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校花的妖孽保镖 > 第325章 倒霉叶家

第325章 倒霉叶家

        刘老,他竟然也是武道大宗师

        叶无心的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还好先前没有和刘老闹翻。

        他(身shēn)为叶家的最权威的存在,数十年来,竟然一直不知道刘老也是武道高手。

        不过想想也是,刘老早就有重病缠(身shēn),若非是真正的相关高层人士,谁会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和一位威风凌凌的武道宗师联系起来。

        刘栋梁和刘良材都惊了,他们作为刘老的亲儿子,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父亲乃是一位武道宗师的,但是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到了武道大宗师的境界。

        刘良材心中有些了然,难怪父亲这段时间在他那里疗养的时候,不(允)许别人随意的打扰他,看来应该就是在突破武道境界。

        怪不得,父亲看起来竟然年轻了许多。

        周子瑜的神色也呆了呆,一是因为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武道大宗师,更多的则是因为,他方才顺着长笑的方向,看到了向峰

        向峰,就坐在刘老的(身shēn)旁。

        叶东青眉眼含笑,父亲说的果真不错,周宗师可踏水而行,绝非一般人,定然可斩杀向峰,向峰他能做到踏水而行吗

        待今(日ri)宴会一过,向峰必死无疑。

        沈家沈老夫人自然也可想到这一点,她心中怨毒的诅咒着,愿叶家能请此人出手灭了那个小畜生。

        周子瑜发现向峰正含笑看着他,他的眉心狠狠的跳了跳。

        他同样对着刘老抱了抱拳,态度极其友好。

        然后下一刻,他丢下刘老,一路在湖面上小跑,朝着向峰跑了过去。

        他跑到向峰(身shēn)前,有些激动到“老大,您怎么在这里。”

        大庭广众之下,周子瑜明智的没有直言向峰的仙师(身shēn)份。

        诸人愣了,这是什么(情qg)况

        却见向峰含笑看着周子瑜“我怎么就不可以在这里”

        “自然,老大您在哪儿都是应该的”周子瑜现在可是对向峰五体投地,他自认为是向峰最忠实的小弟。

        “你和叶家的关系很不错吗”向峰微笑着问道。

        周子瑜愣了一下,看了叶无心一眼,道“我派和叶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没想到您也和叶家熟识。”

        向峰含笑,看着周子瑜,他说“是啊,我和叶家的关系,非常不错呢,可以说和叶老有过命的交(情qg)了呢。”

        过命两个字,向峰咬的很重,显然,他所言的这个过命的交(情qg),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过命的交(情qg)。

        他的意思是,叶家准备要他的命,自然就算过命的交(情qg)了。

        可是周子瑜现在没有听出来那么多,他以为真的是过命的交(情qg),他连忙转(身shēn)看向叶无心,表明自己的态度“叶老您既然和我老大的关系不错,那就是我的老大了,以后但凡有麻烦,任凭差遣。”

        叶无心的脸直接就青了,他看着向峰那调笑的面孔,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搐,他一时间不知作何解释。

        全场所有人的心都在疯狂的震动,周宗师不,周大宗师,一个可以踏水而行的绝世高手,居然对一个更年轻的毛头小子恭恭敬敬,一口一个老大。

        甚至从方才的态度,不难看出来,他是以向峰唯马首是瞻的。

        那么,向峰究竟是何人

        他们,终于开始彻底的理解,为何刘老会称呼向峰为先生了,看来他们一开始,低估了这一声先生的份量。

        现场,最难受的就是叶家人了,面对周子瑜的这种态度,要他们如何应对

        毕竟,可能除周子瑜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事(情qg)的始末经过,都知道向峰那所谓的过命二字,非是字面意思,而是恰好相反。

        他们方才还可笑的以为,请了周宗师出手,定然可手到擒来,斩杀向峰,出一口恶气,这转眼间,只是向峰的一句话而已,周子瑜就是这种态度。

        气氛,一时间很尴尬。

        叶知脸色尤为扭曲,他在武当之巅被向峰暴打一顿,还在武当莫名得了治不好的阳痿,回来之后坑向峰不成反而被向峰坑出来那般屈辱的经历这看来,显然是无法报复回来了的。

        难道,他叶知只能将这些屈辱,咽到自己的肚子里吗他叶知,从小到大,何曾被人这么欺辱过。

        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

        终于,还是向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他说“子瑜,我说的是反话,今(日ri)和叶家可是发生了一些不快呢,叶老或许连想要我命的心都有了。”

