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这也太快乐了叭!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

        “什么?”

        楚步升差一点把牛排叉进了鼻孔里!

        他一脸震惊地看着宋题,  难以置信。

        “你说谁要来和我们一起上课?”

        小楚什么都好,就是太容易激动了。

        宋题揉了揉耳朵,示意他周围的人都看着呢,  这声音未免也太大了。

        楚步升这才默默坐下来,一口嗷呜掉牛排,一边继续震惊。

        “不是,我再确认一下,你刚才说我们和谁一起上课要?”

        宋题一叉子叉起一粒圣女果提前堵住他的嘴。

        “陶阳。”

        “呜呜!呜呜呜!”

        楚步升艰难地发出声音,睁大的双眼流露了他内心的震惊。

        迅速吃掉圣女果,楚步升连忙问。

        “为什么啊?他怎么能和我们一起上课的?话说宋哥你怎么知道的啊?”

        宋题:“是表演课老师给我的消息。”

        楚步升呆愣:“啊?那为什么表演课老师不和我说啊?”

        难道是因为跟宋哥说过了,  就四舍五入等于他也知道了?

        宋题听了他的话,  忍不住瞥了他一眼。

        和楚步升说?

        楚步升和陶阳又没有起过什么冲突。

        不像他。

        陶阳签进星辉拉踩他和星夜的事情,几乎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至于为什么告诉自己,  不过是因为先答应了星辉让陶阳来上课,情面上怕和自己过不去,才来说这么一嘴卖个好罢了。

        不过这些事情?

        算了。

        也不必让楚步升知道。

        不过这个事情,  不知道庄总知道吗?

        宋题心里暗自想。

        他刚升起这个念头,  又微微一愣,  旋即苦笑。

        就算庄总知道又怎么样?

        难道庄总一个老总,  还天天为了手里艺人的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跑来跑去?

        庄重还真的知道。

        他这次出门带着杨信,杨信正好给他现场报告呢。

        “陶阳?星辉怎么想的?”

        庄重觉得奇了。

        要知道,那个表演课的老师现在可是在他们星夜的教室里上课。

        也就是说,陶阳是要到星夜来上课的。

        庄重越想越奇。

        “难道星辉对我们星夜这么有信心?就这么相信我们不会趁机动他家的艺人?”

        杨信愣了一下,没说话。

        他悄咪咪地看了一眼庄重的侧脸。

        大概,  星辉可能也没想到?

        没想到真正的庄总,  就是一个纯粹的资本家?

        庄重沉吟了一会儿,  微微一笑。

        “既然是这样,  那回头你去联系一下表演课老师和星辉那边。”

        杨信立即挺直了腰背。

        来了来了!资本家的邪魅一笑!

        他恭敬中带着一丝好奇,“我该和他们说点什么?”

        庄重:“很简单,你就告诉表演课老师,星夜的教室只免费提供给星夜的艺人。至于星辉的艺人,让他另外交一笔场地使用费用。星辉那边也是一样的说法。”

        既然星辉这么心大,像极了小说里的傻多速。

        那不坑一点岂不是对不起他自己?

        庄重很是淡定地想。

        高!

        实在是高!

        杨信立即点头。

        “好的庄总,没问题。”

        坐在前面负责开车的人嘴角微微抽搐。

        他是军方的人,这次听说是要来接之前给他们军方免费提供了很多物资的老总,他还心里特别好奇这会是个怎么样的人。

        他想过那种笑起来跟弥勒佛似大腹便便的。

        也想过或许是一位和蔼慈祥的老人家。

        但是!

        他还真的没有想过,是一个这么好看的年轻人!

        不过有一说一。

        这字里行间,确实有他想象中商人的那味儿了。

        甚至还有点冲。

        车子一路开过一片荒郊野岭,又过了几个哨站,车子也被拦下来检查过两次,才缓缓驶入一片绿色和谐的大营地。

        车子刚刚停稳,庄重还没来得及下车,迎面就飘过来一个巨大的嗓门。

        “这位就是庄总吧!庄总你好啊,我们军区这次演习那是热情邀请你过来啊!”

        杨信顿时看着先下车的庄重,投过去一个崇拜的目光。

        没想到,庄总连在军区都这么受敬重!

        庄重反倒是脚步一顿。

        他下意识四处张望了一下,露出一个迷惑的表情来。

        还真就?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人呢?

        然后过了足足三秒,他才看到一个古铜色皮肤的大高个朝他走过来。

        这就是刚才说话的人?

        “你一定就是庄总了吧?可真是年少有为,久仰久仰。”

        年少有为可还行?

        不过他也确实年轻。

        庄重毫不客气地应下了。

        “那是那是。”

        对面一愣。

        杨信在后面偷笑。

        庄重一脸淡然,“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叫我老李就行了,他们都这么喊我。”

        老李露出一口大白牙,心里却忍不住嘀咕。

        这个庄总和他想的不太一样啊?

        这夸他,他还这么给接下了?

