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学霸养成小甜妻 > 200:跟是不跟?

200:跟是不跟?

        半个多月一晃而过。

        北方的天气,越来越热,眨眼到了5月5日。

        距离高考仅剩32天,甄明珠的心,都在数日子倒计时的过程中,渐渐提起,无法放松。

        这样紧张又忙碌的时刻,她当然不敢再打扰程砚宁了。所幸,因为她这段时间一直学校、家里两点一线,又用冷处理的方式对待方冬的骚扰,这件事,也慢慢地有了揭过去的迹象。

        好几天了,方冬都再没有给她手机上打过电话,应该不会再发神经了。

        收敛思绪,甄明珠整个人都放松了,扭头问宋湘湘:“吃牛排好不好,我请你?”

        “……啊?”

        宋湘湘看着她一愣。

        她收了心专心学习,父母对她的监管渐渐地没有一开始那么严了,王茹手术又比较成功,经此一事也突然变了性格,多了许多柔情和耐心。因为她性子这变化,家里的氛围也好了,夫妻俩的感情也好像突然就回到了好多年前蜜里调油的样子,为此,王茹甚至辞了稳定的工作,和宋建民出门旅游了。

        前几天,两个人甚至征求她的意见,说到了想要二胎的事情。

        想到即将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宋湘湘整个人都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不过,发自内心地,她对父母感情突然升温这件事乐见其成,也不排斥家里再多一个小成员。

        “你不想吃呀?”

        边上,甄明珠的声音拉回她思绪。

        宋湘湘回神一笑,道:“我请你吧,就吃牛排。”

        父母出门旅游归期未定,给她留了充足的生活费,她眼下比较注重学习,吃穿打扮上倒没有以往那么费钱了,甄明珠平时就帮她很多,难得周六,又陪自己出来买衣服,她也想感谢一下她。

        闻言,甄明珠却愣了一下,笑问:“怎么,自己当管家婆的感觉不错吧?”

        “去你的。”

        宋湘湘撞了她一下,笑着感慨说:“我妈以前对工作可认真了,还特别以她们单位自豪呢。这一生病倒突然想开了,辞职旅游不说,还想再生一个。”

        “这不挺好吗?”甄明珠挽着她手臂笑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是这个道理。”宋湘湘点点头,又笑了。

        先前,她母亲是一等一爱好攀比的人,可这一次因为她和潘奕的事,丢了一次脸,又加上生病被议论,突然对好些以前执拗的事都看开了,整个人就跟重获新生了似的。

        不过,这老夫老妻恩爱起来,比年少冲动的爱,更令人感动。

        胡思乱想着,宋湘湘微微沉默了下来。

        几分钟后,她和甄明珠到了临街一家西餐厅,去吃午饭。

        两个人心情都比较好,适逢周六,买了一大堆东西,想起来也是很愉悦的。心情一好,胃口就比较好,宋湘湘点了一个超豪华双人套餐。

        饭吃到一半,餐厅里突然响起了熟悉的旋律,紧接着,甜美俏皮的女声便开始唱:“第一次见面看你不太顺眼,谁知道后来关系那么密切。我们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却总能把冬天变成了春天。”

        “你拖我离开一场爱的风雪,我背你逃出一次梦的断裂。”宋湘湘不由自主地跟着调子唱了一句,一抬眸,甄明珠微笑着接了她的茬,轻快道,“遇见一个人然后生命全改变,原来不是恋爱才有的情节……”

        “呦,唱得不错啊!”

        身后,突然响起的这道男声将甄明珠吓了一跳。

        她刚扭头,方冬已然俯身逼近,唇角挑起邪佞的笑容,问:“怎么,不认识哥哥了?”

        他身侧,站着两个面无表情的魁梧男人。

        宋湘湘被近前一个脸上的刀疤惊了一下,心慌意乱地看向甄明珠。

        她和潘奕在一起半年时间,见过的混混也不是一两个,可眼下这三人,就能给她一种打心眼里想要逃离的感觉。尤其说话的那一个,明显认识甄明珠,却还用那般轻佻浪荡的语调,可见身份了。

        “甄甄——”

        宋湘湘声音小小地唤了甄明珠一下。

        方冬的目光倏然落在她身上,肆无忌惮地打量起来。

        五月的天,宋湘湘愣是被他玩味的目光看的脚底生寒,正不自在呢,眼见方冬突然扭头,朝一侧刀疤男笑说:“这妞儿胸不错,你玩玩?”

