今后的大大小小的会战还有很多,手中没有兵力,靠剩下的二十几个精锐兄弟,怎么都不成的。

        赵清漪道“我等愿为国尽忠,不论委员长给予什么职位,只要能参加金陵会战,多杀鬼子。”

        司徒维道“只要不让我们夫妻分离便好,什么职位不重要。”

        赵清漪想了想,说“打完鬼子,我们就卸甲归田,我儿子才周岁,我在蜀中还亲自料理了几亩田的。”

        在场的人也不禁暗生敬意,眼见他们真不像是为求官做才这样表演,因为以他们兴民党党魁和洪门大佬的身份,要当官还不容易,需要去战场这么拼杀吗

        老江说“好一片为了国家民族的赤胆忠心。此时许多部队打散,还有些散兵,不如新建一支抗日特别突击旅,仍归在中央军第15集团军帐下,授你们少将军衔。”

        以他们的战绩,中绝没有一个少将达到的,加上他们自有身份,用一个校级军衔打发,人家未必看得上,但是授中将又让那些老资历的人面上不好看了。

        其实老江虽然有点感觉他们准确预料日军在金山卫登陆包抄的事是打了他的脸,但是同时看到他们是自愿加入他最嫡系的部队抗战,没有去川军甚至入那边,又觉得他们还是心向自己的。

        老江此人极其复杂,权谋排除异己,但是对于除了大同会之外的别的党派和文人团体的容忍度又是比较高的。对着兴民党的这种青年群体,他的想法当然是收拢为己用。

        司徒维和赵清漪抱拳道“多谢委员长。”

        陈将军笑道“委员长又为网罗种花青年精英,可喜可贺。”

        老江道“值此国难之际,唯有人人守土抗战,奋勇杀敌,我种花才能胜利。如今国事多艰,唯有不拘一格用人。”

        说着,老江终于坐了下来,让大家坐下,包括赵清漪和司徒维都被安排加了椅子在末座。

        这时,冯将军向老江汇报江海各军回调金陵布防的事,一步步说来却不说被包围和撤退的事,当然是为了老江的脸面。

        老江面上看不出喜怒,听完后,问道“金陵乃国府首都,日军必要来攻,诸位怎么看”

        这时候唐将军真的熄火了,而其他有能力的将领知道这仗可不好打,也不主动请缨。

        作者有话要说  对着口号震天响的投机分子,就得有人有能力来监督并帮助他实现“与金陵共存亡”的理想,啥屁话都不敢放了。

  https://www.wanshuwang.cc/a/102/102712/497393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