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邪神的恋人[西幻] > 6. 006

6. 006

        阿诺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滚进对方怀里的。

        他睡眠质量很好,一般情况下不会因为光线或者轻微的声音而惊醒,并且一般情况下也不会睡觉时乱动,一向都是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侧躺着,在软毯子下面蜷成一个小毛线团儿。

        但就在微风沉酣的夜晚中,没有了伤口未愈的疼痛、没有了药剂强烈的排斥反应与后遗症,他难得地获得了理想的甜睡无梦,没想到第二天清晨一睁开眼,对上的就是光泽喑哑的血红铠甲。

        骑士大人把他像是搂抱枕、像是哄小孩儿似的抱着。而他的头就窝在坚硬盔甲内侧的安全之处,给人一种如果此刻突然发生地震,他也会毫发无损的错觉。

        阿诺因抿了抿唇,认为这是凯奥斯先生习惯于保护他人的“牺牲习惯”。这么一个小小的细节,就让戴上好人滤镜的青涩少年心心念念、感动不已,他第三百一十六次感叹:我前半辈子的坏运气,都是为了一点一滴积攒幸运拿来遇到温柔善良的这个人。

        他当然不知道昨天晚上激烈争吵的触手们,也不知道那些吵架拌嘴各执己见差点要打起来的“凯奥斯”们。

        复苏是一个有过程的、漫长的事情。祂的意念一点点复苏,一点点浮现,千丝万缕地带着神性的念头,或是充满牺牲、或是满身罪恶,在意念的海洋之中沉沉浮浮。祂本身就是流动态的邪神,只要是没有获得大量信仰的邪神,都是这种不够稳固的流动态,因此,会发生什么,祂也无法全然准确控制。

        阿诺因此时见到的“骑士先生”,只不过是祂千千万万的念头中的漂浮着的、暂且可以归类为人性之类的东西,他附着于这样一具躯壳复苏,自然就会受到躯壳的限制,让骑士凯奥斯成为主思维,其余的部分都临时妥协,服从于他。

        他们是会失控的大怪物,和会失控的小怪物。

        头发被压弯了、不服气地翘了一点边儿,大狮子怀里软乎乎的小毛线团儿悄悄地撑起身,轻手轻脚地想要挪出对方的臂膀。就在阿诺因快要蹭出去的时候,忽地被一只手拎住后领,握得极稳。

        阿诺因怀疑对方再用力些就可以捏断他的后颈,他实在太像一只被束缚住行动的小猫,差一点点距离就能咕噜一声跌到床下——然后被大狮子一把薅住。

        “我吵醒您了。”他无奈地道,“您睡得真轻。”

        凯奥斯无声地笑,连阴影里的小触手都笑得裂出了十几排上千颗闪亮的獠牙——没有比祂睡得更沉的生物了,几千年,几万年,至今。

        骑士把小猫拎回床上,抬手撸了一把少年头上乌黑的发丝。

        “我会出去打猎。”男人道,“你留在家里。”

        阿诺因乖乖点头。这句话他听了好几天了。

        “书可以随便看。”凯奥斯像是怕他不记得似的强调了一遍,“东西可以随便翻。”

        “我知道了。”阿诺因持续心虚中,“除了书之外,我不会翻您的私人物品的。”

        “你可以。”骑士纠正。

        “我……”阿诺因本来还想跟他讲“这是尊重”的话题,但看了看对方蒙着双眼的破旧绷带、坚硬冰冷一生苦行的血色盔甲,就放弃了跟一位执着的赎罪骑士谈论这种观念话题,示弱败退,“好的。”

        凯奥斯继续道:“需要什么可以跟我说。”

        “我已经很麻烦您了,我根本就没有实际帮到您,怎么能……”

        “跟我说。”骑士不厌其烦、字句淡漠。

        这位先生就是这样,很难改变他的思想观念,说也说不通,总是独/裁专断的进行关怀。

        “好的。”阿诺因躺平不再挣扎。

        这个难以改变想法的执着骑士终于满意,他是很想看到阿诺学习巫术的,那些漂亮的光因子、漂亮的“灵”围绕在少年的身边,以更高级、更超越人这个范畴的视野范围来看,真是一件美丽而享受的事情。

