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062

        凌晨一点的时候,钟月的车才终于?到达星耀基地。

        钟月执意要先来星耀基地,兰姐拗不过她?,也只能随着她?的心意。

        两人沿着路往里面走的时候,路上没有人影,只有一盏接着一盏的路灯,撒下温柔的光。

        “都已经这个点了,而?且今天?她?们白天?不是还去拍摄了吗?这个时候应该早就休息了。”兰姐看着钟月眼底的疲惫神色,忍不住再劝了劝。

        “你说你还过来干什么!白天?的行程那么密集,晚上再不休息,迟早要猝死?!我现在开车送你到附近的酒店休息,中间不耽搁的情况下,到明天?早上你还能再休息五六个小时。”

        兰姐尽管语气不好,但眼底却?实打实的是对钟月的关?心。

        钟月对自己经纪人这个嘴硬心软的毛病也很是清楚,听着她?的话也不过是微微一笑,“兰姐你放心,我用不了多少时间。况且……”

        “她?现在肯定还在训练。”

        兰姐叹一口气,只好跟了上去。

        只不过,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犯了嘀咕,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见钟月对别?人这么在意了,尤其她?们认识的时间还不久。

        即便现在,兰姐都没明白,钟月怎么会对星耀基地里这些还没有出道?的选手这么上心,甚至心甘情愿地调整其他行程的时间,就为了配合《星耀偶像》的录制。

        说话间,她?们已经来到了训练大楼楼下。

        钟月抬头?望了一眼零星还亮着的练习室,唇角微勾,“走吧,我就说她?肯定还在。”

        ***

        门被推开的时候,言知?晓正在和相倚云争论着编曲的细节。

        合作编曲看起来有两个人一起合作,似乎能够更?快地推进进度,但是哪怕是磨合得再好的搭档,在这个过程中都不可能不会起冲突。

        编曲本身蕴藏着无数的可能性,同一首歌因为编曲的不同,可能会给听众天?差地别?的感官。

        但也因为编曲的重?要性,无论是言知?晓还是相倚云,最近一段时间都全神贯注在了编曲上。

        但是她?们两人的思路定然不可能完全相同,这也就造成了在编曲的过程中,两个人总是无法避免地产生分歧。

        “你在这个地方的处理做得太繁杂了,反倒将?原本的旋律掩盖住了……”言知?晓听了一半,就忍不住皱起了眉毛,鼠标一点,暂停了音乐的播放。

        “但是我认为现在的编曲能够最大程度地呈现出我们想?要的氛围感……”相倚云却?有不同的想?法。

        就在两人各执一词,争论不下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一道?令人意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Surprise!”钟月笑着推门进来。

        言知?晓脸上的惊讶,在见到来人是钟月后,就变成了浓浓的惊喜,“你怎么来了。”话里都带着隐藏不住的雀跃。

        钟月顺手拉过一把旋转椅,一点也不见外地坐下,“结束行程,顺路过来看看。”

        在一旁的兰姐听见钟月说的“顺路”时,差点绷不住自己的神情。

        言知?晓的目光在钟月和兰姐脸上来回转了转,很快就掌握了情况,但她?也没有说破。

        而?同样在旁边的相倚云看见言知?晓和钟月之间的相处模式,脸上露出了掩盖不住的诧异神情。

        简单聊了几句后,钟月的目光落在了亮着的屏幕上,“我在门口就听见你们的争论了,怎么样,最后有结果吗?”

        “还没呢,这不是就等?你来评判吗?”言知?晓也毫不客气地顺杆子爬。

        钟月似笑非笑地看了言知?晓一眼,“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是吧?”