        有一瞬,宋湘湘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以前从未想过,这世上能有人,无耻张狂到这种地步!

        玩玩?

        当她是什么了!

        她一脸震惊屈辱,被问及的刀疤男却面无表情地回:“不要。”

        “啧,那真是可惜了。”

        方冬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再没看她。

        宋湘湘的心情跟坐过山车似的颠了个来回,愣是不敢说话。

        毕竟,甄明珠都没吭声。

        按着她的脾气,这一幕简直太反常了。

        “怎么不说话?”

        方冬显然也发现了甄明珠的沉默,身子俯得更低,微笑着问。

        再差一点点,他的嘴唇就要贴上她的脸了,他甚至能感觉到,小姑娘的身子紧绷绷的。可同时他又发现,这没化妆的小姑娘,肌肤清透娇嫩得好像能掐出水来,衣领贴合的地方,传出缕缕让人沉迷的女儿香。

        原本那几分猫捉老鼠的趣味,转个眼,又升级成占有欲,方冬似有若无地哼笑了一声。

        这一声,充满着浓浓的挑逗的深意……

        宋湘湘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突然听到甄明珠笑着问:“你就这么喜欢我啊?”

        天呐。

        什么跟什么?

        宋湘湘简直要晕过去了。

        方冬却笑了,身子一转坐在餐桌上,柔声问她:“跟是不跟?”

        跟你麻痹!

        甄明珠心里狂飙粗话,开口却道:“我还上学呢,这种事一时半会也接受不了啊,得想想。”

        “好啊,你想。”方冬双手环抱,眯起眼睛说。

        甄明珠拿了张纸巾擦嘴,随口说:“那我先去个厕所,来了说。”

        方冬又哼笑,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

        甄明珠没有拿包,站起身出了位子,飞快地给了宋湘湘一个眼神。

        宋湘湘一愣,连忙站起身,还没离开位子呢,一条大长腿直接横亘在她身前,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瞬间,甄明珠突然拿起手里一个小喷雾朝方冬眼睛里一通乱喷,拽过她就跑了。

        慌不择路的两个人,连账都忘了结,买的一堆东西也没要。

        等两个人一路从扶梯飞奔而下躲进下一层感觉暂时安全的时候,后背都出了一层汗。

        “那谁啊。”

        宋湘湘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一个混蛋。”

        甄明珠不假思索的答案,让宋湘湘沉默了一瞬,又问:“这下怎么办呀?”

        “我也不知道。”

        甄明珠真的没有一点主意。

        她从来没有像今天,在某个人靠近的时候,生出那样毛骨悚然的感觉。

        就好像身侧有一条阴冷的毒蛇,正吐着信子,无声无息地逼视着你,方冬这个人,行为处事都远超出她的接受范围和承受能力,着急之下,只能先想方设法脱身了。

        她心绪不宁,听见宋湘湘又问:“你刚喷的什么?”

        “补水喷雾。”甄明珠想了想,沉吟道,“算了,东西别要了,咱们还是先下去比较好。”

        两个人下了一层扶梯躲进了安全通道,趁着那几人还没追来,跑楼梯下去应该不会被发现,甄明珠这样想着,拉着宋湘湘手腕又直接下楼梯。

        方冬一行三人,因为弄不明白她拿了什么在喷,所以有个反应过程,等回过神来,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自己摊上事了……

        拉着宋湘湘跑出商场,甄明珠心情无比凝重。

        外面耀眼的阳光照在她身上,让她一瞬间,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很快,两个人到了路边。

        宋湘湘低头在身上找零钱,抬眸就瞧见她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忍不住又问:“你怎么会惹上那种人?”

        甄明珠看她一眼,迟疑地说:“就李成功过生日那一次,包厢里玩真心话大冒险,我不是输了吗,就被要求出去要手机号码,结果出门遇上的第一个男人就是他……”

        话说到这,她突然顿一下又问:“你当时不也在吗?”

        宋湘湘一愣:“你出去那会我上厕所了,等出来的时候你们都回来了呀。那个就是……方冬?”脑海里搜寻一圈,她依稀想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甄明珠沮丧地叹了一声。

        宋湘湘惊魂未定道:“跟着他那个刀疤男,看着就很恐怖。”

        刀疤男……

        电石火花间,甄明珠突然想到些什么。

        她先前去酒吧找宋湘湘那次,跟上来摆事儿的男人后面,似乎就一直跟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

        不过,因为酒吧里光线问题,人又杂乱,当时那刀疤男压根就没说话,所以在那天徐梦泽问起的时候,她根本就没能联系到那天的事情上去,也没把人对上号。

        眼下一回想,方冬说她有勇有谋,是因为她给宋湘湘解围的事?

