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恃宠为后(重生) > 疼爱宠护(二更)

疼爱宠护(二更)

        《恃宠为后(重生)》/独发晋江,  其余一切渠道转载违法侵权

        容晞低柔的泣声听着实在是过于可怜,虽说平素敦伦时他听到她的哭声会更兴奋,但若不在那时,  容晞却像娇莺似的在他怀里嘤嘤涕泣,  他却有些束手无措。

        行完婚仪最后的百官朝拜之礼后,  庄帝便派人唤他到了乾元殿,原本父皇就对他百般关切,  还询问了他被金雕攻击一事的细节。

        慕淮曾亲自率兵征战过。

        战场之上,往往是腥风血雨,刀剑无情。

        慕淮经历过那样残酷的过往,  脚底下曾踩过无数敌人的尸体,亦躲过了无数的明枪暗箭。

        单一个愚蠢的鸟要攻击他,  他自是没将其放在心上。

        却没成想,今夜这一回东宫,他女人竟也跟他父皇一样,  对他是各种的关切,  还因此事而后怕。

        容晞的肚子现在是又圆又大,可她身量却很娇小,偏生这倔强的小人挺着肚子极不方便,却也要靠着他。

        今日这繁琐的婚仪本就把她累了个够呛,  入夜后这小孕妇情绪又开始失控,实在是太毁损身子。

        思及此,  慕淮沉眉,  刚要斥责她。

        却倏地意识到,如今这个娇气的女人半句都斥不得,若他训斥她,她肯定会哭得更厉害。

        慕淮只得动作小心地将泪眼灼灼的女人从怀中推开,  边伸手为她拭着泪,边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些,他劝慰道:“你哭什么?孤不是好好的吗?单一只凶禽还奈何不了孤,你也太小看你夫君了。”

        容晞掀眸用蕴水的双目看了男人一眼,随后小声嗫嚅道:“夫君不会懂这种感受的妾身今日坐在辂车上,有一瞬突然觉得,自己即将会失去夫君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可怕了妾身想都不敢再想。”

        说罢,这哭成泪人的孕美人又要拿那纤细的胳膊往他腰间环。

        慕淮的视线往下移了移,低声制止道:“你肚子还大着,别乱往孤身上扑。”

        容晞听罢虽松开了慕淮,却是赌气地别开了脸,她默默地用纤手为自己拭着泪。

        原本慕淮就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他也不会懂得这种可怕的感受,就当她矫情了,自己一个人慢慢平复罢。

        慕淮看着女人纤瘦娇小的背影,一时不知该怎样哄她。

        他前阵子听太医讲,说这有孕的女人情绪难免会失常,可能会有些脾气。

        那太医听久了他的戾名,怕他残忍到会在妻子的孕期伤到孩子。

        虽说因着上次翟家的事,那太医同容晞生出了些许的龃龉,但他到底还是怀着颗医者仁心,切身地为病患考虑。

        太医还特意叮嘱慕淮,万万不要因容晞一时的情绪而责骂她。

        见她哭得伤心,慕淮终是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他靠近了女人几分,亦用结实有力的臂膀圈住了她的腰肢。

        这女人的纤腰仍是很细,明明身量娇小,有孕的这数月中却也没同他抱怨过,一直很坚强的忍受着孕期的种种不适。

        慕淮是个性格极端强势的人,向来不会低下身段去哄女人,只是容晞说的那种可怕的感受,他却能切身体会到。

        他前世,便生生的将这滋味尝了十好几年。

        亦是同这女人的想法一样,容晞不敢想他死后会怎样。

        他则不敢去想她的容貌,和他与她之前的种种。

        尤其是容晞刚死的那段日子。

        慕淮想起了前世之事——

        那时,他每每独自回到东宫,见到那空荡荡的寝殿再无那女人娇小的身影,亦听不见她用温软的嗓音唤他殿下,他便觉得心口疼。

        再一想起那女人的脸,他心口便更疼。

        每夜所做之梦的场景,不是他待她的种种恶劣行为。

        便是他抱着她,同她一同躺在冰冷的棺材里。

        他同那女人说着话,那女人的尸体不发一言,在他怀里越来越僵硬。

        被梦魇惊醒后,慕淮便再也睡不下。

        夜半他会去书房看些杂书,他想要将那可恶的女人给忘了。

        自己怎么就会这么思念一个女人,她又有什么好的?

        而他身为大齐太子,未来的大齐天子,什么样的女人不会有,难道他就要一直惦记这个女人到死吗?

