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邪神的恋人[西幻] > 1. 001

1. 001

        他以为他不会再睁开眼。

        刺骨的痛在脑壳里涌动。阿诺因盯着眼前冰冷的地面、盯着眼前的笼子铁杆,慢慢地撑起身。

        作为一个失去利用价值的失败实验品,阿诺因推测,实验员最后的那一针药剂本应该结束他的生命。但他竟然没有死,不仅没死,视线移动的下一刻,他就发现了眼前情况的不对劲。

        视线里没有穿着白袍的牧师和实验员,也没有看守自己的铁甲战士。四周空旷得可怕,地上七扭八歪地躺着熟悉的尸体,是属于教会人员的,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并不相识的身躯倒在地上,身上蒙着漆黑丝绒质地的带兜帽斗篷。

        阿诺因心里一紧,脑海中立即浮现出“巫师”这两个字来。教会最大的敌人、通缉追剿的异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迷曲之都最大的圣妮斯大教堂?

        但他现在没有时间去深入思考。阿诺因抬起手腕,用尖牙咬烂手腕上戴着的手环,上面标着no.0099的编号,这是教会的定位手环。他顺着咬烂的缺口撕掉手环,伸手推了一下笼门。

        巫师跟教会的冲突发生在注射药剂之后,阿诺因不确定牧师们是否会锁住一个必死之人的笼子。

        吱呀——困住他十二年的囚笼笼门,被这点微不足道地力气推开了。

        他脑袋里鲜血上涌,喉咙到食管之间都莫名地烧起来。不仅是活着,连自由都在狭窄的缝隙之中向他招手。

        阿诺因深深地吸了口气,从铁笼里钻了出来。

        身躯暂时还保持着正常人类的形态,这一点是最可贵的,没有药剂的辅助,他无法控制自己身躯的变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变成蛇尾、长出翅膀,化为畸形的怪物。但至少眼前还没有。

        他赤着足踏在地板上,作为宣教用品,他身上经常更换符合条件的装饰衣物,但不会有鞋。

        周遭并不是一片静寂的,恰恰相反,只有这间屋子受到已被扫荡过的保护,此刻没有活人进入。他能轻而易举地听到四周混乱的交战声,就在不远处的教堂正厅之中,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阿诺因不能以这幅面貌混出去,他必须用牧师的身份,或者巫师。

        但他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牧师的衣袍难以穿着、耗费时间,而他恰恰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阿诺因就近找了一个尸体,将尸体外面的漆黑丝绒斗篷扒了下来,一股脑地套在了身上,斗篷戴上兜帽,从头一直包裹到脚,他将巫师的皮靴套在脚上,忽略坚硬质地带给肌肤的疼痛,紧张地握住了斗篷的一角。

        没有任何一刻,他离死亡、离自由,如此之近。

        美貌的实验品闭了闭眼,调匀了气息,踩着靴子走出了房间,他没有用立即逃跑的姿态——太过引人注目了,走不出教堂就会被巫师们一个巫术捏爆脑袋。

        在阿诺因的生活环境之中,往往认为巫师是一群操纵着非凡力量的异端,强大、恐怖,而且傲慢。他必须让自己比拟这种傲慢。

        兜帽遮住脸庞,只露出一个白皙瘦削的下巴,和一双微抿的淡红双唇。下颔线条漂亮得如同神明亲手雕刻过,让人一眼望过去就觉得“他一定很好看”。但这种先天与后天混合的美貌,让阿诺因常为此惴惴不安。

        他快步前往声源的来处,那是离开圣妮斯大教堂的必经之地。但他毕竟太久没有走路过了,再快也有限,在穿过几个布满尸体的地点之后,他才迈入冲突的根源之地,就被一把拉住了手臂。

        阿诺因猛地转过头,心跳几乎要跳出喉咙里,他自己都能瞬间感觉到血液倒流、肌肉立即僵直。而握住他的人不是见过的牧师、也没有穿洁白的袍子,而是跟他一样漆黑斗篷,露出半张属于女性的、柔美的脸庞。

        “快撤。”她说,“菲尔克斯老师在拖延时间,老师让全员撤离——教会的增援要到了!”

        阿诺因一言不发地随她快步疾走,两人穿过的地方离巫术、圣光术碰撞爆炸的地区要远一些,显然迂回地选择了路线,而与此同行的还有其他的年轻巫师。

        一众黑袍子匆匆地行过圣妮斯大教堂的光洁地面,教会待销毁的无用实验品混杂其中,沉默而无声地随黑袍子们离开教堂……众人声息很低,几乎也没有什么人说话,即便是有交谈,交谈的内容更是听不懂。

        在持续的沉静和错乱的脚步声之中,身后的声源地猛地震起一声巨响,圣光审判的辉光从天而降,直直地盖下来。这种级别的圣光术,阿诺因听前奏的光因子爆破声就能听出来,他察觉到拉着他手臂的女巫身形一顿,咬着牙道:“走!”

