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少康中兴 > 第62章 会面

第62章 会面

        我领着默禹进院时,脸色是不大好看的。

        鸢尾绿油油的硕果藏匿在草丛里,分外俏皮好看,却也抵不了默禹碎碎念给人带来的烦躁。

        他不满,他居然还敢不满,他难道不该遭到耻笑吗?问题其实不在男扮女装上——体态纤细、眉角温柔的男子装扮作女子偶尔还能有一种别具风情的美——问题在于,粗犷如默禹,怎么会和纤细温柔有干系呢?雪上加霜的是,高挑又桀骜的他,偏偏还选了身活泼俏丽的少女裙装,那裙子虽未用顶贵重的料子,但绣功极佳,差不多能与池雾比肩了,领口腰际绣着的几朵明黄色连翘花,娇艳翩跹、楚楚动人。然而,衣裳越娇艳越动人,穿衣裳的人看起来也就越惨烈,默禹现在活脱脱就是一代风尘人士,还是身经百战、误入歧途的那种。琪儿实在憋不住了,发出了一个因为酝酿了太久、都有点像哭的笑音。她这一笑,牵一发而动全身,带得我和池雾也忍不住笑开声来。

        但凡还有点自知之明的此时都该醒悟了,脸红了,恨不得立刻把衣裳扒了妆抹了,可默禹显然是已经彻底丧失的种类,不仅走得昂首阔步,还颇为得意地说,要混进过王宫可不容易,还好天才如他,依照女儿及笄时的打扮置办下这一身女装,不仅瞒天过海蒙混过关,还沿路把一众小伙迷得神魂颠倒——他以前做男人时都没发现,原来他是如此的有魅力,怪不得女儿生得国色天香,原来是随了他。

        事实呢?事实是,默禹挂着给池雾打下手的金字招牌入宫,结果因为打扮太过媚俗,导致侍卫们纷纷以为该妇人是从事那个行当的,忍不住寻腥而来,害池雾在前面挡得万分辛苦。

        结果,池雾的好心到了默禹眼里,变成了她因为嫉妒,故意打扰他的爱慕者们对他展开的追求,而他,自持身份不与一个小姑娘较劲,实在是宽宏大度,不愧为一代熠熠夺目的神君啊。

        泱泱华夏,人才济济,还有谁能打破战神蚩尤君的迷之自信呢?

        池雾身为绣院魁首,试图以专业视角开导他:“默大人,您这身衣裳的确是上佳之作,可像您这么……伟岸的男子,其实并不适合穿戴此类伶俐的服饰,换成我们艾夫人来穿,才能算作国色天香呢。”

        没有多少衣裳能得到池雾一句夸奖,也没有多少男子能被池雾赞一声伟岸,默禹一下得了两方殊荣,换作他人都该喜上眉梢了,不料他还不服,反驳道:“你这话可不对,我是她亲爹,是这世上与她最亲近的人,除了我还有谁能将她当年的风姿重现出来?艾丫头拿什么和我比?长得再俊俏,也与我女儿沾不上一点干系!”

        我正抽搐得欢的嘴角霎时僵住了,眼里的笑意霎时换成了杀意,狠狠瞪了默禹一眼。

        默禹被我瞪得不明所以,贼眉鼠眼的将头凑过来,用只有我俩能听见的声音低语道:“你瞪我干嘛,我告诉你,本神君当年受万民膜拜,你老子的老子都得管我叫声祖宗,你一小丫头居然敢瞪我……”

        我轻飘飘瞥他:“是么,我倒是很希望我祖父管您叫一声祖宗,等我寻到他,定让他来叫一声。”

        那一定是很精彩的一幕呢,我的祖父。

        默禹即将前往前线,此次极有可能是他这位前线大将和我这位挂名总帅在邑灭前的最后一次会面,也极有可能是此生见得最后一面。

        多么有纪念意义,如果他是一位靠谱的大将。

        “啧啧,蛋羹、树梅、寒潭香,不是说寒浇下令要缩减开支吗,你的小日子怎么还过得这么富足呀?”

        他毫不客气就要往我床榻上倒去,被我眼疾手快制止了:“您想害死我吗?我的床上要是沾上别的男子气息,当场就可以拖出去砍头了!”

        默禹理亏地退开,另寻了张小榻坐了,嘴上却还要逞强两句:“什么别的男子气息,我身上那叫神的气息,驱灾辟邪,别人家求都求不来的。”

        我已经没兴趣打击他了,把堆满吃食的几案往他眼前一推,道:“酒我就不给您倒了,寒潭香虽是珍品,可您一连秫酒都满足不了的大神仙,肯定更不把它放眼里。其余的随您吃,寒浇虽在明面上下令缩减吃穿用度,却在私底下让太宰不准克扣了归素阁,我也不负他所望,正在努力开小灶,以我绵薄之力,尽可能多的占用他的军饷。”

