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女配的逆袭 > 32情根深种

32情根深种

        震惊过后,柳嘉荨反而镇定下来,死过一次,她知道有些事根争不过老天爷。

        郑松和柳致敬进屋的时候,就看到柳嘉荨倚在榻上,专心地看书,那悠然的姿态完全不像是得了病症的人。郑松扬起嘴角,赞一声,好一个临危不乱的柳嘉荨。

        柳嘉荨听到声音,抬起眼睑,微微一笑,如阴霾的天空突然透出一缕阳光,她了起来,给柳致敬恭恭敬敬得行了一个礼,“祖父。”

        柳致敬焦急的心霎时平静下来,是他看了这个孙女。

        郑松放下药箱,坐在新竹搬来的凳子上,“四姐请伸出手。”

        指腹搭在纤细的手腕上,手腕上隐隐出来一阵热意,再看她的脸,脸颊红通通的,眼睛里有微不可见的红血丝,她应是发烧了。

        换了一个手腕,手指微动,两条剑眉紧紧皱在一起,“四姐平时的饮食都是谁在料理”

        新竹回道“是我。”新竹负责屋外,云杉负责屋内。

        郑松收回手指,“可有与往日不同”

        新竹摇头,“和往常一样。”

        “可有碰过不该碰的东西”

        不该碰的东西新竹和云杉对看一眼,这话问的毫不奇怪,什么东西是不该碰的

        柳致敬的心中转了几个圈,示意新竹和云杉退下,“郑大夫有话请直。”

        郑松看着柳嘉荨有些犹豫,他怕话出来,这个十四岁的少女承受不住。

        柳嘉荨早已做好最坏的打算,“郑大夫请直,我的病情我有权知道。”

        郑松叹口气,“四姐不是得了天花,而是鼠疫。”

        鼠疫柳致敬猛地了起来,“怎么可能郑大夫是不是诊断错了”

        鼠疫是最近五天才发现的,而且已经做了隔离处理,整个京城都是只许出不许进,鼠疫不可能传进来,再柳嘉荨足不出户,怎么会患上鼠疫。

        郑松也不相信,可是柳嘉荨的症状与别的患者身上的症状是一样的,“柳大人,我知道你担心,郑某行医多年,绝对不会诊错,现在最要紧的是先消毒,将四姐隔离,再想办法医治。”

        柳致敬的冷汗早已滴落下来,闻风丧胆的鼠疫竟然近在眼前,他一直都认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家是永远接触不到鼠疫的。

        柳致敬咬牙下了命令,从今日起谁都不准接近静草轩,静草轩里的人都不得出院门一步,整个柳府都蔓延着艾草的气味。

        柳嘉荨因为高烧,已经无力坐起来,她遣退了新竹和云杉,不让她们近身,她一个人死就足够了。如果早知道老天爷要用这种方式收回她的命,她宁愿早早了结性命,患病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郑松每日都会来看柳嘉荨,尽量用药物维持她的生命,同时尽快研究出治疗鼠疫的药物。

        柳致敬一早就封锁了消息,但是还是泄露了。

        这已经是慕容锦第三次来柳家了,柳致敬无力招架,“王爷,四丫头只是得了风寒过几日就好了。”

        他还想瞒到什么时候,皇兄都已知道了。今早皇帝大发雷霆,治了柳致敬隐瞒不报之罪,扣了一个月的俸禄。

        柳致敬在朝上也没松口风,依然柳嘉荨只是患了风寒,现在仍旧是这个口气。

        来慕容锦会是第一个知道,但是暗风为了主子的安危,硬是瞒了下来,慕容锦知道后,气得打了暗风一掌,暗风现在还躺在床上,监视的任务交给了暗星。

        慕容锦不打算再跟柳致敬绕弯子,他要见到人才放心,“柳大人再不让王见柳嘉荨,王就硬闯了。”

        柳致敬瞪着他半晌,“老臣是为了王爷的安危。”

        “不必了,前面带路。”柳嘉荨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有权知道她的情况。

        房间里飘着艾草的气味,一个男子带着手套,蒙着面,只余一双眼睛在外面,他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汤,正在喂柳嘉荨。

        柳嘉荨倚在床上,脸色苍白,眼睛下面大片青紫,嘴唇干裂,手指节凸出,瘦骨嶙嶙。

        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慕容锦还是吃了一惊,他快步走过去,叫了一声“荨儿”便再也不出话来。

        柳嘉荨牵了下嘴角,她知道她的样子一定难看至极,“王爷你怎么来了快些出去,心染上恶疾。”她的声音沙哑,好似砂纸磨过玻璃。

        慕容锦定定地看着她,她已病入膏肓,可是双眼仍旧清澈明亮,眼神里没有一丝害怕和慌张,仍旧淡然宁静。

        慕容锦看着这双眼睛,心一点点的沦陷。他扫一眼垂手在一旁的郑松,这几日都是他在照顾她想到两人一直共处一室,他的心中如被重锤击中,柳嘉荨是他的未婚妻,怎容别的男人侍疾。

