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少康中兴 > 第87章 罔闻

第87章 罔闻

        来的人,正是嚣张又没正行的默禹,默老头子。

        这么说有失偏颇,默禹的相貌经年不变,如今这样子,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多少了,但谁知道这老头子活多久了,叫他声老头子他也不亏,而且老头老头的我都叫习惯了,反正我改不了。不管。

        默老头子走到我俩跟前,瞅稀奇地瞅着诺儿,惊道:“你儿子?”

        我自豪道:“恩!”

        默老头子咋舌道:“哎呦,真像,比你还像。”

        我知道他说的是我祖母炎帝姜朱襄,或是我娘亲精卫,但还是明知故问道:“像什么?”

        默老头不理我,贼眉鼠眼地盯着我们家诺儿,自来熟道:“你好呀,我是你娘她师傅,很厉害的呦。”

        诺儿莫名其妙地望着默禹,又莫名其妙地朝我望过来。少年人的眼里藏不住事儿,诺儿看我的眼神中,除了惊骇,分明还有了点同情。

        我扶额道:“他就是这副鬼样子,你不用理他。”想了想,灵光一现道,“恩,那啥,既然这老头都回来了,那池雾应该也到了,不如我们一道去见见池雾。”

        结果被默禹一胳膊肘给拦了:“见什么见,她以前又没在庖正府住过,这儿没她的屋子,人家华儿正给她安排住所呢,你这时候去添什么乱。”

        诺儿甚惊奇地观摩我被人训,眨巴了一下眼。

        我顺了口恶气,拍开了默禹的胳膊肘:“你住那屋子宝贝疙瘩一箱子一箱子的没人敢动,我看你也赶紧回你自个儿院里拾掇拾掇去吧,别在这儿添乱。”

        “哎呦,这嘴,啧啧,怎么还是这么不饶人啊。”默禹跟坨棉花似得,戳了半天也不见反应,还无辜地摊摊手,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是打算上趟街,给我那屋置办点物什。”

        话毕抬脚就打算走人。

        “你回来!”我对那背影吼了一嗓子,然后温声对诺儿道:“诺儿,你先去歇息吧。”

        默禹插嘴道:“诺儿?这名字不错,我要有个儿子也……”

        我瞪了他一眼:“废话!我起的。”然后拽着他的衣袖就出了院门。

        默禹的破嗓子嚎了一路。

        什么“小丫头怎么多年不见火气这么大”,什么“好歹我是你师傅你懂不懂尊师重道”,什么“别拽了我的金库都买酒买没了,你拽破了师傅就没衣裳穿了”,如斯种种,直到我将他拽远了素云院,放开手,这厮才停下。

        停下后,老头子一脸委屈,活脱脱一被我欺负了的小媳妇样。

        我冷冷道:“先跟我去看姒少康。”

        默禹掸了掸袖子:“不要,我要上街。”

        我正色道:“姒少康病了,巫医确定不了是什么病,你得……”

        “我去看过了,寒毒复发。”默禹轻描淡写地来了这么一句,见我脸色陡变,还貌似好心地补充道:“活不过十天了。”

        手心一痛,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被我刺破,细细的血从指缝流出,跌在地上,开出触目惊心的红色花朵。

        “那你还上街?”我不可置信:“想办法啊!你不是号称见多识广的吗,想办法救他啊!”

        “我早就说过了,若是在复发前找到鬼焰蕖服下,还有救,若已经复发,那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细细看去,他放空一切的眉眼里,是没把世间一切放在眼里的极致的淡漠。

        我紧紧地盯着他的双眸:“那你就,不管了?”

        默禹耸耸肩,无辜道:“药石无灵,我还能怎样?”

        映入眼的那双眸子,淡漠无波,平静到令人恐惧。

        我知道他一个神仙,不怎么把凡人的命放在眼里,我知道他活得太久,见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所以他已经看开,已经麻木,已经不在乎。

        所以,默禹,就连一个亲手养大的、亲眼看着他亲身陪着他复仇复国的姒少康,他的死活,你也不在乎么?

        难道所谓神仙,就是这样的无所谓么?

        “真的,药石无灵了么?”血水沿着掌纹一滴滴落下,我一字一句地问:“可我怎么听说,还有一种东西正好是此毒的克星。”

        默禹没什么表情地等着我的下文。

        我笑了笑,平静道:“神农氏传人的血。”

        默禹的眸中有一瞬的震荡,惊诧、慌张、不屑,但很快又恢复了自然。

        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道:“丫头啊,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吗,也知道我和神农氏是什么个关系。我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都没寻到,你以为你能在区区十天之内寻到那神农氏传人?更何况……”他的眸中逐渐升起一股骇人的寒气,“更何况,就算你寻到了,我也决不会允许你用神农氏传人的血去给姒少康那小子续命。”

        决不,允许。

        他说这话时眸中的坚定和杀意,就算是我这个手刃鲜血无数的人,也不禁胆寒。一种极其不妙的预感自心底升起。

        一定有什么原因,什么极其重要的原因,才让默禹如此坚决地反对神农氏后人去给姒少康续命。

        会是什么呢?

        我心中震荡,庆幸自己还好没把我就是神农氏后人我就是他亲孙女的老底跟他揭了,面上还是淡淡的,问道:“哦?为什么?不就是一点血么,能救夏后的命,是他的荣幸,你何必阻拦?”

