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禁魔三万里 > 序:始

序:始

        新书上传,求推荐票,求收藏~

        —————————

        —————————

        —————————

        —————————

        “1号,这是这次的任务。”

        斑驳的墙壁,昏暗的空间灯光微弱。

        床沿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双手圈着腿,脸低低的垂着,看不清面貌,黑暗之下,显得有些孤寂。

        床边,站着一个一身黑衣的男人,男人的脸上带着面罩,看不到面容。

        他的手上,有一张纸。

        床沿上的人抬起了头,露出了苍白中显得青涩的脸,他的眼睛很平静,是那种毫无情感的平静。

        “杀谁?”

        声音极度反差的十分清脆,干净的仿佛不带任何杂质,好听的让人可以忽略掉他在说什么。

        “你还没有恢复过来吗?”带着面具的男人语气中带着微微的不耐烦,他将手里的资料放在了床上,“自己看。”

        无法定义是青年还是少年的人,伸手将纸拿了起来,“这声音还不是你定的,你觉得不好听?”

        带着面具的男人没有回应,沉默了片刻后道:“这是你最后一个任务,完成后你就可以去过你想要的生活。”

        说完,男人转头走了。

        吧嗒。

        房门被关上。

        床上的少年低头,看起了手里的纸,没过多久,他神色难看的把纸给扔了,“说的还真好听,命都没了,我还怎么去过想过的生活,还真的是最后一个任务。”

        纸上的字不多,只有寥寥几行,但这里面的内容却不简单,简而言之,去国界,找一个被外国佣兵绑架了的博士。

        没有队友,没有后勤保障,只有他一个人。

        这不是去送命是什么?

        说起来那博士也是可怜,居然就只能得到他一个人的救援,少年都已经不知道是他倒霉,还是那个博士倒霉了。

        不出这个任务,肯定是不可能了,要是能不听命令,少年老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他没有不遵从的可能,少年人叹了口气,目前来说,他也只能朝着好的方向想了,组织也不是不讲信用的,要是结束这个任务就能离开这里,那还是值得拼一把的。

        所谓国界,便是国与国之间的界限,不过人分九等,国界也有好坏,有的地方国界跟不存在似的,也许这个村是这个国的,而边上的村就是另一个国的了,住这样地方的就比较刺激,天天出国。

        而不好的国界,那真是鸟不拉屎,范围大,人迹罕至不说,还有不少野生动物,实在是让人烦躁。

        根据情报,那群佣兵在国界百里开外的地方。

        很奇怪,三天了,对方一直在那里,居然没有将那博士带出国。

        ……

        ……

        来到国界,少年面上带着微笑,对着身后的人道:“真的要让我走着去?”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车子引擎轰鸣,利索的掉头,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的走了。

        看着离去的车子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青年转了个身,出国。

        浓密的枝桠挡住前方的路,需要费不少力气弄开,这对少年来说倒不是什么问题,他手里的短刀十分锋利,在利落的劈砍下,树枝咔嚓咔嚓的落下。

        少年就像是头毫无顾忌的孤狼,向前横冲直撞。

        还好,浓密的树杈并不是无边无际,向前劈砍了几公里,少年面前骤然空旷,他走出了野林。

        国界这边什么都不好,就是空气好,

        将短刀插进刀鞘,少年穿着迷彩服,轻轻的哼着歌,脚步轻松的向前走。

        不得不说,这么重大的一个任务交给一个少年来做并不是乱来的。

        对常人来说行走艰难的森林,对少年来说也就那么回事。

        “希望我到的时候博士你还活着呀。”呢喃着,少年在森林里越走越远。

        ……

        ……

        磅礴的大雨疯狂的下,乌云盖顶,压的万物深沉。

        营帐里,五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围坐在一起,他们中间,是一只炉子,上面放着个水壶,正咕噜咕噜的烧着。

        “进度怎么样了?”

        “已经快了,但今天天气不行,博士没办法工作。”

        “什么叫做天气不行博士没法工作?”

