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女配的逆袭 > 45你丫不要太舒服了

45你丫不要太舒服了

        柳嘉荨看着飞扬送来的情报,脸色一会儿一变。

        皇帝竟然跟柳嘉慧有一腿,柳嘉慧竟然怀了皇帝的孩子,她竟然还设计陷害柳嘉玉。皇帝竟然在练长生不老药。后宫一直无人再有孕竟然是皇后动的手脚。岚贵人有孕,皇后伺机而动

        一件件消息看来,最让她气恼的莫如她患鼠疫的事,竟然是皇后跟柳嘉慧联手,她们不就是喜欢慕容锦嘛,你们喜欢你们可追呀,一个嫁给皇帝做了皇后,一个嫁给太子做了太子妃,到底还不是爱权势。

        柳嘉荨嗤之以鼻,将情报烧了。

        白色的纸瞬间成了一团灰,柳嘉荨拿起茶杯泼上水,“飞扬,你去查下富源商号的幕后老板。”

        “属下一直在查,总是查不到。”飞扬有几分懊恼。

        两支队伍都无法查到幕后老板,要么没有,要么就是势力太大,能有大势力的人柳嘉荨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会不会是他

        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

        这日,暗风收到慕容锦班师回朝的消息,罕见地露出了笑容,“王妃,王爷八天后到京。”

        “哦,恩”柳嘉荨正抄的云里雾里,猛不丁地听到这话还以为是出现了幻听,她眨眨眼,“你刚才什么”

        “王爷八天后到京。”

        他回来了。

        柳嘉荨忽然有种立刻要见到他的冲动,眼睛里含了一大泡眼泪,她吸吸鼻子,用手背抹了一把,却不想抹了一把墨汁,鼻子和人中瞬间成了黑色的。

        飞扬憋着笑,用湿毛巾给她擦去,“看把王妃高兴的,咱们收拾东西马上回府吧。”

        “好好,收拾,那个暗风,你去跟主持一声,就谢谢他这些日子的照顾,还有经书,算我捐献的吧哎,别,回来。”刚开始的几写的太难看,还是自己留着吧,把写的好的捐出去。

        柳嘉荨挑挑拣拣,最后只有三个经书拿的出手,如果就送三,主持会不会以为她这段日子以来都是在偷懒,根没抄。天知道她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抄经书,只是字太难看了,跟虫子爬的似的,练成能拿得出手的蝇头楷,她是费了多大的功夫呀,手都磨得出茧子了,她都不好意思再用寺庙里的墨水,都是让暗风出去买的,呜呜。

        飞扬夺过经书,递给暗风,“心意到了就行了,主持是得道高僧不会嫌少的。”

        的也是,柳嘉荨点点头,心里平衡了一些。

        暗风半扬着嘴角出去,飞扬收拾东西。柳嘉荨高兴地直转圈,自从来到古代她头一回儿这么高兴。

        算算日子,慕容锦出征已经三个月零十七天了,从初夏到了夏末,这三个多月仿佛三个世纪那么漫长。

        东西很快收拾好,三人依旧乘马车回去,路上很顺遂,没发生刺杀的事,平安地都险些让柳嘉荨以为天下太平了呢。

        等待的日子总是漫长的,回到府里,一日日像是被拉长了,总也等不到天黑。明明才八天,却更像八年。

        飞扬见柳嘉荨没抓没挠的样子,便搬来一摞经书,“王妃还是抄经书吧,能静心。”

        柳嘉荨连连好,刚开始总是写错字,快抄完一书的时候才算静下来。

        夏末的午后仍旧热的厉害,知了像是知道末日快到了,在枝头狂叫着,屋子里的四个角上放着冰块,案上放着一碗冰镇酸梅汤。

        一个妙龄女子专心地抄着经书,额头上沁出细密的汗珠。她专心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打扰。

        慕容锦进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一副画面,脚下的步子顿住,细细地看她的脸,瘦了,眉目间比走的是时候长开了些,人也俊俏了。

        许是抄的累了,柳嘉荨放下笔,揉着酸痛的脖子,忽然一双手轻轻揉捏起来,她闭上眼睛吁出一口气,“飞扬你按摩的手法越来越好了。”

        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王妃可喜欢”

        柳嘉荨舒地一下开眼睛,猛然转过头。

        面前的人眉目含笑,嘴角上扬,一身湛蓝色长衫,浑身落满灰尘。尽管胡子拉碴的,却是朝思暮想的模样。

        她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他的声音还是那么好听,充满了磁性。

        柳嘉荨扑进他的怀抱,抱住窄腰,脸埋在胸前,豆大的泪珠滚滚落下,心里的某处柔软地似出生的婴儿,安静了,也踏实了。

        日想夜念,总算见到了梦中的人儿。

        慕容锦紧紧抱着她,仿佛要将她嵌进身体里一样,他日夜兼程的赶回来,就是为了此刻,能紧紧的抱着她,感受她柔软的身体。

        慕容锦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她没有挽发髻,头发用一根丝带绑着,黑亮的头发垂到腰间,散发着他熟悉的香味。