        周子瑜脸色一变,他目光骤然变得森冷,怒吼一句“放肆,谁给你的胆量针对我老大的。”

        叶无心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儿去,虽说周子瑜为大宗师,然而从年纪上看来,叶无心是周子瑜的长辈级人物,被一个年轻人这般吼,叶无心感觉很丢人。

        虽然,这个年轻人很强。

        叶知看着周子瑜的脸,他想起来了,那(日ri)他在武当之巅见过这张脸,只不过当时他对周子瑜并不在意。

        刘栋梁想说话,但是被刘老一个眼神阻止了。

        “怎么会,怎么会”沈老夫人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她无法接受这一幕,她希望看到的是,今(日ri)过后,向峰死在一个无人的街头,称为一桩无头谜案,无人可查得到的凶手。

        可是偏偏,事(情qg)要向着沈老夫人所希望的相反的方向发展。

        诸人看着这一幕,其中有些人不知大宗师之威,他们的眼神有些迷惘,叶家再怎么说,也是姑苏第一大家,面对一介武夫的质问,难道当真就会服软吗

        叶无心浑(身shēn)哆嗦着,最后还是低下了自己的脑袋,态度放的无比之低“叶家,错了。不该针对向先生,还请向先生不要在意,大人不记小人过。”

        今(日ri)是他的寿宴,本应当是喜庆的一天,但就因为一个年轻人的出现,发生了这般对于叶家来说无比屈辱的事(情qg)。

        他们(身shēn)为姑苏第一大家,何时需要向一个年轻人低头了

        诸人感觉不可思议,周宗师真的有这么强

        刘老,他竟然也是武道大宗师

        叶无心的眼珠子都要凸了出来,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还好先前没有和刘老闹翻。

        他(身shēn)为叶家的最权威的存在,数十年来,竟然一直不知道刘老也是武道高手。

        不过想想也是,刘老早就有重病缠(身shēn),若非是真正的相关高层人士,谁会将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和一位威风凌凌的武道宗师联系起来。

        刘栋梁和刘良材都惊了,他们作为刘老的亲儿子,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父亲乃是一位武道宗师的,但是没想到父亲竟然已经到了武道大宗师的境界。

        刘良材心中有些了然,难怪父亲这段时间在他那里疗养的时候,不(允)许别人随意的打扰他,看来应该就是在突破武道境界。

        怪不得,父亲看起来竟然年轻了许多。

        周子瑜的神色也呆了呆,一是因为也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武道大宗师,更多的则是因为,他方才顺着长笑的方向,看到了向峰

        向峰,就坐在刘老的(身shēn)旁。

        叶东青眉眼含笑,父亲说的果真不错,周宗师可踏水而行,绝非一般人,定然可斩杀向峰,向峰他能做到踏水而行吗

        待今(日ri)宴会一过,向峰必死无疑。

        沈家沈老夫人自然也可想到这一点,她心中怨毒的诅咒着,愿叶家能请此人出手灭了那个小畜生。

        周子瑜发现向峰正含笑看着他,他的眉心狠狠的跳了跳。

        他同样对着刘老抱了抱拳,态度极其友好。

        然后下一刻,他丢下刘老,一路在湖面上小跑,朝着向峰跑了过去。

        他跑到向峰(身shēn)前,有些激动到“老大,您怎么在这里。”

        大庭广众之下,周子瑜明智的没有直言向峰的仙师(身shēn)份。

        诸人愣了,这是什么(情qg)况

        却见向峰含笑看着周子瑜“我怎么就不可以在这里”

        “自然,老大您在哪儿都是应该的”周子瑜现在可是对向峰五体投地,他自认为是向峰最忠实的小弟。

        “你和叶家的关系很不错吗”向峰微笑着问道。

        周子瑜愣了一下,看了叶无心一眼,道“我派和叶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没想到您也和叶家熟识。”