        “博士他手脚下雨就痛,实在专心不了翻译。”

        “哼,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不是在骗人,他可是个狡猾的人,不过算了,左右不会再要几天了。”

        离这个营地几百米开外的森林里,一颗十几米高的树干上,少年打了个哈气,他已经悄悄来到这里有五天,这五天里他什么也没做,就是这么的蹲着。

        过了这么多天,少年已经大致摸清了这群人的数量以及活动规律,偶尔的,他也能够看到那个需要他营救的对象。

        虽然说是绑架,可少年看那老头过的蛮好的,那几个外国人被他呼来唤去的堪比孙子。

        只不过让少年很疑惑的是,这群人到底把人绑来这里做什么,那个经常进出的山洞里,到底有什么东西?

        虽然好奇,不过这个超出任务之外,还是不探究了。

        他来这里已经够久了,情报收集的也已经足够,是时候做些什么了。

        今天的雨这么大,很适合送走一些什么。

        树枝轻微的抖动,树干上的青年已经不见。

        少年就像是阴影,悄无声息的靠近了营地,营地的门口,两个守卫站在一起,两人说着些什么,不时的笑笑,他们的声音压的很低,似乎是不想让里面的人知道他们正在偷懒。

        少年也在笑,噗嗤两声过后,负责守卫的两人倒地。

        几乎在两人倒地的同时,少年便已经冲了出去,一个大跨步进入了营地的范围,举着枪,他看也不看,对着左边上的营帐开了三枪。

        营帐的材质并不牢靠,子弹即使穿透而过使威力消减,但只要击中要害,也足矣要人性命。

        少年并没有掀开营帐进去看看的想法,他的脚步根本没有停,手里的枪也是再次举起,对准了第二个帐篷,又是连续开了四枪。

        收起枪,少年朝着第二个帐篷的出入口跑去,当他刚跑到,帐篷的帘帐便被掀开,一个魁梧的大汉从里面冲了出来,他的脸上有被溅到的血迹以及愤怒。

        魁梧的大汉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年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壮汉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刻他便被撂倒在地,冰冷的雨水不断落下,却比不过脖子处的刀子更让人觉得寒冷。

        “不要乱动哦。”

        壮汉惊骇,营地周围百米内都有监视器,警报器根本没响,这人是怎么来到营地的!?

        壮汉咽了咽口水,“你是来救那老头的?”说话间,他的眼睛不断的转动,他看到了门口已经倒地的两个兄弟,以及另一个安静的帐篷。

        另外几个兄弟呢,死了?

        少年拍了拍壮汉的脸,“不用看了,就你一个还活着。”

        壮汉惊骇,“你就一个人?”

        “是啊,别一个劲的问我,我问你,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那个山洞里有什么东西?”

        虽然这是任务之外的事情,可少年还是没忍住好奇。

        “作为佣兵,底线我还是有的。”

        “命都要没了,还在乎底线?”少年眯着眼,大雨之下他浑身湿透,握着刀的手却一直平稳。

        壮汉没有回应,一副什么也不会说的样子。

        少年站起来,松开了抵在壮汉脖子上的刀。

        壮汉只有一瞬间的错愕,下一刻,他便暴起,不管眼前的少年到底是怎么进来的,两人之间的身材有着绝对的差距,这么近的距离,解决对手只需要一拳头的事情。

        啪。

        如同钢铁般的拳头被素白的手掌挡下。

        壮汉想要收回手,拳头却被握住,不管他怎么用力都拽不出来,来不及多想,他另一个拳头砸了下去。

        啪。

        还是被接住。

        禁锢他双手的仿佛不是手,根本无法挣脱。

        抬起脚,壮汉踹了出去,少年没有给他踹中的机会,抓着壮汉的两只拳头,向后跳开了一大步。

        少年手上用力向后拉,壮汉只感觉是一辆大卡车拖着自己前行,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利落的摔趴在了地上,喝了满嘴的泥水,壮汉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说这和他预计的实在差太多。

        少年的脸上根本没有认真的神情,他松开了手,“再动手我就送你上路。”

        壮汉躺在地上嘴巴张得大大的,“Chinesekongfu?”

        少年点头,“可以这么认为,给你一分钟滚蛋。”

        “你不杀我?”

        “那我成全你?”

