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和冥主成婚之后 > 2. 青灯会

2. 青灯会

        棺材颤抖了一下,被人抬了起来,摇摇晃晃向前。

        符纸不知为何用不了,路迎酒奋力敲击棺材壁,沉闷的咚咚声传来。

        没用。

        一点用都没用。

        周围阴气浓郁,他很快判断出,凭现在的他打不开这棺材。

        路迎酒深吸一口气,平静下来保存体力,静静听着外头的动静。

        依旧是喧嚣的敲锣打鼓,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人声。棺材摇晃前进,似乎是淌过了一条小河,上了山又下去,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

        棺材被放在地上,外头乒乒乓乓的一阵动静。

        路迎酒绷紧了身子,等待棺材盖打开的那个瞬间——

        几秒种后,头顶上的盖子松动了,被人无声地打开。

        光亮扑面而来,路迎酒刚想暴起,却发现自己浑身都僵住了,无法动作。

        他在光亮中眯起眼。

        面前是带着面具的小鬼,穿着纯黑长衫,手中拿了一个鬼怪面具。路迎酒来不及看清,就被扣上了那个面具。

        随后发生的事情,像是一场梦。

        周围是流动的色彩,像是山岳又像是河流,只有正前方的黑色宅邸是清晰的,屋檐上挂着大红灯笼。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了,他站起身出了棺材,在铜锣声中,穿着金红色的状元服,被众多小鬼簇拥着往前走。

        那宅邸分外眼熟。

        进到屋内,灯笼,红烛,天地桌,带着鬼怪面具的宾客。

        完全是仿照以前那场冥婚的场景。

        而在屋子的正中间,男人无声立着。

        ——就连新郎都是假冒的。

        他同样身着金红状元服,流云与龙栩栩如生。鬼怪面具罩在脸上,他微微垂头,看不出面容或情绪。

        路迎酒来到他的面前,站定,迅速打量一番。

        对方和他身形差不多,只要他能动,管他是人是鬼,都可以一战。

        事与愿违,掌声和欢呼声中,身边那鬼司仪扯尖了嗓子喊:“一拜天地——”

        一股冰冷的巨力,压在了身上。

        路迎酒几乎用了全身力气抗衡,腰还是朝着天地桌缓缓弯了下去。

        “二拜高堂——”

        他们朝着纸人深深一拜。

        路迎酒心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下一次、下一次绝对不能再拜下去!

        但这一路过来,他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夫妻对拜——”

        路迎酒和对方面对面,突然感受到,胸口微微发热,力量突然回来了一些。

        还有机会!

        无形的巨力摁在他背上,想要逼迫他弯腰。路迎酒死死咬住牙关,强撑着。

        那力道一分一分加重,时间一秒一秒向前,他浑身是汗,眼前发黑。他能感受到脊柱的酸软,肌肉的紧绷,身体像是一张拉紧的弓,汗水慢慢从脸侧滚下。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那巨力几乎要把路迎酒的骨骼碾碎,眼前什么都看不清了。

        他依旧强撑着。

        某个瞬间后,胸口的长命锁发烫到灼热,那是几乎要将胸膛烧穿的热度!围在周围的小鬼,一瞬间爆成了血雾,连渣都没剩下。但那血半点没溅在路迎酒身上,他被一股巨力向后一拽,周围的一切远去了,蜡烛、喜堂、宅邸都在眼中飞速缩小。

        然后他从背后被抱住了。

        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说:“我回来了。”

        “再……给我一点时间。”

        ……

        路迎酒猛地坐起来,大口喘息。

        环顾周围,他还在家里,书柜在,挂钟在,床头的日历也在。一切如常,窗帘外是清晨的阳光。

        脑袋晕乎乎的,像是被八百只猴子暴打过。

        路迎酒起身,刷牙洗脸。

        冰冷的水流下去,神清气爽。

        他抬眼看去,镜子中的青年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型长且微微上扬,却不会让他的面容太中性化,与直挺的鼻子、干净利落的下颚线条放在一起,是一种恰到好处的精致。

        路迎酒很仔细地确认了,自己身上没有阴气残留。

        看起来,只是单纯一场可怕的噩梦。

        他下意识摸了摸胸前的长命锁——它依旧很冰冷。

        难道昨晚的炽热,只是他的错觉?

