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女配的逆袭 > 48

48

        飞扬按照柳嘉荨的吩咐挑选了四个人,只待想好明目就弄到王府。

        恰好慕容锦回来,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两个女子,飞扬的眼睛一亮,在慕容锦的耳边嘀咕几句,慕容锦连连点头,同时长出一口气,这样柳嘉荨应该不会太生气。

        柳嘉荨正在端详绣好的荷包,她绣了一只蔷薇,红色的蔷薇生机勃勃,想到蔷薇的花语,柳嘉荨的脸红得就像火烧。

        飞扬先一步到了柳嘉荨的屋内,“王妃,王爷回来了,你交代给我的事也办好了。”完,飞扬迅速退到屋外三丈的地方,她敏感的直觉告诉她,一会儿屋里要有一场仗,她不想被殃及到。

        慕容锦一跨进房门就看到柳嘉荨手里的荷包,他一把抢了过去,“娘子的手艺真好。”揣到怀里,去揽柳嘉荨的肩膀。

        柳嘉荨顺势靠在他怀中,在他的胸膛上画着圈圈,“人家日子过去了。”

        慕容锦的腹收紧,大有垂泪的冲动,终于可以开荤了,他容易吗,迫不及待地横抱起柳嘉荨放在床上。

        柳嘉荨搂着他的脖子,娇滴滴地道“夫君,现在是白天呢。”

        你知道是白天还勾引我,腿都翘到我的腰上了。慕容锦嘿嘿一笑,封住她的唇,去解腰带,那腰带就像在跟他作对似的,怎么都解不开,慕容锦着恼,直接撕开了她的衣衫,上好的布料发出嘶嘶的声音,听到柳嘉荨的耳朵里,引起一阵轻颤,他,好野蛮。

        慕容锦撕上了瘾,连亵衣亵裤都一起撕了,抬起柳嘉荨的身子,径直进、入。

        柳嘉荨嗯一声,攀住他的脖子,随着律动呻、吟起来。

        两人就像干涸的河床突然注入了水,绵绵不绝,不绝不尽。

        床吱呀地叫着,似乎不堪重负,摇摇晃晃,偏又不肯倒,就像柳嘉荨每每要到高、潮,偏偏他又停下,故意看她煎熬。如此三次,柳嘉荨恼怒,直想拍到他欠扁的笑脸上。偏偏,他又不肯让她动,只一味地压着她,在她体、内横冲直撞。

        柳嘉荨转转眼珠,“夫君,咱们要个孩子吧。”

        慕容锦怔住,一个他和她的孩子也不错。

        趁他出神,柳嘉荨攀上他的身子,两人都成了坐的姿势,慕容锦又怔了下,柳嘉荨突然朝他扑来,他怕她摔倒,重重倒在床上,给她当垫背。

        柳嘉荨嘿嘿笑着,跨坐在他身上,奸计得逞。在他愣怔的当,摇摆起来,主动权在我手上了,看我不折磨你。

        慕容锦这才反应过来,她使诈。

        柳嘉荨一直不停地摇摆着,慕容锦渐渐呻、吟出声,他一直知道有这样的姿势,也唯有青楼女子才如此大胆,但他却一点儿都不喜欢,他讨厌被别人操控。

        柳嘉荨低头,含、住他胸前的两粒樱桃,慕容锦险些叫出了声,那是他最敏感的地方,“丫头,停停。”

        越停,柳嘉荨越是嗜咬的厉害、慕容锦眼里的欲、望愈浓,下、体一软,泄了出来。

        柳嘉荨嘻嘻笑着从他身上下来,看你下次还敢不敢戏弄姑娘。

        慕容锦一脸挫败,他竟然在床第之间输了。

        柳嘉荨趴在慕容锦胸前,勾起他的下巴,“爷,给姑娘笑一个。”

        慕容锦抓住她的手,放在嘴里咬了一口。

        柳嘉荨吃痛,他定然是属狗的,每次都咬她。

        慕容锦拍了拍她浑圆的屁屁,“你在哪里学的”

        呃柳嘉荨愕然,总不能她是在岛国的爱情动作片里学的吧,于是顺口胡诌,“书上。”

        “什么书”

        柳嘉荨望天,“其实,是图。”

        春、宫图不会吧慕容锦一想到她猫在某个角落看春、宫图,便忍不住嘴角抽搐,“以后不准再看。”

        “知道了,夫君”

        “恩”

        “你舒服吗”

        “恩。”

        “下次还要吗”

        “不要。”

        柳嘉荨窃笑,慕容锦却暗暗发誓,他坚决要掌握主动权。

        “那个,”趁着她高兴,赶紧跟她,“皇上赐给我两个女子。”

        “哦。恩你什么”柳嘉荨一下子坐了起来,胸前的两团雪白在慕容锦的眼前跳呀跳。慕容锦赶紧用被子把她捂住,大白天的,别招贼。

        “我安排在绿汀了,飞扬调来的人也安排在绿汀了,名义上她们的婢女,慢慢再调到你身边。”

        后面的话,柳嘉荨没听,前面的话她一直在想,“皇上是让她们给你做妾的”

        慕容锦点点头,“可我没那想法,交给你安排。”

        这还差不多,“一会儿让她们来见我。”

        “还是过几天吧。”

        “为什么”

        慕容锦翻身压在她身上,“因为我过,要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柳嘉荨被折腾了一晚上,真的三天下不来床,浑身酸软,身上到处都是草莓。

