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在年代文中暴富 > 第65章 nbsp; 苏叶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第65章 nbsp; 苏叶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陆思远得意地说:“我的分数还可以吧,  不来学校是不是有点道理?”

        他不来学校,也许还真是因为他会,懒得听课。但就冲他这幅目空一切的模样,  苏叶这会可不会顺他的意。她淡淡地说:“这份试卷让我来写,  我能拿100分。”

        说着她从周毅的抽屉里翻出了一张试卷甩给了陆思远,洁白的卷面上打着鲜红的100分,姓名一栏写着苏叶两个字。

        你老师,毕竟是你老师。

        当时周毅为了应付高安娜找茬,特意拿苏叶的试卷拿去油印作为保存,  这是复印件。

        陆思远接过苏叶的试卷,翻了翻,一脸“不可能”的表情。他反复看了几遍,  一句话不说地扔掉了试卷离开了办公室。

        ……

        苏叶揣着一百斤的富强粉,  高高兴兴地下班回家。

        她到粮油副食品商店花了五『毛』钱,  买了两斤盐渍豆皮拎着去了杨雪家。

        下午六点,杨爸爸下班回到了家,  杨妈妈正在洗红薯做饭。钱小荷正在杨家的小院子里捧着书,  念念有词地默背着。

        杨妈妈把饭做好了,钱小荷马上洗手去盛饭,  碗里装了两只红薯、一块高粱面馒头。饭桌中央有一碟黄豆子、一碟酸菜,虽然很简陋,但全家老老少少吃得津津有味。

        苏叶摇了摇手里的盐渍豆皮,“杨妈加个餐吧,  今天谢谢你们告诉我覃兰的事。”

        杨妈妈用手擦了擦身上的衣服,  不好意思伸出手来接苏叶的豆皮。

        “嗨!拉个家常而已,算啥事儿,苏老师你别这么客气!”

        豆皮虽然不算顶好的东西,  但也得要粮票,杨妈只不过随口提了提,哪值得让人特意买斤豆皮来感谢?

        苏叶硬把豆皮塞到了人手里,她笑『吟』『吟』地说:“今天我没跟你说清楚,其实覃兰也是我的学生,我想托杨妈妈以后留个心眼,帮我盯一盯,万一她这边出了些啥事让杨雪去学校找我。”

        杨妈还是推拒了豆皮,“那也不算啥事,苏老师你可别这样!”

        苏叶直接找了个干净的碗,把豆皮直接倒了进去,盐渍豆皮的香味溢了出来。

        豆皮刚热过,还有一点余温,小孩子抵挡不了食物的诱『惑』,纷纷夹了一块塞进嘴里吃,大声直呼好吃!黑葡萄似的眼睛溢出了夺目的光彩。

        钱小荷和杨雪发现老师来了,高兴地站了起来。

        苏叶『摸』了『摸』她们的脑袋,“好好吃饭,我回去了。”

        她捏了捏钱小荷的脸蛋,虽然仍旧消瘦、却已经比以前红润很多。

        钱小荷吃完饭,乖乖地捧着作业到路灯边写,家里没有电灯、父母也绝不会舍得让她点煤油灯,她每天都是在这边写完作业才回家的。

        淡黄『色』的灯光洒在她的身上,落下一道浅浅的剪影。钱小荷写得专注,完全没有发现已经离开的苏老师又折了回来,正在看她写作业。

        苏叶看到这一幕窝心极了,心想陆思远这不讨喜的学生也不是不可以忍忍,从他这边赚到的粮食再匀点给小荷这样的小可怜多好!

        苏叶拍了拍钱小荷,冲她眨眨眼说:“回去用油灯照着写吧,这样容易熬坏眼睛。”

        钱小荷吓了一跳,“苏老师你还没走呀?”她笑眯眯地说:“不用啦!这样就很好,煤油太费钱了,我也没有油票。”

        苏叶轻咳一声,压低声音,挑挑眉提示道:“小荷还记得那些卖给你粮食的倒爷吗?”

        “他们手里有油票,不仅有油票,还有很多其他得票,全都很便宜。粮食可以买得到,猪肉也可以买得到。”

        钱小荷想起上次那块猪油板,不禁点点头,“对对,上次他们给了我一块猪油。谢谢老师,你介绍的倒爷真好!”

        苏叶忍不住笑,严肃地纠正道:“记住,不是我介绍的倒爷,是小荷在黑市偶然碰到的倒爷。”

        钱小荷很快理解了老师的谨慎,她认真点头。

        ……

        晚上,苏叶把三十斤大米放到了老地方等郭爱国来拿。

        青砖下压着厚厚的一沓,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悄然消失。苏叶点着热乎乎的钞票,郭爱国应该给六十块,这次他直接给了一百块、五十斤粮票。

        苏叶皱了皱眉,每次多拿钱虽然爽快,但她不喜欢占别人的便宜。

        她忍痛割爱,临时加了一块猪肉放到大米里。

        郭爱国夫妻俩凌晨领到大米,回到家打开袋子准备分装,没想到却从米里挖出了一块用油纸包好的猪肉!