        在圣光审判落下的瞬间,随行的十几位巫师已经离开了教堂建筑群,而雪白的穹宇盖顶上,圣光审判被一道幽暗漆黑的洞逐步吞噬,阿诺因心有所感般地瞬息回头,见到漆黑圆洞的背后,立着一个穿着黑袍、戴着眼镜的巫师,正在翻动手里的书——随后,更强烈的圣光将他吞噬——

        他立即收回视线,心脏却在极度地震跳。

        黑袍子们有不少人也回头望过去,阿诺因甚至听到有人哽咽地叫了一声“老师”,但巫师们同样没有耽搁的时间,他们匆匆地穿过教堂四周的建筑,最前端的那位巫师施展了一个巫术,这群人在迷曲之都穿行,就像是不会被人看到一般集体隐身,没有惊动任何平民,也因菲尔克斯老师的拖延,顺利甩掉了教堂的增援。

        “绕过迷曲黑暗森林之后,我们休整一下。”女巫低声跟他道,“清点一下人员。教会的血债,我们迟早要清算。”

        她说得简短快速。

        阿诺因只是沉默点头,心跳声却一直没有平复下来……清点人员?他这么个身份混在其中,巫师一定会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的,教会的本质他早已不信任,而巫师们长久熏陶渲染的形象,跟恶魔的代表也相差无几,两边都能轻而易举地弄死他。

        于是,就在女巫松开他而去前面帮忙时,他刻意放慢速度拖到尾巴,慢慢掉队,最后卡着末尾黑袍子的视野,在天色从昼入夜,渐渐昏暗时,阿诺因进入了迷曲黑暗森林。

        粗糙的皮靴已经把脚给磨破皮了,走路时都泛着痛。黑暗森林之中树丛茂密,野兽横生,也实在不是一个生活的好地方——但无论是黑斗篷还是白袍子,他都对此有一股深入骨髓的畏惧,对可以左右他人生命的力量充满畏惧。

        没有寻找他,无论是因为情急还是因为别的什么,那群巫师不可能再掉头了,现下教会的增援一定在封锁迷曲之都、并搜捕他们。阿诺因坐在一颗大树旁,借着最后一点余光,脱下皮靴看了眼脚上的磨损。

        多年注射药剂,他的身体跟普通人相差很远,身躯很容易因为一些轻微的磕碰就发红发肿,就这么一会儿的奔走,伤痕就一片连着一片。白皙纤瘦的脚背上都是磨出的痕迹,脚趾破皮发红,渗出一点血珠。

        他穿回皮靴,靠在树干缓了口气,几乎被榨干的体力难以得到恢复,头上细细密密的汗珠沿着碎发滴落下来,水分也开始流失。

        阿诺因的知识全部从教会获得,他只知道这片森林的名字,却不知道这里面遍布着怎样的危机。他能活多久,连自己也不确定。

        天色彻底暗了下来,月色笼罩下来。森林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

        夜晚的寒冷扩张过来。

        阿诺因低头哈了口气,搓了搓手,直到此刻,他紧绷的心弦还是没有松弛下来,感到了一股浓重的精神疲惫感,但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自由气息,又让他毫无困意。

        “母亲保佑。”披着黑斗篷的少年双手扣合,轻轻许愿,“让阿诺度过这个夜晚。”

        他名字的简短爱称就是阿诺。从很久以前,他就没在信仰光明与永恒之神了。他信仰自己纯洁温柔的、已离世的母亲,即便她已不在身边。

        他的身躯冻得发痛,这具从小就开始注射药剂、被药物炮制了多年的身躯,比天底下最尊贵的小王子还要娇贵,不要说走这么远的路、坐这么硬的石头了,就算是一根玫瑰花刺,也能在他白皙娇嫩的手指头上留下伤痕。

        这个人脆弱如裂满缝隙的水晶球,又美貌如水晶球里向四面八方折射的光,怎么看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沦为这种境地。长着这样的一张脸,如果这不是教会的物品,恐怕贵族们会争先恐后地握住他的手腕,给他的脖颈戴上金子打造的铭牌,邀请美丽的金丝雀住进自己的城堡。

