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爱人妖

        丰子臻在医院打了石膏折腾好,已经差不多九点了。云知一直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替他跑上跑下地付费、拿药、递水。出了医院又执意送他回家。

        丰子臻看他那样,突然觉得心烦,路上一句话都没跟他。下了出租车连个招呼都没打,直接坐电梯上顶楼,开门关门一气呵成。

        断骨处一直隐隐作痛,丰子臻坐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愈发觉得烦闷。窗外又飘起了雪,纷纷扬扬地洒下来。丰子臻走过去打开窗子,往楼下瞄了一眼,一股无名火从心头蹭地窜起来。

        那家伙就那样抱着手臂,哆哆嗦嗦地在路灯下。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丰子臻都觉得是自己甩了他,而不是他甩了自己。

        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人丰子臻咬牙切齿地拎了把伞出门,在电梯里暴躁得狂摁按钮,冲出去把伞丢在云知脸上“你他妈还杵在这里干什么打算把自己冻成冰棍还是雪人”

        云知从兜里摸出一物,哆哆嗦嗦地递过来,牙齿磕磕碰碰,断断续续地“臻,你你的手机。”

        果然是被鬼附身了,丰子臻接过手机嫌弃地想,要不然怎么会手机不见这么久都没发现“你不会上去找我”

        “门门岗不让进。”

        “不让进你不会让门岗打我座机云知你他妈是真傻还是装傻啊行了行了,赶紧滚吧滚吧”丰子臻克制着锤死他的冲动,转身就往楼里冲,到门口的时候克制不住回头瞄了一眼,那家伙还在那里跟电线杆似的杵着。丰子臻一面嫌弃自己一面转过身去,“你他妈还有什么事情别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老子当年真他妈脑残了,才喜欢上你这种三句话崩不出个屁来的sb想什么一股脑给老子倒出来,老子给你一分钟,不完你这辈子都别了”

        云知几次抬起头来欲言又止,憋红了脸终于嗫喏道“臻臻你不要不要再糟蹋自己了。我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可是”

        丰子臻只觉火气蹭地窜起老高“云知你他妈给老子搞清楚,是老子甩了你不是你对不起老子再老子哪里糟蹋自己了你不要把你自己想得太是回事儿了,老子那些男人一个个都比你有情趣得多,又舍得在老子身上花钱,哪像你一个月两三千块钱还得老子倒贴”

        丰子臻得痛快,等到那股火发泄得差不多,才发现面前的男人微微垂着头,牙齿咬着嘴唇,眼圈儿都红了,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男人窝囊成这样,也真够极品了自己那时候怎么会觉得他这样很可爱其实现在也挺可爱的,让他有种将他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的。丰子臻握了握拳“你还不滚”

        云知艰难地抬起头来,轻声道“你的手洗澡不方便吧需不需要”

        丰子臻突然笑了。他来生得清俊,这会儿一笑却瞬间有一种妖媚又凄凉的感觉“怎么你老婆满足不了你么也对,你老婆毕竟是个母的,她没那玩意儿。”

        云知窘得脸都快贴到胸上了“不我只是我只是担心你的手。”

        鬼附身这种东西是一定存在的。当丰子臻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把人领进屋了。男人局促地在门口,嗫喏道“鞋脏”

        丰子臻拉着人的领口往里一扯“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丰子臻的左臂不能动,洗澡还真是个难事儿。男人心翼翼地避开他的左臂,拿花洒替他冲着,心翼翼地涂抹沐浴液,搓出满身雪白的泡泡。

        “还有这里没洗。”丰子臻左手抬高,右手捏着他手往自己身下一拖。男人的脸腾地红了,心翼翼避开目光,颤抖着手去涂沐浴液。男人纤细的手指触碰到关键部位的那一刻,有什么东西腾地一声在丰子臻身体里炸开,理智顷刻间灰飞烟灭。

        三年了。整整三年他都没有这么兴奋过。男人那里因为许久无人开拓,紧致得令人咋舌。每一次挺进都伴随着蚀骨的快感。丰子臻把人压在墙上,抬手摘掉了那幅碍眼的黑色半框眼镜,男人因为痛苦与极乐相交织而微蹙着眉头,眼神朦胧纯净得像初生的婴儿,隐隐泛着水光。

        就是这样的眼神。就是这样的眼神。让十六岁桀骜不驯的丰子臻突然有了欺负的兴趣。他家世不错,从要什么有什么,成绩又好,平常一堆女生围着献殷勤,他万花丛中过,却偏偏看上了那片不起眼的绿叶。