        这样说来,那才是方冬见她的第一面?

        这突然涌上来的猜测,让甄明珠整个人都不好了,可眼看着宋湘湘一副明显胆战心惊的样子,她也不忍心提起这个,毕竟,提了也没用,宋湘湘帮不上忙还得操心。

        可眼下,她不说,宋湘湘也很怕了,纠结一会后建议说:“不行啊,我觉得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你要不告诉你爸吧?他生意做的那么大,总有几个能摆事的朋友。”

        那一天在会所里,秦远几人回了包厢后并未多说,因而宋湘湘只能判断出方冬肯定不好招惹,可再更多的,她也很糊涂了,只能下意识地想到甄文。

        她能想到,甄明珠自然也想到了。

        况且这种事,她能依靠的,也只有甄文。

        不过,想到自己这次给甄文惹出这么大的麻烦,她和宋湘湘分别后回家,一路上都自责的要死,万分纠结,不晓得要怎么说,甄文才能不过分生气。

        “到了。”

        出租车师傅的声音突然响起。

        甄明珠抬眸从车窗看出去一眼,拿了钱给他,笑着说:“谢谢您。”

        师傅找了钱,她开门下车,慢慢往小区里走。

        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

        “小姐回来了。”

        开门的佣人看见她,笑着问候道。

        甄明珠点点头往进走,换鞋的时候开口问:“我爸回来了吗?”

        “刚回来没一会儿,好像在三楼书房里。”

        “哦。”

        话落,甄明珠抬步往里走。

        上楼梯的时候,她仍旧一直做着心理建设,觉得分外沉重,等到总算到了书房门口,正想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道熟悉至极的尖利女声。

        “你还是人吗,女儿的同学都不放过!”

        杨岚这声控诉通过门板传出来,带着些撕心裂肺。

        甄明珠狠狠一愣,下意识驻足。

        “你冷静点。”

        这一道无奈低哑的声音,来自甄文。

        “我怎么冷静,你说我要怎么冷静?!啊,你说,我怎么冷静!老公背着我包养小姑娘,这姑娘还是个未成年呢,你说我能冷静吗?!”

        “哪里就包养小姑娘了!”甄文气急败坏。

        “婊子!”杨岚咬牙切齿地咒骂一声,声音撕裂般又道,“没包养?你自己觉得你这辩驳有人信吗?没包养你给她送表买化妆品!没包养你带她吃西餐住酒店!”

        “行了行了!”

        “我不行——”

        书房里响声乱成一团,好一会,杨岚上气不接下气道:“叫安莹是不是?哪个安哪个莹?我倒是想看看,学生成这样老师到底管不管,家长到底管不管!她还有没有一点羞耻心了!”

        安莹?

        尖利的两个字从杨岚口中喊出,甄明珠整个人都傻了。

        “她肯定被包养了。”

        “屁哦,怎么不敢把男朋友照片给人看。”

        “我承认我是有一点嫉妒她。”

        “又贱又婊。”

        “……”

        耳边,饶丽说过的许多话,一遍一遍回放。

        甄明珠抬步往自己房间走,想着那些话,整个人都有些迟钝到麻木。

        安莹竟然真的被人包养了。

        那个人不是别人,是甄文,她老爸……

        怎么可能呢?

        怎么可能?

        不可能的!

        她这么一想,猛地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间门。

        一个杨岚还不够,又来个安莹。

        他竟然有小三。

        安莹才和她一样大……

        *

        五月的下午,明媚而清亮的阳光从阳台窗户上投射进来,笼罩着她整个房间,这一间宽敞的卧室,装修摆设都偏少女公主风,显得温馨而美好。

        如果她的世界里,没有杨岚和甄明馨,该有多好。

        如果没有安莹,该有多好。

        哪怕她从未见过妈妈,也可以和爸爸相依为命,那,多好啊……

        她站在墙边,泪眼朦胧的视线略过房间里每一处,终于,慢慢地滑了下去,抱膝缩在墙边。

        从小到大,没有这么怕过。

        她不敢想象,甄文和安莹的事情一旦被揭露,她要怎么办?

