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21、记住你说过的话(二更)

121、记住你说过的话(二更)

        他臂膀有力,单手把她整个儿抱起来轻松至极。姚婴悬在半空,也抱紧了他的身体。能感觉到两个人在跟随着这通道旋转,头晕脑胀,想吐的感觉愈发明显。

        齐雍却是在这种情况中站的极为稳当,他单臂搂紧了她的腰,黑暗之中,他的眼睛可不似姚婴那般。

        蓦地,他身体一动,姚婴也在同时紧张起来,并且做好了再次撞到铁壁上的准备。

        然而,这次没有撞到铁壁上,只是位于齐雍身体两侧的手肘被刮了一下,疼的她立即放开了他。

        好在齐雍没松手,只是穿过了空隙又进入外层的通道,这通道和之前的通道相反方向转动,他踉跄了下。

        一手扶住铁壁,稳住两个人,齐雍的呼吸有些乱,显然在这种地方他也不是完全的稳如泰山。

        姚婴说不出话来,胯骨手肘钻心的疼,头晕耳鸣,还想吐。她现在连抱住齐雍都做不到,若不是他一直用单臂揽着她,她早就摔出去了。

        蓦地,齐雍挪动几步,走到了对侧,撑着铁壁,能感觉到它疯狂的转动。

        “有人。”齐雍说了一句,之后姚婴便隐隐的听到跑步的声音,那落下的步子特别的重,所以在她这般耳鸣时都听到了。

        一个细小的家伙沿着齐雍的袍子下摆爬上来,又爬到了姚婴的身上,转悠着,寻到了她的手臂,最后直接缠在了她的手腕上。

        根据这触感就知道是什么,姚婴说不出话来,只是感叹这家伙还能自己找过来,小脑袋没白长。

        下一刻,那个步子很重在奔跑的家伙过来了,他一直追着赤蛇,就算是这里黑咕隆咚,他也看得到。

        “公子,阿婴妹妹,可算见着你们了。”罗大川稳住身体,也不似齐雍那般需要撑着,他下盘极稳。

        “困在这儿多久了?”齐雍问道。

        “记不清了。这小蛇一直在追那些大耗子,可把它给忙坏了,都让它给咬死了。”罗大川进来之后就没干别的,只看赤蛇表演了。毒性是真的强,被它咬一口,都别想活。

        “没遇见孟公子?”齐雍倒是还记得孟乘枫呢。

        “没啊,他也在这里?”罗大川没见到过孟乘枫,被困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只有他和赤蛇,以及一堆已经变成了尸体的竹鼠。

        齐雍没有再说话,只是稍稍观察了一下这个急速转动的通道,便开始后退。

        罗大川看着他,黑暗之中,齐雍抱着姚婴,这两个人这姿势造型,还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后退了接近十米左右,因为这通道在转,后退之时也十分不易。

        到了某个地点后,齐雍便停下了,罗大川也跟着停下。他下盘是真的稳,走动之时丝毫不晃动,说走就走,说停就停。

        “阿婴妹妹,你还好么?”姚婴一直没吱声,罗大川盯了她好一会儿了。被齐雍揽着,像失去手脚了似得。

        能听得到罗大川说话,姚婴倒是想回答。可是这一张嘴,她就不由想吐,索性就闭嘴不语,连呼吸都极其清浅。也幸好这条通道里氧气还较为充足,三个人加一条蛇,眼下也没觉得憋闷。