        而?言知?晓已经笑着将?耳机递到了钟月面前,“没有,这都是巧合。”

        哪怕钟月和言知?晓都清楚,今晚钟月恰到好处的来到练习室,肯定不是偶然,也绝不是钟月口中的“顺路”。

        但聪明人不会在这种事上刨根问底哪怕彼此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也清楚对方同样成竹在胸。

        钟月戴上耳机,开始听的时候,不仅仅是言知?晓,在旁边的相倚云也从刚才的惊讶中脱离出来,紧张地等?待着钟月的评价。

        相倚云之前组过不止一次乐队,但每每出现业内人士叫好,普通观众不叫座的情况。

        她?之前辗转待过的三只乐队,最长撑了两年,最短坚持了三个月,每次解散的原因也都惊人的一致——

        没钱,撑不下去了。

        而?在这段时间里,相倚云写出的歌中,传唱度和知?名度最高的那首,恰恰是相倚云自觉写得最敷衍的那首口水歌。

        那首歌的火热给相倚云带来的打击,甚至超过了之前好几年默默无闻、乐队解散的打击,甚至让相倚云开始怀疑,她?自以为的对音乐的坚持,到底是不是必要的。

        也因此,当钟月戴上耳机,开始听相倚云和言知?晓共同编曲的这一段音乐时,相倚云心里充满着忐忑不安,但还带着些许连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隐约期待。

        钟月听着音乐,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打着节奏,从她?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她?究竟对这份编曲是怎样的看法。

        听到刚才言知?晓和相倚云起争议的那一小段的时候,钟月微微挑了挑眉,这个神情的变化?也让相倚云瞬间提起了心。

        在完整地听完音乐后,钟月摘下耳机,“这一版的编曲和之前的音乐有很大的区别?,全部都是你们俩重?新编曲的吗?”

        “当然。”言知?晓笑着点点头?,“怎么样?”

        “改编的挺多的,里面有些地方的处理和设计,和大部分编曲师习惯的处理方法不太一样……”钟月回想?了一下,嘴角微微勾起,“不过还挺有意思的,尤其是中间有一个小节,特意做了空拍的处理,给整个编曲增添了几分活泼的感觉。这一段有些大巧若工的意味了。”

        钟月的眼神落在相倚云身上,“那一段是你编曲的吧?”

        相倚云点点头?。

        言知?晓托着腮,在旁边看着钟月和相倚云的互动。

        早在刚开始和相倚云合作的时候,言知?晓就注意到,相倚云的得失心比刚刚参加节目的时候,重?了许多。

        这样的变化?对于?相倚云来说,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在带有竞技性质的舞台上,适当的得失心能够帮助选手更?好地集中注意力,朝着自己的目标努力。但同时,过重?的得失心也可能造成不必要的心理负担,导致在舞台上发挥失常。

        钟月和相倚云相处的时间,虽然不如言知?晓那么多,但她?也察觉到,现在相倚云的状态似乎有些过分紧张了。

        “其实之前我听过你的歌。”钟月忽然换了一个话题。

        听见钟月这句话,相倚云的嘴角流露出一丝苦笑,“是《晴天?》吗?”

        这正是相倚云最出名的那首歌,也正是这首歌,成了压垮相倚云的最后一根稻草。

        但钟月的答案却?出乎意料,“是《别?哭》。”

        《别?哭》在相倚云的自制曲中,并?不是最出名的那首,在音乐软件上按照热度排,这首歌几乎是垫底的存在。

        在听到钟月说出《别?哭》的时候,相倚云故作冷静的面具终于?被打破,露出了难以言喻的复杂神情,有惊讶,有喜悦。

        “《别?哭》这首歌虽然在编曲结构、技巧、设备方面都不算特别?成熟,甚至还有些明显的噪音,但我还是觉得,这首歌是有灵气的。”钟月望着相倚云微红的眼眶,勾起唇角,声线温柔,“我很喜欢。”

        我很喜欢。

        明明只是简单的四个字,却?让相倚云的眼泪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在那一刻,她?就像是在一条看不见光明和希望的漫漫长路上踽踽独行了很久,很久,忽然间,有一束光照了下来。

        哪怕这束光并?不能照亮太远的路,哪怕并?不知?道?这束光会停留多久,但在这个刹那,沐浴在这束光下的相倚云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幸福。

