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邪神的恋人[西幻] > 25、025(修错字)

25、025(修错字)

        ("邪神的恋人[西幻]");

        亲爱的凯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你害怕?”

        阿诺因顿时心虚,

        他刚刚才将自己纳为“可以保护他人”的行列,结果还没超过五分钟就原形毕露。小巫师咬了咬牙,

        硬着头皮道:“怎么可能?我自己当然能处好,我倒要看看这是阿尔萨兰的什么诡异风俗。”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过去重新开门的背影已经显得十分修长,身上充满了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青涩瘦削,正是一个最为可口的年纪。凯奥斯静静地想,并且伸手为旁边冒头的黑色触手擦了擦口水,将这条触手开除邪神籍。

        阿诺因打开了门,跟满脸夸张大笑的小丑面面相觑。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接过粉色气球,礼貌又防备地道:“你好,

        谢谢你的气球,

        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关门了。

        红鼻头的大笑小丑歪了下头:“你好,

        魔术师。”

        说得是巫师语。

        阿诺因当场愣住,

        还没等他脑海中电光石火地蹿过什么线索,就被小丑的手猛地拉住,

        整个人都撞出门外,随着他的带动而冲入走廊、从走廊上大开的窗口一翻而下!

        足足有四五米的高度,

        耳畔的风猖狂地叫喊,几乎像是某种张狂的叫嚣。阿诺因偏头看着满脸油彩的小丑,

        感受到周围一瞬间“灵”的波动——

        三级巫术,

        漂浮术。

        就算小丑不用漂浮术,

        阿诺因身上这件由巫师袍变形而来的衣服也固化了漂浮术,会在需要的时候附加在携带者的身上。但他被小丑猝不及防的扯了下来,完全忘记自己目前拥有着邓普斯先生的遗物:“你是什么人?!”

        红鼻头小丑歪着头看他,冲着他眨了眨眼:“你会爱上的人。”

        阿诺因:“……”

        他一时被对方的情话土到。

        两人轻轻落地。阿诺因反手拽住小丑的充气袖子,

        脸庞一瞬间接近,鲜红的眼眸盯着他道:“无论你是什么人,我劝你少惹……”

        “少惹你吗?”小丑嘿嘿一笑,“我接触的新巫师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像你这么自信的人也有不少,那我也劝告你,推开知识大门的同时,也要保持谦卑和敬畏。”

        阿诺因先是认同地点头,随后续道:“我是说,少惹他。”

        小丑随着他的目光向后移动,见到刚才两人翻下来的窗子边,那个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的高大男人紧随着翻越下来,没有施加任何辅助的巫术,也没有任何施法波动,他连神情都没有变化,蒙着双眼,直接跳了下来。

        而在小丑巫师根本无法反应过来的瞬间,他的身影就像是瞬间消失了一般,突然逃离了自己的视野之内,仅仅半个呼吸之后,那个金发男人已经出现在了耳畔,砰地一声——

        一拳把他砸进了地面上。

        周围的路灯快要坏掉似的闪烁了两下。

        充气的衣服卸了一部分力,但小丑还是快要被砸碎掉,整个人直接啪地嵌进了地面里。等到这时候他才想明白刚刚对方消失的瞬间,是身侧这个黑发巫师不动声色地给对方加持了隐匿形体。

        地面裂开蜘蛛网一般的裂缝。黑发巫师和这个恐怖的男人一起低头看过来,像是在观赏什么不够聪明的动物。

        “我觉得不是什么坏人,”阿诺因摸着下巴道,“脑子不太好使的样子。”

        凯奥斯平静地颔首。

        如果不是有足够夸张的油彩遮住脸庞,小丑几乎已经涨红的脸,他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翻车。就在阿诺因凑过去看他的时候,空气之中“灵”的流动突然变化,一道淡淡的白光闪过——

        二级巫术,小丑游戏。

        幻觉类巫术。

        小丑夸张的脸庞此刻像是放大了无数倍,奸笑和嘻哈的声音重复不断地在耳畔回响,造成类似于精神污染的效果。四周的环境在此刻也猛然变化,仿佛有一个又一个、各式各样的惊吓魔盒从周围冒出来,有无数的视线如观众般暗中窥探着他……

        阿诺因在这一瞬失去眼神的焦距。被砸进地面里的小丑迅速翻滚到旁边,从衣服里拿出一包类似于某种动物脑组织的施法材料,喉咙里冒出一个简约而诡异的巫师语——

        三级巫术,血魔蝙蝠的恐吓。

        阿诺因身上的巫师袍受到刺激,上面固化的三级巫术抗拒被激发而出,一道光环从他身侧亮起,驱逐了小丑游戏的效果,同时抵抗了大部分“血魔蝙蝠的恐吓”的影响,但巫师袍固化的巫术效果是低于亲自施法的,阿诺因还是被这刺耳的无形音波震得暂时失聪。

        他单手捂住耳朵,露出不太舒服的神色。就在小丑巫师打了个响指,随着气球爆掉的声音施展起第三个巫术的时候,凯奥斯的手按住了小怪物的肩膀。

        与此同时,一道更为简短、且更为古怪的声音从金发男人的喉咙里响起。一切施法效果再次停滞,短暂停滞过后,像是完全消失了一样凭空不见。

        小丑准备好的大声嘲笑当场卡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他震惊地望着对面的两人,脱口而出:“禁魔?这是禁魔巫术吗?你也是巫师?”