        “准备。”忽然的,齐雍说了一声,罗大川立即向前一步。

        “公子,我来。”罗大川之前一直在这条通道里,其实也不是没机会出去。只是机会来了,他也看到了,但是赤蛇在逗竹鼠,他没舍得出去。

        如今这通道转速极快,怕是不会那么容易闯出去。他想不出什么高深的招数来,但笨法子有的是,而且对自己极其自信。

        齐雍也没阻拦,任罗大川走到他前面,他抱着姚婴稍稍后退了一步。

        也就是在此时,铁壁上突现一线光亮,罗大川整个人扑了过去。

        他真是有膀子力气,且认知里完全没有‘怕’这个字。

        那空隙突现,他整个人挤进去,硬生生的撑住了一侧。一条腿向后,蹬住身后的铁壁,这急速转动的通道居然停了。

        “公子,走。”罗大川大吼一声,几乎气竭。齐雍也在同时揽着姚婴一跃而起,从罗大川的头顶跃了出去。

        罗大川在齐雍带着姚婴跳过去之后,壮硕的身体朝外侧一闪,人就从那狭窄的缝隙里出来了。

        啪的一声,木门关闭,那被罗大川短暂卡住停止运行的迷宫再次转动起来。

        出来了,这里是听雨苑后面某个房间外,不是之前姚婴和罗大川进去的那个地方。

        罗大川躺在地上,两手互相揉搓,只是短短两个呼吸间,他这两只手就差点废了。若是再耽搁一会儿,他非得被夹成肉泥不可。

        扭头往那边看,姚婴已经被放下来了,正坐在地上干呕。

        齐雍则站在那里,这会儿罗大川才瞧见他全身上下多处血迹,月白的华袍上好像开满了红花似得。

        姚婴晕的不行,干呕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吐出来。缓缓的调整呼吸,这才抑制住了恶心感。

        转脸看向罗大川,她缓慢的抬起一只手,竖起大拇指,“牛!”真没想到,这家伙力气这么大。这迷宫以铁铸成,机括巧妙,他以肉身之躯居然给短暂截停了,让她大开眼界。

        罗大川躺在那儿故作轻蔑的笑了一声,“不看看小爷是谁。”他就没有怕的。

        深呼吸,头晕耳鸣的症状减轻了些,姚婴站起身,抬眼看向齐雍,视线从他的衣服上划过,好多血。

        “公子,你还好吧?”仰头看向他的脸,有些苍白,但看起来他好像也撑得住。

        齐雍也低头看着她,在她等待回答的时候,他忽然倒了下来。

        姚婴随即张开双臂撑住他,双手按在他后背上,衣服都是湿的,全是血。

        “我的妈呀!”一条腿向后踩住,撑住了齐雍的身体,却也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长叹。

        抓着他一条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罗大川,来帮忙。”如齐雍这种吨位,还是得罗大川来扛比较合适。

        “忘了自己说过的话了?”那个坠在她身上的人却低低道,还醒着呢,没晕。

        自己说过的话?姚婴想了想,就明白了,她之前随口胡说的大话,他还真记得呢?

        罗大川从后面跑过来,抓住齐雍的另一条手臂就打算把他弄到自己背上扛着。虽说齐雍比他高,但也不见得他背不动。

        “去寻孟公子等人。”齐雍收回自己的手,语气淡淡,不乏嫌弃。

        罗大川瞪大眼珠子,就算让他去寻别人,也不耽误他背他呀,根本不算难事儿好不好。

        “你去寻孟公子,还有其他人,皆身份尊贵,可别出什么事儿。这位大爷,就由我把他弄出去。”谁让她说大话来着,在迷宫里是指望着齐雍把她带出来,什么大话都敢说。

        罗大川轻嗤了一声,晃动了两下肩膀,“成,小爷我是多余了。”他那两只眼睛可不是白长的,切!

        他快步离开,姚婴催动赤蛇跟上去,担心罗大川再遇到什么不明的情况自己瞎闯。

        这边架着齐雍,太阳就在头顶,热的她走了这两步汗就出来了。

        他好像真是没丝毫力气,全部坠在她身上,亦步亦趋,几次险些跪在地上。

        呼吸之间都是他身上的血味儿,他也的确是流了好多血。

        “公子,你在密室里究竟找到了什么?”她当时也没看清。但那迷宫开始疯狂的转动,肯定就是因为他拿走了那个东西。但他现在两手空空,也不知是什么。

        “神骨八宝的第三块。”齐雍低声的回答,他找到的的确是好东西,不然也不会冒险。在拿走的时候他就知道,必定会引得这迷宫所有的机关全部启动。

        “原来这里还藏着一块呢。”姚婴也十分意外,架着他走上回廊,一边轻叹,看来那小蛮姑娘当真是巫人。而且,应该是个重要的人物,否则神骨八宝中的一片怎么会藏在她这儿?