        多丢脸啊,自己老爸包养了同班的女生。

        这要是传出去,甄文得被烂鸡蛋砸死,她得被唾沫星子淹没,甄文会不会因为事业受挫名声受损?而程砚宁他们,会不会因此看轻她疏远她?

        心乱如麻,她都没精力去想方冬的事情了。

        她努力抱紧自己的膝盖将整个身子都缩成一团,脊背抵在坚硬的墙壁上也不觉得疼,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她压根都毫无知觉,浑浑噩噩地跟个傻子一样。

        “砰砰砰——”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敲门声。

        这声音震颤耳膜,她整个人迟钝地扭头过去,无法言语。

        “小姐?”

        很快,又响起一道迟疑的女声。

        甄明珠张张嘴,感觉自己好像不会说话了。

        她害怕,害怕听到任何不想听到的消息,甚至,害怕被发现。

        “小姐?”

        门外的声音突然有些着急了。

        甄明珠一手扶着墙坐在地上,声音颤巍巍道:“嗯,什么事?”

        “先生听说你回来了,让你下楼吃晚饭呢。”

        “……我不吃。”

        “啊?”

        “我准备洗澡,等会下来在吃。”

        “那好。”

        佣人离开的脚步声,隔着门板,渐渐远去。

        甄明珠拽着门把手站了起来,恍惚间,产生一种不晓得自己身处何地的感觉,整个人是虚的,大脑是乱的,她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自己的脚,浑浑噩噩地往洗手间里走。

        浴室镜里那张脸,神情茫然呆滞,两个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太狼狈了。

        胡思乱想着,她进了淋浴房洗澡,冰冷的水从喷头里射了下来,将她突然浇醒了。

        怎么连衣服都忘了脱?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衣服,一时有些无措。

        洗手间里磨蹭了好久,等她终于出来,发现时间已经到晚上八点了。同时,她刚在衣帽间换了衣服,甄文推开房门进来,柔声唤:“明珠?”

        甄明珠僵硬一瞬,出了衣帽间,轻声道:“爸——”

        话刚出口,胸口突然出现一阵憋闷感,她呕一声,冲进了洗手间。

        这变故将甄文吓了一跳,等他回过神跟去洗手间,站在外面看见甄明珠抱着马桶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问:“怎么了这是?”心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不过,没等他问出声,听见甄明珠难受地道:“中午吃了牛排,不舒服。”

        她是突然觉得恶心。

        看见甄文的那一刻,脑海里蓦地闪过他和安莹滚在床上的画面,忍不住就想吐。这反应猝不及防,等她吐完,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火烧火燎地,疼死了。

        她竟然,竟然因为面对他,吐了。

        这么多年,杨岚天天在她跟前晃,她也没吐啊。

        甄明珠抱着马桶,忍不住哭了。

        这些生理反应,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而门口的甄文,眼见她抱着马桶哭出声又被吓了一跳,快步进去俯身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就,肚子很疼。”

        “哪种疼?”

        说话间,甄文就想抬手扶她。

        “我月经来了。”

        慌乱不已,甄明珠不敢看他,编了个瞎话。

        闻言,甄文却松了一口气。

        他扶着甄明珠站起身,又将她扶坐到房间床上,压根都没有想到,甄明珠听到了书房里一通争吵。

        他虽然没包养那姑娘,先前却的确有过那样的念头,差点做了错事。眼下杨岚揭穿了安莹的身份,在他想象中,甄明珠一旦知道,定然会大吵大闹搅得他不能安生,他哪里能想到,这一向冲动急躁的姑娘,心里升起的恐惧和害怕,远远大于愤怒和生气。

        她才刚刚十五岁而已,看着再张扬跋扈,也只是个半大孩子。

        “不舒服就别下楼了,我让人将晚饭给你送上来,先躺床上,好好休息。”说完这句话,甄文自然地屈下身去,帮她拿下拖鞋,哄她躺下。

        甄明珠说不出口,怔怔地看着他的脸。

        他脸上脖子上,有两道指甲划过的痕迹,显然是杨岚弄的。

        平生第一次,她无法讨厌杨岚了。

        哪怕她从小到大都厌恶自己,挑唆甄文训斥她,千方百计地给她找不愉快,可在这一刻,她竟然生出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同情杨岚,也同情自己。

