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无限世界投影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渡劫

第四百四十二章 渡劫

        在过去,在神魔世界之中时,陈长铭曾经接触过归源这个层次。

        归源层次之人,可以将自身的源寄宿在其他人身上,从而获得种种灵异,甚至赋予死物以灵智,使其超凡脱俗,变了个模样。

        在那个世界,陈长铭曾获得天王金刀,其内便有金刀之灵,有着自身的灵智。

        而在此刻,陈长铭也突发奇想,想要以归源之法,赋予燧王棍以灵智。

        以他此刻的修为,纵使在这个世界之中,想要重新推演出属于武道的体系也不是什么问题。

        过去无法在这个世界中修行的神魔武道,便这么在陈长铭手中重新绽放光彩,重新得以被修行而成。

        当他晋升翻天境时,他也轻易抵达了归源,成就了这个层次。

        随后,他将自身的源注入燧王棍中,在其中不断沉淀,与燧王棍内原本便存在的些许灵机结合,成为了另一个样子。

        在这个过程中,他还动用了天化法,将燧王棍变成一个载体,将之变成类似于化身一般的存在。

        天化法可以让自身拥有两个化身,拥有与本体类似的力量,甚至可以独自修行,可以视之为不同的个体。

        而这等法门的施展,也可以用各种东西作为载体,将自身的化身斩出。

        例如在过去,在至理之门世界中时,陈恒便曾以天地之灵为载体,将自身的一个化身寄托于其上,在其上寄宿着。

        而此刻,也是同样如此,只是载体不同,从天地之灵变成了燧王棍而已。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壮举。

        以一件神器作为自身化身的载体,这一旦成功,所获得的将会极其惊人。

        至少,有这么一件神器作为的载体,这一尊化身一旦成型,其力量将会很惊人,会达到一种崭新的地步。

        或许刚刚成型,便能够拥有不逊色于神魔的恐怖力量。

        而在此刻,伴随着陈长铭的不断动作,这具化身的雏形,已然逐渐成型了。

        “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独自伫立在燧王宫秘境,陈长铭独自挥手,将手中的燧王棍送上苍穹。

        远处大风渐起,阵阵惊雷划过,在此刻交加而起。

        此刻雷霆忽然而来,一时之间上苍震怒,像是整个天地都在颤抖,在为眼前的东西而感到恐惧。

        一阵阵惊雷划过苍穹,浩荡的雷霆在落下,一时之间像是一场劫。

        “雷劫?”

        望着半空中隐隐成型的劫云,陈长铭皱了皱眉,有些意外。

        这倒是出乎他的预料。

        雷劫,这是此前至理之门世界中所拥有的东西。

        在那个世界,在真实世界的上层,是漫天密布的雷海。

        修士一旦晋升,其气息牵引天地,便会引动雷海,降下雷霆。

        这是那个世界的特色,除了那个世界之外,陈长铭再未从其他世界中见过类似的存在。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世界也有类似的东西,只是触发的机制更加隐晦而已。

        一股恐怖的力量在弥漫。

        整个天地都在颤抖,浩荡苍穹浮现阵阵涟漪,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落下,无时无刻施加影响,几乎要将这片天地摧毁。

        隐约之间,一股无形无相,直抵本源之力涌现,令陈长铭皱眉。

        “这股力量......”

        陈长铭皱着眉。

        眼前浮现而出的力量并不强大,其力量似乎并不强悍,不具备那种毁天灭地的恐怖伟力,但却像是这片天地的核心,始一出现,便惊动了四方乾坤,令万道颤抖,那种独特的道则都崩毁了,感觉到一阵恐怖的力量展现。

        浩荡天地颤抖,莫名的力量浮现四方。

        一股禁忌的力量笼罩了四方,化成了那片雷海,在此刻轰鸣而下,向着那件金色的棍子不断落下,就这么不断的落了下去。

        轰隆!!

        燧王宫的秘境开始颤抖了,四方的空间出现了道道裂痕,让此地的景象溢散而出,被外界所察觉到。

        那股恐怖的威严横压四方,令整个燧王宫内的弟子都感到惊悸,这时候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这种感觉......”