        慕淮每每想强迫自己将容晞忘了时,耳畔却总会产生幻听,他总觉得那女人就站在他身侧,用那副细软的嗓子可怜兮兮地唤他殿下。

        一声声殿下唤的,他心都要碎了。

        待幻听消失后,他总是怅然若失。

        为何当时的自己,就不能对她好一些,他一想起跟容晞的种种,便是她谨小慎微地在他眼皮子底下做事,要不然就是她用纤手掩着唇,泪眼灼灼地承着欢,不敢发出太大动静。

        他对她太不好了,可他想对她好些时,这女人却不在了。

        就这样过了几年,慕淮仍不承认,他就这么被一个死去的少女给吃得死死的。

        待他登基后的第二年,见后宫除了太后和一些太妃,并没有他的妃嫔,而他又不想娶翟氏女,有许多大臣便建议他选秀,就算不立后,也要纳几个世家女为妃嫔,以此绵延皇家后嗣。

        慕淮采纳了大臣的建议,也想通过选秀纳几个妃嫔,将那女人给忘了。

        他是皇帝,满大齐的女子都任由他选,为何他偏要记挂一个容晞?

        但纵是应了臣子的请求,决意不日内在雍熙宫举行选秀,慕淮对此却毫不热忱,没几日便将选秀的事抛在了脑后。

        那日下朝,他一如既往的奔着乾元殿去,一刻也不歇息,每时每刻都在处理着政务。

        他批折子正入神时,侍中程颂小心翼翼地进了殿,因着侍中算他的内臣,所以进殿无需由太监向他通禀。

        再者,程颂原本活得就像他的太监。

        慕淮掀眸,看了恭敬揖礼的程颂一眼,不悦地问道:“何事?”

        程颂小心翼翼地答:“…陛下,今日是您选秀的日子,臣昨夜忘了提醒您…还望陛下恕罪。”

        慕淮听罢,慢慢将手中沾着红墨的笔撂下,随后淡淡回道:“知道了,朕这便去选秀择妃。”

        他振了振华贵的冕袖,额前的垂旒亦是泠泠作响。

        即将有一大批的世家美人供他任意择选。

        他合该高兴的,这是多少男儿都羡慕不来的福气?

        可慕淮却又想起了那个娇小的女人。

        他蹙眉,在心里恶狠狠地对那女人道,别再缠着朕了,朕今日就会有别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便会将你给忘了。

        程颂见慕淮突然阴脸,不禁问道:“…陛下…您怎么了?”

        慕淮仍蹙着眉,回道:“无事,都同朕说说,都有哪家的女子。”

        程颂恭敬地同慕淮介绍着各勋爵世家的贵女,年纪几何?相貌如何?德才又如何。

        程颂说了许多,慕淮却没听进去多少。

        他沉声道:“这么多女人的名字朕也记不住,待朕都一一见过后,再做决定罢。”

        程颂连连应是。

        而后慕淮端坐于擢英殿中,翟太后因着他不娶翟诗音之事,抱病不出未央宫,还是德太妃惦念着慕淮的婚事,亲自到擢英殿中,帮着慕淮择妃。

        可当那些精心打扮的妙龄世家女进殿后,慕淮的脸色却更难看了。

        这些女人,都没那个女人生的美。

        也都没那女人的嗓子娇柔动听。

        就算是碰到颇有才华,精通琴棋书画的世家贵女,慕淮也觉得她们矫情,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就是不及那个可恶的女人顺眼,也不及她对他的心意。

        就连她未掩盖容貌时的平庸模样,他瞧着,也比这些俗气的女人顺眼。

        选秀持续到了下午的申时,慕淮却将在场的上百名秀女都撂了牌子。

        德太妃暗叹,这当今圣上的口味未免也太挑剔,她观有好几个姑娘的品貌,都是极出色的。

        却还是温和地对慕淮道:“皇上若不喜欢今日的这些秀女,过几日那便再让内诸司置办一次选秀,本宫也替皇上再物色物色适龄的世家女。”

        慕淮沉眉,低声回道:“嗯,那便辛苦德太妃了。”

        当夜他身心俱疲地回到寝殿后,却又梦到了容晞。

        那夜的梦境很真实,不像之前的梦,总是阴沉又模糊。

        梦里,容晞掩着容貌,脸上亦点着他觉得可爱的雀斑。

        容晞穿着当年的宫女服饰,神情悲戚地看着他,唤他殿下。

        慕淮想走近她,可当他想靠近她时,却发现梦中的自己怎么样都走不到她身前。

        他有些愤懑,在梦里对那女人命道:“过来。”

        容晞的眼眶微红,没有回他。

        慕淮语气低了几分,唤了她的名字,又道:“晞儿,你过来好吗,我想抱抱你。”

        在梦里,他没有自称为朕,因为他同容晞相处最多的那段时日,还只是个皇子。

        容晞却无动于衷,只红着双目看着他,她嗓音依旧娇柔,语气却是幽幽的。

        她问他:“陛下不是要忘了奴婢吗,不是要纳别的女人吗,都已经选秀了,那还来寻奴婢做甚?”

        慕淮慢慢攥紧了拳头,他怎会不知这梦里的女人不是真实的,可他好不容易梦见她一次,哪肯就这样让她走掉?