        只是没有如果,阿诺因也从不愿意成为什么美丽的金丝雀、住什么城堡。

        少年瑟缩着拉紧斗篷,斗篷上带着一点淡淡的香气,是一些施法材料的味道。只不过他闻不出来,只觉得寒冷让他逐步困倦,外界的一切都渐渐失去了吸引力。

        就在他的意识渐渐沉没下去的时候,昏暗的林中隐蔽地响起草叶与皮毛的摩擦声,细微得难以察觉。而在不远处的草丛之中,幽绿的兽眸如同暗夜中的两盏鬼火,飘起冰冷的焰。

        是一匹野狼。独行狼。

        狼悄然地靠近。

        它走过草丛,尾巴谨慎地下垂,两盏鬼火盯着一团漆黑布匹下露出的雪白手腕。它口水不停分泌,獠牙发痒。一步步压低到进攻的距离。

        夜风扫过树叶,发出哗啦哗啦、一阵一阵地响声。

        月光被乌云遮挡,光线一点一滴地收敛——就在气氛冷寂无比,光线压到最低端的时刻,阿诺因陡然从昏沉梦境中惊醒,像是被一把匕首抵着脊背似的,浑身寒毛倒立,这种瞬间出现的强烈危机感让他来不及多想,只能就地向旁边翻滚——

        嘶啦!

        漆黑斗篷的角落被狼的利爪撕烂,温热宽厚、沉重无比的野兽身躯架在了少年的身侧,把他的半边身子都直接压迫住了。他猛地抬头,看见碧绿的兽眸,猩红的血盆大口在面前猛地张开,露出雪白的獠牙!

        他将半个身子从狼躯下抽出来,在它越起的瞬间,往旁边的树枝混乱交叉的地方钻过。身后紧贴着背的地方被狠狠地撞了一下,狼的爪子撕裂他的斗篷下半部。

        树枝阻碍住了独行狼的活动,它不耐地冲破树枝,牢牢地将不断逃窜的少年压在地上,向他的颈窝不断嗅闻。

        事情发生在短暂的眨眼间,一切发生得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直到此刻,阿诺因才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抽离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后悔去选择别的出路,连遗憾的念头也没来得及升起,第一反应居然是“这么死会不会要痛很久?”

        狼结束了对美味的品鉴,压下镶着两团鬼火般的兽眸,对着少年的咽喉张开了嘴——

        噗呲。

        血雾喷洒,飞扬弥漫。

        他没有死,也没有痛。

        阿诺因茫然地睁开眼。

        他的兜帽已经完全脱离了,整张脸上都是野兽滚烫的血液,血液喷溅到了脸庞上,刺目的红与娇嫩的白,对比鲜明至极,透出一股如魅魔般的艳丽。漂亮的实验品拥有教会追捧的纯真圣洁,同时眉目美丽如一朵小玫瑰花,但在这微弱的光线下,兜帽里的是一只枝叶染黑、浑身浴血的……堕落玫瑰。

        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剑。

        那把生锈的长剑,捅穿野兽的身躯,从脊背穿过前胸、穿过心脏,浴血而出。

        月光擦亮锈剑,血滴从剑沿滴下,一下一下地,滴透阿诺因的袖口。

        他如梦方醒,下意识地向后挪蹭了好几步,缩在断裂的树枝边看着这一幕。

        那把长剑一寸寸地拔出兽躯,从鲜血浸透的锈迹上望,能看见这把有年头的骑士剑上被磨花了的花纹,被绷带一层一层缠了好几层的尾端,还有握着剑的那只手——宽阔、厚重、结实,生长着交错的疤。

        阿诺因抬起头,看到面前一身旧盔甲的骑士。血色盔甲是老式的、跟剑的年头一样长,厚重的甲包裹住了这具身躯,厚而花纹模糊的半镂空面罩挡住了整张脸,面罩也是铁的。这位骑士极其高,即便他不动,也酿就了一股强烈的压迫力,乍一看去,根本看不出是他在穿戴着这具沉重的盔甲,还是这盔甲在支撑着他。

        少年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他攥住被血液滴透的袖口,为这件掩护他离开教堂的巫师袍感到提心吊胆——眼前的骑士不是贵族骑士,而是完完全全的、圣骑士的装束,而圣骑士,会毫不留情地刺穿巫师异端的心脏。

        在面临死亡的瞬间,他的脑海近乎一片空白。

        两人这么死寂地僵持了许久,随后乌云散开,月光照亮血色盔甲。在半镂空面罩的下方,没有圣骑士那双严峻冷酷的双眼,只有一层一层地、缠绕遮挡的布条。

        阿诺因怔怔地看着他,直到冷风吹干斗篷下的汗,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他看不到我……

        这位骑士,是一个盲人。

  https://www.wanshuwang.cc/a/15/15138/96073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