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09、我都有(二更)

109、我都有(二更)

        这红锦庭的姑娘们的确有日常活动的地方,而且,还很大。

        有一部分的房间内的构造和那种练功房差不多,而且这么晚了,还有一些小姑娘在练功。年纪不大,八九岁,十二三岁的样子。

        两个人从那窗前走过,姚婴不由摇头,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些年纪小小的女孩子,因为生活在下层,没有出路,只能这样谋出路了。

        走过这练功房,穿过一条小通道,就是三层的楼房,好像是几栋连接在一起。

        眼下这个时辰,这里倒是没有太多的姑娘,两个人在小楼外转了一下,之后便顺着一扇敞开的门进去了。

        因为住的都是女人,所以这里的摆设什么的女性化十足,色彩艳丽,而且脂粉味儿浓厚,甚至浓的让人觉得喘不过气来。

        走廊深处有说话声和脚步声传来,齐雍脚下一动,便带着她闪进了一个房间。

        烛火幽幽,光线很暗,因为没人,也没点那么多盏灯。只不过,有这一盏烛火就够了,足以看得清这屋子里的东西,到处都是女人内衣内裤。床上,地下,屏风上,那些换下来的纱衣,还有未穿挂起来的,这里是个换衣间。

        环顾了一圈,姚婴不由得咋舌,有女人的地方衣服就是多。那边的梳妆镜倒映着这房间里的一切,又摆放了密密麻麻的胭脂水粉,香的刺鼻子。

        “真会找个好地方躲。”姚婴吐槽了一句,齐雍就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揽着她快速的后退。

        她根本来不及迈步蹬腿,就被他揽到了那一长排衣架后,蹲下,后背倚墙。只是下一刻,这屋子的房门就被从外打开了。

        女人吵闹的声音传来,嘻嘻哈哈,像喝多了酒。

        姚婴也瞬间明白怎么回事儿了,还是他耳朵灵敏。

        进来起码有四五个女人,嘻嘻哈哈笑闹着,一听就是喝了不少。

        后背靠着墙,坐在地上,嘴被齐雍捂着,透过前方那些挂着的各种衣服,能看得到那些姑娘们来回走动的身影。

        她们说的无不是今天接待的客人如何如何,嘲笑那些有钱人像傻子一样。当然了,她们可能见着的都是乱七八糟的达官贵人,没什么个人修养和素质。

        不过,显然那个样子的达官贵人有的是,有涵养的是少数。每天陪客,一年之中能见着一次如孟乘枫那种质量的客人,都是撞大运了。

        她们边说笑边换衣裳,这衣架上的衣服也被拿走几件,光影闪动,姚婴也不由得皱起眉头,之后缓缓的扭头看向旁边。

        齐雍的脸就在她旁边,脑袋扭成了一个奇异的角度,也看到了他闭上的眼睛。朦胧的光线中,他睫毛很长,像两排小扇子。

        看他那样儿,姚婴不由想笑,这会儿的表现和刚刚可不一样,明明还说自己看姑娘跳舞的。

        没想到这会儿还知道闭眼睛,看来,暂时可以把他重新捧回神坛上,还算个有风度的君子。

        那些姑娘们换了衣裳,又要改变一下脸上的妆容,头发上的首饰等等。虽说有些麻烦,但这也可以说明这红锦庭里一切质量都很高。

        听着她们吐槽,说的无不是她们接待的客人如何如何。

        蓦地,其中一个姑娘懒懒的说起了她今天陪的客人,她们十几个姑娘过去了都不满意,非要点那个柳襄姑娘。

        她们各个都气的不行,都知道柳襄姑娘现在是红锦庭的头牌,但正是因为人家是头牌,所以才不会随便接客。

        人家早就被某个达官贵人给接走了,岂是那种等在红锦庭里接客的姑娘。而且,即便是要接那柳襄姑娘过府去,都得排号,一般人根本请不起。

        说起柳襄,这几个姑娘都开始酸言酸语,无不是在说那柳襄姑娘不过如此,如她那般的舞姿,红锦庭到处都是。

        不过,有一句话倒是引起了姚婴的注意,因为她们说柳襄和之前那位红锦庭出身的小蛮姑娘长得特别像。

        舞姿也接近于她,所以才会迅速的在红锦庭走红。

        在她们嘴里,那位柳襄姑娘也就是个木偶而已,模仿小蛮姑娘,红也就是红一时罢了。就不信她会一直红,早晚有跌落下来的那一天。

        她们杂七杂八的说着,换完了衣裳,改变了妆发,便陆续的出去了。

        满屋子的脂粉味儿,鼻子都要失灵了。听到关门声,姚婴抓住了齐雍的手,把自己的嘴解救出来。

        他手腕一转,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又在她肩膀上蹭了蹭,沾了一手的口水。

        深吸口气,姚婴忍住心底里的火气,“公子,你见过小蛮姑娘么?”