        他往容晞的方向走了几步,可这诡谲的梦境却让容晞如鬼神般,倏地又离他远了数丈。

        慕淮停住了步子,终于认命,知道自己怎么走,都靠近不了她。

        他低沉的嗓音带着郑重,对眼前女人承诺道:“我不会再要任何女人…今日选秀,原也是想将你给忘了,可我根本就忘不了你…我谁都不想要,只想要你一人。容晞,你回来好吗?你回来后,我定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你,定会对你很好。你想要什么,我都许你,只要你能回来……”

        梦里的容晞却是冷笑一声,依旧用那副娇嗲的嗓子,对他说着残忍的话:“…陛下,奴婢早就随着奴婢跟您的孩子下地府去了,已经是阴间人,又怎能回到您身边呢?如今的我,其实都是您的幻想。奴婢劝陛下,早日将奴婢忘了,后日选秀择几个出身良好的世家女为妃,再不要想起奴婢。”

        这话刚一说完,容晞的身子便渐渐虚化。

        慕淮心中一慌,这时他终于能走向了她,可当他靠近她时,她已然变作了一团烟雾。

        一团抓都抓不住的烟雾。

        慕淮在梦中嗤笑一声,却笑得有些惨然。

        好个残忍的女人,当朕就忘不掉你吗?

        他这般在梦中逞强着,次日一早,待醒来后,却阴脸唤来了程颂。

        程颂问道:“陛下…您清晨唤臣来,可是有要事?”

        慕淮闭目用手揉了揉眉心,半晌,终是平静地对程颂道:“把后日的选秀撤了罢,朕目前没那个心思纳妃。”

        程颂怔了怔,终是恭敬地应了声是。

        后来的十几年,他亦是再没选过秀。

        思绪止于此。

        身旁的女人还好生生的活着,却在他眼皮子底下泣着。

        慕淮可不想让这娇弱的女人承受他前世的痛苦,他抚了抚女人因泣而上下起伏的背脊,随后郑重对女人承诺道:“孤答应你,绝不会留你一人在世上,定会一直好好陪着你和孩子。”

        容晞听到男人说的这番话,心里头悬着的石子也落了地,随后语带泣声地亦是对男人承诺道:“妾身一定会将夫君照顾得好好的,一定要让夫君长命百岁。”

        慕淮听着女人略带稚气的话语,略有些无奈,却附和她道:“好,孤信你。孤的晞儿今日很辛苦,要早些睡下。”

        这语气就跟哄小孩似的,但容晞却很受用,她用双臂攀住了男人的颈脖,重重点头后,温软地道了声:“嗯。”

        慕淮知道女人累了一整日,现下虽是二人的新婚之夜,他却也没有平日的那些旖|旎心思。

        待替娇气的女人拢好衾被后,慕淮刚要阖目睡下,却听见那女人又用娇柔的嗓子小声道:“夫君…妾身想让你抱着我睡。”

        慕淮仍闭着双目,嘴上道:“真娇气。”

        却在话刚毕时,将女人用臂一捞,从身后抱住了她。

        待将女人圈入怀中后,他亲了下她的发顶,低声道:“这回满意了?闭眼,赶紧睡下。”

        容晞幸福地阖上了双目,可半晌,却仍是睁开了双眼,她还是对白日的事有困惑,便细声问道:“那金雕的事,夫君查出线索了吗?妾身总觉得是有人故意要害夫君。”

        慕淮未睁眼,他自是查出了到底是谁做的。

        大婚之夜,他不想让女人因此事不开心,也怕她会因她弟弟的事多思多虑。

        便平静道:“还在查。”

        容晞在他怀中点了点头,回道:“那夫君查出来后,一定要告诉妾身。”

        慕淮回她:“好。”

        今日之事,让他对拓跋虞又动了杀心。

        容晞还有不到两三个月便要生产,这期间不能受刺激,得想个法子,将那狼崽子的死伪造成意外。

        这样既好对容晞交代,也能给鹘国的可汗一个说法。

        在容晞未生下孩子之前,他亦可对两方假称拓跋虞失踪,并假意派人寻找。

        待容晞的孩子生下来后,再告诉她,拓跋虞他意外而亡了。

        想害他的人,他定要报复回去,他是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夫君~”

        女人娇柔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慕淮问道:“嗯?”

        容晞轻声笑了笑,随后撒娇道:“没什么,就是觉得今日同夫君成婚,妾身再唤夫君这二字,就很名正言顺。”

        是啊,这女人今日终于名正言顺成了他的妻子。

        慕淮将怀中女人乱动的脑袋制住后,嗓音温淡道:“乖晞儿,睡下罢。”

        容晞听话的再度阖目,在夫君的疼爱宠护中,渐渐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作者有话要说:  那个啥,慕狗和狼崽子都不是善类,全员恶人,都想弄死对方,却又都弄不死对方。

        本身就互相反感,又因为两国本身就是表面和平,内里龃龉,这两个人肯定是仇敌。

        这段剧情会有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男女主感情是不动摇的,大家耐心看罢。

        狼崽子和慕狗的心肠是真的狠毒,喜欢五好青年的宝宝做好心理准备。

        明晚六点,尽量日万,随机二十个红包

        感谢在2020-10-17  15:45:12~2020-10-17  20:34: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屿读书床  90瓶;迷失熙熙  3瓶;哼哼唧唧  2瓶;昭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7/7970/6328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