        有哪个女人,在面对这种事的时候,能保持风度和文明呢。

        甄明珠悲哀地想着,目送甄文出了房间。

        很快,家里的佣人吴婶送了红糖姜汤上来,还有热好的晚饭,她没什么胃口,只漱口后喝了一点红糖水,便躺在被子里,一直发呆,胡思乱想。

        感觉上,就像个判了死缓的犯人。

        等待着被处决。

        整整一晚,无比漫长。

        *

        翌日,阳光照在身上的时候,甄明珠醒了过来。

        她忘了自己昨晚怎么睡过去的,只是觉得困,而甄文大抵吩咐了旁人别叫醒她,因而这一早上,也压根没人上来叫她吃饭,她看着空空的房间,感觉自己好像被抛弃了。

        心情差的时候,一个人待久了会特别慌张。

        甄明珠很快洗漱完,去衣帽间换了衣服,开门下楼。

        “小姐早。”

        楼梯上做清洁的阿姨笑着打招呼。

        “早上好。”甄明珠话音落地,想了想,问她,“我爸在家吗?”

        “在呢,在楼下看电视。”

        甄明珠点点头,预备抬步突然又停下:“岚姨呢?”

        她甚少主动问起杨岚,做清洁的阿姨都愣了一下,回答说:“也在家呢,起的有点晚,刚吃过早饭。”

        “哦。”

        甄明珠点点头,往楼下走。

        一下楼,很快看到了看电视的甄文。

        甄文也看见她了,开口问:“身体好了没?”

        他一手夹着烟,衬衫西裤勾勒出高大身材,举手投足仍旧是一股子成熟稳重的风度,甚至,脸上那温和的笑容,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要不是亲耳听到,甄明珠都怀疑,关于安莹的事,其实只是一场梦。

        她很快收了思绪,点头说:“好多了。”

        “快去吃饭,厨房热着呢。”

        她没事,甄文也放心许多,开口催促。

        甄明珠点点头,转身去餐厅,很快又看到了杨岚。

        长长的餐桌,两个人各自坐了一张椅子,甄明珠偷偷观察后发现,杨岚和平时有点不一样。她坐在那,穿了某奢侈大牌最新款的时装套裙,手边的凳子上,放着同品牌的限量版手包,头发和妆容都显得很精致,拿着勺子喝汤的那只手,无名指上带着硕大的鸽子蛋,可以说,浑身上下,都贵气逼人。

        甄明珠觉得,她似乎要去见安莹了。

        可既如此,甄文为何还坐得住?

        难不成,两个人已经达成了某种共识,和解了?

        从小在这个圈子里,她光听杨岚念叨,都知道许多这样的事情。

        哪个大老板又包养了小情人,家里的老婆气得发疯,可当惯了豪门阔太的人,年轻不再本事没有,多半生都富贵安逸,哪个能舍得下心,二话不说离婚收场?

        离婚了,就能将日子活出另一种精彩吗?

        她们哪还有劲头去孤身一人,去重头再来,去打拼?

        好一点的,想方设法打发了狐狸精,花更多钱去做美容保养,施展浑身解数收拢男人的心,从此带着心上那根刺,继续风光无限地过富贵日子。糟糕一点的,男人明目张胆有恃无恐,小三的孩子都可能冲上门争夺家产,一场又一场大戏应接不暇地在家里上演,给圈子里其他阔太太,多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他们家,应该不至于是后一种,看杨岚的模样,也更可能是前一种。

        既然这样,她不会将事情闹大的。

        她一直都非常好面子。

        陡然间升起的这念头,让甄明珠心情复杂沉闷至极。

        似乎,这事情无论如何收场,她都无法开心,而她也深知,他们这个家的情况,会跟着更糟糕。她要怎么办呢,开始像杨岚一样,戴着面具演戏吗?

        这样的念头,让她几乎窒息。

        吃完饭,她甚至在家里待不下去,老早去了学校。

        ------题外话------

        *

        今中午,阿锦在医院里点了外卖。

        结果,外卖小哥送餐前打电话问我:“你好,你住的精神病科在几楼?”

        阿锦:“……”

        回忆一下懵了那一瞬的心理活动大概是:对方狠狠地挂了你的电话并且朝你脸上扔了一堆差评。就很想不通啊,他是不是真的对神经内科有什么误解?(⊙o⊙)

        【敲黑板!】

        今天求月票的主题是:甄甄不哭,票票都给你!

  https://www.wanshuwang.cc/a/82/82232/343600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