        默禹冷哼道:“不就是一点血?你以为像姒少康那样的陈年旧疾,凶险至极的大寒之毒,是简简单单的一点血就能治好的吗!”

        我依旧面不改色:“不然呢?”

        默禹眼底的寒芒更甚:“要救姒少康,除非,用心头血。”他的拳头也握了起来,“而且,还不是一点点。”

        “要多少?”我抱起了胳膊,看似随意,实是为了将颤抖的手藏起。

        默禹不曾察觉,只冷声道:“若是朱襄,以她的灵力和血脉浓度来救一个凡人,几滴便够。若是我女儿精卫,就多上一些,但至多不过小半碗。若是……精卫的后人,就难说了,第一代豁出命来或许还能一试,再后面的,估计就算是血流干净了也不够。”

        精卫的后人,第一代,豁出命来或许还能试一试……

        我没有回答,只是略略皱了皱眉,默禹瞥我一眼,又别开头去:“朱襄早就回仙界去了,而其他的,就算是精卫来放这个血,已是凶多吉少,别的神农氏后人,如果他们真的存在的话,那便是必死无疑。我不知道精卫到底在不在这个世上,但不论是她,还是她的后人,我都不可能让你拿他们的命去救姒少康。”

        话到此处,默禹顿了顿,总算对我还算比较和颜悦色:“我知道你放不下他……你这些年,辛苦了。我……”他略有迟疑,“我的使命是护文命十代子孙帝君之位,保华夏疆土百年安和,姒少康故去后,我自会扶持季杼上位,不会让刚刚复国的大夏动荡,你……想开点。”

        默禹伸出手来,试探又小心翼翼地往我脑袋上轻轻一按,讪笑了下,悻悻地往前走去。大概是讲不出什么话来了,要去大街上置办那些个添到旧居里头的家伙事儿了吧。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言不发地跟了上去。

        默禹皱了皱鼻子,别扭道:“干嘛呀,不是叫你想开点嘛,怎么还跟上来了呀……”

        我的眼睛只盯着路,根本没有要看他的意思,冷淡道:“你也是瞧着我长大的,我这个人什么脾气,你也不是不晓得。想开点是个怎么想法,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想办法是个怎么想法。默禹,凭你几句话就想让我放弃姒少康的命,没可能。”

        默禹立马跟吃坏肚子了似得,脚步不停,脸却拧巴成了一团:“我说,小祖宗,你又想干什么?”

        我闷头边走边思索了会儿,抬头问道:“你堂堂一神仙,没法子救他就算了,该有法子帮他续两天命吧?”

        默禹嘀咕了句“光续两天你也寻不着人啊”,被我抬眼一扫,乖了,老实道:“我是一战神,打打杀杀什么的没问题,那啥捣药治病救人啥的,我真不在行。就你现在看到的这些花花招式,还全是因为跟在朱襄旁边听多了才稍微会那么一点……呵呵呵。”

        我把一句骂娘硬生生憋回了肚子里,皮笑肉不笑道:“姒少康要死了,你就一点也不难过?”

        默禹瞟了我一眼,努力悲愤道:“难——过——”

        我依旧没什么表情:“你不是总馋他酿的秫酒么,他走了,你该断粮了。”

        默禹撇撇嘴,高风亮节道:“谁说我馋他那两瓶秫酒了?秫酒算什么,要喝就喝朱襄她家旁边街上仙酒铺子里的醉玉洒,那才叫好酒!”

        我鄙夷道:“那你现在是去做什么?”

        默禹的额角跳了跳,浑水摸鱼道:“啊我去买些平时用的啊,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我翻了个白眼道:“你是去巷子尾倒数第二家酒铺那里买酒,那家的老板原来是庖正府的,受过姒少康亲自指导,整个纶城的秫酒,除了姒少康,就数他酿得最地道。”

        默禹悲戚道:“你怎么知道的?你不是不识路吗?”

        我没理他。

        默禹搓了搓鼻子,局促道:“我说,丫头,你能别跟着我了吗,你脑子太好使,阴魂不散地黏着我,我有压力。”

        我一个眼刀子甩过去:“姒少康都躺床上了,谁有空顾忌你的心情!”

        默禹望了回天,突然伸手搭在我肩膀上,我自然是下意识躲了,可我的拳脚再厉害,也远远不是默禹的对手,还是让他抓了个正着。此时我们已经走出了夏宫,站在稀稀落落的街口,日头西斜,洒了些许金辉在我俩身上,本是挺好的风光,但肩头被默禹这一搭,我只觉得整个人蓦然僵住,眼前混混花花看不清形状,脚下更是加了千斤重量,根本迈不出一步。

        须臾的一个停顿,等我恢复清明,默禹已站在了百步开外,潇潇洒洒地跟我道了个别。

        这厮,居然敢在我身上用仙术!

        我自知赶上去也无用,只能气得在原地跺脚。

        恰在此时,一个小丫头自我身边跑过,脚步欢快,衣袖似有若无地往我身上一扫。

        她的身子燕子一般轻巧,脸上还洋着笑,却在下一刻,通通僵住。

        无它,只因她的腕被我扣住,而她的手上,恰巧捏了一枚贝币,丝丝滑,冰冰凉,正是从我的褡裢里衔出来的。

  https://www.wanshuwang.cc/a/74/74459/232245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