        慕容锦抢过郑松手中的药碗,撩起袍子坐在柳嘉荨床榻前,柳嘉荨惊得朝床榻里躲,同时捂住口鼻,“王爷乃贵金之躯,万不可如此,快些回府吧。”

        慕容锦盯着她,一眼便能望进她的灵魂似的,他咬牙出三十年最重的誓言,“你若去了,我便随你去。”

        柳嘉荨呆住,他们交集不多,慕容锦不可能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她看一眼郑松明白过来,定是跟他较劲,她垂下眼帘,低声道“是荨儿没有福气,王爷,你再寻佳偶吧。”

        慕容锦突然握住她的手,柳嘉荨想要挣脱,无奈他握得太紧,根挣不脱。慕容锦身体向前,就差扳着她的脑袋,“王等你已经等了十几年,一个人一辈子有几个十几年。你忍心离我而去,让我孤独终老”

        慕容锦的话的柳嘉荨糊涂了,“你等我”

        慕容锦看她手上套着玉镯,心中欣喜,“若你不是我的妻子,这玉镯子怎会摘不下来”

        柳嘉荨再次呆住。

        慕容锦抚摸着她干枯如树枝的手,“玉镯是我母妃留下来的,她只有我的妻子才能戴上玉镯且摘不下来。”除非那人死了。这句话慕容锦烂到了肚子里。溢洪大师的话,他相信,当初把玉镯给柳嘉荨也是心血来潮,暗风回来报告柳嘉荨戴上玉镯便摘不下来后,他的心彻底安定了,感情更是不受克制地朝柳嘉荨流去,日日听着暗风的报告,就像日日见到她一样。

        可这点爱还不到生死相依的地步,刚才的话是给自己,也是给旁人听的,他从郑松的眼神里看到别的女子看到自己时的那种痴迷,他怕他们再相处下去,会出事端,所以竭力阻止。

        柳嘉荨秀眉紧蹙,难道她穿越过来就是为了与慕容锦一续前缘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不再推拒任由慕容锦喂起药来。

        郑松依旧每日来,给柳嘉荨把脉开药。也奇怪,自从慕容锦来后,柳嘉荨的病竟然在慢慢好转。郑松大喜,按照给柳嘉荨的药给别的患者用,可是别的患者依旧没有改善。

        郑松纳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悄悄该了药方,只开一些滋补的药,柳嘉荨的病依旧在好转。

        郑松便由一日一探病,改成两日,慢慢改成三日,后来一连十天都没来。

        慕容锦日日在柳嘉荨的床前侍疾,看她气色好转,心中欢喜,依旧每日端药喂汤。

        看他纤长白皙的手指拿起陶瓷的勺子,舀一勺汤,吹凉后送到唇前,柳嘉荨的心里莫名悸动。上一世,她结过婚还生了孩子,除了月子里的前几日不能动弹,丈夫曾喂过汤水外,再也不曾有过这般待遇。

        他一个王爷,平日里都是别人伺候,哪里照顾过人,却纡尊降贵地来照顾她一个病的奄奄一息的人,不感动那是假的。

        柳嘉荨张口喝下一勺汤,温度正好,吞到肚里,腹中暖洋洋的,好似喝了一口好酒一样。

        喂完汤,慕容锦拿起锦帕擦去她嘴角的余渍,他擦的很认真,心翼翼的模样好似在擦一件上好的宝贝。

        那柔软的布料碰到嘴角,如一只柔嫩细滑的手轻轻抚摸,柳嘉荨的脸红的如熟透的番茄。

        此时的柳嘉荨已没了那日的病态,脸颊红润,纤长、卷翘的眼睫毛如翻飞的蝴蝶,眼波流转间尽是风情。

        慕容锦呆了一呆,伸手抚摸她光洁的脸颊。

        柳嘉荨怔住,也呆呆地看着他。慕容锦的嘴角上扬,星目里溢满柔情,手指腹滑过柔嫩的红唇,他的手指轻颤,腹中突然燃气一股欲火。

        手指顺着脸颊滑到巧的下巴,他屈着身体,下一秒便落在了看似香甜可口的红唇上。

        柳嘉荨的脑袋嗡一声,唇上犹如一股电流流窜到身体各处,心怦怦跳的厉害,喘气也粗重了。忽然脑袋中闪过一道闪电,青天白日的他在干嘛

        还没推开他,他就如蜻蜓点水一般离开了红唇。

        眼睛里有还没褪去的欲望,下体已高高耸起。

        慕容锦还没试过单单是一个轻轻的吻就能让身体产生反应,他托起她的脸,如果前几日还只是一点点爱,那么经过短短的几天相处,这份爱已经扩大了,至于大到什么程度他还不知道。关注  "hongcha866"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127/127782/434673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