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盛唐神医驸马 > 第23章 你给本宫闭嘴

第23章 你给本宫闭嘴

        杜荷在李世民面前,名声也不是太好。

        听说和房遗爱一道遇见武媚的是他,李世民皱了皱眉。

        他问房遗爱:“你怎么与杜荷在一道?”

        “回陛下。”房遗爱回道:“见到武才人之前,杜荷领我去了东宫。”

        “去东宫?”李世民诧异:“到那里做什么?”

        “为太子诊病。”房遗爱说道:“太子的腿沉疴已久,臣实在是无能为力。”

        提起李承乾,李世民脸色比刚才更难看。

        自从患上腿疾,李承乾像是变了个人。

        他不仅性格乖张,对李世民阳奉阴违,甚至还意图对谏官痛下杀手。

        不仅如此,与其他皇子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

        可李世民始终没想着要把太子废掉。

        李世民问房遗爱:“太子的病,果真没得治了?”

        “也不是。”房遗爱回道:“太子是当年得了疱疹,因此引发的神经炎导致腿疾。每天用药,再加以调理,三五年还是有康愈的可能。”

        始终认为李承乾性情大变,是因为患有腿疾,李世民眼睛一亮:“你能治好?”

        “不敢说肯定,至少可以一试。”房遗爱可不会当着李世民的面,说李承乾的坏话。

        刚才在东宫发生的事情,他是一字未提。

        “你要照应晋阳,还有宫外的长乐。”李世民皱眉:“如今又多了太子,怎么忙的过来?”

        “臣为太子、公主诊病,再忙也得撑着。”房遗爱话说的可怜。

        李世民没有吭声,武媚说了一句:“陛下,臣妾可以试着学一学。驸马没有闲暇的时候,也可以搭一把手。”

        武媚精灵通透,李世民正是看穿了她过于精明,才始终让她做着才人。

        李世民点头:“既然你肯,那就多向房俊讨教。”

        他随后又问房遗爱:“你肯不肯传授武才人岐黄之道?”

        房遗爱回道:“武才人肯学,臣必定倾尽所学。”

        传授武则天医道,房遗爱还真没想过。

        李世民这不是在给他创造机会,和将来的一代女皇拉近关系?

        “你先去吧,晋阳还在等着。”李世民示意房遗爱退下。

        能和武媚扯上关系,房遗爱这次进宫就没白来。

        他告退离去。

        李世民问武媚:“房遗爱先前果真没有与你见礼?”

        武媚回道:“臣妾见他欠身,却被杜荷给拦住。或许杜荷是有话和他说,臣妾也没看的太清。”

        做了几年才人,始终没升为嫔妃,武媚在皇宫里,可以说是举步维艰。

        她能穿行于后妃之中游刃有余,与说话不说满,并非没有关系。

        武媚虽然还在为杜荷开脱,李世民却冷哼道:“太子身边有杜荷这样的人在,怎么可能学好?”

        退出李世民的房间,房遗爱隐隐感觉到不太妙。

        虽然接触上了将来的当权者晋王李治和武媚,可他同时也会卷入凶险万分的宫廷斗争。

        以后的日子,可能没那么平静了。

        晋阳已经等他许久。

        见他来了,晋阳问道:“怎么今儿这样晚?”

        房遗爱把他去了赵国公府,又被太子请去,最后还奉旨传授武媚医术的事说了。

        晋阳愣了一愣,好半天没说话。

        “公主今天觉着怎样?”房遗爱问她。

        “你是嫌我厌烦了?”晋阳突然问了一句。

        房遗爱一脸懵逼:“公主怎么这样问?”

        “传授武才人医道,从今往后,她就可以来此为本宫用药。”晋阳回道:“你一个外官,哪还能像出入自家一样往来太极宫?”

        房遗爱早就想到了这层。

        要不是晋王许诺,促成他与晋阳的婚事,他一定会千方百计推掉传授武媚医术一事。

        “公主是舍不得我?”房遗爱贱兮兮的冲着晋阳眨巴几下眼睛。

        “本宫只是对别人用药不太放心。”晋阳脸瞬间红了。

        女孩儿的心思,有时候深邃似海,让人捉摸不透。

        有时候又浅的如同一条溪流,一眼就能见底。

        接触了这么些日子,每天房遗爱都在照料着她,情窦初开的晋阳不会心生情愫,才是咄咄怪事。

        “右卫将军真是块木头。”锦绣插了一句:“公主每天都再叠风车,已积攒了不知多少……”

        “死丫头,你给本宫闭嘴!”晋阳的脸瞬间红到脖子根,瞪着锦绣,不许她再说。

        锦绣低下头,没再言语。

        房遗爱已为晋阳打上点滴:“公主的心思我懂……”

        “你懂什么?”晋阳红着脸说道:“不许胡猜。”

        注射上点滴,晋阳说道:“你出去吧,本宫这会不想看到你。”

        “我在门外候着。”房遗爱告退,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晋阳对锦绣说道:“天气渐凉,外面风大,给他拿件衣服。”

        “公主既对右卫将军有情,为什么还不肯让他知道?”锦绣答应了,随后说道:“去求求陛下,收回他与高阳公主的婚事,不就妥了?”

        晋阳看向窗外,从她坐着的位置,可以望见等候在门口的房遗爱。

        虽然还没入冬,深秋的寒意也重。

        房遗爱站在门外,双手拢在袖子里,看起来好像有些冷。

        “父皇赐婚,你以为说收回就可以收回?”晋阳幽幽的说道:“心生情愫又怎样?生在皇家,哪些事能由得自己?”

        锦绣取了一件房遗爱能穿的披风,叹息了一声。

        “快给他送去吧。”晋阳吩咐:“别把他冻着。”

        锦绣出了门,把披风递给房遗爱:“公主要我送来的。”

        房遗爱接过披风,对锦绣说道:“留意点滴,快打完的时候告诉我,一定不要等到全都完了再说。”

        “右卫将军……”锦绣欲言又止。

        “姑娘有话,只管说。”房遗爱知道,她说的话,一定和晋阳有关。

        “奴婢想问,和高阳公主的婚事,怎么打算?”锦绣问道。

        “我已向陛下多次提请收回旨意。”房遗爱回道:“可惜陛下始终不肯。”

        锦绣欠身回屋。

        房遗爱捧着那件披风站在门口。。

        晋阳表露了心思,他得抓紧促成李世民收回旨意。

        否则这件事闹起来,说不准会落个勾引公主的罪名。

  https://www.wanshuwang.cc/a/137/137945/494490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