        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下了楼。

        楼下一辆米色本田,他拉开车门,坐进去副驾驶。

        驾驶位坐着一个寸头年轻人,人挺精神的,见到他一愣:“呀,你怎么这个表情?昨晚又没睡好?”

        “嗯。”路迎酒说。

        这人名叫叶枫,是他的老朋友。

        叶枫说:“不是我说,自打我认识你,你的睡眠质量就堪忧啊。这一天天的也不怕**?要我说你得去看看心理医生,要是有阴影咱就疏解,要是有需求咱就释放。哦对你的女鬼呢,快和她再续前缘啊!”

        “什么疏解释放,治不好的。”路迎酒揉揉眉骨,“**病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已经比我小时候好多了。”

        “好好好,那你抓紧时间补觉哈。”叶枫踩下了油门,又嘟囔,“真羡慕你体质,睡不够也没点黑眼圈。我要没睡好,第二天都能去动物园当熊猫,真是有国宝的病没国宝的命啊。”

        今天的天气好,天空蓝到像是用水洗过。叶枫刚拿到驾照,一路慢悠悠地开,车少,也没人催他,路迎酒就安安稳稳靠着车窗补觉。

        到了市中心,路边有几个车位。叶枫想要停进去,前前后后挪了三四次。

        路迎酒说:“你这侧方位停车也太烂了,怎么拿的驾照?”

        “吃着我的包子就别讲话。”叶枫啧了一声,又挪了一次。

        “你驾照买来的吧。”

        “闭嘴!”

        路迎酒就弯起眼睛笑。

        好不容易等叶枫停好车,他差点又睡着了。

        两人下车,走进一条小巷子里,七拐八拐。

        普通人进来这巷子,只会看见死胡同。来到尽头,厚实的墙壁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高大的办公楼,玻璃映着阳光,闪闪发光。

        “青灯会”的成员都是驱鬼师,在道上赫赫有名,可谓是最顶尖的驱鬼师组织,没有之一。再狂的人碰到青灯会了,都要给几分薄面。

        大楼内结构和寻常的办公楼一样。

        很安静,明明今天是工作日,偌大的厅里没有一个人,冷清得可怕。但是一走进来,就像是有无数道视线,落在了他们身上。

        路迎酒走到前台,说:“我找陈会长。”

        前台的小姑娘抬头看他:“有预约吗……”

        然后她就认出了路迎酒,小小地惊讶了一瞬,说:“您直接上去就可以了,他在顶层。”

        坐电梯时,路迎酒慢条斯理地,把一个青云标志的领扣别上去。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衬衣,衬得那领扣绿得像是猫类的眼眸。

        这是青灯会首席的信物。

        领扣别上去了,他即代表青灯会。

        他是历届最年轻的首席。

        厄运缠身是诅咒,而“惊才艳艳”则像是命运的赔礼。

        出了电梯,最顶层只有一间办公室。

        陈正坐在沙发上,正拿热水冲茶。

        他年近五十,头发花白,身材圆滚滚的,想来是发福不少年了。茶叶在杯子里回旋,他笑说:“来尝尝我泡茶的手艺有没进步。”

        两人落座,各自拿了一杯茶。

        壶是紫砂壶,茶是大吉岭红茶。90度的水冲泡下去,加盖闷茶,装入温热的茶杯中,再轻轻抿一口,柔和的茶水滑过舌尖,带着细腻的芬芳。

        路迎酒曾经喝过很多次陈正泡的茶。

        刚入会那时候,陈正很看重他,隔三差五拉着他来谈心,**给他泡茶,尤其是他最喜欢的花茶。想要讨好陈正的**把,送的茶叶当然也是最顶尖的,信阳毛尖、铁观音、大红袍……红茶绿茶,黑茶白茶,什么都试过一次。手艺不佳,奈何茶叶好,唇齿留香。

        等他们喝完一杯,陈正又添茶。

        他说:“小路啊,我们还是来聊聊你转会的事情吧。”

        叶枫神色一变。

        路迎酒说:“您讲。”

        陈正说:“青灯会已经决定,暂时罢免你首席的职务,直到对你的调查结束。”

        “嗯。”

