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洪荒]她凭欧证道 > 041

041

        对于天道此举,  接引、接引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人本来就很非了、结果还要搞人家这种事,但凡今时今日身上发生这种情况的换了个人而非是昔日炸了西方灵脉的天道捡回来的身为混沌魔神的代言人鸿钧,  接引也会出于自家弟弟是个死非酋的原因从而对他起上两分的“共情”意思意思的心疼他两秒钟,  但可惜,鸿钧偏偏就是毁坏西方灵脉的罪魁祸首……之一。

        于是,  本着这一点原因,在看了手中的造化玉碟半晌后,接引直接面无表情的,把手里完美无瑕、完全看不出来之前曾经破碎过的痕迹的造化玉碟由捧着的动作改为用双手接触的“举”——即左右手都与它有一部分的接触捏着它的边缘那样的拿着,而后又看似很随意也完全没用力的分别朝着左右两边一掰。

        咔嚓。

        上一秒还犹如一块圆润的无暇美玉的造化玉碟在这一刻顷刻间就碎成了两半,  并且还有点掉碎渣,  就像是玻璃质感的东西摔碎了一样会出现玻璃渣一样。

        在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两下之后、那双凌厉的丹凤眼轻轻垂下,连带着头也一起低了下去,导致除非是在下面的角度、  不然根本看不清她脸上的神色。

        你毁我西方灵脉,我碎你造化玉碟。

        看着手里已然破碎成两块的造化玉碟,接引异常平静甚至是有些冷漠的想着。

        这是再公平公正公开不过的事了,  不是么?

        ……虽然但是,  最后那个词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不小心从别的地方乱入进来了?

        从哪里不小心乱入进来的?

        桥豆麻袋,  不是,  等一等——引引你怎么把这玩意给掰了啊啊啊啊——

        看着接引的这一动作,  天道整个道都傻了,如果天道是有实体的话那么他现在的表情应该是这样的:Σ(  °  △°|)

        震惊jg、不可置信jg、目瞪口呆jg

        稍微回过神一点的小烦道当即就是一个表情包三连发出来,紧接着便是开始了土拨鼠尖叫——之所以尖叫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接引弄坏了鸿钧的本命法宝、同时也是混沌至宝的造化玉碟,而是因为他担心接引被鸿钧那个阴晴不定见罗睺就容易犯病的蛇精病打击报复,毕竟接引如今还不是圣人但鸿钧却是,而圣人之下皆蝼蚁、鸿钧想对接引搞事的话那简直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而在听到天道的话之后,  接引也是直接就把自己刚刚的所想的那两句话作答案回复给了他

        ——他毁我西方灵脉,我碎他造化玉碟,公平公正。

        听到这么个答案,小烦道忽然就觉得自己被噎了一下,纵使话痨如他,在这一刻都说不出话来了,最后,他只能干巴巴地嘀嘀咕咕出一句,[这怎么能一样嘛?]

        接引抬了抬眼,却也只是反问了一句,“怎么不一样?”看上去倒是有两份愿闻其详的意味。

        “那这不是、西方灵脉是能够修好的嘛,而且我也在修了啊qaq……”说到后面,小烦道直接祭出来他一向说不过就转换模式的哭唧唧鬼哭狼嚎**,但早就习惯他这样的接引对此却并不买账,依然还是继续顺着他的话往下说,声音之中无悲亦无喜,有的只是一种风浪过后的安定平静,以及一种遵照天道逻辑的理所当然,“造化玉碟也是能修好啊。”

        话唠的小烦道难能的“被怼”的哑口无言、陷入一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状态,最后他还是重复刚刚自己所说过的那句,

        [这怎么能——]

        ……一样嘛?

        最后三个字在害未说出口将要说出口之际硬生生的在接引的动作之下被咽了回去。

        “你看,”接引举起左右两只手中的半块造化玉碟碎片,两边对准。咔嚓,又一声,造化玉碟被合上。

        整整齐齐,平平整整,没有一丝一毫裂痕的无缝拼接,

        好似刚刚的一切是天道一场幻梦,但这洪荒之中哪里有人的幻术强大到能够欺瞒天道的水准呢?何况此刻紫霄宫的地面还有着零星的刚刚造化玉碟破碎掉下来的渣子。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

        ——接引气运加身,凡事都会为她开道。

        于是,又一次领略到欧皇的世界是什么样子而受了大刺激的小烦道再一次哭唧唧的跑走了。

        他决定要去把这件事分享给鸿·他的那曾经在本命法宝破碎后一度落魄到极点、费了好大的时间精力才把造化玉碟修补好、死非酋的代言人·钧,觉得不能够只自己一个道受刺激。

        但是鱼唇的小烦道却完全的忘记了,这样一来刚刚接引弄碎了造化玉碟的事情就彻底没法在鸿钧那里瞒住了,毕竟他刚刚把造化玉碟偷拿出来的时候可是有特别的屏蔽掉了一下自家代言人和本命法宝之间的信号。

        ……只不过孩子由于受到刺激之后一时变傻这种事,也只能说是,情有可原了。

        而紫霄宫正殿这边,就在天道前脚刚离开的“后脚”的时间里,这里就来了人了。

        察觉到这殿内进了人,接引转了转脖子将目光投注到门口的方向,原本只是准备随意的看一眼在自己之后的来人,而后却在意外和进来的三个人中的站在c位中间被周身两人拥簇的白衣男子四目交对时感到愕然,

        “……是你。”

        之前蓬莱仙山遇到的那个事儿逼。

        ——是你。

        在元始漫长的生命之中,他被第二次见面或者第多少次见面的人说过这两个字的次数简直就是无可统计,毕竟他那张足以令他恃脸行凶的盛世美颜不是白长的,但是,这句话,今时今日,从接引这个“之前初次见他便不为他的绝美容颜感到动容并且还骗过他”的人的口中说出来他怎么就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呢?

        要是具体形容的话,元始其实也说不出来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一种情绪,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就是一种很奇怪、很微妙的感觉

        而直到很久以后,元始才反应过来今日这种很不对劲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这不就是有人骂他、自己在被人骂之后的那种不对劲感吗?

        只不过彼时因为二人之间的关系,元始在接引这里已经是很好哄、傲娇小公举的情绪很容易被安抚下来的情况了。

        而此时此刻,让接引感到愕然的也并非是见到了元始这个按照他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十万元会也没有一个的大美人。  w  ,请牢记:,,,

  https://www.wanshuwang.cc/a/8/8009/7017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