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岁 > 第52章 山陵崩(四)我还没死呢,怎么你就一……

第52章 山陵崩(四)我还没死呢,怎么你就一……

        林昭理神识扫过来之前,  奚平已经当机立断,芥子塞奚悦,自己只留下一小袋灵石。

        奚悦立刻意识到了要干什么,  蓦地往后退了一步。然而朝后的脚还没落地,  驯龙锁就将定住了。

        奚平:你躲进避水珠里,  跳海。

        奚悦急了:我不!少爷,  我不要……

        但驯龙锁剥夺了说“不”权利,  奚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像个真正的提线木偶,被驯龙锁强按着跳进海里。拼命地反抗,可是驯龙锁卡着脖子,甚至连头也不能回。

        有那么一瞬间,  奚悦恨起了自己,恨起了亲手捡回来的驯龙锁,甚至恨起了奚平。

        避水珠温柔地包裹住半偶的身体,  继续往水面下沉去,  粘附在大船船底,它幻化成了一大片藤壶,藏在船底群贝中间。

        奚平这会儿只能先保住半偶小命,  无暇顾及那小鬼心情。避水珠入水,  林昭理强横神识已经扫了过来,  紧接着,  奚平被一道符咒牢牢地钉在了原地。

        那符可不太客,奚平感觉自己好像陷进了蛛网苍蝇,  连五脏都给裹住了。没管,  闭上眼,无视奚悦怨怒交加语无伦次,通过驯龙锁,  奚平感觉到水龙从船底游过,龙须几乎扫到了避水珠。

        水龙似乎有些疑『惑』,在奚悦躲藏的附近转了几圈,硕大的龙眼对准了避水珠。

        奚平手腕被符咒黏得一动不能动,手指还可以,升灵的剑意已经扣在了弦上。

        下一刻,来追捕人声传来,水龙一摆脑袋,不感兴趣地转身游走了——它是除秽水龙,奚悦不是秽。它收到的命令让找的也不是这个人,匹配不上——避水珠里奚悦被它当成了船底海鲜。

        奚平手指陡然一松,先放下一半心。

        幸亏奚悦内向谨慎得很,平时不怎么跟外人交流,船上人都以为哑巴半偶魂魄不全。除了脸长得像人,看着就跟潜修寺里稻童差不多,没人把当回事。

        奚平瞄了一眼自己身上符咒。不是不能用剑打掉符咒脱身,只是那样一来,林昭理那边必定会分神搜捕。不远处还有南蜀盟友和昭雪人等着,们内耗太不划算。再者一个人脑子就那么大,要费心应付追捕,肯定就顾不上魏诚响那边——那边更凶险。

        反正林昭理不敢杀,保命的杀招得用在刀刃上。

        奚平这边安置奚悦,放在吕承意身上注意力始终没撤回来,就在这时,正瞥见“无常一”和“老九”之间的私信。

        方才因为奚悦暂时安全落下心又提了起来。

        不好,吕承意那老狐狸反应速度比预想得还快!

        没容仔细想,通过转生木,已经看见老九神『色』诡异地回到了屋里。

        老九虽然面对圣女还是一样恭敬,手却是藏在袖子里。

        其实老九一出去,魏诚响就知道情况不妙了——不是她灵感优越直觉准,是因为转生木里那位前辈方才唤了她“阿响”。

        那位前辈平时对她说话都是“你”来“你”去的,偶尔连名带姓地喊她“魏诚响”,每次一叫她“阿响”,保准没好事。

        但她居然也没慌。

        小时候,她爷爷说人的『性』情决定举止,举止也会反过来影响『性』情,因此不让她学那些野孩子打架骂街,说是会“移了『性』情”。她不信,当面不敢,背着爷爷可没少捣蛋。直到这时,她才忽然发现,老人的话虽有时迂腐,但不无道,原来举止真会影响『性』情。以前她是个小孩子样,人也是孩子脾气;现在她含着满嘴血、端着冷若冰霜圣女架子,那架子端久了,居然真就像长在她身上了一样,镇住了她的魂。

        百丈海水下,群魔环伺中,魏诚响没有坐立不安,她方才已经沉下心灵契内容看了一遍,推断这东西应该是昭雪人拟。

        昭雪人生怕自己被用过就丢,关心重点都在事成之后,事后如何分配灵石、双方互不背叛等等约定得很细。关于何行事却一带而过,只说了“双方都得尽力,里应外合”云云——想劫大宛押运船队,不尽力是不可能的,昭雪人当然地认为,大家阶段利益一致,自然齐心协力。

        走进来的老九笑容可掬道:“圣女,灵契看完了吗?”

        魏诚响还没回答,转生木里前辈就急促地示警道:无常一刚才私信老九,要『逼』迫你签灵契。

        魏诚响瞳孔微微一缩,心里问奚平:“无常一怀疑我什么?”

        奚平道:“怀疑你虽然被附身,但因太岁夺不了舍,你在他眼皮底下钻了空子,正在给天机阁当内『奸』传消息——叔回对不起你,是我玩砸了。”

        时,追捕奚平的修士们冲进来,却不敢靠近,先大呼小叫地往身上扔了足有十多件缚灵的仙器——捆一头金甲狰都够用了!