        凯奥斯轻轻地抚摸着阿诺因的脊背,见到身旁人的神情慢慢恢复之后,才转而看向那个小丑,面无表情地转了转手腕。

        小丑悚然一惊,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踩到刚刚被砸进地里的凹陷之中。就在他汗毛倒立,脑海中警报拉响,简直想立刻拔腿就跑时——来不及了。

        小旅馆后方不断传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后墙地动山摇,连带着旧的路灯都跟着瑟瑟发抖。充气的小丑服完全漏气了,红鼻头都差点被打歪,所有气球全都爆炸掉。

        等阿诺因回过神拉住凯的时候,可怜的小丑巫师已经嵌进墙里、抠都很难抠下来了,他顶着夸张大笑的脸,哭着喊道:“别打了!我错了!!!”

        阿诺因立即扯住凯奥斯的手腕,拍了拍骑士先生的手背:“我没事的。”

        他低头俯下身,看着对方受到重击地从坑里爬出来,然后可怜巴巴地从碎烂的衣服里掏出一封信。

        “你好,亲爱的魔术师……亲爱的巫师。”小丑垂头丧气地道,“我是这个月的新生接引员,是幻想乡学院的三年级生,代号是喜剧小丑,欢迎你来我们学院。”

        阿诺因伸手接过那封信。信纸上面盖着红色的泥封,泥封上面写着一串巫师语,意为:“教育是巫师界发展的根本”。

        这封信有一个小小的设计,需要使用巫术“魔术伎俩”才能打开它。阿诺因熟练地拨动“灵”的结构,魔术伎俩渗入信封里,轻而易举地打开了它,里面是一封简短的通知书:

        亲爱的巫师,欢迎你来到阿尔萨兰。我们诚挚地邀请你来到巫城进行系统的巫术学习,这里有本时代最先进、最伟大的巫术理论,有最广博、最丰富的巫术公式,知识的海洋等待着你。当然,如果你要进行独自的修习和旅行的话,我们也不会强制要求,巫城的门永远为你敞开。过去的路也许风雨坎坷、也许黑暗无光,而未来的路浩瀚如星海、光明灿烂。

        无论你如何选择,请一路前行吧,在不可捉摸的宇宙尽头,我们才是主宰,我们才是永恒!

        ——巫城阿林雅,学院联合会。

        “你们不用担心动静太大,紫罗兰王国本就跟学院联合会有合作。”喜剧小丑伤心地捂着瘀紫的嘴角,“至于巫城阿林雅,如果你们决定进入学院的话,我才可以带领你们进入巫城。巫城里有十所学院,没有高下之分,只有类型不同。我是来自于幻想乡学院的,幻想乡主攻幻觉类巫术、魅惑类巫术,往往能培养出非常强的控场类巫师。”

        他说着说着,突然哀怨地看了凯奥斯一眼,像是为自己的控场巫师身份感到悲痛:“我的工作就是筛查疑似巫师的到来人员,并且送上通知书……之所以不告诉你身份,是要经过考验来判断没有干扰到纯粹的魔术师、或者遇到教廷的走狗卧底。”

        阿诺因收起通知书,越听越不好意思,愧疚地将喜剧小丑搀扶起来,给对方续上一口治疗巫术,替凯奥斯解释道:“他就是看不得别人对我不好,其实没这么凶……”

        他对上喜剧小丑那张哭丧的脸、和幽幽的眼神,自己也说不下去了,只能小声道:“……对不起啊,学长。”

        对方朝着阿诺因那张脸憋了半天,也不知道是让美色迷了眼、还是受到凯奥斯残暴冷酷的武力震慑,半晌才闷闷地吐出来一句:“……没事儿。”

        幻想乡学院的女巫比男巫的数量要多很多,大概是七比三的比例。这个学院的学生因为要修习魅惑类巫术,所以质量非常高,男性高大英俊、女性窈窕美丽。别看他涂成这幅鬼样子,但这只是修习小丑类幻术的辅助条件,他本人其实长得也很出众——并且情史丰富、轻佻风流。

        这也是幻想乡被巫师们私下称为“风流种子聚集地”、“浪漫悲剧的摇篮”的主要原因。

        喜剧小丑擦干净唇角的血,在凯奥斯面前一想到自己刚刚随口调戏了眼前这个黑发巫师,就心虚得恨不得躺回到地面的坑里去。他苦着脸简单地讲解了一下“巫城阿林雅”,然后就迅速地逃走,只留下一句“等你考虑清楚之后戳破我给你的粉色气球”,就不见了人影。

        阿诺因抓着手里的粉色气球,转过头看了看身旁的凯奥斯。他抿了下唇,小心地道:“骑士先生……”

        凯奥斯注视着他。

        “……凯。”阿诺因迅速改口,再也不试图让对方想起他圣骑士的身份,“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阿林雅?”

        这是一个带着疑问的请求,阿诺因确信这一点。但他又隐约觉得这不是一个请求,这只是一个通知——因为他冥冥之中地感觉到,凯奥斯不会离开自己。

        无论到哪里。无论是从黑暗森林里走出来、还是前往巫师的集聚地,他都不会因为地点的改变而有一丝迟疑。似乎凯奥斯最重视的事情就是自己,除了他以外,凯不会对什么其他的东西感兴趣。

        正如他所料。

        凯奥斯的手慢慢地覆盖上他的侧脸,对“巫师”这个词汇一点敏感避讳都没有,几乎忘却了“圣骑士”的身份。他的体温、气息,都不断地跟阿诺因融合在一起,甚至让阿诺因产生了“他仿佛很想融化在我身体里”的错觉。

        ……怎么会产生这种错觉呢。阿诺因努力地纠正自己的想法,直到凯奥斯的手指摩挲着耳垂,如往常般淡漠、内敛地回应:“好。”

        他说:“去哪里都可以,我不会放过你。”

        阿诺因:“……呃,好、好的。”

        2("邪神的恋人[西幻]");

  https://www.wanshuwang.cc/a/15/15138/97363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