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61、求婚(二更)

261、求婚(二更)

        风吹过,竹叶沙沙作响,听起来更像是某种特殊的乐器奏出的曲子。

        不过,眼下竹叶的声响已经不足以吸引这里的人,罗大川和护卫眼珠子都要出来了,谁也没想到,就是上来看个风景而已,会碰到这种事。

        东哥却是面上带着笑意,看着那两个人,无端的眼睛里渗着一丝触动。实在太不易了,太不易了。

        罗大川真没想到这姚婴居然还能干出这种事儿了,她很特别他知道,一直都挺特别的。

        但他实在没想到,她特别到如此境地,比男人还男人。

        起身,姚婴不由分说,也知道他无法回答她,所以,他不吱声就是同意了。

        抓住他的手,将指环套在他的无名指上,从此刻开始,他就彻底属于她了。

        在人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强行的把他据为己有,此行径与强盗无异,但她也不觉如何。主意已定,反正谁也无法将她怎样,或是在她面前说同意不同意。

        抓着他的手,看着他无名指上的指环,姚婴缓缓地深吸口气。

        脑海中千思万绪,却也根本没注意到面前的人垂眸看着她,漆黑的眸子波涛翻涌。

        风吹过,齐雍的眼睫微动,下一刻,他却弯起了唇稍。

        猛地,他手一动,扣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拽入怀中,拥住。

        低头,置于她肩颈处,齐雍缓缓地深吸口气,“好啊,本公子答应你,我娶你。”

        被他抱着,姚婴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她仰着脸,看着头顶的蓝天,听到他说话,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但她又分明听得清楚。

        眨了眨眼睛,听着他在她耳边略显激动的呼吸,感受着他能让她窒息的拥抱,这好像不是错觉。

        两侧,罗大川从石头上蹦了起来,护卫也极其惊讶。今天,他们大概是见识到了这世上最神奇的事情了。

        东哥脸上的笑意却依旧,触动更深,感情之事太过深奥,但有时也挺简单的。

        抱了她一会儿,怀里的人却始终没有动静。齐雍的呼吸逐渐平稳,好像也忽然想起来了些什么。

        缓缓放开她,双手却仍旧抓住她的双臂,直起身体,垂眸看着她,“我答应你了。如此费心思,很合本公子的意。”他是真没想到,她居然会用这种方式要和他成亲。

        超乎想象,他现在想起她单膝跪在他面前的样子,都觉得不太真实,好像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仰脸看着他,姚婴缓缓的眨眼,此时此刻,他可是完全没有那失去五感的样子,漆黑的眼睛发着光,比太阳都要亮。

        大概是这段时日养的太好了,这般瞧着他,还真是唇红齿白的。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还是说,你根本就没事,一直都是装的?”她开口,声调平平,没什么温度。

        齐雍微愣,想了想,“很复杂,有内因。”

        “我不想听,你就告诉我,把你从江里捞回来之后,你醒来时脑子就是正常的,对不对?”深吸口气,她继续追问,也根本不管什么原因不原因的,她不想听。

        略有那么一点儿迟疑,他明明无比挺拔,此时此刻,却好像变得越来越矮小。

        “阿婴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公子他不是故意骗你的。”蓦地,东哥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姚婴倏地扭头看向东哥,“难怪今早东哥如此闲适放松,看来昨天我和罗大川离开后,他就和你挑明了。”这回事情都理顺了,她明白了。

        东哥哽了哽,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本公子完好无损,你不是应该高兴么?”抓着她的手让她转过来看自己,齐雍说道。

        “是啊,我很高兴。”挑了挑眉,她抽出自己的手,之后转而抓住他腰两侧的布料。

        齐雍垂眸看着她,唇稍弯起,黑眸明亮,似乎他的眼睛从来没有这么亮过。

        就在他要把她环到自己怀里时,姚婴猛地抓着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扯,右腿膝盖顶起,直接顶在了他下身。