        他不在意世人是否有眼无珠。

        在短暂的休整洗漱之后,阿诺因目送着圣骑士离开了小屋。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房间,然后按捺不住地从书架里抽出那本莎琳娜的笔记。

        通过更多次的试验、不断的重复之后,阿诺因已经可以释放出巫术的基础模型了,只不过基础模型只有在未镶嵌巫术公式的时候才会展现出来,而他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学习一个真正能用于实战的巫术。

        “接下来是记录在诶莉老师课堂上学到的一门学徒级巫术,魅惑兽类。诶莉老师是我们学院最精通精神幻觉类巫术的巫师……魅惑兽类虽然被归类于学徒级,但其实入门门槛非常高,需要人的外貌基本要求,所以写下来只是记录,我不会白费功夫去学的!(此处加重写了数个感叹符号)。

        “诶莉!诶莉!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漂亮,可恶!……魅惑兽类居然是一套模组,还有同类型的魅惑人类、魅惑精灵、魅惑死灵生物、魅惑魔物……到底要多漂亮才能学会这套巫术!

        “……好难,放弃了,记录下来吧……”

        莎琳娜嘴上说着一定不学,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去尝试地学习了好几遍。在魅惑兽类的下面整整齐齐地跟着记录了一套学徒级的魅惑巫术。

        这是阿诺因前后翻阅后,认为在现阶段最适合自己的——因为整个巫师笔记,除了这几个魅惑巫术之外,另外只有一个学徒级巫术,那就是整个巫师群体中几乎人人都会的“魔术伎俩。”而“魔术伎俩”却无法达到让他在危险时能够保命的效果。

        “……魅惑兽类的巫术公式如上,就算硬镶嵌进基础模型里,我也用不出来,诶莉老师说长得越漂亮效果就越强,这说法真是太可恶了!不过魅惑兽类对初学者最好的一点,应该就是只需要一种施法材料,需要来源于魅惑蘑菇的魅惑粉尘……”

        阿诺因知道他长得很漂亮,但在学习的时候还是抱着忐忑的心态在尝试,幸好上天没有在这方面亏待他,他很容易就能记下这道巫术公式,并且镶嵌进脑海中的基础模型中。

        蓝色线条发着光连接起的基础模型,在半空中浮现模型的最底端的一个空洞里,猛然亮起一道玫粉色的光泽,一道一道接连不断的巫术知识顺着玫粉色的光泽灌注进去,在模型空洞里形成了连贯的公式、随后转化成印记,如同一块拼图一样严丝合缝地嵌进了模型里。

        随后,阿诺因脑海控制的基础模型慢慢消散,淡蓝的余光化作碎屑散落而下,重归于“灵”的本质。

        一切顺利。

        学徒级巫术“魅惑野兽”嵌刻进了独属于阿诺因的基础模型里。直到此刻,他才真正地算是一位学徒级巫师。

        阿诺因慢慢地松了口气,他习惯性伸手捂了下脸,整理了一下神情,随后精神大振,满脑子都在想自己跑出去去森林里采集魅惑蘑菇的可能性。他在小木屋里兜兜转转来来**地绕了好几圈儿,思绪冷静下来后,才认清现实地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根本没这个可能。

        没有骑士先生,以他缺少施法材料、不能施展巫术的水平来看,就只是野兽的盘中餐而已。而按照巫师们通用的说法,想要无材料施法,必须对这个巫术的理解非常深刻……至少施法成功过十几次以上才行。

        魅惑粉尘。阿诺因盯着火炉发起呆。这蘑菇又不能吃?他怎么才能跟凯奥斯先生说呢?而且这种东西一听就不对劲,万一让对方觉得自己居心叵测怎么办……

        小怪物的头发没有认真打理,变长了一些,原本到后颈的半长黑发已经贴着肩膀了。随着他丧里丧气地低头,柔软的黑发也跟着打了个弯儿。

        在阿诺因对着火炉丧了半天,丧到连小腿都在隐隐发痒、露出变成尾巴的警示时,他才回过神来,拖着椅子挪远了一点,转而开始思索怎么找借口跟凯奥斯出去。

        尊敬的骑士先生,少年单手支着脸颊默默地想,非常抱歉,我以后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