        虽然确实是年少有为没错……

        心里琢磨着事,老李脸上不忘带一丝憨厚的笑,领着庄重四处走走。

        “这里就是咱们的营地了,我先领着你看看,今天的演习不在这里,待会儿我们还得坐车往外走,到时候老李我就负责带你,还有后面这个小哥……”

        杨信适时插了一句。

        “叫我杨助理就行。”

        “行,还有这位杨助理,到时候你们就跟着我附近看着就行。”

        老李呵呵地笑。

        庄重点点头。

        杨助理也说了一句到时候麻烦了。

        老李抓了抓板寸,又带他们继续逛。

        “这边就是咱们平时训练的地方,就是东西破了些,旧了些。”

        他说着说着,忽然长叹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了?

        杨信好奇地看着他。

        来了。

        庄重似笑非笑地看着老李,也不接话。

        杨信就更不敢吭声了。

        老李见他不上钩,硬着头皮也要往上冲。

        “不过也没有办法,咱们这个营地落成也有好几十年了,好些训练的器材都是老古董了。”

        他说起这个,眼眶说红就红。

        “就比如说有些埋在地里的轮胎,那轮胎上的凹凸都给磨平了,我们也没舍得扔,自己弄点胶糊弄糊弄,继续用……”

        庄重:“我记得废品站的破旧轮胎轮也就几百块一吨?”

        他特意在吨这个字眼上加重。

        老李脸上一僵。

        失策了失策了,不该从轮胎入手的。

        他眼珠子一转,又换了个话题。

        “还有负重原本用的那些,现在也退休了,我们平时就拿自己的破旧衣服做成两个袋子,就往里面装上沙子,完了缝上就是负重用的了,唉,也是大家伙都不容易……”

        庄重十分冷静。

        “这样确实不容易,建议把之前的轮胎循环利用,每人背后背上两三个,应该能达到同样的负重目的。”

        老李双眼微微突出。

        他咬咬牙。

        “还有练枪的靶子,上面都已经千疮百孔了,连看几环都分不出来了。我们只好组织几个心灵手巧的在上面每次糊一张纸凑合着用……”

        庄重语气越发淡定。

        “这样比较浪费纸张,建议大家做到心中有靶最好。”

        神他吗心中有靶!

        老李拳头都快要捏紧了。

        “还有那食堂的椅子也是,好些椅子都烂掉了,我们干脆就站着吃饭……”

        庄重脸上带着一丝欣赏。

        “那更好,碎片化利用空余时间,能够更加合理的达到训练的最终目的。”

        老李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不行,他真没招了。

        要说这个庄总是个善心的吧?

        听听他这都回的是人话吗?

        要说这个人没有善心吧?

        那他们以前捐赠的物资都是实打实的,甚至他房间那被褥,就是庄氏去年新增的,老好了。

        老李纠结了一会儿,放弃了。

        算了算了,人家庄氏每年做善事没忘他们军区一份属实是不错了,这做人还是不能太贪心了!

        旁边。

        杨信越听越发反应过来,他终于品出不对劲来。

        这、这个老李?

        怎么好像在哭穷啊?

        他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庄总的侧脸。

        然后发现庄总嘴角带着的那抹笑。

        杨信又想了想刚才庄总的那些话,顿时懂了。

        感情这是在过招呢?

        那没事了。

        老李边说边差点恨不得再给自己擤两把鼻涕,眼角偷偷去看庄重。

        万一呢?

        然后就迎上了庄重似笑非笑的目光。

        老李:……糟了,好像演得太过暴露了?

        他顿时鼻涕也不流了,眼眶也红了,嗓门也更响亮了。

        “那什么,哦对了,还有个事得和你们提前说一下。”

        庄重:“嗯?”

        还能编个什么来?

        老李讪笑一声。

        “也没什么,就是正巧我们兄弟营今天也在这边训练,不过他们那都是机密训练,你们两个注意点别忘西边走,否则那边的人逮到了你们,我就不太好解释了。”

        机密训练?

        庄重下意识想到了谢洲,然后点点头。

        老李见他这么好说话,放心了。

        “那咱们走吧,演习也没太长时间了,也快该开始了。”

        庄重跟着他走,脚步放慢了一些。

        杨信差一点就要撞上他,正要跟着放慢速度呢,就听见庄重云淡风轻般开口。

        “回头你再过来这边考察一下,如果情况属实,今年再追加一笔军区这边的捐款,主要用于训练器械这方面。”

        杨信愣了。

        “您刚才不是……”

        都把老李的话给堵了个严严实实吗?

        庄重用眼角看了他一眼。

        那是他的乐趣不行吗?

        杨信秒怂。

        “我明白了,我回头就办。”

        走在最前面的老李收回了两只竖起的耳朵,心里乐得美滋滋的!

        还好他这耳朵好使!

        这话他可是听见了的啊!回头他就安排安排,把这个什么杨助理拉过来他们营地溜溜!

        要他说啊,这个庄总除了不会说人话,他还真是个大好人!

        做的都是人事!

        好人!大好人啊!

  https://www.wanshuwang.cc/a/12/12958/85501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