        看到猪肉的那一瞬,两个人的呼吸都不免急促了,心跳加快。

        “这是……猪肉?”

        郭爱国夫妻俩的工资不低,两个人加起来每个月有两百多块,即便拿着这么高的工资,猪肉对于他们仍旧是奢侈品。

        时下粮食短缺,人吃的粮食都不够,哪里还有猪的粮食吃?农村都不养猪,没有粮食喂猪吃,集体的畜牧站也大大地缩小了猪的饲养规模,仅仅保持国民最低的需求。乡下偶尔有人进山里打猎,猎到一点野味,黑市才有肉的踪影。

        郭爱国夫妻努力地托关系找肉吃,仅仅能维持每个月有鸡蛋,偶尔有鸡、鸭肉吃。他们很久没有尝过猪肉的味道了。

        现在他手里拿着的东西是什么?郭爱国紧紧地盯着,看着猪肉心都化了。

        方女士激动地抱住丈夫,“外婆真聪明,她说的果然没错,要好好对待他们,他们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虽然已经是凌晨三点,两个人半夜爬起来这会也该困了,但方女士精神奕奕地拿着猪肉,把肥肉的部分炼成猪油。

        富强粉『揉』成面团,层层压成薄饼状,放到锅里煎。热好的锅头碰到猪油,滋啦一声,面饼吸收猪油渐渐熟透。她撒下一层薄薄的肉沫,敲下一个鸡蛋,食物的香味满满溢了出来。

        方女士把煎好的鸡蛋肉饼掰成两半,把其中一块递给了丈夫,自己吃着另一半。一口咬下去,细细地咂『摸』品尝。猪油煎的饼子,香喷喷的,富有嚼劲。

        肉沫的滋味美妙可口,让人怎么吃都吃不够,方女士还没注意手里的饼子就啃光了。

        方女士又打起了“泥材村生产大队”的主意,她扯了扯丈夫的袖子,“你说,咱们要是和他们买猪肉,他们能同意吗?”

        郭爱国思索,不确定地说:“我们给他们写个信?”

        方女士等的就是这句话,“写!就是十块一斤我都买!”

        ……

        相较于别人的苦『逼』,苏叶这边倒是春风得意。

        陆思远按时来学校打卡上课。他回来之后也带来了一批小弟,跟他一块回学校听课。苏叶每天都能收获好几斤五花肉,几天下来轻松地囤到了一百斤五花肉。

        每天几斤五花肉虽然不起眼,但细水长流地攒下来,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次日,陆思远父母请苏叶吃饭答谢她。

        苏叶下班后直接去了聚福饭馆。

        以前苏叶是舍不得去饭馆吃饭,一来价格太昂贵,普通的国营饭店她瞧不上,瞧得上的却又太贵,比如聚福饭馆,以前是c市的金子招牌,一顿饭吃掉一个月的工资不是啥稀奇的事。

        二来秉承不『露』富的原则,能低调就低调。

        苏叶来到饭馆之后,被请上了二楼包间。烤鸭、蒸鱼、炒青菜三道菜陆续被端了上来。

        苏叶一看便知道陆思远的父母破费了,这两个肉菜虽然简单,却不便宜。搁在这种特殊时期,能找到两样肉已经很不容易了,这顿饭恐怕不下一百块。

        烤鸭的皮烤得酥脆、通红,服务员熟稔地把鸭子层层地片下来,一半的鸭肉被打包好放到苏叶座位边。另一半边鸭肉,依次递给客人。

        “早知道让你们这么破费,我就不来了。”苏叶把打包好的鸭肉递给陆母。

        陆家的父母习惯了食不言寝不语,陆母笑『吟』『吟』地说,“先不说这个,苏老师趁热吃,这里的烤鸭做得很好吃”

        苏叶仿佛尝到了金钱的滋味,她有种错觉,自己每一口咬下去都能吃掉一张大黑十。

        她尝了一口烤鸭,美妙的滋味在舌尖炸开,鸭皮酥脆,鸭肉细腻甘美,淋上一层薄薄的酸甜酱,苏叶吃得眼睛发直。

        再喝一碗热乎乎的鱼汤,味蕾上的鲜味融合在一起,汤水热烫的滋味涌上心头,苏叶才感觉自己像是彻底活了过来,这么久终于吃了一顿像样的饭了。

        一顿饭吃得主宾皆欢,苏叶很难再拒绝陆家父母送的半只鸭肉。

        苏叶不禁想到周『奶』『奶』的屋子里有个壁炉,从仓库里提取的鸭子更肥美鲜嫩,拿它来做烤鸭,再配合聚福楼师傅的手艺,恐怕是难以想象的美味。

        陆母说:“谢谢苏老师,我们家思远给你添麻烦了.”

        苏叶提了今天来的目的,“陆思远打算考哪个学校?”

