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 > 第3636章 问责

第3636章 问责

        我不太懂大太刀所说的影响成长是怎么考虑的,又会影响到哪方面的成长。

        但身为灵魂体的它是不会对我说谎的,也就是说,它的确就是这么打算的。

        既然它已有了打算,我也就不去瞎猜乱想了。

        于是继续全神贯注的挥刀。

        这时候,大太刀的声音再一次在我脑海中响起:“明白了吧,我说的话,刀法的精通,并不在于有多华丽,有多巧妙,而在于有多熟练,有多精通,当你把一记刀招练到极致的时候,那么这一刀,便能开山断海,无可阻挡。”

        顿了顿,它又道:“而今,你真正缺乏的,并不是刀法的熟练程度,而是刀意。”

        “若你想要更进一步,成为青史留名的最强刀客,达到真正的返璞归真之境界,那就需要凝聚出来属于你的刀意。”

        “属于我的......刀意?”

        恍惚间,我喃喃自语,挥刀的动作,也稍稍缓慢了下来,但挥刀时产生的刀罡,却陡然暴增。

        引得围观群众阵阵惊呼,四散躲开。

        幸好刀罡的暴增也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下一秒,我就再次稳住情绪,稳定心神,继续练起刀来。

        见刀罡不再四溢,一众人等方才又朝着我靠近了些,只是仍旧心有余悸的离远了一点。

        这一练,就是一上午。

        临近正午,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猛灌一水袋水,在人群的注视下,慢悠悠去往临时食堂的方向。

        厨师们的饭菜已经进行到最后一道工序,眼见着就要完成,我侧头笑着问冒险家领队道:“是你让他们晚些准备饭菜的吗?”

        “是”冒险家领队没有否认。

        “做得很好”我微笑道。

        “在下惶恐。”

        冒险家领队恭敬回应道。

        大约摸等了一刻钟左右,热腾腾的饭菜成盘上桌。

        这时候,就看不远处,一伙人呼呼啦啦走来,为首的,正是老专家及其女儿。

        我只打量他们一眼,就不再理会他们,而他们,却径直来到我们这桌,在女儿的搀扶下,老专家坐到了我对面的位置。

        “大人”老专家开口了,用苍老的声音道:“之前的事情,是老朽做得不对,还望大人海涵。”

        我一边漫不经心的咀嚼午餐,一边慢条斯理道:“我已经原谅你们了。”

        老专家闻言,老眼一亮,忙问道:“那我们能否也一并下到陵墓之中?”

        “不行。”

        老专家一脸懵然,半晌没回过神来。

        倒是他女儿,一脸严肃,问道:“我们已经认识到了错误,为什么还不能允许我们跟随下墓?”

        “因为陵墓很危险,你们的生命很金贵”我淡淡道。

        “我们已经认识到错误了,并且我们可以保证,以后也不会再犯类似错误,恳请大人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老专家女儿的话,听着像是在求我,但那种学着特有的傲然态度,却依旧在向我无声地诉说:我们没有错,错的是你们。

        沉思数秒,我突然问道:“诸位专家、学者,知道此行我为什么要带上你们吗?”

        面对这个问题,专家小队的人皆默然不语,只是盯着我。

        见他们许久不回答,我不禁笑道:“原来你们连我为什么要带你们来这儿的原因都不知道,难怪你们会有这种行为,既然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请你们过来,那么诸位,请回吧。”

        老专家闻言,面色凝重,眉头皱起,道:“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曾在出发之前,就和所有人交代过,我们这趟的目的地,是佩鲁斯帝国其中一座陵墓,而你们要做的事情,就是破解陵墓里面的机关陷阱,降低风险,如今一看,你们显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连雇佣者的话都听不进去,我要你们还有什么用呢?”

        “大人”其中一位队员道:“我们并非没有把你的话听进去,只是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们这群专家啊,脑子里都是弯弯绕绕,雇主的问话都瞻前顾后,图个什么劲儿啊”我摇摇头,叹息道:“你们就不能有话直说吗,非得绕来绕去的,不把某一方绕晕了,不肯罢休,是吗?”

        那人闻言,面色一僵,道:“我们并不是这个意思......”

        “不管你们是什么意思,我还是那句话,不行,就是不行。”

        “你这样做,就不怕未来会因为今天的行为而感到羞愧吗?”老专家女儿义正言辞道。

        “羞愧?”我托腮,将一勺浇了肉汤的米饭送入口中,细细咀嚼的同时,笑问道:“为什么啊?”

        “因为你的固执,使得和风大陆的一段辉煌国度的历史被埋没!”

        老专家女儿的话,说的那叫一个铿锵有力,中气十足:“你这样的行为,与历史的罪人有什么区别?”

        面对她的质问,我乐了:“我问你啊,历史是由谁来书写的?”

        “当然是担任史官的游吟诗人。”

        “那么,这位游吟诗人,收的是谁的薪俸呢?”

        “是陛下,怎么了?”

        “这就对喽”我道:“诚然,史官书可以把我当成历史罪人,写入史书之中,可一旦陛下知道此事,你觉得,他会允许这样的历史文献流传于世吗?”

        老专家女儿不吱声了,老专家也一直处于沉默状态,就连之前一直叽叽喳喳的一众专家小队的成员,也都沉默了。

        “当然,也有可能,那位游吟诗人是个硬骨头,好汉子,只想把我钉在耻辱柱上,甚至不惜违抗圣旨,可接下来呢?陛下是否会盛怒呢?盛怒的陛下,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呢?你觉得你能左右陛下的决定吗?”

        老专家女儿闻言,面色愈发凝重,并且整个人锐利的气质也弱了许多,但仍咬牙硬刚。也不知道是想以这种态度逼我就范,还是单纯就是不想服输?

        如果是前者,我想说,你想多了,就算你这几天,天天保持相同的状态,做我跟前儿盯着我看,我也依旧不会妥协。

        至于后一种,那好办,晾着她就好了,等这股蛮劲儿一过去,她就不会再继续无理取闹了。

        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拥有较为成熟的思想,以及对事情的简单判断。

        “大人”这时候,老专家的声音再度响起:“你的意思,我已明白,但老朽还是要问,该如何做,你才肯让我们跟随下墓呢?”

  https://www.wanshuwang.cc/a/4/4256/8063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