        “不不不,我马上走。”

        按照以前的任务,留个活口打探情报是很正常的事情,到底是习惯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想起来这是最后一个任务了,还管什么活口不活口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再杀掉总感觉不完美,那就放走吧。

        壮汉掉头就走了,生怕少年反悔似的,跑的是那个快。

        不去管那壮汉,少年向着第一个帐篷走去,走进去,少年看到了傻坐在那边的任务目标。

        “老头,起来回家了。”

        被称之为老头的花甲老人如梦初醒,被叫老头他也没生气,匆忙站了起来,“哦哦哦,好的,好的。”

        “嗯?”青年轻轻的蹙起了眉头,老头紧张的没有了动作。

        少年拔出枪对着帐篷来了一枪。

        老头被吓到了,站在原地,一脸你在干嘛的神情,少年道:“解决掉一只不想走的虫子。”

        胡乱放一枪就算解决了?老头有点想说什么,可看少年那脸色最终还是把话咽了下去,低下头开始收拾东西。

        五分钟后,少年不耐烦了,“还没好?”

        “那个,资料有点多,理起来要点时间。”

        少年走过去在边上坐下,“你被绑到这边来是干嘛的?”

        面对来救自己的人,老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一块石头,上面写满了某个部落的字,很有研究价值。”

        “那块石头就在边上的山洞里?然后你就被绑来了?”少年不可置信,没想到原因居然这么简单,他怎么想,里面都没什么利益可图的样子,什么时候组织接这么有善心的任务了。

        “是的。”老头算是一下子回答了两个问题。

        十分钟后,老头终于是理完了所有的资料,少年很是松了一口气,带着人冲进大雨里,上了敌人的汽车。

        一脚油门,车子轰鸣的冲进了大雨之中。

        “等等。”老头面露犹豫,“我想再去看看那块石头。”

        付钱的人是大爷,虽然这老头不付钱,可他背后的人付钱,都最后一个任务了,少年想要圆满的完成,最重要的,少年也想去看看那块神秘的石头,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深吸一口气,少年将车子掉头,朝着那个山洞处开去。

        车子来到山洞口停下,少年跟着老头一起下车,“先说好,看几眼就走。”

        他们在这里已经逗留很久了,不管有没有,少年可不想等来敌方的后方人员。

        老头一连的点了好几个头,等不及的直接下了车。

        见老婆都没这么急的,少年慢慢的下车,心里有些感慨。

        下车,走进山洞,一下子没有了雨水的烦恼,泥地里特有的味道充斥着鼻尖,没有走多久就满脚的泥泞。

        山洞不深,进去不远就看到了老头那块心心念的石头,一部分埋在泥土里,和人身等高,看起来脏不垃圾,少年有些失望。

        见老头痴迷的站在石头前,双手轻柔的抚摸,看的少年一阵鸡皮疙瘩,“博士,我们的时间不多。”

        老头回过神来,依旧的是恋恋不舍,“好的,我们走吧。”

        老头嘴上应承的果断,脚却不肯挪步,少年出言吓唬,“博士,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不想死在这里的话,还是快点跟我走的好。”

        比起研究,到底是自己的命重要一点,老头恋恋不舍的朝着山洞口子走。

        走到了山洞的口子,少年拉住老头的肩膀。

        老头不解的回过头来,“怎么了?”

        少年的眉头轻皱,道:“你再看会儿那破石头。”

        老头顿时有些生气,什么叫破石头!

        不过他转念一想,能多看会儿也是好事,也就不再说什么,快步的朝着山洞里面走了。

        站在原地,少年的脸色有些阴沉,山洞外有人,数量还不少,有不少气息,还是熟悉的。

        这可真是…

        虽然少年想过危险也许来自队友,可真的发现这一事实,还是他很不爽,他为组织卖命这么多年,虽然是被迫的,可这黄雀在后算是什么意思?

