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160、我的信任多一些(一更)

160、我的信任多一些(一更)

        小悦的死对罗大川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他一声不吭了一上午,之后就向护卫借了一些工具进山了。

        花了接近三个时辰的时间,他砍伐了一棵极粗的大树,选取中间一截挖空,给小悦做了个棺材。

        这棺材是粗糙了些,但是他亲手所做,心意可鉴。

        之后,他将小悦的遗体放进了那棺材中。其他人有心帮忙,他却是不用,自己一个人完成。最后,他大力的把那整个棺木扛了起来,就一步一步的进山了。

        姚婴始终看着他,虽说她不懂短短时间罗大川对小悦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只是这一次的冲击太大了。他刚刚学会感情这两个字,还没有完全的弄懂呢,就湮灭了。

        他什么时候能从这当中走出来,也是难题。

        倒是若乔对罗大川刮目相看,她那时以为他就是觉得有趣,又因为无聊而逗弄小悦。什么感情不感情的,他或许根本就不懂。

        但现在来看,不是那样的,他们都误会他了。

        罗大川扛着那棺木进了山,直至太阳落山了也没回来。

        而出山运送物资的东哥则带人回来了,本来他是先去了那个停驻地点,可却发现死了多人,又四处都是打斗痕迹。便急匆匆的赶回来,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好在他这次是出去运物资,吃的用的都搬运进来了,护卫们忙碌的准备吃的东西,各司其职,互不干扰。

        姚婴和若乔坐在靠近山边的火堆旁,两个人都在等罗大川,他去了太久,又不让她们俩跟着。这会儿天都黑了,就更让人对他有些担忧。

        “情之一物,实在难解。我真替他悲伤,可是,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小悦活着,凭他那个心性,即便是公子反对,他也还是会一意孤行。那样,反倒害了小悦和张叔。”若乔轻声的说着,这个时候,真是难说好事还是坏事。

        “这个字,还真是迷惑。我觉得,这就像一种疾病,一旦沾染,就不会再好转了,甚至还会病入膏肓。”如若乔,她眼下就是这病入膏肓的状态。

        “你还小,不懂也是正常的。情,发自于自己毫无准备的时候,当发现了,想阻断已经来不及了。你哥他、、、是个绝无仅有的好人,我从来没见过那样的人。我也不知该怎么和你说我对他的感情,他可能不喜欢我,但他喜欢不喜欢都不重要,我的喜欢是我自己的事。如果可以,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会苟活的。”一字一句的小声说着,看着燃烧的火堆,她似乎想起了和姚寅之间的事情,眉眼也终于明媚了起来。

        姚婴枕着自己的膝盖,一边看着她,独留一人就不会活下去?这是一种什么样儿的感觉。

        转着眼睛,姚婴的视线穿过跳跃的火苗,看向远处那个挺拔的身影。

        在受到琴声迷惑,在幻觉中的时候,齐雍死了,她最后真的生出一股不想活着的感觉来。

        清醒过来之后,她只是觉得可怕,觉得那琴声太厉害了,让人想自己了结自己。

        但,现在想想,兴许不只是那琴声的原因。

        姚婴一时间搞不清楚,只是盯着齐雍移动的身影,盯着的时候她也没什么想法,只是想盯着他看,目的为何,她自己也不知道。

        似乎是察觉到有人在长时间的看自己,齐雍转过脸来,隔着很远,对上了姚婴的眼睛。

        于姚婴来说,这种天色其实看不清齐雍的脸,只不过,他的眼神儿很有杀伤力。

        所以,即便是看不清他的脸,也依旧能感受到他的视线。

        没有说话,也没有移开视线,姚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而他,也站在那儿看着她。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姚婴弯起了嘴角,坐直身体,她看着他挥了挥手。她想,也没准儿齐雍在她的心里是特别的。

        就像姚寅,虽说相处的时日不长,但,总是特别的。

        齐雍也不由的弯起嘴角,两日积攒的阴霾,似乎也在这一刻,一扫而空了。

        罗大川后半夜才回来,大部分人都休息了,只有还在值守的护卫坚守在岗位上。

        姚婴则一直坐在原位,她一直都在等罗大川。

        他回来了,很颓丧,整个人看起来好像三魂丢了七魄。

        在姚婴身边坐下,罗大川的头发乱糟糟,脸上的胡子更是长得乱七八糟的。双眼通红,眼皮浮肿,十分糟糕。

        姚婴把水壶递给他,他也没接,只是盯着跳跃的火苗。

        “你睡一觉吧。睡醒了,一切都过去了。”姚婴收回手,轻声道。

        罗大川盯着火堆,好半晌,他才开口,“你知道么,当时我抱着小悦下山。她清醒了过来,她记得我。”

