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重生农耕时代 > 674章 陈规要打破

674章 陈规要打破

        晚上十一点中左右。

        车队驶入了古沙市的范围。

        刘星本以为印象中的古沙市,在八十年代那是一个超级繁华的存在。

        可惜梦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

        虽然是夜晚,整个古沙市的轮廓看的不是很清楚。

        但有一点刘星可以肯定,那就是八十年的古沙市,它居然不如hy市一半繁华,为什么这样说呢!从沿途那数量庞大的土砖房,还有这样冷的天,居然有村民穿着草鞋在挖高笋就可以看的出来。

        当然了,古沙是也有富裕的。

        有些人已经盖上了两三层楼高的红砖房,甚至门口还会停着那种国产的小型货车。但这样的富裕人家,那是屈指可数。

        不像樟木乡老屋村集市那一块,有小车,盖红砖房的那是比比皆是。

        要是能找出一栋土砖房,那倒是一个稀罕物了。

        看到这一幕的刘星那是笑了笑,也没有再去想其他。

        因为他知道,这古沙市没有他这个重生者的涉足,经济跟繁荣程度,自然是不会发生什么改变,他从车窗看到的一幕,实际上才属于八十年代最正常的发展趋势。

        像老屋村的集市。

        还有hy市。

        那发展在他的带动下。

        已经有些太超前了。

        要是用话语来形容的话。

        那现在的古沙市,就属于真真正正的八十年代。

        而hy市跟老屋村集市,只怕已经是重生前的九十年代,或者两千年以后的时代了。

        想到这,刘星正打算在眯一会,突然间窗外洋洋洒洒的多了一些白点。

        而且这白点的数量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世界都是。

        刘星定睛一看,才知道下大雪了。

        而大雪被大风一吹,气温也变得越来越冷了。

        刘星缩了缩脖子,连忙将最上面的一个衣扣给扣了起来,然后问开车的王昆仑:“咱们这离湘南省电视台还有多远啊?”

        要是还有几个小时的路程。

        那只怕等下麻烦了。

        因为这样的大的雪,那是会封路的。

        一旦被困在路中,那麻烦可就大了。

        他倒是不怕,就怕跟着来往的瓜子、小不点、小包子、小静静最后受不了啊!

        这个念头刚落下,王昆仑就伸手指了指前面的一个路牌:“应该没有多远了,你看到没有,上面写着拐弯直行五千米就能到达湘南省电视台。”

        “那就好。”刘星松了一口气。

        王昆仑也没有在说话,开着五十铃双排座货车,在风雪中穿梭,快速的跟在了车队后面。

        数十分钟后,就停在了一座青砖碧瓦的建筑群面前。

        这建筑群很明显是民国时代的风格,在八十年代初期还能保存的这样好,对于刘星来说,简直有些太难得。

        当然了,更加想不到堂堂的湘南省电视台居然会是再这样一个地方,这跟他心目中想的落差可是很大。

        眼见王昆仑将车给停稳了,当下打开车门口走了出去。

        下一秒他就下意识的连忙缩了缩脖子。

        身后跟着下车的青莲也是。

        就是从红旗轿车中跑出来的瓜子、小不点、小包子、小静静,那也是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之所以会这样,那是因为外面的风太大了,将大雪都吹到了人的脖子里面。

        这一时间适应不了这样低的温度,当然是会下意识的缩脖子。

        霍老看到这一幕,皱眉的连忙让国字脸司机去敲湘南省电视台的大门。

        本以为很快就会有人将大门给打开了。

        谁知道这一敲两分多钟,国字脸司机更是将嗓子给喊的嘶哑了,愣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开门。

        这可把霍老惹火了,也把瓜子小不点等几个小家伙冻坏了。

        她们几个小家伙在青莲的带领下,连忙重新跑进来车里面去取暖了。

        直到二十来分钟后,国字脸司机去了对面的一户人家打了一个电话,这湘南省电视台的大门才缓缓打开。

        而此时,刘星跟霍老等人,已经成为了一个雪人。

        但大家都没有发火,因为毕竟马上就是凌晨了。

        他们深夜造访,这没人开门其实那是在正常不过。

        而将大门打开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者,他揉着睡眼,打量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霍老、刘星等人:“你们有神经病吧?这大晚上的打电话让我开门干嘛?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把你们这里的负责人蔡文君给我喊出来。”霍老懒得跟这个老者废话,当下低沉着声音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就吓到了老者。