        深吸一口气,少年走出了洞,大雨下的磅礴,少年看到了三个人,站在大雨之中,带着笠帽,看不清长相。

        “二,三,四,我们好久没见了啊。”少年笑的爽朗,和眼前的三人打招呼。

        这三人像是木头,没有任何的反应。

        过了很久,最左侧的人开口,“我们是来回收的。”

        “你们说那块破石头?可以啊,随便你们。”少年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同时还要回收你。”

        少年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不管是眼前的任何一个人,都有着和他差不多的力量,一下子面对三个,他没有什么胜算。

        “做个交易怎么样,我把我名下的财产全部给你们,你们放我走。”少年道。

        “财产…没什么用。”

        “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脱离那群人的掌控吗?就甘愿一直做杀人的机器?难道你们,就不想去见见从来没见过的父母?”少年道。

        “这方面的资料我们拿不到。”

        少年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曾经设想过会有今天的局面,所以下了点力气去做了调查,我可以把手头上的资料都给你们。”

        良久的沉默,“我们不想被组织追杀。”

        “你觉得5号有那个能力来追杀我们?”少年面露不屑道。

        “谁知道组织里有几个一二三四号,也许还有个零号也说不定,还是杀了你稳妥。”

        “我从来没做过违抗组织的事,只不过是想自由罢了,可现在却是这样的局面,你们难道不怕成为下一个我?”少年摇了摇头。

        再次的沉默。

        “说说看你的计划吧,我们配合你冲出去。”

        少年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如果你摘下耳麦的话,我会选择相信你。”

        大雨之下,说话之人挥了挥手,“动手。”

        一瞬间,丛林里站起了无数的人,无数的火舌吞吐了起来,如此大雨,也掩盖不了硝烟的气息。

        “草!”

        少年再怎么强,也没有到可以抵抗子弹的地步。

        硬抗着弹雨,少年的身影消失在了丛林之中,随着少年的消失,枪声顿时停止。

        “开始博士和石头的回收工作。”这群人,似乎并没有去追少年的打算。

        少年并没有走远,跑出去两公里左右后他停了下来,在一颗大树前靠着坐下。

        子弹太密集,他没办法全部躲过去,身上中了好几枪,虽然不是致命伤,可拖着也会死人。

        “该死的,妄我还请你们吃过几顿饭,居然这么不讲情面。”嘴上骂骂咧咧,少年开始处理伤口,少年的手很利落,子弹一颗颗的被取出,随着子弹的取出,血肉绽开,仿佛挖的不是自己的血肉,少年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突然的,少年轻轻嗅了嗅,手指翻动,那一颗颗放在泥地上的子弹消失,下一刻,丛林中传来闷哼。

        片刻后,一个人慢慢的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少女,穿着单薄的白衣,头发很长,蔓延到了腰际,她身上有几处伤口,鲜血正涌出,显然是刚受的伤。

        少年依旧坐在那里,他道:“从前我就听说过,组织里有一个少女能够控制生物,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

        少女神色淡淡,她的眼珠子颜色很浅,看起来有些凉薄,“我只是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罢了。”

        对于她的话,少年不为所动,还是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少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安。

        “你在等谁?”少女问。

        “等你动手。”

        少女点了点头,“作为1号,你有如此自信的资本,可这里是森林。”

        话落,森林里传来密集的悉悉索索声,斑斓的色彩在树叶间出现。

        这是蛇,数之不尽的蛇。

        如果用尽全力,少年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死在这里,毕竟他对蛇毒有很强的抗性,拼一拼逃出去的机会不是没有。

        可之后呢,他依旧没有得到自由,不管他去哪里,组织都会追杀他,这简直是比原来的生活更加糟糕,少年的脸上出现了懊恼。

        所有的颜色汇聚到了一处,几分钟后又再次散开。

        少女站在不远处,凉薄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感情。

        “真羡慕你,有直面死亡的勇气。”

        少女转身,朝着营帐的方向走,大蛇卷起少年的尸体,跟在了后方。

        ……

        “蛇女回来了,带回了1号。”

        “通知另外几人不用备着了,都回来吧。”

        “1号的尸体怎么办。”

        “和那破石头放一块吧。在他的心脏上补一刀,确保他一定死了。”

        破败的尸体被扔在了石头边,箱子被关上,空间陷入了黑暗。

        还未凝固的鲜血在蔓延,碰触到了石头底部,仿佛是有生命一般,鲜血被石头吸收,沿着那些看不懂的字蜿蜒向上,暗红色的光芒从石头的内部散发开来。

        地上的尸体快速的在干瘪,仿佛这里的时空是错乱的,一下子过去了百年,少年的身体眨眼间变成了干尸。

  https://www.wanshuwang.cc/a/108/108772/36754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