        奚平双手被反剪到身后,每一根手指都被蚕丝似的细线勒住了,只要稍一动手指,那些锋利的细线就能卡进指骨。

        魏诚响:“……”

        你也不用承认得那么痛快。

        一根手指就能按死她邪祟虎视眈眈地盯着她,魏诚响却离奇地并不紧张,反而有点想笑。

        她觉得非常神奇,转生木里位前辈绝不是什么“以诚待人”好人,每次教她坑蒙拐骗就跟娘胎里带来的本事一样,闲聊时也是满嘴腾云蛟。但不知为什么,关键的事上,从来不对她装神弄鬼。比第一次跟她说话,就直接拆穿了太岁神位,一点也不想骗她把当神明膜拜;回无端暴『露』,她才刚起了点疑『惑』,还没往对方身上想,那边就干净利落地领走了责任。

        为什么呢?不稀罕骗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柴禾妞么?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她才敢带着块转生木牌孤身上路。她是浮萍,脚下没有根,人世间于她,就是一场永无止息的暴风骤雨,命运永远指向“突其来”方向。

        只有块转生木是真实。

        是她起落不定流亡途中,仅有定盘星。

        “既看完了,圣女怎么还不签啊?”老九揣着手笑道,“一条一条的,可是太岁亲口指点你谈下来的。怎么,可是他老人家又有什么疑虑?”

        氛陡然变得有点危险。

        老九眼角笑意消失,压低声音说道:“别让昭雪人兄弟们等急了啊,茫茫沧海九万里,咱们可全仗着人家仙器……保命呢。”

        魏诚响不躲不闪地直视着眼睛,心里对奚平说到:“实在不行,也不是不能签。”

        灵契里,劫灵石这一部分约定非常少,有很多空子可以钻,不影响她把邪祟们引入歧途。至于后面杀千日白被灵契反噬……罢了。

        她自愿走上条复仇路:不怀好意的邪祟、欺男霸女爪牙、一手遮天漕运司、压在众生头顶天……能走多远是多远,假她拼尽全力,也只能止步于此,那她认了,真能拖死这群妖魔也是好。

        “胡说八道,”奚平扫灵契条款比她还快,一听就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呵斥道,“签你个头,我把刀放下!”

        老九笑了:“圣女果然还是听太岁话。”

        奚平被人蛮力推上甲板,脚下一踉跄差点跪下,急败坏道:“你们这些女的都怎么回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不懂吗,怎么就这么爱走绝路?”

        魏诚响目光落在那闪闪发光灵契上:“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谁,不过我猜……可能是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青山’吧?”

        奚平一呆。

        时,赵振威御剑而下,正落在奚平眼前。事发后吓得膝盖再没能直起来过懦夫一眼看见奚平,懦弱顿时发酵成了暴怒。假不是顾忌林昭理,奚平感觉能毫不犹豫地过来把自己捅了。

        转生木里,魏诚响心平气和地和解释道:“女人路总是少一些,可能一不小心就只剩下绝路了,难怪我爷爷以前总让我扮男装。”

        她还一直怨他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真不懂事啊。

        不知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魏诚响声音不像个二八年华的少女了,听起来微微有些低沉,像菱阳河边又唱了一通宵的疲惫歌伶。

        奚平脑子里诸多念头暴风似的『乱』卷,在与赵振威目光相接瞬间,心里忽然一动,用口型冲赵振威无声道:里通外国,证据确凿,你完了。

        赵振威脑子里“嗡”一声,本来就紧绷弦断了,智崩盘。

        一步上前,猛一拉奚平身上缚仙索,周围修士猝不及防。

        奚平整个人几乎让反折了过来。赵振威裹挟着劲力手泛起血光,一把卡住奚平的脖子,时狠狠跺了一脚踩中奚平的膝窝,膝盖应声折了!

        与此时,魏诚响自己手指往刀刃上按去——

        电光石火间,奚平左右手时一收,左手拨了“无声弦”,右手骨琴一声尖鸣,紧贴在他手上丝线像快刀刮油一样卡进了手指关节。魏诚响只觉神魂被一声巨响震了一下,她全身一时麻痹,卡在刀刃上手一分也推不下去了。

        时,琴声也惊动了别人,林昭理一拂袖赵振威弹了出去,奚平单膝跪在地上,脖子上多了一道血印。

        奚平从搭满了冷汗眼睫缝隙里看向赵振威,许是太紧张,一时没顾上疼,只是冲赵振威那张无能的暴怒脸笑了一下,成功地将赵振威笑得面无人『色』。

        “……魏诚响,我还没死呢,怎么你就一不小心只剩绝路了。”奚平一字一顿道,“按我说的做。”

        老九就见圣女拿起刀以后,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不是自愿不动,是全身肌肉一下被外力锁死,人不能动。接着,魏诚响颤抖起来,下颌角绷得死紧,她像是在努力挣脱什么,浑身都较着劲。一个人身体有两种力量抵死对抗,一方想放下刀,一方想将她的手往刀刃上按,少女身上本来不太明显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老九看得惊心动魄:“圣女?”