        默禹正把手伸向树梅,听我说到最后,眉毛不可抑制地挑了挑,没说话,丢了颗梅子进嘴里。

        我自顾自替自己倒了杯酒,将酒盏握于掌心轻轻晃:“琪儿一个人在外头又要防芳儿又要望风,不可谓不劳碌,咱们速战速决。先说好,等下要是寒浇突然来了,您就躲到最里边那只藤箱里去。”我伸手指向贴墙摆着的那只足有半人来高的大藤箱,“那里只有几件衣裳和几个香包,香包用来遮掩气息,衣裳您就盖头顶上,届时还能迷惑上一时。”顿了顿,惦念着默禹那时常不靠谱一下的性子,提醒道,“寒浇的警惕心有多重,想必当年在峚山您就深有体会,到时您可千万别掉以轻心,绝不能发出一丝一毫的响动。要是实在运气不好被发现了的话,我们就联手杀了他,我想有我们二人在,就算是寒浇也必败无疑了。当然,一旦我们动手,就会陷入归素阁外上百侍卫的包围圈内,之后还能不能活着出去,就全凭个人造化吧。”

        “既然这么容易被他发觉,为何还要我躲藤箱里?”默禹用下巴懒洋洋一指房门,“我不能和池雾一样躲后院吗?”

        “当然不能,从内阁到后院必经过正门,据宫里的规矩,白日里各位夫人的正门是不关的,万一您老转移时恰巧被寒浇撞见,就等着成为史上第一位被凡人围殴的神仙吧。”我极为诚恳地说,突然灵光一现,望向他的眼睛闪了闪,嘴角也忍不住向上翘起,高深莫测地念出两个字,“除非……”

        默禹在我诡异地注目下就是一哆嗦,手指不自觉扶住小榻边缘精巧的围栏,我托住下巴笑眼弯弯地看他,“我听闻上古时曾有大能修得遁形秘法,其法有五,又称五遁术,虽早已失传,但您可是世所罕见的大神仙呐,小小法术,应当不在话下吧?”

        默禹抽了下面皮,抬手抚上自己的老脸:“呃……你都辛苦准备好藤箱了,那、那就藤箱吧,藤箱吧……”

        看我家默老头子出洋相实在太令人愉快,之前因他憋下的一肚子闷气总算是烟消云散了。我挪动着身后锦垫,寻了个更舒服的坐姿,面上渐渐浮起一层凝重来。

        “师傅,此后一年里,寒浇的运粮队会陆续到达,虽然我们已在路上设阻,但绝不可能将他们一网打尽,这一万余人里最少也能余下四五成重返过邑,他们的加入势必让寒浇实力更增,我们必须在他们完全返回前给予过邑重创,否则,此前辛苦设局将变得毫无意义。”

        默禹却并未被我的严肃神情感染,毕竟活了太久,脸皮子的厚度非常人可比,尴尬在他脸上一晃而过后,马上就恢复了平日里那种懒懒散散的模样。他抚了抚面颊,顺势撑住了额头,缓缓道:“你想让我做到什么地步?”

        “五成。”我比出个手势,“一年内,我要你夺下过邑五成领土。”

        他不可理喻地瞧了我一眼,以一种笃定的、鄙夷的、甚至还有点替人害臊的口吻说:“绝无可能。”

        “怎么,堂堂战神,连这都办不到?”

        默禹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但他能活到今天,凭的不单单是孔武有力,事实上,他极精明,激将法根本拿他没辙。

        他毫无波澜地望了我一眼,淡淡道:“办得到啊,可你得先把战图给我啊,老头子我人生地不熟的,拿四万对五万,你连战图都不给我那也忒寒碜了吧?”

        他说的轻巧,好似那战图和这桌上的蔬果酒水一般,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但满脸毫不掩饰要看好戏的神情出卖了他,那神情分明就是:我知道战图这种机密情报你肯定搞不到,但我不管,谁叫你是个间谍呢?谁叫你逼我挑战不可能呢?现在我就是要把责任推给你,你又能拿我有什么办法呢?

        他想得没有错,战图这种机密,除了最高首领及其心腹,旁人是绝对无法一见的,我这个后宫夫人,就是再得宠,也别想拿到手。

        所以他以为,我定是要遭受他的嘲笑了。他也完全准备好了,在我面无表情地与他对视时,他那得意劲儿简直就要溢出来了。到最后,再也不想憋笑的默某人,叹了口九成九虚伪、十成十装腔作势的气,正打算开始明里安慰暗里嘲讽,好好奚落我一番时,我朝他轻轻一笑:“好说。”

        他愣住,那张僵住的、充满了小人得志状的脸太有喜感,我情不自禁就将嘴角扬得更高了些:“不就是战图么,师傅想要,学生怎能不给?师傅还要什么,作战计划?军营密令?还是各级将领的管辖分配和优劣评判?学生可以一并奉送哦。”

        默禹是个毫无神仙架子的神仙,这一点早已被此前种种劣迹充分证明过了,不过毋庸置疑的,他还是个神仙,神仙对决凡人,多半是有些优越感的,但就在这一刻,他的优越感彻底破灭,目光好似灼灼好似灰暗、矛盾十足地将我长久凝视着,半晌,颤声道:“丫头啊,你到底对寒浇做了什么,你老实说,现在过邑的实际掌权者是不是你啊?”

        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愿搭理这个思维跳脱的老头子,起身准备将搜刮到的情报取来给他,门外传来琪儿如同惊雷炸响的一声。

        “芳儿,夫人说她想喝菽汁!”

        我走向藤箱的脚步瞬时停住,回身将默禹吃出来的碎渣全都扫到我这面,顺便将这个懒到骨子里的老头一把抓了起来:“进藤箱!寒浇来了!”

  https://www.wanshuwang.cc/a/74/74459/218589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