        “没见过。”齐雍站起身,他并不感兴趣。

        “我见过一次,十分有魅力。刚刚那些姑娘说,柳襄姑娘和小蛮姑娘特别像,而小蛮姑娘之前也是从红锦庭出去的。她和满月楼的老板有关系,据说是对她有恩,所以每月她都会去满月楼无偿表演。”反正,某些知名人物,如今看起来都是有关联的。

        “你想表达的是,你列举出来的这些人,都有问题?”齐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她小小一团窝在那儿,像个小狗似得。

        “倒也不是,反正,觉得怪怪的。”姚婴摇了摇头,双手撑地,打算站起身。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儿嘻嘻哈哈的声音,原本站起身的齐雍忽的蹲下,一手过来,捂住姚婴的嘴,她的后脑勺都被他推得撞在了墙上。

        抓住他的手,歪头把脑袋挣出来,扭头盯着他,“有病吧,我又不会出声。”小声瞪眼。

        齐雍挑眉让她闭嘴,另一拨姑娘们已经进来了。

        这回进来的姑娘们动作速度可比之前那一拨快多了,前面这衣架上的衣服刷刷的被抽走,姚婴尽力的身体向后,齐雍则偏头面朝着她,躲避那些只隔着一个衣架的‘风景’。

        他的呼吸全部吹到了她侧脸上,姚婴忍不住歪头躲,可近在咫尺,躲也躲不起。

        这些应当是舞姬,而且在赶下一场表演,急急忙忙,话也不多。嘁哧咔嚓的脱完换完,就迅速的离开了。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姚婴缓缓地吐了口气,抬手,把刚刚从衣架那一侧扔过来的落在自己脑袋上的一件肚兜拎起来扔到一旁,“找了个好地方藏身,我们又不是来看她们换衣裳的。”

        “赶紧走。”齐雍也待不下去了,这里的味儿太难闻了,他要受不了了。

        起身,一手拎着姚婴,趁着下一波换衣裳的姑娘回来,迅速的闪出这更衣室。

        在这一片小楼里转悠了好一阵儿,终于发现了这红锦庭的仓库。仓库里不止有各种好酒,还有各种烟膏。

        存货非常之多,跻身其中不禁觉得这些东西若是砸下来,非得把他们给砸成肉饼不可。

        齐雍直接就奔着那些烟膏去了,都是封存好的,他用双手轻松的掰开,这个盒子和之前他从雅苑里拿出来的不一样。这个是原装的,但那个是分装之后的。

        这盒子很大,里面的烟膏也很大一块,并且,盖子内侧有烙印。

        齐雍看了一下那烙印,之后就笑了,笑的很冷,很讽刺。

        “怎么了?”走过去,姚婴翘脚往他手里的盒子里看,但光线太暗,她看不清楚。

        “本公子知道这些烟膏都是从哪儿来的了。”齐雍扣上盖子,准备拿走。

        “从哪儿来的?”她也很好奇。

        “司内丞的印鉴,说明这些东西是从官家购买的。盐,烟膏等等重物均归官府所有,在这大越想购买这些东西,必须得从官家购买。这些烟膏很纯,按理说,司内丞是不会卖这种品质的烟膏,他们必会在其中添加杂物,这样才会捞到钱。”齐雍自然懂官场这些套路,他们捞钱的招儿多着呢。

        “司内丞?好熟啊。”姚婴微微皱眉,这个官职听着耳熟,特别耳熟。

        齐雍扬眉,直接用手里的盒子把她下巴挑起来,“你认识的人还不少。”