        “呛啷”一声,刀掉在地上,被魏诚响一脚踩住。

        不过片刻光景,她已经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身的大汗。

        魏诚响抬起头来,她整个人眼神都变了,像卸了张面具似,冲老九一笑:“抱歉,你们太岁啊……这会儿在我说话不太管用。”

        吕承意收到消息,陡然一惊——太岁竟已虚弱到不能完全控制一个凡人了!

        难怪那小贱/人能在太岁眼皮底下联系天机阁,就解释得通了!

        看来真身损毁对太岁伤害远比想象得大,些天杀蓝衣狗,到底把那个人『逼』成什么样了!

        样一来,们非但不能杀那小贱/人,还要保护好她的身体,否则太岁那虚弱的隐骨未必撑得住再动『荡』一次。

        老九低头看着被他捏晕过去的少女,也是进退两难——捏他都不敢使劲捏,唯恐把那一把就能攥碎小脖子碰断了。灵契肯定没办法了,玩意必须得人自己签才能印在灵台上,那丫头晕过去了,就算把她的血都放出来涂在契书上也不成立。

        “一前辈,怎么办?”

        “别慌,我想想。”吕承意也是出了一身白『毛』汗,“别惊动昭雪人,一会儿你把她弄醒,灵石粉和丹『药』给她灌去,有多少灌多少,『逼』她开灵窍太岁让位!”

        交代完,吕承意暗骂了一声姓赵的废物坏事精,慌忙追着林昭理去了。

        奚平松了口气——第二条软肋暂时也安全了。

        终于可以全心全意地对付眼前帮人了。

        你还想“想想”,奚平目光扫过匆匆赶来的吕承意,心说:没门。

        林昭理一看奚平那狼狈样子,就皱起了眉,狠狠地瞪了赵振威一眼。

        不过眼下不是跟废物同僚算账的时候,大步上前,往奚平身上拍了七八道符咒,什么异状也没检查出来。

        林昭理不由得脸『色』微沉,审视着奚平,冷冷地说道:“你是要我搜魂,还是自己说实话?”

        奚平一条腿膝盖碎了,不客气地往拖着修士身上一靠,一点也不把自己当外人,有恃无恐地冲林昭理一笑:“我听说半仙被搜魂倒不至于变成傻子,可那伤灵台啊。伤了灵台,以后在修行上可没法再半步了……啧,好吓人,我师父就我一个亲传弟子,才刚把道心传我,是要失传啊——林师兄,你做得了主吗?”

        林昭理:“……”

        吕承意:“……”

        吕承意早准备好了堵他各种自辩,一时没转过来。说好了唱一折“百口莫辩”,怎么就临时改戏成“仗势欺人”?

        底层散修出身限制了想象力——内门弟子都这么跋扈吗?

        “哎,别生,”奚平给飞快愈合膝盖骨调整了一下姿势,好整以暇地笑道,“您都筑基了,以后在内门肯定‘大有作为’,在同门面前,要注意涵养啊。”

        林昭理眼角直蹦,就算再直,也听得出这话里威胁,当下冷笑道:“怎么,就以你作为,若是我上报仙门,支将军和司命大长老还能包庇你不成?”

        “我干什么了?”奚平无赖似的,不等林昭理控诉,就直接挑明道,“林师兄是在第一护卫舰上感觉到什么了吗?哎呦这残留灵气好眼熟,在哪遇见过……在什么地方来着?”

        林昭理:“……”

        对了,私下假扮邪祟,去南蜀驻地那事也没那么容易说清楚。

        奚平又道:“还是说我是偷窃了什么东西?敢问赃物何处?好歹有个人赃并获吧?”

        “你……你里通外……邪祟,”林昭理差点让结巴了,“你破坏灵石押运船上水龙大阵,意图不轨,该当何罪?”

        奚平眼皮也不眨:“谁看见了?”

        吕承意本能感觉不好,往后退了一步,奚平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眼角流出一点冰冷的笑意:别害怕,不找你,老狐狸。

        随后他目光径直落在了赵振威身上。

        “人证是赵师兄吗?”奚平『舔』了『舔』方才摔倒时嘴里磕出来的血,“对哦……赵师兄几时看见?”

        赵振威做贼心虚,在林昭理注视下腿肚子转筋,只能仓皇地按吕承意教说法:“不、不是我看见,是林师兄自己查出来的……”

        奚平死死地盯住:“那你抖什么?”

        林昭理一愣。

        奚平一垂眼,目光落在自己伤腿上,意味深长地笑道:“我还以为,赵师兄是怕我交代出咱俩是一伙,要灭我口呢。”

        赵振威:“你血口喷人!”

        林昭理一皱眉,怀疑目光落在了赵振威身上。

        是了,那伙家贼在矿上一手遮天,难保押运船上没有们的人。赵振威……确实奇奇怪怪的。

        奚平轻笑一声:“搜我魂,林师兄做不了主,搜位……驻矿办‘外门’赵管事魂,您应该可以吧?”

        谁还没有软肋了?

        不过软肋都是心肝,无常一先生软肋么……

  https://www.wanshuwang.cc/a/12/12744/93032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