        慕容锦报仇雪恨,整个人神清气爽,第二天上朝,嘴角一直上扬,大家都猜测,是不是皇上赏赐的两个美女太了,连一向上朝必板着脸的王爷都被伺候地眉开眼笑。甚至皇上都觉得,赐给慕容锦是不是做错了,昨天他享受了一个,真的美妙不凡,他有点后悔。不过一想到慕容锦后院着火,他就又开心了。

        若是慕容锦知道大家心里都这么想,宁愿板着脸。

        三天后,柳嘉荨总算下了床,在飞扬的搀扶下,坐在了上位。

        下面着两个妙龄女子,齐齐跪下,脆生生地道“民女依波,依秋,给王妃请安。”

        “你们是姐妹”

        “是。”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两姐妹齐刷刷抬起头来,真真是眉若烟黛,目若星珠,巧琼鼻,唇若点朱,美人中的美人呀,她要是个男的,她也动心,原著中的慕容锦是个风流的,就不会动心不行,得提早扼杀在摇篮中。

        柳嘉荨喝了口茶,润润嗓子,“你们邑族可以姐妹同嫁一夫”

        两人点点头,年纪略大些的女子道“在我们邑族,只要喜欢了,不但姐妹可以嫁一夫,还能兄弟娶一人。”

        咳咳,柳嘉荨剧烈的咳嗽起来,飞扬给她拍着后背,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王妃您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才行。

        太惊悚了,她只在中看到过。

        那女子继续道“我们知道王爷已经有了王妃,不敢有非分之想,只想留在王爷身边,做个丫鬟也行。”

        愿望是不大,不过,丫鬟爬床的也有的是。

        柳嘉荨笑道“我知道你们背井离乡,可怜的很。可是京城像你们这样大的女子就该婚配了,再晚些就没人要了,这样吧,你们若是有喜欢的,我给你们做主。”

        这话的够明显吧,那年纪大的些的女子没什么,年纪的便沉不住气了,“我和姐姐只喜欢王爷,再我们是皇上赏赐给王爷的,王妃若是把我们配人,就是欺君之罪。”

        “大胆王妃面前岂容你大呼叫,掌嘴”飞扬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飞扬是习武之人,手劲定然不,她又故意没有收敛力气,因此那女子趴在地上,不住地喘气。

        另外一个脸色大变,“依秋,你没事吧”扶起依秋,满脸的血,地上也有一滩血,还有两颗牙齿。

        依波甚是委屈地道“你们欺人太甚”

        飞扬冷哼,“你们既然进了王府就是王府的人,打杀买卖全凭主家。你们既打听过,把皇上赏赐的人配人是欺君之罪,也应当知道这些。”

        依波的脸色又是一变,京城里的人果然不好相处。一想到慕容锦在战场上威风八面,威慑族长,在皇帝面前不卑不亢,不居功,谦逊的模样,还有在府上温文尔雅,对她们浅笑的样子。她相信,凭着她们姐妹的容貌,只要见到王爷,不但能得到王爷的欢心,还能讨回公道。

        飞扬一眼便看穿她的想法,安排在她们身边的人又不是吃干饭的,从进府的那刻她们就在想办法接近王爷,要不是她拦着,她们的诡计早就得逞了,可怜的王妃,那时候躺在床上,什么都不知道。

        依秋靠在依波身上,瞪着飞扬,“你只是个奴才。”

        飞扬冷笑,她不知道主子身边的奴才比官大的道理吗,“在王府里,除了王爷,王妃,其他的都是奴才。”

        依秋的身体轻颤,她自心高气傲,就想嫁给一个大英雄,见到慕容锦,她知道她找到了,却不想进了王府,却不能到他身边,“我不是奴才,我是王爷的女人。”

        “那王爷可曾碰过你”

        “不曾。”

        “那就不算。”

        依秋嘤嘤地哭起来,“姐姐,怎么办我不想当奴才。”

        “可是王妃只有一个。”这话是柳嘉荨的,她走到两人身边,“若你们老老实实的,我就当是养了两个闲人,若你们图谋不轨,就别怪我不客气。飞扬,你叫个大夫给她瞧瞧,府里还不缺这点医药费。”

        柳嘉荨走到抱夏,呼出一口浊气,她不想做打压妾的恶妻,可她更不想与别的女人共事一夫。

        依波,依秋回到房里,很快来了一个胡子花白的大夫,大夫看过依秋的伤,开了几副药就走了。

        依波对着门外叫了一声,“红袖,你去煎下药。”

        红袖打着哈欠进来,也不行礼,拿起桌上的药方便走。

        依秋指着红袖骂道“姐姐,你看看,王府里的奴才都没把咱们放在眼里。”

        红袖转过身,盯着依秋半晌,那眼神就像是毒蛇的信子,直把依秋盯着往依波的怀里缩去,“能让我们放在眼里的只有王妃,你算哪根葱,别仗着长得漂亮就横挑眉毛竖挑眼,你那张脸不定什么时候毁了,嘿嘿。”红袖笑得阴险,依秋吓得身子轻颤,仍旧不怕死地喊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不知何时红袖的手里多了一把弯刀。

        依秋大骇,“姐姐救我。”

        “好了红袖,吓吓她就行了。”红英拉着红袖往外走,“赶紧去抓药。”

        依秋伏在依波身上哭起来,“姐姐,我一定要见到王爷。”

        依抚着她的后背,也升起了同样的想法。福利  ""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127/127782/434673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