        毕竟在古沙市,还没有几个人能直呼他们台长蔡文君的名字。

        眼见大门外停着长长的车队,有些人的相貌器宇不凡,当下连忙答应了一声,就跑着去喊人了。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这老者才将骂骂咧咧的蔡文君给喊了过来。

        之所以骂骂咧咧,那肯定是因为这蔡文君已经睡着了。

        这个点被喊醒,换谁,谁心里面只怕都不会痛快。

        跟在蔡文君身后的,还有一个俊俏的少妇。

        看年纪不过二十左右。

        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看着就不像是一个正经人。

        这随着裹的严实的蔡文君走出大门口后,那不耐烦的声音就从她那薄薄的嘴唇中出来了:“我说文君,这半夜三更的,到底是哪个疯子找你啊?”

        这话一出,周围就突然间变得安静了起来。

        只有下雪的簌簌声。

        还有人呼吸哈白气的声音。

        “你倒是说句话啊!”俊俏少妇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推了推前面的蔡文君。

        蔡文君还是不说话,但额头上却是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彩云,你先回去吧!这些凌晨来到咱们湘南省电视台的,那都是些贵客,记得喊小蓝起来烧茶做夜宵,他们肯定饿了。”

        这话里面很明显话里有话。

        但名叫彩云的俊俏少妇。

        却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

        反而还皱起了眉头:“这半夜三更的哪来的什么贵客,你发神经吧?”

        “我的确是神经。”冷的嘴唇都发颤的霍老,在挤出这句话后,就将蔡文君给推开了,然后带头走了进去。

        刘星跟在了身后,然后将另一边大门给推开了,让停在外面的车队全都开了进来。

        俊俏少妇这时似乎明白了过来,还想高喊撒泼吸引电视台其他工作人员的注意,却是被两个黑衣人直接给按住了,然后一掌拍在了后脑勺上,拖着就送到了一辆货车的车厢中。

        蔡文君被吓得差点摔倒在地。

        眼见霍老径直朝办公大楼的方向走去,当下连忙追了上去:“您深夜赶过来有什么吩咐说就是,我一定让手底下的人去办。”

        这话说的很大声。

        特别是最后那一句话。

        几乎是吼出来的,很显然他这是在给其他人报信。

        霍老看出来了,一脚就踹了过去:“蔡文君,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惹毛了我,就是你父亲来了,我照样要他好看。”

        说完这话,让身边的两个黑衣人将蔡文君给带走了。

        而他则是跟刘星加快步伐走进了办公大楼。

        办公大楼是一栋三层的红砖建筑。

        看外面的粉刷,似乎就是在两年新建起来的。

        在一旁的空地上,停着两辆吉普车,还有好几辆自行车,跟一辆边三轮。

        而在二楼东面的的位置,能看到灯火,还能听到说话声。

        不对,确切的说,应该是打牌的吵闹声。

        虽然不是听的很清楚,但刘星跟霍老等人都可以确定。

        他们在相互对望了一眼后,就快步走进了办公大楼。

        牛连芳知道这回霍老动真格了,在跟段自强、牛水龙等几个同事耳语的几句后,就朝东面的器材室走去。

        依他们的意思。

        现在既然来到了湘南省电视台。

        那自然是要第一时间接手湘南省电视台的所有设备。

        刘星虽然看到了这一幕,但却是没有去多管,而是与霍老同行,在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后,继续朝二楼走去。

        青莲没有跟在,他知道瓜子、小不点、小包子、小静静这四个小家伙饿了,在跟随行的保安说了一声后,就朝厨房的位置走去。

        二楼东面的会议室,刘星推门而入。

        霍老、王昆仑跟在了后面。

        当看到十几个电视台的员工,此时居然全都聚在一起打牌,一个个吊儿郎当的像痞子,那是脸黑的想杀人的心都有了。

        然而十几个员工仍然没有察觉到事情不对劲。

        在短暂的安静后。

        一个手拿瓷杯的秃顶中年人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霍老的身边,眼眸中有着不屑跟恼怒:“你他吗的谁呀?这大晚上想找死吗?”