        “什么呀?我好像刚刚听到过。”把他的手推开,姚婴转过身去,似乎就是今天之内有人提起的。

        齐雍看着她,一边微微摇头,她在皇都生活了这么多年,各种官职的人必然都听说过,有什么稀奇。

        “啊,我想起来。刚刚在那更衣间,那些柠檬精在吐槽柳襄姑娘,就是说她今日被司内丞府的人给接走了。”眼前一亮,她转身看向齐雍,她想起来了。

        闻言,齐雍也稍稍回想了一下,其实在那里他也没认真听,主要那屋子太熏了,熏得他都失灵了。

        “柠檬精是什么?”齐雍的表情耐人寻味,从她这嘴里说出来的话,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懂。

        “就是嫉妒人家呗,酸得很。别说这个了,刚刚我的话你听到了,我绝对没记错。那个柳襄姑娘,就是被接到了司内丞的府上了。”这才是重点,那司内丞和红锦庭的关系不浅。给这里供这种特别的货,又能接人家的头牌姑娘过府,肯定不简单。

        “走吧,回去看戏。”齐雍略一思虑,随后抬手把手里的盒子放在她脑袋上,带着她往外走。

        “拿开,我又不是什么书架子。”姚婴偏身躲开,先一步走出这仓库。

        顺着来时路往回走,很快便到了歌舞升平的地方,吵吵闹闹熙熙攘攘。

        姚婴边走边摇晃手腕,很快的,一条细小的身影从花坛之间钻出来,迅速的顺着她的裙摆爬了上来。

        姚婴顺势弯腰伸手一捞,就把那个小家伙握在了手里。

        看了看它,姚婴哼了一声,她敢保证,这家伙没干好事儿。

        不过,现在也不是‘审讯’它的时候,跟着齐雍,回了那雅苑。

        眼下,这雅苑已经没有吵闹热烈的节目了,反而很安静。不管是舞姬,还是乐师,都不在。

        孟乘枫和东哥正在喝酒,罗大川靠在边角,已经睡着了。

        小仲和言责俩人靠坐在一边,孟乘枫的侍从不断的给他们添酒,这里很安静,倒是显得别处的乐声十分吵闹。

        “三公子,阿婴姑娘,你们可出去的够久啊。”孟乘枫放下杯子,笑道,温柔而又宽容。好像他们再失礼,他也没任何的不满意。

        “这个傻子迷路了,本公子一通好找。”齐雍淡淡的说了一声,用手里的木盒勾着姚婴的后颈把她揽到了桌边。

        姚婴踉跄着差点摔倒,一屁股坐在软垫上,斜着眼睛瞅着齐雍回到孟乘枫旁边坐下,他直接把那装着烟膏的木盒扔在了桌子上,发出砰地一声。

        即便是瞎子聋子也注意到了,齐雍这行为,很可能是做给孟乘枫看的。

        只是,为啥给孟乘枫看?司内丞又不归他留荷坞管。

        “这是、、、”孟乘枫果然问道。

        “长公子看看吧。”把那木盒推到孟乘枫面前,让他自己看。

        孟乘枫抬手,缓缓的打开那木盒,里面的东西进入视线当中,他几不可微的扬眉,“烟膏。”

        “嗯。”齐雍斜倚着,这屋子里光线足,那烟膏果然是淡红色的。

        拿起一根银箸挑起一些烟膏,放在鼻下轻轻地嗅了嗅,孟乘枫扭过头去咳嗽了两声,“这烟膏很纯,市面上很难找到这么纯的烟膏。”他也闻出来了,并且知道有这样的烟膏不合理。

        “是啊,看看这印鉴。”齐雍敲了敲那木盒盖子的内侧。

        孟乘枫看过去,脸上也露出不理解来,“莫不是这朝廷里上上下下的人都转性了,视钱财如粪土?”真是稀奇了。

        “长公子也觉得稀奇吧。虽说本公子不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但,既然已经回了皇都,又在眼皮子底下,不管反倒像根刺。”齐雍将那木盒扣上,淡淡道。

        他说话时倒也不是有多嚣张,但,似乎也不会有人觉得他是在吹牛,因为这大越的确是他们家的。

        “司内丞,这是个油水极大的职位,这么多年也换了数任了,每一任都赚的盆满钵满。这一任,莫不是个两袖清风的人物。”孟乘枫笑道,他好像不认识这一任的司内丞。

        姚婴和东哥坐在那儿看着他们俩,插不上一句话,但总觉得,有那么一点不对劲儿。

  https://www.wanshuwang.cc/a/138/138474/506914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