        回廊狭窄,齐雍步子不稳,姚婴也跟着摇摇晃晃,但好在没有把他给扔了。

        “一会儿我再仔细的窥探一下,看看那小蛮姑娘现在在哪儿呢。如果她是巫人,我觉得她可能也不会操控痋蛊这些东西,因为我没在她身上闻见任何味儿。唉,你越来越重了。”压得她直不起腰来。

        齐雍坠在她身上,一边低头看着她一脑门子的汗,数次都要笑出声了。

        弯着嘴角,他再次微微施力,姚婴的脚步立即歪斜。两个人在不算宽的回廊上左左右右,愣是走出了螃蟹步。

        终于绕过了花榭,进入了听雨苑的前院,这前院是正常的房屋,没有迷宫之类的机括。

        上了回廊,姚婴就扶着他坐在了围栏上,待他坐稳,她双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累死我了。”双眼呆滞,连眨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坐在那儿,齐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幽深的眸子载着笑意。在她抬头看他的时候,他转眼看向别处,躲闪自然。

        “昨晚带来的所有随从都没动静,我去转转吧,看看有没有死的。”这若是随从什么的死了倒也罢了,毕竟没有那么高贵的身份。若是昨晚齐雍带来的那些皇亲国戚死了,麻烦可大了。

        撑着站起身,抹掉脑门儿上的汗,身为小人物,身为随从,就得如老牛一样。

        “去吧。”齐雍坐在那儿,脸色苍白,再加上身上的血,瞧着的确是有些凄惨。他穿的衣服颜色很浅,那些血看起来就更吓人了,实际上伤的怎么样,就不知道了。

        朝着那些房间走,之前她走过一趟,没有看的太清楚,倒是也瞧见有几个房间里有人在床上睡觉呢。

        闯进一个房间,里面的人还在睡,站在床边盯了一会儿,确定这人只是睡觉,她也没吵醒。

        这些皇亲国戚,被齐雍弄到这里来,被迷得七荤八素,这会儿睡得昏天黑地,把他们卖了都不知道。

        把前面这些房间都转了一圈,皇亲国戚倒是一个不少,就是那些随从不见踪影。

        她又朝着昨晚在傀儡那里窥探到的景象,走进那个下人工作的地方,果然,灶台四周都是人。

        包括齐雍的护卫,都在这里。

        走过去,单独在那几个护卫脸上拍了几巴掌,但他们也只是哼了哼,没有醒来的意思。

        看这样子,大概是熏香吸多了。

        数了数,人数应该不差,那小蛮姑娘到底也没弄死任何一个,想来她也真的是挺奇怪的。

        看了一圈,她走出来,返回回廊。

        而回廊上,眼下已不止齐雍一个人,孟乘枫也被罗大川给架回来了。

        孟乘枫也受伤了,腰间的袍子有血迹。他靠坐在齐雍的左侧,虽身上的血没有齐雍多,但状态看着可比他差不少。

        “孟公子,你还好吧?”走过来,姚婴的视线固定在孟乘枫的脸上,他可真是苍白如纸。

        “还好。”孟乘枫看着她,面上浮起浅淡的笑意。只不过,他笑起来看着也没有轻松多少,反而让他显得更苍白了。

        视线落在他腹部,姚婴也不由得皱眉,“所有的随从都晕了,我叫了,但也没醒过来。公子和孟公子都受伤了,我想,赶紧把你们送出去,处理一下身上的伤。”

        “这里太诡异了,在没弄清楚之前,三公子也不会舍得离开的。一会儿待他们醒了,把大夫请到这里来吧。还有,阿婴姑娘,你也休息一下吧,看着很憔悴。”孟乘枫微微摇头,即便他说话有气无力,但考虑的也很多。

        齐雍淡淡的看着他们,片刻后,他伸手,扣住了孟乘枫的手臂。

        姚婴立即看过去,以为齐雍要动手。

        不过,她倒是想错了,齐雍扣住了孟乘枫的手臂后,就把他的手托住了,另一手的两指搭在了他的脉门上。

        孟乘枫的病,东哥也是亲自试探过的,是先天的心疾。

        再说,孟乘枫娘胎里带来的病,齐雍不会不知道吧。

        “旧疾未愈,实不该邀你来此地。”齐雍试探了片刻,便放开了手。

        孟乘枫的病,齐雍也认证了,是真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138/138474/507981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