        向峰含笑,看着周子瑜,他说“是啊,我和叶家的关系,非常不错呢,可以说和叶老有过命的交(情qg)了呢。”

        过命两个字,向峰咬的很重,显然,他所言的这个过命的交(情qg),并非通常意义上的过命的交(情qg)。

        他的意思是,叶家准备要他的命,自然就算过命的交(情qg)了。

        可是周子瑜现在没有听出来那么多,他以为真的是过命的交(情qg),他连忙转(身shēn)看向叶无心,表明自己的态度“叶老您既然和我老大的关系不错,那就是我的老大了,以后但凡有麻烦,任凭差遣。”

        叶无心的脸直接就青了,他看着向峰那调笑的面孔,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抽搐,他一时间不知作何解释。

        全场所有人的心都在疯狂的震动,周宗师不,周大宗师,一个可以踏水而行的绝世高手,居然对一个更年轻的毛头小子恭恭敬敬,一口一个老大。

        甚至从方才的态度,不难看出来,他是以向峰唯马首是瞻的。

        那么,向峰究竟是何人

        他们,终于开始彻底的理解,为何刘老会称呼向峰为先生了,看来他们一开始,低估了这一声先生的份量。

        现场,最难受的就是叶家人了,面对周子瑜的这种态度,要他们如何应对

        毕竟,可能除周子瑜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事(情qg)的始末经过,都知道向峰那所谓的过命二字,非是字面意思,而是恰好相反。

        他们方才还可笑的以为,请了周宗师出手,定然可手到擒来,斩杀向峰,出一口恶气,这转眼间,只是向峰的一句话而已,周子瑜就是这种态度。

        气氛,一时间很尴尬。

        叶知脸色尤为扭曲,他在武当之巅被向峰暴打一顿,还在武当莫名得了治不好的阳痿,回来之后坑向峰不成反而被向峰坑出来那般屈辱的经历这看来,显然是无法报复回来了的。

        难道,他叶知只能将这些屈辱,咽到自己的肚子里吗他叶知,从小到大,何曾被人这么欺辱过。

        从来,都是他欺负别人。

        终于,还是向峰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他说“子瑜,我说的是反话,今(日ri)和叶家可是发生了一些不快呢,叶老或许连想要我命的心都有了。”

        周子瑜脸色一变,他目光骤然变得森冷,怒吼一句“放肆,谁给你的胆量针对我老大的。”

        叶无心气的差点儿背过气儿去,虽说周子瑜为大宗师,然而从年纪上看来,叶无心是周子瑜的长辈级人物,被一个年轻人这般吼,叶无心感觉很丢人。

        虽然,这个年轻人很强。

        叶知看着周子瑜的脸,他想起来了,那(日ri)他在武当之巅见过这张脸,只不过当时他对周子瑜并不在意。

        刘栋梁想说话,但是被刘老一个眼神阻止了。

        “怎么会,怎么会”沈老夫人不可置信的喃喃自语,她无法接受这一幕,她希望看到的是,今(日ri)过后,向峰死在一个无人的街头,称为一桩无头谜案,无人可查得到的凶手。

        可是偏偏,事(情qg)要向着沈老夫人所希望的相反的方向发展。

        诸人看着这一幕,其中有些人不知大宗师之威,他们的眼神有些迷惘,叶家再怎么说,也是姑苏第一大家,面对一介武夫的质问,难道当真就会服软吗

        叶无心浑(身shēn)哆嗦着,最后还是低下了自己的脑袋,态度放的无比之低“叶家,错了。不该针对向先生,还请向先生不要在意,大人不记小人过。”

        今(日ri)是他的寿宴,本应当是喜庆的一天,但就因为一个年轻人的出现,发生了这般对于叶家来说无比屈辱的事(情qg)。

        他们(身shēn)为姑苏第一大家,何时需要向一个年轻人低头了

        诸人感觉不可思议,周宗师真的有这么强

  https://www.wanshuwang.cc/a/97/97941/304678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wanshuwang.cc。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wanshuwang.cc