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一品嫡医 > 第283回 香云

第283回 香云

        姚铃儿懒得作答,只对她道:“待会子你去一趟梁国公府,记住悄悄儿的去,见一见梁三姑娘……”说着招手唤她到近前,附耳叮嘱一番。

        香坠听着听着,眼睛都睁大起来,有些木讷地张了张嘴,如同一只落浅滩的鱼,“娘娘,三姑娘能帮咱们么?况且……况且梁国公也未必听三姑娘的啊!”

        姚铃儿越看香坠越觉得烦,若不是顾念她是母亲留给自己的,尚且有几分忠心的份儿上,她如何愿意用她,只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道:“这些就不必你操心了,听我的吩咐快去办就是!”

        香坠惴惴不安地去了后门,偷偷使了些银子赚开后头的一个小角门,去外头赁了一辆骡车,去了城东长安街的梁国公府,轻车熟路地让后角门上一个看门的婆子去里头传话,那婆子知道前几回三姑娘曾见了这丫头,便让她在值房里等着,自己颠着小脚去绣楼上告知梁若琳。

        梁若琳没想到这个时候姚铃儿派人过来找她,上一次因为姚铃儿计策失败,让楚啟厌弃了自己,这笔账自己还没跟她姚铃儿算呢,现在居然还敢派人来,她咬一咬牙,又决定见一见那丫头,遂招手让身边的丫鬟采荇去把香坠领来。

        香坠进了梁若琳的绣楼,先是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才从怀里掏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来,说道:“我家侧妃娘娘说多日不见三姑娘,有些想念,只因侧妃娘娘在小月里,不便相见,才先打发奴才来,等娘娘好些了,再来和姑娘下棋说话。”

        梁若琳几乎要给这丫头翻个白眼了,她接过那信封看了一眼,脸色就有些变了,怒的将那信封拍在桌上。

        香坠本就有些心虚,吓得一个哆嗦。

        梁若琳却笑了,用带笑的口吻玩笑般说道:“姚姐姐真是客气,自己不舒坦还想着送我东西,她既然才遭逢不幸,做妹妹的怎么也要去瞧瞧她才是,”说罢抬手随意地扯下腰间的鹅黄色薄丝帕子在手中来回抽着,“你回去传话,今儿姐姐才命人传我去东宫,明儿过去拜见姚姐姐。”

        香坠连连应是,由采荇送了出去。

        采荇瞧着梁若琳冷淡的神色,有些担忧,等送走了香坠,才回来问道:“姑娘,这信封里是什么?”

        梁若琳有些不在意地随手捡起那信封,抬手朝下,啪!一声,一样物事从那信封里掉了出来砸在桌子上。

        却是一只小孩儿戴的银锁,采荇记得,这是那个歌妓的儿子身上的,她目光中露出些许吃惊,视线从那银锁挪到梁若琳的脸上,说道:“这……姚侧妃这是要过河拆桥么?”

        梁若琳从秀气的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说道:“我现在才算明白,她当初哪是想帮我,分明是想将我拉上贼船,拿住了把柄好摆弄我,兴许她一面帮我谋划,一面又派人去通知徐静和也未知,哼!”

        采荇担忧地说道:“可如今姚侧妃拿住了这把柄,为了您的名声和梁家的声誉,您又不得不受制于她!”

        梁若琳闻言脸便拉了下来,啪一下将手中的丝帕摔在桌上,说道:“她倒是试试,能摆弄我梁若琳的人还没出生呢!”

        采荇便不再言语,自家姑娘总是自信的出奇,这自然也让梁三姑娘如一块日光下的冰雕般五彩炫目,可也让人有种即将消融化为乌有的不安感。

        ----

        济王府,王府正房的东暖阁,济王妃穿了一件蜜合色茧绸家常对颈衫子,手中晃动着一把芭蕉叶劈成丝儿缠了金线编成的一把蒲扇,摇动间蒲扇五彩琉璃,闪着金光,那宽大的袖子落到肘窝处,露出大半藕段般的玉臂和手腕上一只老坑翡翠的镯子。

        墨韵端上一只荔枝肉做的冰碗子,莹白如雪般的羊脂玉云纹碗里清透的冷泉水里飘着碎小的白玉屑,却说不好是荔枝还是未融化的冰,点缀着几朵百合花瓣,在这炎热的季节令人心脾一振。

        济王妃接过来才搅动一下玉勺,外面门帘响动,紧接着是丫鬟们请安的声音,“奴婢叩见王爷!”

        靴声橐橐,健壮有力,济王妃坐起身来,门口的丫鬟垂着头打起帘子,济王穿了一件夏衫阔步走了进来。

        济王妃站起身来屈膝行了礼,济王在板壁下的椅子上落座,济王妃双手捧上那冰碗,说道:“底下人依着外头的方儿做的,王爷尝尝鲜。”

        济王接过来尝了一口,舌尖微甜,泛着淡淡果香,却是荔枝,他便住了口,齿间两小块荔枝肉咽不下去,又不好吐出来,只来回咀嚼着。

        济王妃才想起济王是不爱吃荔枝的,她顿时变了神色,忙摆手令人端上痰盂,愧疚地道:“臣妾有错,竟忘了王爷的忌讳。”

        济王摆摆手,端起一旁的冰碗将那未嚼碎的荔枝渣儿吐了出去,自然有丫鬟端了出去,又呈上济王惯常喝的香片。

        济王接在手中饮了一口,方才说道:“不知王妃请本王来所为何事?”

        济王妃眼底便闪过一丝阴翳,若不是自己请他,他依旧只是流连于姚铃儿和柳知絮那里罢,难道她就这等年老色衰,不堪一顾?

        她心头如被毒蛇咬了一口,浸满了漆黑的毒液,那唇角却是勾着的,她笑着道:“王爷,前日臣妾在园中闲逛,见到一个丫鬟跑过来,行踪鬼祟,臣妾怕她意图对王爷以及府内的贵人们不轨,便叫人拿下了她,一审之下,方知出了了不得的事。”

        济王微微眯了眼睛,撇过头看了济王妃一眼,说道:“哦?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济王妃神情镇定,招了招手,书香无声躬身退出帘外,不多时领了一个小丫鬟进来。

        济王妃高高抬起下颌,用一种既鄙视又高高在上的眼神看了那丫鬟一眼,说道:“王爷在此,还不快如实招来,欺瞒皇族,你可知是何等下场?”

        千刀万剐,绝对不得活命,那丫鬟一个哆嗦,颤抖着磕了个头,才慢慢说道:“回禀王爷,回禀王妃娘娘,奴婢是姚侧妃身边的丫鬟,名叫香雨。”

        :。:

  https://www.wanshuwang.cc/a/97/97938/30465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