        丰子臻伸手描摹过他的眉眼,并不漂亮,却有一种动物一样柔弱干净的气质,让人忍不住狠狠地疼爱。丰子臻猛地一顶,两人一起冲上了浪峰,感觉身体在云端漂浮,很久不曾有过的畅快淋漓。

        是了。丰子臻看着他失神的双眼苦笑了一声,自从和云知分手,他再没有了别人的能力。一味地任自己堕落下去,在那些娱乐圈大佬的身边来来去去,像个破麻袋一样等着别人操,一次都没有勃起过。大概没有人喜欢奸尸,所以那些人没多久就对他失了兴趣,丰子臻一边嫌弃自己一边寻找下一个对象。在拼命拍戏的间隙里,在那些寂寞难耐的夜晚,寻找一个能让自己暂时不那么寂寞的温热的躯体。

        真搞笑。分手三年,他竟然始终忘不了他。

        丰子臻一大早冲进沈杭的办公室打劫早餐,顺便“通知”他自己负伤了。他高踞在沈杭的办公桌上,喝着蓝青给沈杭买的豆浆,趾高气扬地戏没法拍了,伤筋动骨一百天,要么等老子三个月,要么换主角。

        电视剧已经拍了一大半,中途停机损失不少,临阵换角损失更大,沈杭黑着脸“早想换你了。你摔得真巧。”一句话引得很多对丰子臻印象不错的员工不满,胆大的已经开始嚷嚷沈总你不能喜新厌旧,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

        什么新人旧人乱七八糟的,沈杭一想到他和丰子臻的漫天绯闻就闹心。打电话通知导演放假三个月以后,就按照往常的习惯登录了游,等待游戏载入的时间里,沈杭顺手把钥匙扔给了蓝青“带他去医院复查,别骨头接歪了损害电视剧的整体完美。”

        这会儿丰子臻是病号,蓝青也不好用强。所以丰子臻得以堂而皇之地挤到沈杭的椅子里,靠在沈杭肩膀上凑过去看“咦沈总也玩这个游戏啊”等看清左上角人物id的时候,差点儿一口血喷在屏幕上“原来你就是那个爱人妖的啊”

        丰子臻的声音干净清亮,很有穿透力,一句话出口半个公司的人都听得了。个个满脸惊异用高深莫测的眼光往总裁办公室这边儿瞄。心理活动如下

        “原来沈总喜欢人妖”

        “难道丰子臻是人妖不对,应该是沈总喜新厌旧抛弃丰子臻喜欢上了一个人妖。”

        “怪不得沈总之前比和尚都清心寡欲,原来是没遇到人妖啊”

        沈杭僵硬着转过头来“你认识我”来因为是游他才那么肆无忌惮风度全失,没想到这种事情都能跟现实扯上关系。中国十三亿人,游里玩家天南海北四大洲七大洋都有,怎么随便拈一个就能是丰子臻

        丰子臻凑过来十分暧昧地趴在他耳朵上低声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沈总果然是个道貌岸然的神经病啊,或者换个词,叫腹黑”

        沈杭“”

        “那我是人妖”丰子臻眼珠一转,“莫非是你求而不得的那位女王大人沈总您真黑,真的不过我比您更黑。我最喜欢热闹了。”丰子臻轻佻地在他脸上拍了拍,潇洒地起身走了。

        三年来,云知的生物钟第一次没有起作用,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揉了揉朦胧的双眼,从枕边摸到眼镜,眼前清晰起来的那一瞬间,云知整个人都僵硬了。

        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身下柔软的被褥,落地窗透进来的阳光都让他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的家,身后那难以启齿的部位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他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婚后出轨,跟他的前男友,上床了。天哪,云知捂着自己的脸好一会儿才放开,这下子真凑成一对儿了。夫妻俩女的出轨男的也出轨,俩人在家不是冷战就是打与被打,当然每回被打的那个人都是他。幸好妞妞现在在她奶奶家,否则他这一夜不回家不好,今天还有课,要迟到了

        云知猛地坐起来,牵动身后那地方,痛得他又跌了回去。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十点整。

        晚了。

        他从教三年从不迟到的传统,终于打破了。云知绷紧的神经一下子松懈下来,意识身不由己地滑开,他想起从上学起保持了十年的从不迟到的纪录,就是因为丰子臻的出现而打破的。美女  "xwu"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127/127778/43465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