        他嗓音嘶哑,而且痛苦至极。

        双手抱住头,罗大川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她终于记得我了,叫我大川哥哥。但,这是最后一次了,最后一次。”他从没抱过希望,但他想,就算每天都要提醒她也没关系,又不是什么难事儿。

        可是,她终于记得他了。此后,却也不会再记得了。

        姚婴不知该如何安慰他,听他所说,的确很悲伤,她的心也跟着开始绞痛。

        若是没有意外,大概这一辈子,小悦都是个天真的小女孩儿。

        看着他抱着脑袋痛苦不堪的样子,她也只能长长的吐口气,然后跟他一同陷入悲痛之中。

        她是自责的,他们当初真的不该将张叔小悦父女牵扯进来。长碧楼面对的敌人是狡诈的,任何不相干的人,都不应该牵扯进其中。

        蓦地,一只手从后面迅速的在罗大川的后颈上敲了一下,他身体一震,之后便一歪倒下了。

        姚婴抬眼看向站在罗大川身后的人,“你干嘛呀?”

        “你不是想让他睡觉么?睡了。”齐雍居高临下,他淡淡道,帮忙而已。

        无言以对,看着晕倒在那儿的罗大川,不过这样也好。

        挥了挥手,齐雍叫来两个护卫把罗大川抬走,他则一甩袍子在姚婴身边坐了下来。

        拿起水壶喝了一口水,热的烫嘴,齐雍将水壶的盖子拧紧,便递给了姚婴,“取暖吧。”

        “还成,没觉得有多冷。”接过来抱住,姚婴一边弯起嘴角。其实这夜里是很冷的,只是她好像并不是特别怕冷了。

        看着火堆,齐雍也不言语。他的侧脸有些阴冷,能看得出他心情不是很好。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哪个人的心情都不好。原来他们一直被窥探,齐雍这个长碧楼的最高领导人,也不安全了。

        “罗大川很伤心,他这几日若是有什么大不敬的举动,还劳烦公子不要介意,理解一下他。”先是痛苦,之后是什么情绪姚婴就不知道了。但,以前也见过一些失去至亲至爱的人,会狂躁的。

        罗大川狂躁起来,不知得什么样儿,本来就是混不吝的一个人。

        “那对父女的确死的无辜,是我们牵连了他们。”齐雍开口,声线沉冷又带着一股难以掩饰的杀气。

        转眼看向他,火光一跳一跳的,姚婴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都生了错觉,感觉是他额头上的青筋在跳。

        “人各有命吧。这个时候,说怨谁也于事无补。但若是真要追究个罪魁祸首,也是巫人。他们分成了两支,居住在这里地位很高的鬼婆和鬼母受到威胁,他们居然都不露面的。我想想,也是觉得奇怪,他们不互相帮助,难不成是在互相仇视么?”这一点,让姚婴想不通。他们原本就都是大越的敌人,所剩无几,生存艰难的巫人,难道还搞内讧么?

        “有人的地方,少不了战争。权利,利益,无所不争。”齐雍深吸口气,面色稍稍缓和了些。

        “是啊,这话说得对。”人嘛,一辈子短短几十年,但,似乎一直都在争。

        转过脸来,齐雍看着她双手托腮的样子,唇稍终是浮上一丝清浅的笑意,“困倦了就去休息吧,护卫轮值,也用不着你在这儿守着。”

        “我不困,也不累。只是一想到死去的小悦,和痛苦的罗大川,我不知该怎样安慰他。他情窦初开,第一次知道感情为何物,就这般无疾而终,还是他错手打死了小悦。他的痛苦,我们都无法感同身受。”他可比若乔的苦苦单恋要痛苦的多,最起码,若乔一直觉得自己喜欢的那个人,就在皇都。

        抬手,罩在了她的头上,齐雍轻轻地拍了拍,“这些本不是你该思考的。”

        转脸看他,他的脸一半被火光照着,一半在阴影中。但,俊美也是真的,就算有一半藏在阴影里,也很帅。不修边幅,恣意随性的帅。

        “你还是不能告诉我,我哥在做什么么?”她轻声问道。

        齐雍的眼睛有瞬间的闪烁,放下手,他转脸看着跳跃的火苗。

        姚婴觉得那一刻他好像有些胆怯,或是、、、抱愧。

        “若是说了,你或许会怨恨。”会怨恨他。

        “怨恨?我觉得,我对你的信任,要比你想象的多那么一点儿。”他做事有自己的道理,她应当不会怨恨。

  https://www.wanshuwang.cc/a/138/138474/511083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