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老祖宗在天有灵 > 第10章 要把老祖宗炼制成战斗傀儡

第10章 要把老祖宗炼制成战斗傀儡

        柳大海闻言,笑了。

        此刻的他,仿佛已经完全走出了丧徒之痛,恢复了大长老的威严。

        “所以,我建议,把老祖宗炼制成我祖的战斗傀儡,到时候带上老祖宗一起,探索飞舟!”

        “以老祖宗护体罡气的威力,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所阻挡!”

        “到时候,天舟就是我们柳家的后花园!”

        柳大海激动,面色潮红,转身朝着柳凡的棺材,深深地鞠躬,行礼。

        他的头顶,罕见的飘出了一个“700”的孝敬值!

        棺材里,柳凡无语。

        他没想到,柳大海一直嚷着要将自己炼制成战斗傀儡,目的就是为了带着他探索那艘神秘的飞舟。

        只是此刻,柳凡却有些发憷。

        因为他的肉身在日渐腐朽,体表看似完好,但内在的筋脉和血肉已经在变黑,护体罡气随时都会消失,到了那时候,他就是一具烂尸而已,如何杀人。

        那些武道圣地,还有世家,都在100年前掌握了飞舟上的功法和武器,他的肉身,真的能扛得住他们的攻击吗?!

        时代在变!

        武道也在跃迁!

        而他这个当年横推天下的“推土机”,却在棺材里躺了一千年,实力没有丝毫提升,反而在一路下滑。

        柳凡心忧。

        祠堂里,柳涛、柳大海,以及其他长老,包括了柳五海和柳六海,此刻却都信心饱满,开始议论了起来……

        “不错,有老祖宗在,我们就是无解的存在!”

        “谁敢挡我们,就把老祖宗丢出去,杀得他们怀疑人生!”

        “那么,我们赶紧挑个黄道吉日,把老祖宗炼制成战斗傀儡吧。”

        几人站在柳凡的棺材前商量,最后,将日子定在了后天。

        “来,给老祖宗再上一炷香!”

        柳涛带头,一众长老并列,给柳凡上香,烧纸,叩头,而后离去……

        院子里,柳树下的树叶堆里。

        柳东东早已经醒来了,却吓得不敢出来。

        他没有听到柳凡背部刻着功法纹络的事,却看到了族长和一众长老将一件包裹放在了老祖宗的棺材里。

        最后,听到了他们商量着要把老祖宗炼制成战斗傀儡,一起去探索神秘的天舟。

        这一刻,柳东东心神颤抖,既激动,又兴奋,还有一丝丝惶恐。

        最后,他扒开了树叶,跑进了祠堂,朝着柳凡的神位躬身行了一礼,然后掀开了棺材板。

        “嘿,老祖宗,打扰您老人家歇息了哈,勿怪勿怪!!”

        说着,从柳凡的肚子上拿出了那件包裹。

        柳凡心中怒火蹭蹭的窜。

        这群子孙,简直太目中无祖宗了,这个来动他,那个来扰他。

        他是老祖宗呢,还是一件玩具?

        如果能动,他一定把这些子孙挂到天蝎城的城楼上,晒个三天三夜。

        柳东东打开了包裹,看到了里面的东西。

        一幅地图。

        一卷羊皮卷功法,可惜上面的字简直就是鬼画符,他看的一脸懵逼。

        最后就是一块玉佩,月牙状,却是漆黑如墨,散发着丝丝邪恶的黑气,他拿到手里,莫名的打了个寒颤,急忙放了回去。

        目光在三件东西上扫视,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地图上,

        “这张地图既然是飞舟外围的地图,那么一定很值钱吧!”

        柳东东心中一动,然后拼命的记忆地图。

        他的悟性和潜力都在90分以上,记忆力几乎过目不忘,片刻后,这张繁复的地图,竟然被他记得七七八八。

        然后将地图,羊皮卷功法,还有黑色月牙玉佩,用包裹包好,又放回到了柳凡的肚子上。

        “嘿!老祖宗,您老人家躺好喽,小心别闪着腰!”

        说这话,捋了捋柳凡的头发,然后合上了棺材板。

        也许是心中不安,他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给柳凡上了柱香,叩头祭拜了一下,这才离去。

        “孝敬值+60”

        棺材里,柳凡收获了孝敬值,心中的怒火稍稍平息。

        “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知道心疼你老祖宗。”

        “既然如此,就让你感受一下来自老祖宗的爱吧!

        柳凡意念一动,兑换了一个老祖宗之爱的咒术。

        “老祖宗之爱——闻鸡起舞咒,去!”

        柳东东悟性和潜力都在90分以上,但懒得一匹,不让他勤奋的像马儿一样跑起来修炼,何时才能变强?!

        所以,闻鸡起舞咒,柳东东的专属咒术!

        祠堂院门口,柳东东刚跨出大门,身子陡然一颤。

        他呼吸。

        他颤抖。

        他的眼睛湿润,泪两行。

        只因为,这一刻。

        他感觉一种浓烈的爱,从脚底板升腾全身,最后扩散至每一个细胞,这股爱让他感受到了柳家的亲,感受到了柳家的重。

        最后,他寻寻觅觅,冥冥中他感受到了,这股爱,来自祠堂里,棺材中,那位老祖宗!

        “呜哇——!”

        他放声大哭,哭声嘶声裂肺。

        祠堂远处,青石小道上,柳涛和五位族长正在边走边说话,忽然听到了身后祠堂方向,传来了令他们都感到震惊的哭声。

        “这是谁在哭?”

        “发生了什么事?!”

        柳涛吃惊,和五位长老对视一眼,急忙往祠堂方向跑去。

        等他们来的时候,发现祠堂院门口,已经站满了族人。

        族人看到族长和长老来了,纷纷让路,同时告诉说,是柳东东在哭,不知道怎么了,就是苦的很厉害。

        柳涛挤入人群一看,果真是柳东东。

        只见他跪在地上,披头散发,朝着祠堂方向一边叩首,一边大哭,鼻涕和眼泪一股脑儿流,看起来,苦的很是伤心。

        柳涛动容。

        “东东,你受到了什么委屈了吗?说出来,我给你做主!”

        柳涛说道,抚摸柳东东的脑袋。

        柳东东大哭回道:“我没有受委屈,我只是忽然悔悟了!”

        “悔悟了?悔悟了什么?”

        柳涛奇道,其他长老和族人闻言,都一阵怪异,甚至有人当场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柳东东在柳家,可以算是一个大蛀虫。

        他好吃懒做,而且还喜欢偷鸡摸狗,看女孩子洗澡,更可恶的是,这家伙还特别喜欢放屁。

        在昨天祭祖的时候,那么隆重严肃的场合,这家伙竟然放了一个屁。

        有辱家风!

        不尊重老祖宗!

        因为此事,所有柳家人都很反感他。

        此刻,他竟然说他悔悟了,所有柳家族人都不屑的撇了撇嘴。

  https://www.wanshuwang.cc/a/19/19987/6127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