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英雄无敌之信仰 > 第六章 不祥预感

第六章 不祥预感

        做为哈蒙代尔历史上,乃至整个埃拉西亚大陆历史上,第一个在上任第一天就被领民暴力袭击的领主,哈蒙代尔第十三任领主,叶知秋,被领民们暗地里称呼为“挨打领主”。

        ——节选自《哈蒙代尔历代领主研究》

        埃拉西亚历1171年7月19rì,哈蒙代尔的领民们迎来了他们的新一任领主,虽然无论从历史经验还是现实情况来看,领民们并没有什么理由对新领主的到来感到愉悦,但是出人意料之外的是,新领主的到来让领民们确确实实的,开心无比的大笑了一场。

        事件的起因首先源于这位领主本身无比狼狈的形象和他悲惨的遭遇,不过最终将事件推向高cháo的却是驿站老板克里斯迪那惊天动地的一拳,这一拳是那么的有力,那么的准确,那么的致命,那么饱含着领民长年以来无比的辛酸,直接将新上任的领主大人打晕在了地上——这件事情的发生不知谋杀了多少学者的脑细胞,他们不管如何想象都想象不出一个普通人,一个零阶的非职业者,一拳就打倒了一个五阶的牧师!难道克里斯迪是巨龙伪装的?许多研究此次事件的学者如是猜想。

        这场闹剧最终以晕倒的新任领主大人被马车拉进了城堡,而胆大包天的驿站老板则被福勒什大人投进了监狱,等候领主大人的发落而收场。

        整个事件唯一让领民们感到难过的就是,不知道领主大人会怎么处置驿站老板,如果这个新的领主大人也如马克汉姆大人一般脾气的话,恐怕一向胆小谨慎的克里斯迪要倒大霉了,说不定还会迁怒其他领民以及福勒什大人,这一点是大家所不乐见的。

        一直到夜sè降临,整个领地的人们都还在谈论这件事情,哈蒙代尔的八卦之魂被熊熊点燃,各种各样的猜测和谣言满天乱飞。

        而新领主被大耳怪们亡命追杀到丢盔弃甲靠着大跳脱衣舞才得以落荒而逃并最终被英勇的领主卫队搭救成功的段子也被人们大肆宣扬,老科比作为现场目击证人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追捧。

        老塞达的酒馆当晚生意火爆的不行,营业额一度创下了历史新高,最后不得不往酒里掺水才勉强满足了客人们对酒水的超量需要。

        今夜的哈蒙代尔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除了刚刚从沉睡中醒来的领主大人。

        领主大人醒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是先好好的洗个澡。

        “真舒服啊!”

        叶知秋将整个身子泡在浴池里,只有头部露在水面之上。一身的疲乏被热水这么一激,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没想到马克汉姆那个老家伙这么会享受,竟然在城堡里修了这么大的一个浴池,以叶知秋的眼光来看,在他原先的那个世界里,这个浴池被称为游泳池也不过份。PS:其实是叶知秋这个苦B没见地球上的土豪那奢侈的生活,君不见老比家里还养鲨鱼呢!

        这么多的热水,还不是温泉,那得费多少柴火来烧啊?老家伙真败家,不过叶知秋很喜欢。

        就是不知道老家伙还给自己留下了什么好东西,明天有必要让福总管给自己好好汇报一下。

        今晚还是先好好放松一下比较好。

        “福总管!福总管!”

        听见领主老爷的叫声,老管家一溜小跑跑了进来:“老爷,有什么吩咐?”

        “让厨房弄些好吃的,刚刚起床浑身发痒,就跑来洗澡了,都忘了自己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叶知秋笑笑,心道老爷我其实已经好多天没好好吃顿饭了,虽然空间行行囊里装满了各种食物,可是实在是没有时间也不敢生火煮东西吃啊。现在已经是前肚皮贴着后肚皮,再不吃点东西恐怕就要成为历史上第一个饿死的领主大人了。

        “老爷,餐点已经准备好了,您洗好之后可以我会领您过去的。”

        “好了?那我这就过去,你先出去吧!”

        “是,老爷!”

        看着老管家倒退着慢慢走了出去,叶大领主心里那叫一个舒坦,这个管家真是不错啊,什么都想到头里去了,不用自己cāo心,难怪这么多人都想当领主,原来有人可以被自己呼来喝去是如此享受的一件事,权力啊权力,真是让人着迷。

        随手拿过边上老管家准备的衣服一看,竟然是上等的金线缎做的,虽然有点旧,但不乏华丽。

        “将就吧,明天再去做几套像样的。”随意穿上衣服,叶知秋大大咧咧的走出了浴室,正准备让老管家带路去餐室,却被老管家给拦住了。

        “老爷,身为一个贵族,一个领主,您的衣着实在有些太过随意,做为您忠实的管家,我不能让您这么衣冠不整的出现在大众面前,这有损您的威严!”

        老管家严肃的语气中透着不容拒绝的味道,叶知秋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虽然有些随意,但怎么也称不上是衣冠不整吧?不由得笑道:“福总管,我现在只是去自己的餐厅里吃餐饭而已,不用这么隆重吧?”

        老管家坚决的摇了摇头,道:“老爷,城堡里还有下人,在下人面前自损形象也是不行的,身为一个领主,一个贵族,您应该时刻注意自身的衣着,这是基本的素养!”