        “你也知道,中南分会刚建立,那里大部分人都没什么经验。”

        “嗯。”

        “虽然调了挺多老手过去,但短时间,分会的压力还是很大,有个人带一带挺好的。”

        “嗯。”

        陈正深吸一口气:“小路,最近总会也没什么事。你过去带带人吧,多教教他们东西也好。”

        叶枫死死皱着眉。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握紧了双拳。

        他知道,路迎酒的衣衫之下就有几道新伤。

        疤痕不深,但也分外刺眼——两年前,百鬼夜行,是路迎酒拼尽全力才将**的鬼怪们驱散。其中一道最狰狞的在肩胛上,带着阴气,皮开肉绽,养了快半年才好,那段时间叶枫天天帮他换药。

        除却这些,旧伤也有不少。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路迎酒做出过什么、又付出了多少,都看在眼里,自然对他钦佩无比。也正是这个原因,没有人敢不服他这个首席。

        如今叶枫只觉得胸腔中,像是有一团熊熊烈火在燃烧。

        陈正怎么有脸说出这话?!

        他怎么有脸?!!

        他指甲都快抠破掌心,刚要开口,路迎酒却轻轻抬了抬手,拦了他一下。

        路迎酒语气还是很正常,问:“我要去多长时间?”

        陈正一愣,显然没想到他答应得那么爽快,说:“要看情况,先从半年开始吧。”

        路迎酒挑眉——他这么做时,眉梢带着冰冷的讥诮。

        好看,却又锋利。

        他说:“说是对我进行调查,实际上早就知道结果了吧,我没有违纪。罢免是因为,我得罪了上头太多人,出身背景也不合他们的心意。本来还需要我去驱鬼,现在百鬼夜行刚结束,数十年不会卷土重来,也就没有留我的必要了。如果我说,我不想去中南分会,您又该怎么办呢?”

        陈正脸色一变:“对你的调查还没……”

        “我知道。”路迎酒将茶水一饮而尽,“所以我直接卸任接受调查。”

        他站起身:“陈会长,您的茶艺确实进步了。”

        陈正看着路迎酒走向门口,背影挺直。

        到了门前,路迎酒回头。

        陈正认识他那么多年,看着少年的容貌一点点长开,从略微的青涩到如今,那眉目从来好看极了,宛若一弯朗朗月光。

        愧疚感不知为何,突然在此刻涌上陈正的心头。

        只见路迎酒说:“这么多年,承蒙关照——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是陈正,你是个**。”

        陈正:“???”

        路迎酒勾了勾嘴角,把那青云领扣扯下来,随手一丢:“自己来捡吧。”

        领扣在地上滚了几圈。

        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

        十天后。

        午后的阳光猛烈,透过摇曳的树叶照下,金灿灿的。

        搬家卡车往前,叶枫坐在后座,看了看身边的路迎酒。

        他刚刚又去了一趟青灯会,签署卸任的合约,签名的时候字体漂亮,手指修长,手背上是一条浅疤。

        这条疤痕是因为陈正留下的,以前路迎酒救过他。

        陈正没敢来见路迎酒,让他签字的是一个助理,桌上泡着一壶花茶。

        助理嗫嚅道:“那个……陈会长说,让你喝完这杯茶再走,这是今年的好茶。”

        “不用了。”路迎酒回答。

        和**多喝一口茶,他都怕自己智商被感染。

        到了地方,卡车停下来。

        叶枫和工人一起从卡车上搬下几箱东西,说:“你这、你这搬家也太突然了。”

        “我买的地方在二楼。”路迎酒指了指,“就在这家足疗馆的上边。”

        “你怎么会在这里买房,那么偏僻。”叶枫用手背擦汗,“快点搬吧快点搬吧,快天黑了。”

        “好。”

        一路上,路迎酒的表现都很寻常。

        但是叶枫觉得路迎酒是有点沮丧的。

        ——换了谁不是这样呢?更何况,路迎酒本来就心高气傲。

        要是搬了家换个地方,也是好事。这道上的消息传得快,没多久,其他人肯定都知道这事情了,少不了流言蜚语。他就怕路迎酒一蹶不振,一路上明着暗着劝了好久,让他别在意那帮人。