        燧王宫内,薛平猛地睁开眼,从自己的洞府中坐起,望着远处弥漫的雷霆,还有那股像是要驱散一切,让一切都为之消散的力量,不由的愣住了。

        “如此恐怖......”

        他仰望半空雷霆,望着那一道道紫电落下,自己的心脏也在跟着跳动,一下一下,不断的动荡着。

        这时候,他有种莫名的感觉。

        那半空中弥漫的力量,像是修士的天敌,任何人若是触碰到其,都会立刻失去自身的一身神力,粉身碎骨。

        认真来说,这股感觉并非是他一人感觉到,而是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的。

        只是他的修为更加强悍,所以感受也会更加深刻,远比其他人要深刻许多。

        外围,许由也皱了皱眉。

        不知道是否错觉,这一刻,他心中莫名有种失落感。

        像是.....有什么属于他的东西,即将失去了一般。

        这种感觉十分强烈,像是真实发生的一般,但若是仔细追索,却又实在想不起来。

        “我有什么好失去的?”

        他摇摇头,心中有些惊悸,一只手捂着胸口,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整个天地苍穹都在震动。

        一股属于禁忌的力量在涌现。

        燧王棍诞生灵智,这件事像是被上苍所不允许的一般,这才刚刚有了这个苗头,便立刻引起了四方震动,有漫天的雷霆落下,要将其摧毁。

        随着禁忌的力量弥漫,紫色的雷霆慢慢变化,逐渐变得一片黝黑,那种颜色瞬间化为如墨般的深邃,其中更透着某种虚无的力量,像是仅仅沾染到这种力量,便立刻要变成虚无,连自身存在的概念都被污染,化成了一片空白。

        到那时候,生命自身也成了一片空白,再没有丝毫意义。

        大片大片的黑色雷霆落下,落在了燧王宫之上。

        一种深邃的墨色在蔓延,逐渐蔓延在燧王棍的身上,将其慢慢染上崭新的颜色。

        砰!!

        感受着四方传来的压制,燧王棍发出一阵轻鸣,一道金光贯穿一切,像是开天辟地的光辉,贯穿了始终,将那黑色雷霆驱散,焕发了新天。

        阵阵轻鸣划过,半空中,陈长铭抬起头,扬天朝天上看去。

        一尊金甲神人默默起身,从他身上站起。

        金色的燧王棍自发开始变化,那种力量盖世无双,开始震荡。

        半空中,那黑色的雷霆不断落下,又不断被燧王棍震散,化成一道道纯粹的雷霆之力,被燧王棍汲取入体内。

        吼!!

        隐约之间,可以看见阵阵龙吼之声。

        陈长铭下意识低头看去,可以看见,在金色燧王棍之上,那几条金色的龙纹在飞舞,此刻飞快转动,随后逐渐变淡。

        在陈长铭的感应中,其上的龙魂似乎遭受了巨大的压制,连自身存在的概念都在淡化,正在逐渐被抹去。

        砰!!

        一道金光贯穿一切,漫天金光中,金甲神人现身,犹如神话中开天辟地的巨人,独自撑开了晴天白云,还世界以清明。

        浩荡光辉划过,属于神器的光辉笼罩整个燧王宫,将整个燧王宫庇护在内。

        随后,所有人都能够听见,燧王宫内所传来的怒吼,还有那阵阵雷鸣。

        轰隆!!