        “我快饿死了,先去吃东西再说!”

        “老爷,身为一个领主,一个贵族,就算是快要死了,也应该保持衣着的整洁!”老管家出人意料之外的固执。

        “你……”叶知秋一时为之气结,他总算明白为什么福总管这么能干而马克汉姆却把他留给自己了,这么一个老头子天天在耳边唠唠叨叨不是谁都能受得了的。

        在经过一番争执之后,领主大人灰溜溜的回到浴室里重新整理衣着,老管家在衣着打扮上的执着简直是不可理喻,无论是叶知秋怎么威逼利诱都无济于事。

        要不是本领主立足未稳,第一个就炒你鱿鱼!叶知秋心里发狠,手上动作却不慢,他实在是太饿了。

        终于,前前后后三次回到浴室内整理服装之后,老管家才终于勉强认可了领主大人的衣着,领着领主大人来到餐室。

        叶知秋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双手拿着刀叉,一脸的期待。——叶知秋本想换成筷子的,但一想到老管家的啰嗦劲还是放弃了。老管家挥手让仆人们退下,亲自动手为领主大人揭开了桌上的餐盖,他的手法熟练而优雅,一看就知道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职业选手。

        目瞪口呆的看着餐桌上的食物,叶知秋半晌没说出话来。

        老管家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开口道:“这个,老爷,请用餐吧!虽然有点简陋,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

        “福总管,你不是在玩我吧?”新晋领主大人气的浑身发抖,额头上青筋直跳,手指着桌上的食物,怒声道:“你让本领主就吃这么些东西吗?这是打发叫花子呢?看不起本领主是吧?别以为本领主治不了你!”

        巨大而又豪华的高极香木餐桌上,一盘面包,一小壶酒,几样少得可怜的素菜在明亮的烛光下显得那么刺眼。虽然叶知秋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但他在埃拉西亚的世界也混了快一个星期了,体面点的大耳怪吃的食物都比这个好。

        老管家一轱碌跪在了地上,颤声道:“大人息怒啊!不是小人有心为难,而是小人实在是没有办法啊!小人哪敢看不起领主大人您啊!实在是没办法啊!”一急之下,他连老爷这个称呼都忘了,习惯xìng的用上了大人这两个字眼,虽然不明白领主大人口中的叫花子是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那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没办法?什么叫没办法?一个贵族,一个领主,难道就应该只吃这样的食物吗?”领主大人将餐桌拍的震天响,“老福啊老福,刚刚你还和我提什么贵族领主的体面,现在却出尔反尔,好,你说说,是什么理由让你可以这样对待一个领主,你今晚要是不给我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老管家悲声道:“大人息怒,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在老管家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述说中,叶知秋总算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要说这事情还真不能怪老管家福勒什,一切都是前任领主马克汉姆搞的鬼。自从这个狡滑的老狐狸决定放弃哈蒙代尔之后,便已经开始有计划的转移财产了,不仅如此,抠门到没边的前任领主大人还做出了一件不符合贵族传统、大失贵族体面的行为——他几乎变卖了城堡里所有可以变卖的东西,要不是老管家及时发现并坚决阻拦苦苦哀求,只怕叶知秋这个新领主现在在城堡里只会看见一地的灰尘。

        总之,叶知秋从马克汉姆那里继承过来的,不过是一个领主的名分和一个小城堡,至于金钱方面,那是一个子儿也没有。

        “你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就是空有这么一大块土地和一栋这么大的房子,银行里却连一分钱存款也没有?”领主大人有点傻眼了。

        搞了半天,原来革命尚未成功啊?联想到临分别时马克汉姆那诡异的笑容,他突然有点不祥的预感。

        “我说,福总管啊,你先起来吧!”亲切的把老管家从地上扶起来,让他在一张餐椅上坐好,叶知秋小心翼翼的问道:“虽然现在没钱,但是我身为一个领主,是可以向领民征税的吧,那样不就有钱了吗?”

        “这个……”老管家有点犹豫。

        叶知秋急了,一把抓住老管家的肩膀:“老福啊,你别这个那个的了,到底怎么样?你倒是说个明白啊!”

        “其实哈蒙代尔的税收一向都是一年一收的,今年的税收已经……”

        叶知秋闻言大喜:“已经收上来了?福总管真是能干!”

        随即又疑惑道:“不对啊,如果收上来的话,现在应该就有钱了,你怎么还会让我吃这样的东西?难不成……”

        他有点不敢再想下去了。

        老管家轻轻的点了点头,肯定了领主老爷不详的预感:“是收上来了,不过都被马克汉姆大人给带走了!”

        现在离来年chūn天还有五个月的时间,这意味着,我们的新任领主大人想要收税的话至少还要等五个月,而这五个月,领主大人是一分钱收入也没有。

        “这个天杀的老混蛋!”

        怒吼声中,叶知秋大领主再次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埃拉西亚历1171年7月19rì,由于过份cāo心领地的经济发展问题,在上任的第一天晚上,哈蒙代尔的第十三任领主叶知秋大人就餐时因劳累过度而晕倒在城堡餐室中。

        ——节选自《哈蒙代尔史》

  https://www.wanshuwang.cc/a/7/7563/23921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