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272、不再共生(二更)

272、不再共生(二更)

        原本以为隔壁那俩人会在夜幕降临之后醒过来,但谁想到晚上了,这俩人还没动静。

        姚婴只是感叹,这世上还有如此之弱的人,说他们是灵童,真是和战斗力极强的孟乘枫还有已死的孟梓易相差甚大。

        他们不醒,便无法将他们运出去。

        齐雍有些不满,更急于的想离开这里,太难熬了。再加上房子里还有其他人,他都能听得到他们呼吸的声音,此起彼伏的,特别的吵。

        夜幕降临,外面门窗上挂着的遮光幕布也撤了下来,院子里的光也随着窗子照射了进来,这屋子里终于不再那么黑暗了。

        这一整个白天,姚婴都躺在床上,睡睡醒醒,反正除了睡觉也没别的事情可做。

        因为饿,她睡得不是很踏实,下午时又想去方便,但是又走不开,便躺在这床上忍着。迷迷糊糊,半睡半醒,想去方便,又做梦在吃东西。

        入夜,她也爬起来了,“我要去用饭了,公子呢,你就在这儿等着吧。真是可怜,想吃想喝的,又不能吃喝。其实说起来你可比坐月子受罪多了,最起码我那时还能喝汤喝到吐。”

        “去吧,翻来覆去一天,也没睡好。”齐雍的声音听起来比昨晚要有力气了些,随着说话,他一边抬手摸了摸姚婴的后背,他的手是炙热的,是姚婴所熟悉的只有他的体温。

        “一整天翻来覆去是因为我肚子里都满了,着急去方便,不信你摸摸。”抓住他的手,放置在自己的腹部,这里头是已过轮回的五谷杂粮,急于释放。

        齐雍摸了摸,不由发出略显嫌弃的轻叹,“快去解决吧,你若真的都释放到了床上,这屋子里的人就都别活了。”

        “趁机报复是不是?我那时说你不香了,你就开始用言语报复我。小样儿,记仇的很。”把他的手甩掉,她穿上靴子,一边起身。

        齐雍无声的笑,看着她自如的下床,倒是隐隐的生出几分羡慕来。

        他不能下床,如今也只有看着的份儿,说不出的郁闷来。

        不过,相较于那三个还在昏睡当中的人来说,他倒是也算还好,最起码,他早早醒来,就能早早离开这房间了。

        待孟乘枫醒来,他到时就只能看着他离开了,徒徒羡慕。

        “你睡一会儿吧,姐姐去去就回,别嫉妒。”穿好了靴子,姚婴回头看了看他,这床本就不大,他眼下躺在那上头,真是够可怜的。

        齐雍几不可微的点头,看着她离开,又听到外面的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她出去了。

        缓缓的挪动自己的身体,齐雍试探着坐起来,这身体可比昨天有力气多了,挣扎着,还真坐起来了。

        盘膝,齐雍轻轻地深呼吸,调节气息,之后闭上了眼睛。

        而那边的床上,孟乘枫还在睡着,眼下,他和他不再是无意识的进行同步,各自属于各自支配,不再互有牵连。

        过去半晌,齐雍蓦地听到隔壁床有一些动静,他瞬时睁开眼睛,朦胧的光线根本不碍他的视线,“醒了?”比他足足晚了一天。

        片刻后,那张床上的人才发声,“头疼。”

        “本公子好得很,如今力气恢复,刚刚内调了一番,飞檐走壁想来也不在话下。”齐雍淡淡道,言语之时倒是真的中气十足。

        那床上,孟乘枫缓缓的呼吸,“恭喜三公子。”

        齐雍若有似无的弯起薄唇,朦胧之中也能瞧见他唇角的得意,“长公子便先躺着吧,不能吃喝,不能下床。挨过了三日,方可离开。按时日来计算,本公子后日夜幕降临时,便可离开了。”接着说,听起来真的是气力十足。

        孟乘枫没有再回话,他躺在那里,缓慢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能听得到他呼吸时胸肺间都在抖的声音。

