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盛唐神医驸马 > 第78章 必须禀报父皇

第78章 必须禀报父皇

        “你觉着我该不该把实情告知太子?”李治问房遗爱。

        房遗爱回道:“皇家的事情,我一个外臣不好参与。刚才没有告知太子实情,也是想到这一层。该不该说,晋王应该会有决断。”

        “年岁不大,心思倒是很重。”李治冷笑:“像你这样的人,将来在朝堂上,必定是八面玲珑,谁都不会得罪。”

        “那可不一定。”房遗爱回道:“有些事情,要是触及了利益,该说还是会说。”

        “就你?”李治笑着摇头。

        他也不再多说,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太子那里,不用我伺候了?”房遗爱问了一句。

        “你当太子召你是为了什么?”李治说道:“他不过是用你查验濮王究竟装病还是真病。”

        “濮王患病,太子也不会追问?”房遗爱又问。

        “有什么好问。”李治回道:“这次濮王在太子面前,是栽了个大跟头。”

        房遗爱明白,虽然李承乾没能抓住李泰的把柄,却会把他病了的事情禀报李世民。

        李泰时常联合外臣弹劾太子,而太子却在他患病的时候给予关切。

        哪个皇子更贤明,不用说明白,李世民也有权衡。

        “既然太子那里用不着我,我就不去了。”房遗爱欠身对李治说道:“晋王须少饮酒,整日操劳,过量饮酒,对身子也没好处。”

        “本王记下了。”李治再次摆手:“你先去吧。”

        房遗爱答应了,告退离开,李治则前往太子李承乾的帐篷。

        他进帐的时候,李承乾与诸皇子已经落座。

        见他来了,李承乾问道:“你和房遗爱在外面耽搁这么久,都说了些什么?”

        “回皇兄。”李治回道:“我不太相信房遗爱的诊断,因此追问了几句。”

        “他怎么说?”李承乾问他。

        “还是那些话。”李治回道:“濮王确实染病,而且不是一年两年,只不过病症都隐藏着,即便最近这些日子,也不该发病才对。”

        “不该发病?”李承乾皱眉:“什么意思?”

        “房遗爱也觉得疑惑。”李治回道:“濮王确实有病,不过病情都隐藏着,发病至少还得几年。他这次突然病了,确实让人觉着意外。”

        李承乾皱眉,想了一下,对众皇子说道:“濮王是我们的兄弟,他生了病,作为兄弟,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

        “太子打算怎么办?”吴王李恪问了一句。

        李承乾说道:“我们只能担心,根本没有好的法子。我觉着应该去向父皇禀报,至少派几位太医前去,心里才能安稳。”

        众皇子都知道李承乾是什么心思,却没有哪位会当面戳穿他。

        李治应道:“太子体恤兄弟,是我们的福分。父皇那里,确实应该禀报。”

        他随后问其他皇子:“诸位皇兄皇弟,你们觉着怎样?”

        在场的皇子,哪个不是人精。

        李治开口询问,众人当即表态,都认为应该向李世民禀报。

        酒宴还没开始,李承乾就带着皇子们前往李世民的帐篷。

        自从误伤了武媚,李世民完全没了狩猎的心思。

        要不是狩猎才开始,他已经下旨返回长安。

        李承乾与众皇子来到的时候,李世民正与王德说话。

        常年处置政务,做皇帝也会感到疲累不堪。

        既然不便下旨返回长安,倒不如趁着这时候,在武功好好休养一些日子。

        正和王德说话,一个小宦官在帐外禀报:“陛下,太子与诸位皇子求见。”

        要是只有李承乾一人求见,李世民还真不想见他。

        诸位皇子也在,为了给太子留下脸面,他也不得不见。

        李世民问道:“他们来做什么?”

        “太子说,有要紧事向陛下禀报。”小宦官回了一句。

        李世民吩咐:“把他们叫进来。”

        李承乾等人进了帐篷。

        他站在最前面,其他皇子一字排开,站在他的身后。

        “见过父皇。”李承乾和众皇子向李世民见礼。

        “说吧,什么事?”李世民看了他们一眼。

        “父皇有没有发现,谁没有来?”李承乾问他。

        自从他们进帐,李世民就看出少了李泰。

        李泰和李承乾向来不和,没有一同来见他,并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可是李承乾这么一问,就由不得李世民不多想了。

        看着李承乾,他虽然没有问出口,眼神里却满是疑惑。

        “儿臣今日狩猎,得了些野物。”李承乾说道:“请诸位兄弟前去饮宴,濮王托病没到。儿臣不放心,请了房遗爱,与诸位兄弟一同去探访,没想到却得到个不好的消息。”

        “不好的消息?”李世民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房遗爱的医术,父皇是清楚的。”李承乾说道:“他诊断出濮王心肝脾肺肾全都出了问题。”

        濮王李泰也是李世民的儿子,而且在诸皇子中,他的表现向来出众。

        唯一让李世民对他感到不满的,就是他总想着如何取代太子,甚至还联络外臣弹劾李承乾。

        李承乾这么说,李世民当然不信。

        他看向李治等皇子:“太子说的可是实情?”

        “父皇。”李恪上前,躬身回道:“太子说的句句实情,我们当时也都在场!”

        得到确实的消息,李世民只觉得眼前一黑。

        他晃了两下,慢慢站了起来吩咐王德:“你去,请孙思邈为濮王诊治。倘若濮王没有患病,朕定不会饶过房遗爱。”

        “陛下。”王德小声提醒:“房遗爱医术不同寻常,他说有病,或许一些病症是孙太医也看不出的。”

        李世民回道:“不管那些,先让孙太医去看看。”

        王德答应了,退出帐篷。

        李世民沉默片刻,招呼李承乾等人:“你们再与朕一道去看看濮王。”

        李承乾巴不得与他一道去李泰那里,当即应下。

        诸位皇子都很清楚,太子在与濮王的争斗中,这个回合博了个全胜。。

        李泰根本没想到,只因托病回绝太子邀请饮宴,居然惹出这么多麻烦。

        诸位皇子去而复返不说,居然连父皇都给惊动了……

  https://www.wanshuwang.cc/a/137/137945/506846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