        陆厂长没想到苏叶会和他们提这个,他无奈地看了眼儿子,再看看妻子。

        陆母扑哧一笑,“他啊,他没办法考的。”

        苏叶脸上浮起疑『惑』。

        陆母顿了顿解释道:“思远从小语文差劲,小时候磨他背首古诗都难,英文俄文学得也一塌糊涂,语文都学不成,何况思想政治?除非大学破格录取他,否则他是考不上的。”

        苏叶万万没料到居然是这个发展,她轻咳一声,“这样啊……”

        她看着陆思远投来不善的眼神,及时打住话题,和陆厂子夫妻道谢离开了饭馆。

        苏叶拎着一斤烤鸭肉回了家属大院。烤鸭肉被她分成四份,一份留着自己吃,一份送给周『奶』『奶』、一份送给宁家,最后一份留给顾向前吃。

        顾向前最近在郊外训练,连续几晚在外边『露』营。

        苏叶把烤鸭肉送给宁家的同时,把顾向前那份递给了宁星斗,“你向前哥估计还没吃上饭,帮我给他带个饭。”

        这么香的鸭肉刚盛到盘子上,已经让人垂涎欲滴了。更何况它烤得『色』泽犹如玫瑰,红润诱人,十分诱人。

        宁星斗尝了两块烤鸭肉,吃得眼睛都发直了,赞不绝口。

        “向前哥真有口福!到外面野地训练还有人送饭,还是嫂子好。”

        晚上,宁星斗带着一群战士去巡逻换岗,带上了顾向前的晚饭。

        出门前特意热了热烤鸭肉,到了顾向前手还是热腾腾、香喷喷的。他打开饭盒,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只见饭盒里点缀着漂亮的烤鸭肉、一层红烧肉,还有一层鸡蛋汤,样样都是荤菜可把周围一圈军官羡慕坏了。

        虽然他们的晚餐标准也不错,但哪有顾向前吃得那么好。这几天在野外也不是没猎到点兔子、野鸡,可是肉柴得跟白花花的五花肉差得远了,更何况香喷喷的烤鸭肉。

        顾向前沐浴着周围一众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淡定地回到自己帐篷吃起了饭。

        姚春雨本来是不能跟随而来的,平时她要在医院里值班,但最近她被停职一个月,反倒因祸得福有了机会来参加演练。

        这次有资格参加军事演练的都是一批青年才俊,文工团的小姑娘争破了头都没有资格参与演练。然而这群青年才俊,今晚都在羡慕顾向前家那口子送来的晚饭。

        夜里,姚春雨在自己的帐篷里想:几块肉而已,有什么好稀罕的?

        她想吃,随便去黑市买。姚春雨手里有精细粮,比普通人更容易买到肉,因为进城卖野味的农民更倾向于把手里的肉换成粮食。

        顾向前什么时候要求变得那么低了,一顿饭也稀罕成那样。

        等这次演练结束后,姚春雨想去黑市换十斤八斤肉,自己尝个过瘾。

        可是她哪里想得到苏叶的肉根本不是野味,比如那香喷喷的红烧肉,野猪肉的口感哪有那么好。

        军事演练结束后,顾向前回到了军属大院。

        苏叶正在绞尽脑汁琢磨怎么吃这个问题,她花了一张大黑十特意请教聚福饭馆的大师傅如何把烤鸭做得好吃。

        秘方怎么可能外传?不过以前私营的饭馆现在收编归为国营,师傅统统变成了有编制的人,个个都有铁饭碗,已经不像旧时社会那样是某某地主的私人财产。

        楚师傅拗不过苏叶,提点了苏叶几句。虽然没有透『露』秘方,光把这几点做到位了,烤鸭也能做得很好吃。

        周末,苏叶大方地提取了两只肥美的青头白『毛』大水鸭。水鸭体型肥美,比普通的家养样子大上一圈。

        水鸭子嘎嘎地拍着翅膀,从远处一路朝苏叶奔来。

        本来也没啥事,只是它们跑出来的时候被大院的几个家属发现了,几个女人眼前一亮,追着鸭子跑了起来。

        绕着小树林跑了几圈都愣是没『摸』着它个一根『毛』,大伙追得精疲力尽、气喘吁吁,结果眼睁睁地看着两只大肥鸭蠢蠢地撞到苏叶脚边,碰瓷一般地躺在了地上。

        苏叶毫不客气地拎鸭子,转身就走。

        “等等——这是我们的鸭子!”

        苏叶松开了手里的鸭子,笑眯眯地说:“哦是吗,那你们继续抓吧,抓到了它就是你们的。”

        野鸭子落地之后拍着翅膀又疯狂得疾驰起来,直到她们追得精疲力尽,一丝丝力气都抽不出来的时候,鸭子停在了苏叶的脚边。

        苏叶毫不客气地拎着两只肥美的鸭子回家。

        一群人看得目瞪口呆,心里直骂娘,在他们面前精刮得似猴子的鸭子,搁苏叶那就予求予给?

        有个人惊呆了,默默地喃道:“苏叶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以前不信邪,现在不信都不行。”

  https://www.wanshuwang.cc/a/7/7392/80631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