        齐雍盘膝坐在那儿,继续调整气息,房间太安静,他调整气息的声音也足以让孟乘枫听到。

        躺在那儿力气全无,动弹不得,听着齐雍自如的调息,衬托的自己形如死人。

        齐雍这会儿觉得好多了,听着孟乘枫苟延残喘的声音,忽然感觉自己生机勃勃。

        姚婴出去后,也没离开,只是去方便了一下,解决了自己肚子里的存货,这才优哉游哉的回来。

        齐雍的情况在好转,她整个人亦是十分轻松,回了小院儿,护卫已经将饭菜准备好了,桌子就摆在院子里。

        到桌边落座,姚婴先喝了口水,随后拿起筷子,用饭。

        真的是很饿,而且,她现在又特别的想吃的大声一点儿,让里头的人听听。不知会不会馋的口水成河,待她一会儿回去了,便能瞧见满床的口水。

        今晚换岗轮值的人已经就位了,饭菜是城府大人送来的,这里每日的三餐,城府大人都包了,反而省了附近据点的事儿。

        悠闲的吃着,一边不时的扭头往窗子那儿看,这院子里灯火明亮,窗子里头就更什么都看不到了。

        或许,她吃完之后不漱口,就这么进去,在他面前吹一吹,让他闻一闻饭菜残余的香气。

        她真是想瞧瞧他口水直流的样子,可怜又可爱。

        “不知,皇都可有送来什么消息?”放下筷子,姚婴拿起水杯喝水,一边问道。

        “回夫人,皇都不曾有任何消息送来。”护卫回话。

        “没有消息,那就是一切如旧,反而是个好消息。”想了想,姚婴弯起眉眼,看来她的狸儿在皇都生活的很好。不过也是,必然是被皇后接到了宫中去,那皇宫岂是一般寻常之地,荣华富贵,应有尽有。

        “夫人说的是。”护卫点点头,亦是如此认为。

        也不知这段时间过去了,那小家伙有什么变化,亦或是有没有变白。

        她现在也没别的心思了,只要那小家伙能变白一些,她就觉得她儿子十全十美了。

        吃饱喝足,又在这外面欣赏了一会儿夜色,月圆而亮,近在头顶,好似一伸手就能够抓得到。

        这就好像又回到了在皇都那小小的民居里度日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每到月中之时往天上看,瞧见的便是那一轮明月,非比寻常,是在那个世界看不到的。

        这个世界的明月和星辰是真的好看,无与伦比。

        赏了一会儿月光,姚婴才慢悠悠的起身,一步步的回了房间。

        房间里还是很闷热,不过待了时间久了,也就习惯这种温度了。

        关上了房门,借着朦胧的光线回了房间,瞧得见齐雍就盘膝坐在床上,无声无息的。她知道,他这是在自我调节,毕竟有武功护体,那武功还是很厉害的。

        走回床边,她微微倾身盯着他看了看,蓦地歪头在他脸上用力的亲了一口,发出很大的声音来。

        声音过大,那个被亲的人之后便笑了,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向那个近在眼前的人,“夜里吃了那么多的羊肉,会燥的。”她吃了什么,他一闻便知。

        “馋了呗。这束城的羊肉做的特别好,因为是辛辣的,所以特别好吃。吃了一口,就想吃第二口。”做的好吃是事实,她馋也是事实。

        “可以白日里吃,夜里吃了太多,说不准明天就长针眼了。”齐雍轻声说,连续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他这会儿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少诅咒我,不会的,我的消化功能总是比咸鱼要强的多吧。”转身坐在床边,姚婴伸出双臂环住他的腰,整个人贴在他身上。

        抬起手臂,揽住她纤细的肩膀,齐雍微微低头看着她那黏糊糊的小样儿。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们俩可真是许久没这么毫无阻碍的亲热了。

        “坐直了,待出去了再黏上来不迟。刚刚长公子醒了,你可以去瞧瞧。”手落在她后腰上拍了拍,示意她应该去看一看隔壁床的那位了。

        闻言,姚婴立即坐直了身体,往那张床上看,其实孟乘枫还是那个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

        “孟公子醒了?”下床,随后走过去,往床上看,躺在那儿的人果然睁开了眼睛。

        “孟公子,你觉得如何?是不是只身体没力气?”问道,但想来情况应当与齐雍刚刚醒来差不多。

        “阿婴姑娘,我头疼。”孟乘枫说道,的确是有气无力。

        “头疼?”姚婴微微蹙眉,随后在床边坐下,伸手给孟乘枫检查。

        孟乘枫一动不动的,任由姚婴搬弄他,两只手在他的头上寻找了半晌,“没什么事儿,就是睡得时间太久了。”

        “好。”孟乘枫应了一声,显然是没有太多的力气再说其他的。

        姚婴起身,又缓缓的走回了齐雍那边,她坐下,一边歪头看向齐雍。近距离的贴近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她一边无声的张嘴说话,‘我觉得可能是我扎针扎的太重了,他才会疼。’这话她没敢跟孟乘枫如实说,这扎出了什么头痛病来,可就是她技艺不精了。

        当然了,如果不只是头痛病,这往后留下什么后遗症的,伤了脑子,那可真是大事不好了。

        齐雍微微垂眸看着她,很想告诉她,扎的好。若是再扎的重一些,让他失忆,就更好了。

  https://www.wanshuwang.cc/a/138/138474/533934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