        金色龙纹逐渐落下,燧王棍之上,原本其内存在的某种力量逐渐消失,彻底被半空中存在的力量所抹去,消失不见。

        感受着这一切,陈长铭心中一动,突然有了些感应。

        随着雷霆落下,燧王棍自身的力量的确被不断磨灭了。

        但随着这些力量被磨灭,燧王棍内,原本存在的一些异样力量似乎也完全逐渐消失了,最终汇聚成一体。

        到了最后,其内仅仅只剩下一种力量,那便是属于陈长铭的神力。

        除此之外,不论是燧王棍之内的龙魂,还是原本属于燧王的印记,此刻似乎都消失了,在那未知的力量侵蚀之下彻底消失,再也没法感受到了。

        这不得不说,是个意外。

        燧王棍乃是燧王的兵刃,其内自然存在属于燧王的烙印以及力量。

        因此,对于陈长铭而言,燧王棍虽好,但终究是其他人的东西。

        否则,他也不会突发奇想,想要将其作为载体,斩出属于自己的一个化身。

        但到了此刻,情况似乎又有所不同。

        伴随着半空中那力量的侵蚀,眼前的燧王棍似乎也开始有了些变化,自身都开始改变了许多,原本属于燧王的印记此刻开始消散,逐渐变化。

        而与之相对的是,属于陈长铭自身的力量与印记,却在燧王棍中逐渐增长,最终渐渐占据了主导。

        这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燧王棍至此便真正属于陈长铭,是他自身的兵刃了。

        而坏处也很显然。

        未来燧王若有朝一日真的复苏,见到自己的兵刃成了这幅样子,恐怕不找陈长铭算账都不太可能了。

        这件事已经完全解释不清。

        当然,事情既然已经发展成眼前这个程度了,那陈长铭倒也无惧什么。

        随意挥了挥手,他迎难而上,体内神力疯狂涌现,不断涌入眼前的金色长棍之中。

        在他的努力下,眼前的燧王棍绽放神威,那种力量在展现。

        一片朦胧中,燧王棍大方光辉,那种力量震荡四方,无比的惊人,像是存震塌这片小世界,将这片世界化成虚无,直接炸开了。

        陈长铭伸出手,白衣翩翩,脸色平静,看上去极其的平淡。

        一股清气从他体内荡起,看似平静,却直击远方,于瞬间扩散至整个燧王秘境之中,将出现裂痕的燧王秘境直接稳定了下来。

        若非如此,恐怕整片燧王秘境都要崩毁。

        眼前的程度,早已经超过寻常小世界所能够承受的极限,仅仅只是燧王棍自发复苏所流淌而出的神力,都足以崩毁数个大世界,更不必说区区一处秘境了。

        若非陈长铭在此,这片地方早已经毁了。

        但纵使如此,场面也十分惊人。

        陈长铭脸色平静,双眸之中有金色琉莹划过,像是天神的眸子,其中倒映出星河万里,将远方的场景映入眼中。

        在他的视线注视下,远方大片的虚无在蹦碎,天翻地覆,一条条黑色的雷霆化成苍龙咆哮,每一条都能毁天灭地,却又在眨眼之间被燧王棍击碎,不留下丝毫痕迹。

        最终,在陈长铭操纵下,燧王棍纵天而上,冲进了那黑色的雷霆之内。

        一道金甲神人的身影猛然展现,浑身披着金甲,上面刻画着种种神秘的纹理,有如上苍在祝福,给与其神秘的力量。

        而其面容,赫然是陈长铭的模样。

        轰!

        金甲神人纵身而上,随意挥出一棍,便是无尽的金光挥洒,隐约之间像是叩开了一个新的世界,在其中轮转不休,一齐向半空压去。

        半空中,漫天的雷霆还在落下,这一刻却全部炸开,其中属于雷霆的那股禁忌之力施展开,如同淋墨般将金甲神人覆盖,将其染成了黑色。

        金色的世界轰然崩毁,瞬间被侵蚀,失去其原本存在的意义。

        而半空中,那尊金甲神人却怒吼一声,咆哮而起。

        犹如混沌魔神般的气血冲天,浩荡的光展现,其中每一缕光芒都无比炽热,像是要蒸发一切,将大地声声烤熟。

        两股截然不同的神力在对冲,在常人所看不见的微观层次,破坏与泯灭的反应无处不在,处处充满着惊险。

        每时每刻,都有无穷个细小的神魄粒子被那禁忌之力所泯灭,更有种种不同的力量在蔓延,向着陈长铭的身躯而出,想要勾连出他体内的暗伤,从内部引起,将他的身躯直接崩毁。

        外界,苍穹在扭曲,大片大片的鲜红天幕落下,染红了大地。

        这一刻,陈长铭的身躯炸开,其身躯的裂痕处,缕缕鲜血化为汪洋,淹没了远方大地,将大片大片的土地变成鲜血海洋,其上还有神霞冲天,有残留的神能还未泯灭,残留着那种神性。

        这一幕场景令人震惊,令人恐怖。

  https://www.wanshuwang.cc/a/4/4030/53088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