        ***

        训练的时间转瞬即逝,昨天?她?们仿佛还刚刚拿到这一次的歌曲,现在已经开始投入训练了。

        在那天?晚上和钟月的交谈后,相倚云就像是放下了心头?的大石,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焕然一新了。言知?晓和相倚云在无数次的争论后,又将?半成品的编曲拿出来,集合所有队友开了十多次小会,这才最终磨出了最终版本的编曲。

        她?们对编曲精益求精的态度,也带动了其他的队友。

        居嘉丽和齐思的编舞风格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她?们磨合得相对比较顺利,偶尔没有灵感的时候,两人甚至会将?言知?晓她?们的半成品编曲放出来,随着音乐晃动着身体,来一段freestyle,从中汲取一些灵感。

        在编舞的过程中,她?们不仅仅要根据言知?晓那边的编曲,实时修改编舞动作,而?且还要考虑到每个人不同的舞蹈基础,适当地调整舞蹈动作的难度。

        而?另一边,歌词的编写也没有落下。

        歌词的改编看起来技术含量不如编舞和编曲,但对于?大部分观众来说,歌词也是她?们直接感受舞台魅力的重?要窗口。

        在改编歌词的时候,三人也下了十足的工夫,反复咂摸,才敲定了最终的歌词。

        在经过了痛苦又反复的编曲、编舞和改词后,幸好最终的成品还是令人满意的。

        在完成了前期的筹备后,后期的练习也同样重?要。

        七个人的基础都各不相同,即便是同样的训练量,每个人能够达到的效果也不同。

        芮芮是整支队伍中基础最差的,和其他选手相比,她?的年龄偏小,身体肌肉也不足,因此很多其他队友都能够轻松做出的动作,轮到芮芮的时候,她?往往需要花更?多的力气,才能够达到同样的效果。

        注意到这一点之后,言知?晓默默地调整了训练时间表,而?其他队友也对此心照不宣。

        在平时练习的时候,队友们也会时不时给芮芮一些建议,包括舞蹈时发力的技巧,在某个难以把控的舞蹈动作上,手臂摆动的弧度,等?等?。

        芮芮或许在有些时候有些迟钝,但是对于?别?人的善意和恶意,她?的敏锐度又远远地高于?一般人。队友们对她?的关?心都被她?记在了心上,也因此,她?在平时的训练中更?加拼命。

        几乎每天?训练结束的时候,训练室旁边的水桶里,都会堆起整整一桶被汗水浸湿的T恤。

        ***

        就在星耀基地里,所有选手都在全力备战第四次公演的时候,星博上的粉丝正在为了第三次公演的播出而?欢呼雀跃。

        对于?第三次公演,所有观众的repo尽管内容不同,但核心思路就是一个字——

        绝!

        但凡去过现场的观众,没有一个不为了第三次公演的舞台拍手称绝。

        据粉丝的不完全统计,去到现场的一共有3500名观众,其中包括了100多家自媒体。而?repo就足足有1500多条,甚至写这些repo的博主,还在星博上就哪个舞台最精彩,展开了一场小范围的厮杀。

        有了这样的前提,所有观众对于?第三次公演的节目播出,都抱着有史以来最高的期待。

        而?星耀偶像节目组的宣发,也没有让所有翘首以盼的观众失望。

        在节目组放出第一条预热星博的瞬间,无数期待已久的网友在瞬间点进了星博。

        下一瞬,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

        这是……

        综艺节目的宣发?!

        作者有话要说:PS:SOS!之前没改好就发了!明天会更新8000的!(非常抱歉)

        非常抱歉!更新迟了!因为今天临时出差,回家已经很迟了!

        到下一章更新前,这一章评论区全部发红包!(啾咪!)

        感谢在2021-08-0200:22:12~2021-08-0300:00: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咸鱼時叁、49828040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KL80瓶;喻言老婆看看我33瓶;风蓝28瓶;寓木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24/24128/157018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