        路迎酒语气淡淡的,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

        叶枫再劝,路迎酒就说:“没事,我真不在意,反正他们努力八辈子也赶不上我的水平。”他拍拍叶枫的肩,“对不起,不是针对你。”

        叶枫草了一声,往路迎酒胸口就锤了一拳,然后也不自觉地笑了。

        到了地方,叶枫和几个工人搬着东西,路迎酒拿钥匙开了二楼的门。

        第一批运过来的东西比较少,桌子椅子都只有一张,大多数是路迎酒的笔记,和各种驱鬼的用具。叶枫看到地上已经放着几个笔记本。墙上还有几幅小巧的装饰画,分别画着夕阳、秋叶与深海。

        叶枫说:“你什么时候买的这地方?”

        “三年前。”

        “三年前?”叶枫环顾一圈,“就这样一直空着啊?”

        “有时候会过来一下。”

        这里看上去确实是经常被打扫,采光好,落地窗很亮堂,光是看着就给人清爽开阔的感觉。搬完东西,他们简单打扫了一下,叶枫拖地,路迎酒探出身子擦窗,风鼓起了衣衫。

        等到全部弄完,已经是黄昏了。叶枫坐在椅子上,路迎酒坐在飘窗。

        叶枫又说:“这房子的户型还挺独特的,厨房呢?主卧呢?总不能都混在一起吧?”

        路迎酒喝着冰冻柠檬茶:“我好像没说过,这是我的新家。”

        “啊?”叶枫傻了,“不是你的新家,你搬东西干什么?”

        “做生意。”

        “做生意?学楼下那家足疗馆吗,你就是美女技师?”

        “如果性别不卡得那么死,也不是不行。”路迎酒说,“不过这里是驱鬼事务所。”

        “……”叶枫瞪大了眼睛,“这、这你要怎么开?青灯会一家独大,他们又看你不爽,要是刻意打压,你再厉害都发展不起来。而且光你一个人怎么做起来?你找的到其他驱鬼师吗,其他员工呢?工资你又要怎么解决?”

        “青灯会的底子有多雄厚,我是知道的。但谁都是一步步慢慢做起来的,”路迎酒说,“他们确实资源丰厚,驱鬼师也非常优秀,但没有我,他们也不会有今天的地位。我也不缺人脉,想找我的人多了去。”

        “要不然找其他的事务所待着?”

        “没兴趣。”

        叶枫犹豫道:“你真的……不是受到打击了吗?我觉得没必要自己白手起家……毕竟你有大把其他选择,干嘛要挑最难的。哪怕是等调查结束你再回去青灯会,不好么?”

        话刚说完,他自己也愣了愣。

        ——他知道,现在的青灯会和以前已经不同了。

        陈正不是以前义薄云天的陈正,朋友也不是以前同生共死的朋友,这次路迎酒被调查、退会,竟然没有一人出言相劝。就好像那些并肩的岁月,从不曾存在过。

        果然,路迎酒晃了晃手中的柠檬茶,微微垂眸。

        这是这几天来,叶枫第一次看到他有类似低落的情绪。

        他心中一动,开口道:“哎你就当我没说……”

        话还没说完,风把窗帘吹起,满屋亮堂。

        几小时前这里还那么空旷,现在东西多了,立马热闹起来。

        路迎酒抬眼看他,笑了:“我只是想要重新开始。”

        果然,路迎酒还是路迎酒啊。叶枫心想,哪里用得着自己操心。

        手机响了,叶枫低头看了几眼,突然乐了:“哎!巧了!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

        “什么?”路迎酒问。

        “会里的人说,陈正那个混蛋的茶叶柜着火了。”叶枫都笑出声了,“他那几饼藏了好久十几万的茶叶,全都没了。他跑过去救的时候,还摔了个骨折。哎哎哎我转给你看这视频,笑死我了。真是恶人有天收啊!”

        路迎酒点开视频,和叶枫说的一样,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大的拍的,最后陈会长在地上疼得满脸是汗,连喊:“人呢!人都死去哪里了?!”。

        “你说是不是巧了!”叶枫还在乐。

        “……嗯。”路迎酒也不知道怎么,下意识摸了摸胸前的长命锁,“是挺巧。”

  https://www.wanshuwang.cc/a/15/15141/96074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