        他现在还不知道,在遥远未知的东方,在那个遍布着符咒师与道士的东方大陆,有一句话叫做:“无以为报,以身相许。”

        烛火温暖。

        黑暗再次降临到这片森林里,迷曲黑暗森林的魔物们纷纷避开这座林间小屋。

        满身寒气的圣骑士拖着魔物的尸体扔进屋里,沉峻冷漠地提刀**躯干,动作干脆利落,不见一丝犹豫,好像对他来说,捕猎到能吃的魔物,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阿诺因抱着处理食材的水盆等他切完,自然地从他手中接过最好做饭的那一块肉,进行他已经熟练了的切割清洗、以及他随后学会的去腥,在最近的钻研之下,拥有顶级学习能力的小怪物的厨艺大有进步,越来越得心应手。

        这只像鹿的魔物肉质鲜嫩,用挑过沙土的、精细提炼的盐腌制了二十分钟,随后再抹上酱料烤制、小刀沿着纹理切开裂口。再配合森林中常见的蔬菜,沸水煮熟铺在烤肉下放好,在制作的过程当中,香气就已经足够迷人了。

        阿诺因顺手又做了一道汤,端上桌子的时候,凯奥斯已经卸除了头盔与面甲,正在擦干金发上的汗。

        原来他是会出汗的,还以为这个人无所不能、永不会累呢。

        实际上,作为神明的凯奥斯,的确永不会累。他擦汗也不是因为累,是因为身躯的限制和承载力的内部冲突。

        骑士先生没有什么表情地开始吃东西,就在两人刚刚开始准备用餐时,一声低微地、试探的请求轻轻响起。

        “凯奥斯……我明天能跟你一起出去吗?”

        圣骑士动作微顿。

        “是可以拒绝的!”阿诺因一下子慌了,“我没有要求您的意思,我……”

        “你没有用敬词。”凯奥斯突然道,“再说一遍。”

        阿诺因猛地被这话噎住。

        眼前的金发越来越近,亮得耀目,对方的肌肤经历了风霜的洗礼,沉淀的岁月感加重了深邃的轮廓,那股稳妥、冰冷、严酷,与这个人平时表现出来的善良、温柔,矛盾般地交杂在了一起。

        这具皮囊是非常优秀的,至少比祂的本体更符合人类的审美。

        阿诺因差一点让这扑面而来的压制感逼到窒息,他吐出一口气,低低地道:“对不起,我不是想冒犯……”

        “不,”对方道,“不用敬词很好,朋友之间,不需要敬词。”

        阿诺因愣住了。

        他为“朋友”这种珍贵的称呼感到紧张,再次有了没办法拒绝的感觉,抵抗不住别人的好的小哭包迅速眨了几下眼,把酸涩气息憋了回去,眼角红红地道:“……好。”

        圣骑士微微颔首,坐了回去:“为什么想要出去?”

        正事还是要问的。

        “因为……我需要一些蘑菇。”

        “你想喝蘑菇汤?”

        阿诺因很小幅度地点了下头,旋即想起对方无法看见,跟了一句:“嗯嗯。”

        用叠音答应别人真是太可爱了。某只触手丧失底线地思考着,如果触手之间能够举办一个颜狗评选会,它一定能勇夺第一,以此类推,在为数不多的正神、邪神,甚至伪神之间,凯奥斯大概也是其中勇夺第一的那个颜狗。

        “好。”无论什么理由,他都会答应,“可以跟我一起出去,但你要抓紧我。”

        “嗯嗯。”阿诺因眼睛亮晶晶的点头。

        随即,在少年还没有从成功获得准许的喜悦中彻底脱离时,圣骑士先生便叉起一小块烤肉准确无误地送进了对方的嘴里,温度恰到好处,大小也吻合到简直经过精密计算了一样。鲜嫩美味的食物味道在舌尖绽开,一下子就把阿诺因的思绪拉回了眼前的晚饭上。

        他把烤肉从对方的银质餐具上咬下来,乖乖地咀嚼着,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很奇怪的想法——盲人也能通过发声的声音这么准地找到嘴巴的位置吗?

  https://www.wanshuwang.cc/a/15/15138/96073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