        “我是谁不重要,请问你是?”霍老冷笑问道。

        “这儿的负责人谢金贵,我告诉你,湘南省电视台早就放假了,因为没有发工资,没钱过年,所以我带着手底下的人在这里娱乐娱乐一下。”秃顶中年人打了一个酒嗝,然后十分嚣张的说道。

        他这是喝醉了才敢这样说的。

        要是放在以往,只怕根本就不敢这样嚣张。

        因为在体质单位,不管放假与否,那都是不能赌博打牌的。

        而且看他们桌面上所摆放的金额,只怕赌的蛮大。

        也就是说,所谓的没发工资,没钱过年。

        这全都是假的。

        霍老在反应过来后。

        那是扬手就是一巴掌甩了过去:“有你这样娱乐的吗?真是把湘南省电视台的脸都给丢尽了,我看你不是没钱过年,而是腐败的一塌糊涂。”

        “你……你个老家伙究竟是谁?”谢金贵捂着红肿的右脸颊,眼眸中有着惊恐。

        其他本来还想继续打牌的十几个员工,看到这一幕一个个也是懵逼了。

        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总之一句话,今天这麻烦大了。

        “来人啦,把这些人都给我带走。”霍老疲惫的挥了挥手,然后背着双手就坐在一旁的火炉旁。

        走廊上,十几个黑衣人鱼贯走进了会议室。

        在将赌资跟赌具全都收缴了后,就将十几个湘南省电视台的员工都带走了。

        刘星看着这一幕直摇头,但也没有去多管,带着王昆仑坐在火炉边先把自己烤暖和了再说。

        霍老也没有说话,三人就这样安静的呆在会议室。

        直到瓜子迈着小短腿跑了进来,喊着说夜宵好了,他们才回过神来。

        其中刘星伸手抱起了瓜子:“你冷不冷啊?”

        “不冷,刚才青莲姐给窝喝了好大一碗姜汤,暖和着呢!”瓜子扬起小脑袋说道。

        “拿走,再去喝一碗。”刘星笑了笑。

        “嗯。”瓜子乖巧的点头。

        刘星转头看向了霍老:“您别生气了,其实这样也好,可以让我更加顺利的接手整个湘南省电视台,要是他们一个个都兢兢业业,那我反而不好大刀阔斧的改革了。”

        这是实话。

        也是肺腑之言。

        霍老听出来了,在苦笑了一声后,道:“你说的也对!这可能是今天唯一值得安慰的一件事情吧!走,去吃夜宵去。”

        说着,背着双手就朝门口走去。

        其实……

        他来湘南省电视台。

        之所以没有提前打招呼。

        就是想看看这里的员工到底是怎么做事的。

        哪怕好多都放假了,那也应该有人守夜值班的。

        可是结果,让他看到了腐败的一面不说,还在刘星的面前丢了面子,这真是始料未及。

        猜到霍老心思的刘星,当下也没有在去多说什么。

        在跟同行的王昆仑对望了一眼后,就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

        厨房门口,喝了两碗姜汤,吃了两大碗面条的刘星,也没有在去跟霍老商量有关湘南省电视台的事情。

        而是带着瓜子、小不点去睡觉了。

        毕竟很晚了,再不睡只怕第二天就起不来了。

        不过等躺下了之后,他才知道这一晚上只怕是别想在好好睡觉了。

        原来等照明灯一熄灭,房间中就会传来老鼠撕咬东西的声音,而且还能闻到发霉的味道。这样糟糕的环境,对于刘星来说,根本就不是能够睡觉的。

        所以在想了想后,当下就准备喊瓜子、小不点去五十铃双排座货车中去睡觉。

        毕竟车里面的卫生,至少比这房间要好的多。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瓜子跟小不点一躺在床上,居然就睡着了。

        而且小不点还打起了呼噜,那有节奏的样子,让刘星那是哭笑不得。

        但第一时间,他还是用被子裹着她们抱出了房间。

        走廊上,他碰到了抱着被子出来的王昆仑。

        两人心照不宣的笑了笑,就继续朝停在办公楼大门口的五十铃双排座大货车走去。

        ……

        夜已深。

        大雪却是没有停。

        等刘星从双排座中醒过来的时候。

        外面已经是白皑皑的一片了,几乎看不到任何其他的颜色。

        这让刘星直皱眉,在将睡在一旁的瓜子跟小不点喊醒了后,就穿好棉衣走了出去。

        嘎吱,嘎吱,脚下的踩雪声传来,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是将住在办公大楼里面的青莲、牛连芳、段自强、牛水龙等人给引了出来。

