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太子妃娘娘她恃宠而骄 > 第三百七十八章 证据确凿

第三百七十八章 证据确凿

        燕寻臻沉声点头:“父皇可知道和皇长兄出去那天,儿臣带着太子妃还有会儿也出去游玩了?”

        皇上嗯了一声:“你母后与朕说了,怎么无端端说起这个,难道这件事情和闻香醉有关?”

        燕寻臻摇摇头,便道:“父皇误会了,与那家酒楼无关,那天儿臣出门,原本只是带着那两丫头出去游玩,看看凛冬城的风土人情,谁料正好看到了将军府的人,据儿臣所知,王将军的府邸是在城外,他的府兵无缘无故的,根本不会来城内,儿臣有些疑惑,就派人暗中跟着,这一跟,儿臣就发现了多处疑点,事后越是细想越是心惊,但是一来不想让父皇烦心,二来也不愿误会忠良,于是只能在暗中查探,可惜……”

        燕寻臻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他这可惜后面代表着什么已经非常明显,皇上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凛冬城是大燕物资最富饶的边境城池,不能有任何差池,如果朝廷真的养了一个叛徒在这里镇守,岂不是太过危险!

        皇上皱了皱眉,便道:  “太子,你确定已经得到有力的证据?”

        燕寻臻微微点头:“儿臣观察了地形,王将军的府邸建在郊外,僻静是一点,可最重要的是,那府邸的后面是一座大山,虽然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可是翻越那座山之后,便不是大燕的地界了。”

        皇上皱了皱眉,一座山并不能代表什么,便道:“虽然如此,可毕竟相隔一座山,这能说明什么?”

        “的确,若是每次通敌都要翻越那座山,确实是太过显眼,王将军就算再愚笨,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儿臣派人进入将军府查探过,儿臣的人在王将军的书房里,发现了一条密道。”

        听了这话,皇上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他沉重摇头,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般器重的将士,竟然早已是别国的奸细。

        “王将军真是好大的胆子,朕到底是哪里亏待了他,竟让他背叛自己的国家!”

        燕寻臻将自己搜查到的东西一一说出来,便道:“父皇,王将军府中的库房内堆满了金银珠宝,很显然是为了钱财,这样的将士,大燕不需要!”

        皇上点头:“太子说的没错,这样的将士,大燕不需要,大燕要的是能够为了大燕上阵杀敌的将士,而不是这些为了钱财就能背叛大燕的奸细。”

        “父皇,王将军的罪证还有将军府的图纸儿臣都已经准备好了,儿臣今日也带来了,该如何处置王将军,还请父皇示下!”

        燕寻臻从头到尾没有将沈知义牵扯进来,因为他很清楚,他的父皇天性多疑,若是这件事情牵扯到了沈知义,就没有那么纯粹了。

        皇上并不会去纠结到底这件事情是怎么被发现的,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到底有多严重,还有就是有没有牵扯到和王将军有关系的人。

        比如说沈知义,燕寻臻想的没错,若是他按照真实的情况告诉皇上,这件事情是沈知义发现的,那么无疑,皇上会怀疑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少真实性,是不是因为沈知义想要夺权而故意诬陷王将军。

        可现在没有,没有任务诬陷别人的可能,王将军就是通敌了,和任何人牵扯不上,那么有罪的人,就只有王将军一人了。

        燕寻臻将他搜集的罪证全部交给皇上,皇上看过之后,更是气愤,平复了好长时间,皇上才让自己清醒了些。

        他将罪证仔细收好,看向燕寻臻问:“这件事情既然是太子查到的,想必太子已经有了处置的想法,真也想听听太子的意思。”

        燕寻臻有些为难,拱手行礼:“请父皇恕罪,儿臣不敢说。”

        皇上摆了摆手,便道:“在朕面前,你有什么不能说的,是朕让你说的,你尽管说便是。”

        燕寻臻深呼吸一口气,道了声是:“按照儿臣的想法,此事不宜声张,若是大张旗鼓的审问,也会伤了两国的和气。”

        皇上点头:“嗯,想的很周全,继续说。”

        “如果不能光明正大的审理,那就只能用另外一个办法了。”

        皇上皱了皱眉,便想到其中一点:“你是说秘杀?”

        燕寻臻点了点头,便道:“没错,儿臣一直留意王将军的动向,这两天他一直住在将军府,正是秘杀的好机会。”

        “杀了之后呢?就这样算了?”

        燕寻臻摇摇头,便轻声道:“当然不会,镇守凛冬城的将军死了,此事自然要彻查,儿臣以为,这件事情交给沈知义最为合适,一来,可以将这个计划告诉他,二来他也是镇守凛冬城的将军,调查此事合情合理,王将军死在将军府,沈知义要查案,必然要到将军府查看现场,到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搜查府邸,将军府的人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把密道给填满,届时沈知义将这密道找出来,王将军的做的事情也便昭告天下。”

        皇上点点头,便道:“那吐蕃国呢?”

        “父皇,这就不是我们该操心的事情了,王将军死了,吐蕃国自然会收到消息,他们怎么想是他们的事情,百姓怎么想也是百姓的事情,王将军一死,吐蕃与我们大燕所有的联系也便断了,王将军通敌一事被翻出来,沈知义追查此案也是正常,接下来只要将王将军的同党给抓获便是了。”

        “这样也好,至少将士们会比较容易接受事实,若是大张旗鼓的审案,惹急了王将军,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了。”

        皇上这样一想,就点头同意了:“此事交给你来处理,朕懒得自找气受。”

        皇上没有说起关于沈知义的任何话题,这其实是不合常理的,因为沈知义再怎么说也是太子妃的哥哥,太子有偏帮沈知义的意思也是正常。

        但是皇上也明白当前的形式,就算没有这层关系,按照燕寻臻的性子,也会这样处理,这个处理方式,也的确是无可挑剔,或许正是因为太过合理,皇上才找不出不对劲的地方。

  https://www.wanshuwang.cc/a/25/25936/157018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