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乡野孤儿 > 第207章 何必伤人伤己

第207章 何必伤人伤己

        俩人一个饶有兴致地吹着黄绿色的草叶口哨,一个则兴致盎然地嚼着一根长长地狗尾巴草,一起不由自主地往曾经一直依依相望的中心小学校道上那片芙蓉花树里去。

        当年种月亮的地方还在,依然是爬着绿裙子似的圆叶红梗的草中间俏立着一簇长长地长叶草,在冬天里也是翠绿翠绿的一点也不减色。

        俩人相视一笑,不约而同地蹲下来身子,扒拉着那密密的草丛,仿佛在寻找着里面的什么宝贝。

        一阵风吹过,两排芙蓉树摇晃着婀娜的身姿,发出一些沙哑的声响。

        云锋的心里如同平静的湖面,在阳光里被风带起了波浪。她想起了当年考上大学临开学的那个八月底的早上,他对着她说的那些绝情话,忍不住就问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他有些没反应过来她在问什么。

        “就是那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一大早赶过来,想告诉你,呃,总之就是有事想告诉你,结果你就和我说了那些什么李兰儿说亲结婚之类的话。”

        云锋说起当日的情景,心里还是微微触痛了一下。

        “喔,那次,那次,我,也是迫不得已的。你,难道不懂吗”

        李云峰的心里又如一壶倾斜了的水壶,热水倒流得满地都是,烫得久驻于心的那处情感结痂的黑暗又刺痛了起来。

        “我,我,哎,不说了。”

        云锋本来想作势说就是不懂啊,让他给自己好好一个交代,但看见他从脸上到眼睛里都是受伤的神色,又不忍心,便住了口。

        李云峰长长叹了一口气,咬了咬嘴唇说

        ”我没有变过,从没有,无论是我刚刚和你说的对乡土的想法,还是,还是对我们过去的想法,都是一样的。只是,我真的不得已。“

        李云峰望了一眼云锋便低下了头。

        ”好了,好了,当我没问过。我不是有意要去提这些陈年旧事的,就是刚刚忽然想起那天早上你说的话,心里有些,呃,有些难过,没忍住就问了,你别当一回事。我以为都过去了。说开了会更好些的。“

        云锋看见了他那一眼里近乎哀求的神色,急忙摆手解释。

        ”怎么是陈年旧事怎么就都过去了没有,也不会。“

        李云峰却出乎意料地抬起了头望着云锋,激动得加重了语气。

        ”我说过,一切都没有变,都在我心里,从没有变过。“

        李云峰的坚定不仅仅在他对自己人生事业的追求上,也在他内心情感中是一样的。

        ”可是,那又能怎样李兰儿马上都要生了,我也有男朋友了,生活完全都不是一个轨道上了。你这样,何苦呢伤人伤己。“

        云锋忽然也激动起来。

        ”我说的,不是生活的形式。是心灵,难道还有谁更懂得我们曾经过去所经历带来的生活感受吗“

        李云峰的这种执着和肯定,让云锋重新认识了一遍他。他说的,她也懂得。

        她尽力调整着心情,让自己平复下来,而后,笑了笑,宽慰似的说

        ”我懂,我懂得你说的。是我不好,明知你的心里所想,还要旧事重提来让大家心情都受影响。我们,就不要再多想了吧,就这样,也很好。也很好,不正是你当初所希望的吗“

        ”嗯,是。抱歉,我刚刚可能一时没控制好情绪。“

        李云峰也没想到自己提起这些,心情会失控。

        ”没关系,是我先失控了。我当初送你们新婚的兔子,你懂的吧“

        云锋换了个话题。

        ”嗯。你说吧。“

        李云峰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等着云锋说。

        ”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旧。这是我上高一时上语文时抄了寄给你的一首古诗,当时要表达的是,高中里多少新面孔,也是比不上那位家乡的旧人的。可你和李兰儿结婚,那只兔子,表达的也是这首诗,但意思已经不同了,希望的是,你和李兰儿结秦晋之好,从此,无论是谁,都不能比得上李兰儿这个你的发妻了。“

        云锋说这话的时候,心情终于平静了下来。

        无论李云峰心里如何放不下他对自己的这份情意,但他毕竟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幸福,好好珍惜就是了,而她自己,也有着彼此相爱的沙南通,她的心里,在某个位置上安置着曾经和李云峰一起的少年情感,如今早已超越了爱情的定义,更多的是类似亲人般的真情,在爱情的位置上,她不能再放他,而只能是远在大洋彼岸的沙南通了。

        今天和李云峰的相遇,刚好,也是解了心里这个暗结吧。

        李云峰则在听得云锋这样说之后,也很明了云锋的心意。的确,感情的记忆无比珍贵,但人始终无法完全活在记忆中。更何况,他也有着自己日渐增多的作为人夫、人父和为兄为长及对乡镇村落的各种责任呢他的心里,只能放着过去的草儿,却无法再完全盛放住现在的云锋了。

        他为刚刚自己的情绪失控更是深深地感觉亏欠,他亏欠云锋的,也亏欠李兰儿的。

        云锋却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样,有些心疼地安抚他说

        “你当年的选择,是为了我好,怎么能怪你呢无论你如何选择,于我来说,都不是错。你不要有愧疚。没什么的。我现在,很幸福。所以,也希望,你也可以很幸福,连带你身边和周围的人,都能因此而幸福,发自内心的那种。”

        云锋的真心诚意和坦率,终于让李云峰起伏不定的心情真正地平复了下来。

        他终于又清醒冷静地回忆到自己当初放下云锋,选择李兰儿,便是希望云锋能按着她自己的活法活,也把她当成了另一个的自己,去活成他想象的样子。现在,的确如此了,自己又为此而焦虑难过什么呢

        俩人沉静了一会儿,终于在这片云锋很长一段时间想来又不敢面对、李云峰则隔三岔五地要来观望凝神一番的木芙蓉校道上化解了过往这俩人心里的最后的一个心结他们,都终于在这个曾经决裂的地方,和彼此,还有彼此的生活尝试握手言欢了。

        虽然,他们还并不能畅快地对各自生活畅快地交流,但起码,心里放下了许多,也少了许多一见到对方就会升起的疼痛感。

  https://www.wanshuwang.cc/a/104/104464/397765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