        他们一个个顶着黑眼圈,很显然根本就没有睡好。

        “刘星,昨天我在厨房里面看了一下,只有面条跟花生了,你要想吃顿丰盛的早餐,只怕等下得出去一趟买点食材回来才行。”青莲搓了搓手,然后提议道。

        “不用了,估计霍老在就给我们准备好了。”刘星随口回道。

        这话音刚落,就看到大门被打开了,接着看到一辆绿色的吉普车,带着三辆军用大卡缓缓的驶了进来。

        在吉普车的副驾驶,他居然看到了包航包老。

        在后座上,他还看到了一些不认识的老领导。

        而霍老,此时坐在一辆军用打卡的副驾驶上,神情有些严肃。

        不过在看到从双排座货车中跑出来的瓜子后,这种严肃没有了,取而代之是慈祥的笑容,在让司机停车后,他就走出了副驾驶,手中还提着一个饭盒。

        “爷爷……”瓜子看到这一幕,迈着小短腿连忙迎了上去。

        小不点也跟在了后面。

        在闻到了饭盒中那肉包子的香味后,笑着伸出小手就抢了过去。

        但她没有将肉包子全都据为己有,而是给了瓜子两个,还有凑过来的小包子、小静静一人一个。

        最后留给自己的,却是一个菜包子。

        但她却是一点都不在意,反而吃的很香。

        霍老溺爱的摸了摸小不点的小脑袋,就朝刘星的位置走去:“孩子,车里面有大量的物资,柴米油盐等等都有,连今天早上的早餐我都让人准备了,所以你不需要为其他的事情担心,只管做好你的事情就行。”

        “好!好!”刘星点头。

        在看了一眼四周,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对了,爷爷,昨晚的那十几个员工呢?”

        “都滚蛋了,他们根本就不配管理湘南省电视台。”霍老言简意赅的回道。

        至于更多的他老人家没有再多说。

        当然了,刘星也没有多问。

        而是走到其中一辆军用打卡的货箱旁,伸手接过了一个黑衣人递过来的一木桶包子,包子还是热的,从散发出来的热气,还有木桶传到手上的温度就可以感觉出来。

        刘星拿起一个咬了一口,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他知道要是不出意外,这包子绝对不是在外面的小摊位上买的。

        而是在某个高档的厨房中弄到的,要不然味道绝对不会这样好。

        王昆仑也尝出来了,在拿了五个后,就将木桶中的包子分给了其他人。

        瓜子因为没有吃饱的缘故,此时也跑了过来凑热闹。

        在众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霍老朝刘星招了招手,带头就朝会议室走去。

        包航、等领导相互对望了一眼,连忙跟在了后面。

        刘星知道要开始干正事了,当下朝身边的王昆仑、牛连芳、青莲、段自强、牛水牛使了一个眼色,也走向了会议室。

        ……

        会议室中。

        两个黑衣人燃起了三个火炉子。

        见温度依然有些低,当下又搬来了两个。

        但被走进来的霍老给制止了:“你们去器材室看看,要是缺少什么设备,直接给我去采购,必须在今天下午四点之前给我备齐了。”

        “是!”

        “走,快走。”

        两个黑衣人连忙离开了会议室。

        霍老目送他们离开,当下就走到了会议室的讲台旁。

        等所有人都进来坐下来后,朝刘星招了招手:“今天的会议你主持,我希望你在未来的三天内,将湘南省电视台给恢复到以前的人气。”

        “我?”刘星指了指自己,有些错愕,也有些意外。

        在回过神来后,没有办法之下。

        只得走到了讲台旁:“这个会议的内容是将湘南省电视台的秩序尽快恢复到以前吧?而不是人气。”

        之所以这样说,那还是因为人气这东西,一旦掉下去了,要想在恢复可是有些难。

        “也可以这样说。”霍老神色凝重的轻叹了一声:“自从上面出台了电视台不能有商业性质的广告通告后,全国上上下下几百个电视台目前的运营状态都很差,有些甚至都濒临倒闭了,我现在找你过来的意思,就是要借助你的聪明头脑,改变这个局面。”

        “我可以给你交个底,过分的商业广告,还有那些吹的天花乱坠的商业广告,电视台依然不能播放,违者轻则罚款,重则吊销营业资格。”顿了顿,霍老又补充了一句。

        “我懂了。”

        刘星缓缓点头。

        他知道霍老这其实是在帮他。

        告诉他这个商业广告的底线在哪。

        当然了,也可能是在警告他,不要顶风作案。

        但不管是哪样,有射雕英雄传这部电视剧在手,他知道哪怕就是不打广告,光靠收视率都能将湘南省电视台的秩序给重新维护起来。

        至于人气。

        他根本就没有去考虑。

        因为他可以肯定,这射雕英雄传一出,其他电视台几乎都会黯然失色。

        霍老哪里知道刘星的心思,他见其他领导没有什么意见,当下轻咳一声又开口了:“接下来废话我就不多说了,你来主持,我在一旁听着。”

