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乡野孤儿 > 第66章 看不懂的他

第66章 看不懂的他

        “草儿姐,我哥他,他哪儿也考不上了。”

        千禧年,电话已经进入了城乡家庭。草儿家的沙发桌上也躺着一部红色的餐盘大小的电话机。她刚查到自己的分数,能考上自己提前批报考的海市师范大学。本想给李村村长根叔家打个电话过去问李云峰的分数,却不想李云河的电话就来了。

        “什么叫哪儿也没考上?”

        草儿一听这话就喉咙上火,刚刚因为得知自己的分数的高兴劲儿悉数散尽。

        “就是,就是他的分数哪里都上不了的他语文和英语连四百分都不到,数学也就五百分出头综合成绩还没到五百分,这能上哪呢?“

        云河结结巴巴地好不容易说完。

        草儿挂了电话,和娘说去同学家一趟,便骑了自行车就往李云峰家去。

        她要去问个究竟。她不相信,明明初三毕业以他的成绩,都能在她就读的一中排到前五十名,也是乡镇中学的奇迹。她这三年来从未停止给他一中的试题来练习,而他也勤奋努力,从来没让她失望。每次他做完的卷子,她都要按照考试一样的给他做批改和评估与校正。按照成绩,他在她的所在班级,也会是前十名的实力。基于这样的成绩,她和他商量好了,他们俩都去海市,他去海洋大学,学计算机,辅修农事专业,她则读师范,俩人一起去看海,那将会是多么美妙的青春。

        面对高考这一重大的人生转折点,她同样期待着他再度给乡镇中学创造更大的奇迹,也算是给家乡争得一份骄傲。到时候,俩人毕业时根据情况看在哪里找工作。

        虽说他们从来没有确立过男女朋友关系,可是,心早就在一起了,不是吗?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会不会是分数和人名对应错了?还是改卷改错了?草儿一边狠狠地蹬着那辆陪伴了她六年的自行车,一边在心里做着各种设想,就是不相信李云峰会真的考这么个分数。她不能接受所有的愿望都在此刻像阳光下的肥皂泡,说破就破了。

        草儿赶到李云峰家时,云琴正在收拾桌子,告诉草儿说大哥和二哥已经去了花生地里。

        “李云峰,你的分数,是不是出来了?”

        草儿气喘吁吁地跑到地里,也蹲下身来,和他确认,眼圈却是急得红红得,仿佛马上就要掉下泪来。

        “嗯。”

        李云峰还是安静地拔草、松土。不远处的李云河知趣地在另一田垅上拔草松土,时不时地往大哥和草儿姐的方向望一望。

        “会不会是分数改错了,或者是有和你重名的,分数和人名对应错了呢?”

        草儿帮着分析。她已经开始在心里想办法了,因为分数出来后,还能有一段时间的分数查询申请。

        “不是,就是这些分了。”

        李云峰知道二弟给草儿打电话了,也知道自己的分数的真实性。

        “不可能!模拟考试的卷子和分数我都知道,你的分数上个海大都是委屈了,这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草儿断然不信。

        ”你给的卷子我都是一边找书看答案一边做的。“

        ”那你们学校闭卷考的呢?那试题是全县统一出的,也是统一改的,那难道还能假?“

        ”那是统一的试题统一县里改的,但乡镇中学的校风你也知道,我考试的时候翻书看的。“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想在你面前丢脸,也因为你这么帮着我,我也不能让你担心,影响你的学习和高考,所以平时就往高分考,高考时太严格了,就偷不了卷,自然就做不出来,分就低了。“

        李云峰但凡要制止住草儿的追问时,都会破例地将理由说得清清楚楚,让她再问无可问。

        ”你“

        草儿低着头,眼泪一滴滴地往地里掉。她不相信,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李云峰自己也这么说了。只是他的语气,虽然和平时一样温和,却少了平日里的亲近,多了些生硬。

        考试发挥失常也不是没有可能,的确有很多人平时遥遥领先,但一到大考就是一塌糊涂,这样的例子,她们学校也有,虽然李云峰高考分数和她所了解到的他的分数相差太远,却也不能再怨怪他了。毕竟,他没有考好,心里也是难过,更何况,他还顶着村里人和家里弟弟妹妹奶奶的期望呢?这估计也让他觉得很没面子吧?自己再这么责备他,不仅于事无补,反而增加他的心理负担,罢了罢了,便是再多帮助他,让他再读一年,肯定就没问题了吧。草儿暗自思忖着。

        “没事,云峰,要不你再读一年,明年你肯定就没问题,我暑假里和你一起再把高考第一轮复习过一遍,好吗?”

        草儿小心翼翼地征询着李云峰的意见。她突然有些不知他怎么想的了,担心自己不小心说错了哪句话又让他心生难过。

        “不了,我就不读了。”

        李云峰没有停下手里的活,闷声回答。

        “你不读了?”

        草儿惊异得手里的一把草掉在花生苗上。

        “嗯。”

        李云峰默默地强调似的应了一声。

        “你这是都早就想好了的吧?”

        草儿气愤地将刚捡起来的草往李云峰身上一扔。

        ”嗯,听到分数时出来就想好了。“

        狗屁!草儿在心里狠狠地骂了着。这分明就是早早就想好了的,上午八点半才出的分数,这才上午九点半,他就想好了?根本不是,他就是不想上学了。真是枉费自己的一番苦心。想当年什么都说得好好的,自己也以为什么道理他都明了,他用榜样的力量来带动弟弟妹妹们考大学,他们一起去同一个城市,一起为了双方共同造福乡里的理想而奋斗,却原来,他的心思早就变了,只是她不知道罢了。最可气的是,他自作主张,根本没在她面前显露一点。他根本,就没想过他们的将来嘛。她突然觉得很伤心,好像一田垄的花生苗,绿油油的,刚被雨洗过,凉浸浸地令人心里发寒。更可怕的是,她似乎感觉到,花生苗们的根茎和枝叶都缠绕起来,缠住住了蹲在土上的李云峰和自己的脚,她觉得呼吸不上气来。

        “李云峰!今天分数出来,你还这么早就来了地里呀!”

        李兰儿略带沙哑的大嗓门在地里响起来。她家的地就在李云峰家的对面,中间隔着一条大马路,但她来的时候都会朝李云峰家的地里望一望。毕竟同学八年的老同学,又同村。没错,李兰儿初中和高中也是在乡镇中学上的,和李云峰同班。

        “草儿,你也来了呀?”

        李兰儿并没在意李云峰没理她的茬,自顾自地挽起裤脚,下了李云峰家的地里。挨着草儿蹲了下来。

        ”嗯。“

        草儿也只是闷闷地应了一声,低着头,并没多说话。她也说不来话,一说便会哭出来。但现在,她想走了。

        草儿自顾自地把手里的草一放,起身就往大路上走。李兰儿一看俩人脸色不对,想叫住草儿,却看李云峰并不动弹,好像没看见一样仍在专注地拔草,便张了的口又闭上了。

        挨着的另一块地里的李云河看见草儿离开,抓着一把草,站起身来想跟着去,但看了看低头干活的大哥,犹豫了一会,也重新蹲下来继续干活了。

  https://www.wanshuwang.cc/a/104/104464/348901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