        不施朱粉,不戴珠钗,却让他着迷。

        慕容锦不舍地拉开她,“为夫好久不曾洗漱了。”

        “我让清明清叶给你打洗澡水。”

        慕容锦摇摇头,“大部队还在路上,我因为想你提前回来了,不能张扬。”

        柳嘉荨的脸通红,这才想起,暗风八天后到京,今天才是第五天,他比别人先到了三天。柳嘉荨的心里甜滋滋的,他把她放在心上就好。

        慕容锦凑到她的耳边,“所以还烦请娘子让飞扬打热水进来。”

        热气哈得耳朵痒痒的,他明知道她的耳朵处最敏感还故意如此,白了他一眼,叫飞扬打热水进来。

        眉目流转间风情万种,慕容锦直看得心头一热,腹中升起一股邪火,喉咙上下浮动,几乎能听见吞咽唾沫的声音。

        慕容锦低头方要噙住娇艳的红唇,飞扬推门进来,手里拎着一大桶热水。慕容锦忙垂下眼帘,压下邪念。

        桶里很快注满水,柳嘉荨挥手让飞扬出去,亲自给慕容锦宽带解衣。

        慕容锦笑眯眯地道“娘子变得体贴了。”

        柳嘉荨狡黠地笑道“我还会更体贴,你要不要试试”着就把腿翘到他的大腿处,轻轻摩挲起来。

        慕容锦的脸色微变,腹中的刚熄灭,她又来撩拨,按住柔软的腿,制止她点火的动作,“你就不怕为夫累死在床上。”

        柳嘉荨格格笑起来,给他脱去外衣,方要脱里衣,慕容锦握住了她的手,“还是为夫来吧。”

        柳嘉荨盯着他半晌,“你怕羞”

        慕容锦摇头。

        “那就让我来。”她解去腰间的带子,里衣敞开来,往日光洁的胸膛上出现一道狰狞的伤疤。

        柳嘉荨吓得后退几步,脸色苍白如纸,下一秒就扑到他身上,脱下里衣,查看别处有没有伤口。她转着他,像在转拨浪鼓。

        慕容锦哭笑不得,“别看了,没有伤了。”

        眼泪如同豆子似的落下,泣不成声,“你怎么不照顾好自己,疤这么大,这么长,跟蜈蚣似的还疼不疼”她不敢碰触,只呆呆地看着,“暗星,暗风都是干什么吃的,不好好保护你。”

        “不关他们的事,太子鲁莽,闯进了敌人的包围圈,我要是不去,他就没命了。”

        “果然是太子,我就知道他不是个安稳的,皇上也是,派他出征干嘛,明知道他当不得重任。”

        “这话在我面前就行了,出去了乱不可胡言乱语,心隔墙有耳。”

        柳嘉荨急忙噤声,她也知道不该编排皇帝,毕竟他是大惠朝的老大,只是,“太子受伤了吗”

        “伤了点皮肉,不重。”

        那是不是慕容锦不会被发配,也好,不,也不好,皇帝还会动别的心思,他们在京里就要提防,这样想来倒不如发配了。原著中,柳嘉荨并没有半块玉佩,所以慕容锦才会平安一生吧,她捂着胸口,玉佩的位置滚烫,怪不得人家福兮祸之所依,她只希望这祸不要是灭顶之灾。

        柳嘉荨脸上的泪珠未干,哭泣的声音也渐渐转,她的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想法。

        慕容锦以为她还在伤心,拍着她的后背,直到她停住哭泣,才道“娘子,你要陪我洗澡吗”

        呸,谁要陪你洗澡呀。离开慕容锦,擦去脸上的泪珠,“你自己洗。”

        慕容锦背过身,脱去亵裤,赤条条地进到桶里。

        期间柳嘉荨一直低着头,脸像熟透的番茄,连耳朵根都是红的。

        慕容锦满意地出声,“娘子,娘子。”

        柳嘉荨抬起头来,没好气地道“干嘛”

        “给为夫搓背。”

        柳嘉荨就想起中的香艳场面,什么鸳鸯浴呀,在水中颠鸾倒凤呀,心跳的速度猛然加快,呼吸也跟着重了几分。几乎是颤着手拿起毛巾,慢腾腾地蹭到慕容锦身后,沾上水,使劲一搓,双目瞬间瞪大,他是有多久不洗澡了,咋脏成这样。

        慕容锦哼唧着,“唉,一个多月都不洗澡了,我都闻到馊味了。”

        柳嘉荨“”

        所有关于旖旎的想象都被水面上飘着的一层所谓的泥垢打击是无影无踪,柳嘉荨直搓的双臂发酸,香汗淋漓。

        慕容锦舒服地直哼哼,柳嘉荨真想把毛巾摔在他脸上,你丫不要太舒服了。添加  "xwu"  ,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127/127782/434673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