        “好!”刘星坐到了讲台的正中央,在看了一眼会议室中的所有人后,轻声开口说道:“其实上面有关领导这次禁止各大电视台打商业广告的通告,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我也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个通告,很合理,也很全面,不过我得出的结论是,领导们并没有全面禁止商业广告的意思。”

        “因为商业广告这个词太笼统了,几乎可以理解为跟钱有关的广告,那就是商业广告,然而事实是这样的吗?肯定不是的,只是被有些小人给利用了而已,才让电视台这个行业,遭遇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

        “我说的对吗?”说到这,刘星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霍老。

        “很对。”霍老带头鼓起了掌。

        会议室中其他人,见状也连忙鼓掌,一时间掌声如潮,久久不息。

        刘星看着这一幕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在抓了抓头后,连忙伸手让大家停下来,然后说道:“连芳姐,介于你对电视台相关业务非常熟悉的缘故,我想让你全面接手,负责管理湘南省电视台,你有意见吗?”

        “没有。”牛连芳连回道。

        “那就好,接下来的会议你不需要参加了,带着段自强、牛大力等人赶紧行动起来吧,我希望在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看到咱们湘南省的午间新闻,还能看到小孩子们最喜欢看到的动画片,以及下午五点左右准时播放的电视剧《射雕英雄传》。”刘星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交代了起来。

        “好!”牛连芳起身就准备走。

        段自强、牛水牛等人,也连忙站了起来。

        “等等,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刘星连喊住了牛连芳:“让广告部的人也马上行动起来,在播放射雕英雄传之前,务必将国泰鞋厂的广告给我制作出来,至于性质,就定性为……民生广告。”

        “民生广告???”牛连芳闻言,那是诧异的很。

        会议室中的其他人,那也是诧异的很。

        他们听过商业广告,公益广告,这什么时候有民生广告这个词语了啊!

        霍老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刘星,不过他隐隐已经猜到,刘星这小子是在使坏呢!为了就是避重就轻,躲避之前那个跟商业广告有关的通告处罚。

        果不其然,只见刘星笑着解释道:“国泰鞋厂生产出来的鞋子,每个人都能穿,而且还都离不了,这要打广告的话,不是民生广告,那是什么?”

        这话一出,牛连芳那是忍不住笑了。

        会议室中其他人的脸上,也有些淡淡的笑意。

        真要按照刘星这样说的话,那只怕全国百分之九十九的商品,打广告都可以定性为民生广告了。

        但这事情经不起推敲,真要查起来,只怕是漏洞百出。

        不过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去提这个话题。

        因为他们都不傻,霍老出面让刘星接手湘南省电视台。

        其实就是要打破之前的那通告定下来的规矩,让电视台这个产业,再次欣荣发展起来,要是像文字狱那样,人人自危,那只怕以后国内的电视产业,就会全都倒闭了。

        而刘星向来最喜欢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这让他来打破陈规,那其实是在好不过的事情。

        没成功,刘星可以安全撤退,其他领导也不会受到牵连。

        而要是成功了,那无疑是会打破接下来所有电视台的僵局。

        刘星见所有来参加会议的人都心照不宣,当下也跟着笑了:“连芳姐,在通知广告部那十几个策划的时候,你可以让他们先打电话去跟国泰鞋厂协商一下,这个民生广告我们要么不打,要打就必须打出一个名堂来。”

        “而且我的计划是,要让国泰鞋厂生产出来的鞋子,成为自己的民族品牌,再也不会因为一些外国人吃、拿、卡、要,而陷入两难的境地。”顿了顿,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好!好!”牛连芳连点头。

        “还有……目前的湘南省电视台环境卫生很差,不管是宿舍卫生,还有办公大楼的卫生都是这样,你必须想办法解决,等下次我来这里的时候,要是还这样,我第一个处罚的就是你。”刘星见牛连芳还没有走,面色严肃的又提醒了一句。

        “知道了。”牛连芳保证道。

        其实这个刘星不说,她都会去做的。

        “那你去忙吧!”刘星挥了挥手。

        “好!”牛连芳带着段自强、牛水龙等人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刘星在目送他们离开后,喝了一口讲台上的茶水,又说起了其他方面需要注意到的问题。

        ……

        时间一晃就来到了中午十二点多钟。

        肚子早就饿了的刘星,在跟霍老说了一声后,就将会议给暂停了,然后带头走出了会议室,前往了食堂准备吃饭。

        一行人在走出办公大楼后。

        一个黑衣人突然间急匆匆的出现在霍老的面前:“那个蔡文君带着一个老人家过来了,好像说是来收取这湘南省电视台的场地费用的,我一时间跟他扯不清楚,所以您看是不是过去跟他们交涉一下。”

        “场地费用?”