        她这一下很是突然,齐雍都没来得及防备,闷哼一声,腰也弯了下去。

        姚婴却直接把他推开,拍了拍手,冷哼一声,“和你结婚?美得你大鼻涕横流。骗老子,去死吧!”转身离开,纤细的背影好似冒火了一般。

        这边东哥快步的走过来扶着齐雍坐下,连连问他有事无事。罗大川站在大石头上无声的乐,今天他可是见着了多个此生可能都见不到的场面,太值了。

        姚婴沿着竹林小路往回走,脑子里都是这些日子的画面,她是真没想到居然被他给骗了。影帝啊,她一点儿都没察觉出来。

        该死的东西,这些日子应该多给他扎几针,此时这心里也能舒坦些。

        她心疼他,给他扎的太多了,太疼了,他反而会不适。

        真是后悔,多给他几针,扎的他痛不欲生,说不准他早就装不下去了。

        今天若是没有她求婚这一出,他说不准还得装多久。她难过又崩溃的伺候他,后面艰难的路都想好了,结果是他的一场闹剧。

        她此时此刻真是觉得脑袋上面都沸腾了,有一把火在跳跃燃烧,只要一发力,这正片芷山都能被她给烧了。

        返回竹舍,唯一在这里看守的护卫起身,还没走过来呢,就见姚婴冷着脸回了房间。

        护卫站在那儿不明所以,没过多久,便看到其他人回来了。而且惊奇的发现,齐雍看起来、、、和离开这里的时候不一样了。

        齐雍的面色不是很好,姚婴那一下,他没任何防备,疼的他以为要废了。

        罗大川走在最后头,双臂环胸边走边乐,虽是没发出声音来,但也能轻易看得出他有多幸灾乐祸。

        挺拔的身影走的不是那么潇洒,不理会其他人,他径直的踏上楼梯,然后一直走到那紧闭的房门前。

        “小狐狸。”房门关着,他倒是也没闯进去。站在门外,他唤了一声。声音低沉,很是好听,夹带一丝忽略不掉的性感。

        “滚!”房间里就只传来一个字儿,齐雍也在同时扬了扬眉。

        其他人站在院子里,护卫面色各异,东哥也几许担忧,罗大川幸灾乐祸,大白牙露在外头。

        齐雍转眼看向院子里的人,面上没什么表情,漆黑的眼睛也有些瘆人。

        东哥立刻了然,转身挥挥手,叫大家去外面转转。这白日里,竹林里风景好。

        数个人走出竹舍,罗大川倒是几分不情愿,他还想看戏呢。

        就知他如此,东哥紧紧看守着他,一并把他给带走了。

        没了别人,齐雍深吸口气,随后靠在房门旁,“不是有意骗你的,最初三天,的确是口不能言,因为吃了一些药。三天之后才逐渐好转,并且好转的速度很慢。”

        他低声说着,靠在门口,微微低头,挺拔的身躯在房檐下忽然间显得很是弱小。

        房间里面没有声音,更好像是没听到他说话。但是他能听得到她就在房间里,呼吸算平静。只不过,有时平静也未必是好事,兴许在酝酿更大的风暴。

        “此次蛇头湾一役,出现了很多问题。鹤玉的人调查来的消息,与实际情况有很大出入,他手底下,有细作。再之后,顺江地下的情况也超乎最初的判断,临时做了改变。由此,本公子不得不需要伪装,以此骗过某些人。”齐雍继续说道,这次声音更低一些。但其实,他说的还是不太清楚,显然是把他能说的都说了。不能说的,他还是不会说。

        房间里,姚婴坐在桌边喝水,齐雍说的她都听得到,只不过并不想回答他。

        什么原因不原因的,她现在不想听。

        满脑子都是这些日子她伺候他的事情,瞧他那傻呆呆的样子,难过,高兴,各种情绪。还有有时汹涌而出的崩溃,但她都扛过来了。

        谁又想到,那货一直在装,一直在演戏。她就觉得好奇,他看到她崩溃时的样子,就不会觉得心里难过么?还是觉得很爽。

        听他在外面说话,她真的好想掐死他!

        “你要和本公子成亲,我答应。你要什么,都给你找来。”蓦地,齐雍的声音再次传来,又提起这事儿。

        姚婴咬紧了牙齿,“谁和你成亲?我随便说说的,谁信谁是傻子。”

        外面,齐雍哽了哽,“我是傻子,我信了。”

        听他说这话,姚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那你就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吧,老子不陪你玩儿了。”

        “我吃的药药效强劲,直至现在,还是提不起力气。如若不然,我怎么可能躲不过你的攻击。小狐狸,我有些不适,喘不上气。”门外的那个人声音变弱,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的样子。

        姚婴眉头动了动,“那就去死吧。”她这回不会信了。

        下一刻,门口就传来砰地一声,摆明了是他砸在地上的动静。

        姚婴稳坐,并冷冷的哼了一声,信他的鬼,她是不会信的。

        给他一脚都轻了,应该再多补上几脚,让他鸡飞蛋打。

        抬手,在自己的脑门儿上用力的拍了下,她是怎么想到向他求婚的?她疯了吧。

        515112657906669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网址

  https://www.wanshuwang.cc/a/138/138474/521247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