        “这一片不都被湘南省电视台买下来了吗?怎么可能会有场地费用?”

        霍老阴沉着脸,就差破口大骂了。

        他这才知道,看在有关领导的面子上这放了蔡文君,这是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啊!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要不您还是去看看吧?”黑衣人被霍老生气的样子给吓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这个……”霍老看向了一旁的刘星。

        “去看看也好,要不然只怕以后您走了,这个蔡文君还会来找麻烦。”刘星想了想便说出来心中的想法。

        “好吧!”霍老带头朝大门口走去。

        刘星跟在了后面。

        而让其他人,则是在包航的带领下,前往了食堂吃饭去了。

        ……

        大门口,蔡文君整个人憔悴的很。

        很显然是因为这湘南省电视台负责人的职位被开了,这一晚上没有睡觉导致的。

        “文君啊!咱们还是回去吧!”一旁的老者见这办公大楼的门口停着好几辆军用大卡,当下连讪笑的说道。

        他其实不是外人。

        而是蔡文君的岳父。

        当初古沙市领导,买下这一片老宅子作为湘南省电视台的基地后,他就利用人脉承包了其中的装修工程,因为电视台需要搭建一个大棚拍摄制作一些广告,还有一些新闻内容,所以就利用人手顺手帮忙搭建了一个。

        其中的材料、人工,当时因为蔡文君是他女婿的缘故。

        所以他就没有去多问。

        当然了,蔡文君也没有亏待他。

        每年都会拿出一些钱作为租用大棚的费用。

        这也就是今天蔡文君为什么敢再次来湘南省电视台,找霍老要场地费用的原因。反正就是一句话,霍老不让他好过,他自然也不会让霍老等人好过。

        然而蔡文君不知道的是。

        他这种做法,实际上是违法的。

        他岳父见多识广,所以心里面清楚的很。

        但蔡文君,他只是小学毕业,哪里知道这么多。

        见岳父说话唯唯诺诺,一副胆小怕事的样子,当下就有些不耐烦了:“你怕什么?我这虽然丢了铁饭碗,但在这一带,我多少也是一个人物,就连我爸都说了,霍建忠他不敢拿我怎么样。”

        这话刚说完。

        黑衣人就带着霍老、刘星出现在一旁。

        这让蔡文君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就像是装了一个逼,突然间有更加牛叉的人出现在他身边一样。

        当然了,现实也是如此。

        实际上霍老不知道比他要牛叉多少倍。

        就是他父亲来了,只怕连提鞋的资格都不够。

        但霍老却是给了他父亲面子,放过来他,这其中的内幕不用想就很耐人寻味。

        只可惜,这蔡文君天生的脑容量就这么大,根本就猜不到这里面的关键,更加不知道霍老的格局有多大。

        眼见此时霍老听到他的话一脸的怒意,当下连缩了缩脖子解释道:“您……你别误会,我说的那个霍建忠,他……不是您。”

        “哼!是我也不会把它当回事,我现在就想问你,你带着这个老人家老收取所谓的场地费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好老闻言冷笑了一声,然后皱眉问道。

        “是这个个情况……”蔡文君将当初搭建大棚的内幕给简略的给说了出来。

        在等霍老听明白了后,连将他岳父拉了过来:“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咱们湘南省电视台拖欠的大棚场地租用费用,是不是该给了啊?”

        “这个……”霍老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他是体制内的人。

        多少知道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蔡文君利用自己职位的便利,给岳父弄一些福利。

        这在其他地方却是比比皆是,大家都是睁一支眼闭一眼的,没有谁敢去多管。今天虽然到了这份上了,但他说要不给场地费用的话,只怕以后跟湘南省的一些领导没法交代啊!

        就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旁的刘星站出来了:“蔡文君,你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我劝你最好还是放老实一点的好。”

        ……

        第三章送到。

        求订阅。

        月票。

  https://www.wanshuwang.cc/a/8/8664/96093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